余小曼的郁闷,勾引十一的女人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余小曼的郁闷,勾引十一的女人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大主宰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唐玲没想到,这个眼镜男南西冬还真挺执着的,非要问个清楚不可。

    周太子眼中有点担忧,正在想怎么帮唐玲圆场,他可是知道,唐玲并不是什么公主、财阀,只是因为二中校长的推荐信,才能来到皇家学院的。

    唐玲却是笑了笑,看向南西冬,“不准备车不行吗?我又没有驾驶证,从来也没有打算无证驾驶。”

    唐玲是会开车的,只不过她的年龄没有到,所以没有办驾驶证,毕竟她身份证上的年龄,要比她实际年龄小一岁。

    其实唐玲若是想要驾驶证,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一句话的事而已,可她还真不想在这种事上找关系,又不是非要开车,到了年龄再办,也是一样的,而且她现在没有驾驶证,不能开车,就可以有很多理由,让十一开车接送她,虽然不需要这个理由,十一也会如此,可唐玲就是觉得,这也是一种表示依赖的表达方式。

    就算再强悍的女人,也要适当的表示一下自己对男人的依赖,这并不是软弱的表现,而是甜蜜的表达。

    “啊?你怎么会连驾驶证都没有?那东西随便办一个不就成了,而且就算没有,也不耽误开车。”

    南西冬还追着问,因为他感觉很奇怪,无证驾驶虽然不合法,但是上流圈子好像从来不会担心这个问题,再说了,一个证而已,很容易解决,一般只有那些小户人家,才会因为驾驶证这种简单的东西而纠结。

    别看这个南西冬平日里只会计算百分比,实际上,他是这群人之中,最为细心的人,又很喜欢推理,今天抓到了唐玲没有准备车的事,便借由着这点,试探着想挖唐玲的底。

    可唐玲是那么容易被人挖底的吗?自然不可能。

    “我的作风一向良好,那种违法乱纪的事,又怎么会明知犯错还去做,况且我也是要为我自己的人身安全着想,我心里素质不高,胆子比较小,还是坐车更安全。”

    唐玲说的很自然,一点都不像是在找借口,好像她真的如此想的一般,周太子松了一口气,连忙出来打圆场,“唐唐可是我小学妹,你们平日里可都要照顾着点。”

    冉歌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唐玲,顺便伸出了他那舌头,在唇瓣上舔了舔,“太子你就放心吧,对于这么可爱又漂亮,还很有‘实力’的小学妹,我可是最喜欢了,一定多多照顾。”

    冉歌口中的“实力”指的当然是唐玲在挑战场上表现出来的实力,要知道,唐玲这么能打,而且还是一战出名,谁敢轻易招惹?

    若是在外面,没有皇家学院的规矩也就算了,在皇家学院有规矩束缚着,那些人谁也不敢再去招惹唐玲了,不然岂不是自讨苦吃?

    眼镜男南西冬那一双睿智的眼睛,藏在眼镜的后面,仔细的打量着唐玲,好像想从唐玲身上找到些什么,可是他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唐玲有什么异样。

    “我说小北,你怎么对我们可爱的小唐唐这么感兴趣?难不成,你那两位数的情商开始运作了?不会是看上我们小唐唐了吧?”

    冉歌当然发现南西冬对唐玲总是有探究,和南西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他自然知道南西冬这副表情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想挖掘一下唐玲的身份罢了。

    这冉歌也算是自来熟了,唐玲基本和他没有什么交集,就已经开始叫唐玲为我们的小唐唐了,还说的一副理所当然,一点不觉得恶心。

    说实话,连唐玲听了这名字,都觉得一阵恶寒,怪不得连慕容瑾听到冉歌叫她小瑾瑾的时候,会是那副表情。

    “不行,我坚决不同意!”

    冉歌的话音刚落,南西冬还没来得及辩解,古灵就怕了一下桌子,大声的反对着,好像南西冬真的对唐玲有意思似的。

    所有人都看着古灵,古灵十分正色的开口,“小北就是个雏,谈恋爱的事,他懂个屁啊,我的小室友配给他,实在让我的眼球接受不了,为了不让我自剜双目,这事我直接就捏死在萌芽里了,反正小北,你还是找别人去吧,我的小室友,肯定是看不上你的,你也别太伤心了,实在不行我帮你找一个,怎么样?”

    古灵一连串说了一堆,完全没有注意到,南西冬那越来越阴沉的脸,谁叫南西冬一向都是那副德行,就算他生气了,也看不出来。

    冉歌在那里一点都不给面子的直接笑了出来,还一副哥们够意思的拍了拍南西冬的肩膀,笑着道,“没错,没错,你们的确不合适,要不你换个人试试,我瞧着这个余小曼也不错,要不你和她先试试吧。”

    南西冬顿时脸色更阴沉了,看了看余小曼,然后很不客气的冷哼了一声,然后说了一句让众人哄笑,让余小曼奇耻不已的话,“我觉得,还是当光棍比较好。”

    噗!

    这话可是很不给余小曼面子,原本余小曼就很是生气,凭什么唐玲不要的,冉歌塞给她,结果那南西冬竟然还十分嫌弃她,认为和她在一起,还不如当光棍。

    这对于一个女生来说,该是多么耻辱的一件事!

    冉歌在那里坏笑着,一点也没有打算安抚余小曼的意思,古灵大大咧咧,感情上的事,她才不想懂那么多,只要她能好好研究唐玲就行了,慕容瑾自然不会参与其中,她原本就是个很严肃的人,哪里会安慰人。

    至于唐玲,她可不是什么好人,没上去踩一脚,已经算是很仁慈了。

    在座的人,也就只有周太子感觉好像余小曼有点反常,随便说了一句,“还好人家小曼懂事,不和你们计较,换一个女孩,要么就哭鼻子,要么就甩手走人了。”

    唐玲心中不由得暗笑,之前所有人的话,对余小曼来说,影响并不大,可周太子说了这话之后,原本想借此发挥,展现一下柔弱,希望得到周太子垂青的想法,彻底破灭了。

    人家周太子都说了,她余小曼懂事,所以不会又哭又闹,若是此刻余小曼哭了闹了,这不是承认她不懂事了吗?

    所以说,这事,余小曼就只能忍着了,发泄不出来,忍着冉歌他们拿她开玩笑。

    唐玲看了一眼周太子,周太子脸上依然带着温和的笑容,唐玲都有点看不出,到底周太子是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呢?

    太久没有见过周毅,她现在已经没办法看清楚,周毅的这个太子面具下,真正的内心是什么。

    不过唐玲不会因为这个而感怀伤秋,人长大了,就已经会经历各种各样的事,会成长,会有新的想法,会有新的做事方式,不能说人不一样了,就很伤感,毕竟每个人都是在无时无刻的变化,争取让自己适应这个社会。

    只要唐玲知道,周太子是周毅的一部分,这就够了,谁又能没有秘密呢,难道他们看到的她,就是真的她吗?

    自然不是!

    交朋友这事,从来都不是苛求的,一切顺其自然,更容易相处。

    很快的,点的那些菜都上来了,唐玲也没有客气,没有因为这些人都不是熟悉的人而感觉到拘谨。

    每道菜都会尝一尝,然后在心中和十一的手艺做一个比较,比较的结果就是,还是十一的好吃。

    有很多时候,唐玲觉得自己都被十一喂的有点嘴刁了,要是哪天吃不到十一的菜,估计她会很痛苦吧。

    这东西,有时候和男女之事很像,没尝到倒是还好,一旦尝到了,心里就总是惦记。

    吃饭的时候,唐玲当然也感觉到了南西冬的视线总是在她的身上,唐玲倒是没有一点不舒服,毕竟她总是能受到各种各样的人的关注,南西冬还算是小case。

    南西冬看着唐玲的吃相,动作不做作,也不是那种高雅,可也绝对不是那种不懂得餐桌礼仪的人,总之唐玲吃东西,很随意,看着和他们很不同,可却也挑不出毛病。

    一个人的身份,往往可以从一些小细节那里看出来,从吃饭来说,就可以从餐桌的礼仪,看出很多东西。

    显然,唐玲的餐桌礼仪,虽然不是那种流水线式贵族的礼仪,可也绝对不是一般市井小民的吃相。

    他有点搞不懂了,越观察唐玲,他就越觉得唐玲很神秘,可以说,整个皇家学院,除了那个睡神之外,就属唐玲最为神秘了。

    余小曼总会借机的找话题和周太子聊天,可每次聊的东西,都很无趣,很没有内容,完全就是围着周太子在聊。

    比如说,太子哥哥,你今天穿的衣服很适合你,显得更帅了。

    再比如说,太子哥哥,这道菜很好吃,你也尝尝。

    或者是,太子哥哥,你还是少喝点酒吧,你今天是开车来的。

    巴拉巴拉,诸如此类的话,反正就是觉得很老套,很没内容,很枯燥,听她一说话,就感觉要冷场。

    可余小曼自己好像还一点都没注意,依然是太子哥哥长,太子哥哥短的,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和周太子很亲密。

    “咦?我才注意到,周毅你还有个妹妹吗?可为什么你们两个不是同一个姓?难不成是你表妹什么的?”

    因为周毅是后来才到周家的,唐玲对周家内部成员也不清楚,可这余小曼叫的这么亲切,就连古灵也只是称周毅为“太子哥”,这个称呼倒是能听得出,是外人关系很不错才这么叫,可余小曼的“太子哥哥”,听起来就像是周毅真的是她哥哥一样。

    倒不是唐玲故意这么问,而是的确有点好奇,或许这个余小曼真的是周毅的哪个妹妹之类的,毕竟像周毅那种大家族,表妹什么的也不能少就是了。

    结果唐玲这话,几乎是和余小曼的又一声“太子哥哥”同时发出,顿时让余小曼尴尬不已,之前这么叫,别人倒是没感觉怎样,可唐玲说了这话之后,再听到余小曼这么喊,感觉就不同了。

    连慕容瑾都看了余小曼一眼,现在听在耳中,感觉就是余小曼要故意和周太子攀亲近的意思,她余小曼是什么身份?虽然家境也不错,可若是想攀上周氏集团的太子爷,就显得有点目的了。

    周太子之前也没有在意过这个,因为余小曼是古灵的朋友,所以一开始余小曼叫他什么,他也没有反对了,现在听唐玲说完之后,再听余小曼叫他,就有种很别扭的感觉。

    周太子想了一下,然后看着余小曼道,“之前倒是我考虑不周了,小曼还是叫我周太子吧,若是真被人误会了,的确不太好。”

    顿时,余小曼一口气上不来,憋在了心口,眼圈就红了,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心中早就把唐玲拉出去砍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都是那个唐玲,唐玲简直就是她的克星,唐玲肯定是故意的,实在太可恶了,唐玲这么做,就是想抢她的太子哥哥,可没想到的是,她都叫了周太子这么长时间的太子哥哥了,现在周太子竟然因为唐玲的一句话,就不让她叫,还一副要和她撇清关系的模样,她如何能忍受!

    凭什么古灵能叫他为“太子哥”,她就不能叫他为“太子哥哥”?

    都是唐玲,都怪那唐玲!

    “怪不得我以前也总是觉得哪里很别扭,今天算是明白了,原来是因为这声‘太子哥哥’啊,还别说,弄的真的好像你是周太子的妹妹似的。”

    古灵大大咧咧的性子,自然以前是注意不到,她当然更没有注意到,古灵和她在一起,完全是为了能通过她,接触到周太子。

    余小曼听到古灵的话,更是气愤不已,这个古灵,明明应该帮着她的,可那个唐玲一来,竟然就帮着唐玲说话,她都叫了太子那么久“太子哥哥”了,也没见古灵说什么,现在唐玲一说,古灵就出来帮腔,这简直就是故意的。

    余小曼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眼中集聚了泪水,可怜兮兮的开口,“我……我也不知道这么叫太子哥哥,哦,不,是周太子会有这么大的误会,我只是……我只是觉得太子哥哥,哦,不,是周太子比我大,所以叫哥哥就行了,以前也一直这么叫,所以就顺口了,没注意原来还会让人有这么奇怪的误会。”

    余小曼一副很委屈的模样,同时还强调着,以前都没有人这么说过,唐玲竟然会有这么“奇怪”的误会,无非就是想说,唐玲的这个误会,其实是故意的。

    原本是想让周太子注意到,唐玲这么说,是故意的,是有目的的,可怎奈周太子听了之后,却开口道,“没关系,之前也是我没在意,以后别叫错了就是,唐唐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思虑周全。”

    余小曼顿时咬碎了一口银牙,她快被气死了,怎么会是这样呢,周太子不但没有怀疑唐玲是故意这么说的,还认为唐玲这么做是思虑周全,也就是变相的在说,她余小曼之前的作为,是没经过大脑的做法?

    周太子竟然没有像以前一样哄她,看到她都已经这么难过了,竟然还认为唐玲说的对。

    顿时,感觉她的心好像是碎了一样,怎么会是这样呢,为何会是这样!

    冉歌在一旁嬉皮笑脸,一点也没有要去安慰一下旁边的柔弱小女子,在他看来,如果一个女人柔弱的时刻需要别人来哄的话,真的是没什么看头。

    不是他不喜欢小鸟依人,而是他觉得,若是一味的需要别人哄,始终是那么柔弱的一碰就碎的女人,要来真是没什么用,拿来当花瓶,还觉得浪费心神的怕哪天自己掉地下打碎了。

    女人,该女人的时候,就要柔情似水,该坚强的时候,就要懂得自己面对,这样的女人,才招人疼爱。

    要是让他整天面对像余小曼这种废物型的女人,他都宁可要男人好了。

    不要说皇家学生会里的成员都很变态,实际并非如此,皇家学生会的成员的确在外人看来很怪异,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能耐,而这些有能力的人,自然多少会有些心高气傲,待人接物,会有自己的标准和喜好,很显然,这个余小曼的性格和能力,乃至到她的家世,都不是皇家学生会的人看得上眼的。

    反倒是唐玲,冉歌对唐玲一直有兴趣,周太子和唐玲是好朋友,南西冬更是不断的在试探着唐玲,就连一向严肃的慕容瑾,对唐玲的态度,似乎也没有那么排斥,这个是他们之前的默契,只要看对方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对一个人的态度。

    显然这个新生唐玲,得到了他们一致的兴趣!

    至于说肯定,那就要继续了解才知道。

    余小曼还是一副哀哀戚戚的模样,可不知道为何,今天周太子对她好像没有以前那么照顾,目光总是在唐玲身上,而她和周太子离的又远,就算她哭,她委屈,周太子不看她,自然也看不到。

    而旁边的古灵,也是围着唐玲转,那个冉歌,不难为她,捉弄她就已经不错了。

    今天这顿饭吃的很是憋屈,原本想借此机会多和周太子还有他身边的人接触的,可却发现,她今天选择跟过来,好像是个极大的错误,不但没有关系更进一步,反倒连周太子都不让她叫“太子哥哥”了!

    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余小曼无心吃饭,低着头在那里思考着,脑中突然一闪,好像她的这一切都是从唐玲进了这里,坐下之后说的那一句话开始的。

    没错,就是唐玲说了那句话之后,周太子好像就没怎么搭理她,后来更是看都不看她,难不成周太子看出来,她是故意将周太子拉走,疏远唐玲?

    心中一亮,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她大概知道要怎么做了,当初她就是看到周太子对古灵好,所以才会和古灵走的那么近,既然如今周太子和唐玲好像关系不错,她就已经要想方设法的和唐玲成为好朋友才是,到时候周太子便不会像今天这么对她了。

    看来今天她是因为唐玲的突然出现,扰乱了她的思绪,所以才会弄巧成拙的将事情变成这样,从明天开始,她倒是要好好规划一下了。

    她都可以和她原本讨厌的古灵做朋友,和唐玲也一样能做朋友。

    想通了这点,余小曼的心情便好了很多,毕竟她们年纪还小,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反正她是认准了周太子了,谁都别想从她手中将周太子抢走。

    中间的时候,唐玲去洗手间,回来的路上,竟然看到了十一,在这里看到十一,唐玲还真是有点惊讶,十一也是如此,没想到这么巧,唐玲竟然也在这里吃饭。

    可十一的表情有点奇怪,只是深深的看了唐玲一眼,没有和唐玲说话,就那么走了过去,唐玲微微一怔,思索了一下,并没有叫住十一,十一竟然不认她,就说明有不认她的理由,不过从这点来看,唐玲清楚,看来十一来这里,应该是有什么大事,而且有危险。

    十一这么做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担心唐玲的安危,唐玲可不是那种因为十一没有认她,装作不认识她,就觉得十一不爱她,或者是心里不舒服之类的,虽然她实际年龄不大,可毕竟心理年龄不小,不会做那种小女生才会做的故意闹别扭之类的事。

    默契,对于恋人之间,也是很重要的,若她和十一之间,连这么点默契都没有的话,那可真是白恋了。

    唐玲也像是不认识十一一样,只是刚刚看到十一的时候,微微怔了怔而已,再次抬起脚步,朝着周太子他们的包间走去。

    不过唐玲坐到包间之后,整个人倒是安静了不少,只是低头吃菜,很少说话。

    不是她心情不好,而是唐玲在凝神静气的搜索着十一的位置。

    不是唐玲不相信十一,而是她的确有点担心十一的安全,香港这边的黑道,和内地不同,分了太多的势力,而且都比较彪悍,弄不好就是一顿激战,还是比较乱的。

    如今双龙会的老大被杀,十一出面了,唐玲总觉得,十一在香港这边和在内地不同,好像少了一些忌讳,不像在内地的时候,基本是不露面的。

    可能是和穆家有关吧,在内地的时候,十一的确不适合出面,可在香港,好像就没有那么多忌讳了。

    唐玲的听力是很好的,可是这里毕竟很大,再加上吃饭的时间段,有点嘈杂,唐玲的确花费了不少时间用来搜索十一的声音。

    “我们的提议,你若是能答应,我便可以做主,从今天起,我们跟随双龙会,如何?”

    唐玲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微微一顿,这不是十一的声音,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可她提到了双龙会,也就是说,此刻这女人应该是在和十一谈判。

    找到了声源,唐玲便不再搜索,而是停下来,凝神静气的听着。

    “哼,现在混不下去的可是你们,竟然还想和我们双龙会谈条件,你该不会是弄不清楚情况吧!”

    这声音,当然不是十一的,可唐玲直觉的感觉到,十一应该就在那里。

    “我是要和能做主的人谈,你确定你能做主?”

    女声很嚣张的开口,语气中带着霸气和一丝的不屑,可从声音上来听,这女人应该很年轻。

    如此年轻的女人,和帮会还有挂钩,听那双龙会的人说,她们要混不下去了,这三个信息连在一起,唐玲似乎猜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份。

    这女人应该就是烈焰帮屠老大的女儿,屠娇娇!

    这个屠娇娇,唐玲也有所耳闻,长的很漂亮,很会勾魂,可实际上却是个狠角色,若是你因为她的名字,而认为她是个很娇弱的女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这女人很彪悍,非常狠,同时,也很会勾引男人,男人在她的眼中,都是玩物,可因为她长的漂亮,还懂得那些勾人的技巧,倒是有不少男人,都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不知道为何,唐玲脑中却是在想,这屠娇娇口中说的条件,应该不会有十一吧。

    当然,这也是唐玲猜到了屠娇娇的身份之后,下意识的想法,毕竟屠娇娇那女人,对那些帅的或者是有能力的男人,还是很有兴趣的。

    而十一,无疑是两者兼具的男人。

    “你!”

    双龙会的人怒气的说了一个你字,便没有了下文,唐玲大概可以猜到,应该是十一制止了他。

    “你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不过,我要的是你们彻底的成为我们双龙会的人,没有一丝遗留。”

    沙哑又低沉的声音,那是十一的专属声音,果然,十一在那里。

    “哦?你的意思是……让我彻底成为你的人?没有一丝的保留?”

    一句话,诱惑十足,就连唐玲听了,都觉得浑身一酥,更何况是男人。

    听到她的这句话,唐玲顿时眼底一暗,浑身散发出了冷气,顿时旁边的古灵就感觉到了,惊讶的看着唐玲,可见到唐玲只是在那里低头吃东西,并没有什么异样,才疑惑的收回了视线。

    她刚刚明明感觉到了一股很强烈的冷意,好像要将她冻僵一样,她还以为是唐玲,可见唐玲好像并没有怎样,难不成是她感觉错了?

    众人看不到的地方,唐玲的唇角微微勾起,眼中的寒意绝对可以瞬间将人冰封,若是谁看到此刻唐玲的表情,绝对会从脚底升起一抹凉意,浑身颤抖。

    这种表情,实在是太吓人了。

    很好!

    这个屠娇娇胆子倒是够大,竟然当着她的面,勾引起了十一,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当然,屠娇娇要是知道,绝对会眼角抽搐的,她什么时候,当着唐玲的面勾引十一了,明明唐玲就不在场!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你只有三天时间。”

    十一的声音依然没有任何波动,甚至更冷了,完全没有受那屠娇娇的勾引,说出的话,带着警告之意,甚至,唐玲还听到了一股杀意。

    唐玲不由得摇了摇头,面对屠娇娇那样美人的勾引,估计也就是十一,不仅完全不受影响,还动了杀她的心思。

    十一对面的屠娇娇,顿时脸色一变,看着十一的眼神,也没有了之前的轻佻和勾引,原本她还想用美色来勾引一下面前的这个出色的男人,可她却觉得,在这男人面前,好像想出全力魅惑她的技巧,都好像受到了很大的压制。

    从灵魂深处,她害怕这个男人,既然怕这个男人,她又怎么可能使出全部的勾引之术?

    可就算是她没有使出全力,可面对她如此的挑逗,这男人不但眼神丝毫不变,竟然还动了要杀她的心思,这倒是真的吓到了她。

    她丝毫不怀疑,这男人真的会不理会烈焰帮的势力,动手杀了她。

    她今天来这里,可是来谈判的,当然要得到对自己最大的利益,她原本想的只不过是将烈焰帮归顺双龙会,可这男人的警告,让她顿时心中一凉,他说的是不留一丝一毫的势力!

    难不成这男人还知道,她烈焰帮还有一支精锐?

    这怎么可能,就算是她,也是知道不久,这是除了帮会的会长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的,可为何她感觉这男人好像很清楚。

    不,她不能自乱了阵脚,或许他并不知道,只不过是诈她而已。

    “既然我们烈焰帮找上了双龙会,自然会一心一意的归顺你们,至于你说的那些,我还真的不太明白。”

    屠娇娇不再带着勾引的语气,而是拿出了谈判的语气,很显然,她的美人计失败了,这男人并没有上钩。

    唐玲倒是想听听十一会说什么,果然,听到十一开口,“我要那七十二人。”

    一句话,简单明了,可除了屠娇娇和十一,别人完全听不懂!

    轰!

    当屠娇娇听到十一的话时,顿时脑中像被什么炸开了一样,杏眼睁得老大,惊恐的看着十一,心中的思绪涌动着,用了很久,才慢慢将心情平复下来,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然后开口道,“这件事,我想和你单独谈,如何?”

    随后,屠娇娇让自己的人离开了,十一应该也是做了手势,那些人都离开了,包间里,就只剩下了屠娇娇和十一两人。

    若是有人认为,包间里剩下一男一女,就是**,那就真的大错特错了,此刻的屠娇娇内心波涛汹涌,虽然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可早就已经乱了分寸。

    她已经不能再装傻了,这个男人,分明就知道他们烈焰帮的那一支精锐!

    “你怎么会知道?”

    顾娇娇突然开口,语气中带着一丝冷意和防备。

    接下来,唐玲没有听到声音,十一没有回答她。

    “好,我换个问法,你为何要那七十二人?那七十二人对你们双龙会的用处,应该不是很大,我们烈焰帮都归顺了你们,为何非要那七十二人?”

    还是没有回答,屠娇娇的声音都开始有些烦躁,“真没见过你这么闷的男人!那七十二人若是论起来,根本不算是烈焰帮的人,你提出这个要求,未免太过强人所难了吧,要知道,不仅仅是你们双龙会可以接纳我们,外面可是还有不少帮会也争着抢着要我们加入,若是我们加入了别的帮会,对你们双龙会似乎没有任何好处!”

    见十一依然不说话,屠娇娇继续道,“你们双龙会的老大刚死不久,恐怕你们内部也有**吧,若是此时有我们烈焰帮加入,双龙会内部的问题,很可能也随之解决,对你们的益处可是有不少,反正对于我们烈焰帮来说,归顺谁都是归顺,自然要看哪边开出的条件更有吸引力,若是你同意我的条件,那我们便归顺你们双龙会,若是你执意要那七十二人,恐怕我们今天见面就算是白见了。”

    事到如今,屠娇娇也只好威胁起了十一,双龙会现在也是麻烦事一堆,她只是不交出那七十二人,若是十一同意,整件事就简单多了,对大家都有好处。

    “你以为,你们烈焰帮还有第二个选择?”

    十一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凉意,“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双龙会是你唯一的选择,若是你想自己的兄弟刚归顺就被清理掉,大可以试试找其他人,我答应你的条件,只为那七十二人而已。”

    屠娇娇顿时身形一震,看向十一,这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好像一切都掌握在手中一般。

    没错,这男人说的对,他们烈焰帮只有归顺了双龙会,才有可能生存下去,其他的帮派,不是那么好归顺的。

    别说烈焰帮提出的要求,就算能顺利被他们收编,估计烈焰帮的人,会被清理掉不少。

    谁叫烈焰帮的人,有不少都和其他帮会的人有过矛盾,甚至还有人命横在中间,过去之后,肯定有不少人是非死不可的。

    可双龙会不同,并不是因为烈焰帮和双龙会的人没有过节,而是因为双龙会的帮规很严明,是黑道之中,最严明的一个。

    有不少人因为这个而加入双龙会,而有不少人也是因为这个,坚决不去双龙会。

    有利有弊,可现在对于烈焰帮来说,双龙会的这个帮规,对他们是有利的。

    只要是双龙会内部的人,除非做了背叛帮会或者杀害同帮人的情况,任何情况都不可以对帮会内部的人下手。

    正是因为如此,烈焰帮才会找上双龙会,起码归顺之后,不会被清理掉。

    一时间,十一的包间里,没有说话的声音,只有呼吸的声音,两个人的呼吸声,一个是十一的,很轻,若是不仔细听,干脆听不到十一的呼吸声。

    而屠娇娇则是呼吸沉重,想来心中是在做着挣扎,到底要不要臣服。

    良久,唐玲才听到,屠娇娇几乎是咬着牙的开口道,“好,我答应你!可是,你也要说到做到才行!”

    一般人听到这个,按照道理说,都会说“好,你放心”之类的话,可十一却仅仅开口道,“看你们表现。”

    噗!

    唐玲不由得一笑,她甚至可以想象的到,屠娇娇那气急败坏,可又不得不忍着的表情,便宜都让十一占了,最后还是一副勉为其难的模样,扔下一句“看你们表现”。

    桌上的人看到唐玲吃着饭,突然笑了出来,顿时都感觉很奇怪,纷纷开着唐玲。

    唐玲这时才抬起头,看到余小曼一副悲愤不已的表情,不明所以的看向旁边的古灵。

    古灵却盯着唐玲半天,激动的开口,“我亲爱的小室友,要不你就从了我吧,让我研究研究好不?像你这么古怪的人,我真是第一次见,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听到那么感人泪下的爱情悲剧故事,会笑成你这样的。”

    唐玲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余小曼自报奋勇的在讲爱情悲惨剧,正讲到令人流泪的悲惨之处,唐玲却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

    这还真是够巧的了,唐玲看了一眼余小曼,开口道,“不好意思,刚才想起一个笑话,没忍住就笑了出来,你继续继续。”

    余小曼心中已经鞭笞了唐玲不知道多少下,可面上却勉强的一笑,说了句没关系,要不是她还要靠着唐玲再次接近周太子,怎么会忍受唐玲!

    冉歌听到唐玲说想起一个笑话,连忙追问唐玲,是什么笑话那么好笑,他是真不喜欢听那种情情爱爱的悲剧之类的,一直认为那都是小女生无病呻吟罢了,还好唐玲给打断了,他还是觉得,听唐玲讲笑话,要有意思的多。

    唐玲只好随便的讲了一个笑话敷衍过去,结果效果还不错,可能他们以前都没有接触过,再加上后世的时候,有很多笑料可以讲,他们自然觉得很新鲜,连慕容瑾都很喜欢听。

    余小曼这回,算是彻底郁闷了,好不容易将大家的视线转移到她这里,竟然又被唐玲抢走了!

    唐玲讲了一会儿,服务员却进来,特意给唐玲上了一道饭后甜汤,说是有人请的,唐玲看着面前的糖水,勾唇一笑,除了十一,还会有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