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太子的经历,嫉妒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周太子的经历,嫉妒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大主宰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晚上吃饭的时候,唐玲和古灵一起,而周太子更是来到了唐玲班级门口,好像深怕唐玲给忘了一般,而此刻身上的衣服也换过了。

    之前穿的校服,已经换成了一身十分正式的白西装,完全可以看出,他来之前,好好收拾了自己一番,古灵见了顿时睁大了眼睛,上下打量了周太子一番。

    今天的太子哥似乎有点不对劲儿啊,一直以来和他们这些人在一起的时候,他都穿的很随意,不像商场那般,今天竟然特意打扮了一下,看来他对唐玲似乎很不一样。

    “太子哥,你打扮的可真风骚。”

    古灵的嘴向来没有遮拦,面对周太子自然也是如此,周太子脸上带着一丝窘迫,可面上依然很温和。

    “咳咳,你们下课了?去吃饭吧。”

    周太子瞄了一眼唐玲,然后轻咳了一声,掩饰了一下尴尬。

    “小灵,我们一起吃饭吧,我已经好多天都是自己吃饭了,我都想死你了。”

    唐玲她们还没等离开,就听到一道女声从后面响起,然后便看到余小曼跑了过来,眼睛一直瞄着周太子,可是却拉住了古灵的胳膊,好像很亲密的模样。

    而余小曼此刻才好像是看到周太子一样,恍然的道,“太子哥哥,原来你也在啊。”

    周太子见是余小曼,朝着余小曼谦和的笑了笑,“恩,我那边下课早,便先过来找唐玲和古灵去吃饭。”

    余小曼惊讶了一下,然后好像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有点委屈的低落的开口,“原来小灵和太子哥哥约好了一起吃晚餐啊,那好吧,看来我今天又要自己吃了。”

    余小曼好像很低落的低下了头,看起来有点可怜,古灵皱了皱眉,想将胳膊抽出来,可又觉得此时这么做还有点不近人情,毕竟相比其他人来说,这个余小曼和她的关系还算是亲近的。

    周太子怔了一下,然后看向余小曼道,“既然你也要吃饭,那不如一起吧,你和小灵是好朋友,那么一定也能和唐唐成为好朋友,走吧。”

    在外人眼中,这个余小曼塑造的可是古灵最好的朋友,其实古灵自己倒是没觉得,可是几乎除了古灵之外的所有人,都认为余小曼是古灵的死党。

    “是啊,既然你也没吃,那就一起吧,我亲爱的小室友,你不介意吧?”

    古灵看向唐玲,一双眼睛总是冒着亮光的看着唐玲,唐玲勾唇一笑,看了一眼余小曼,余小曼此刻脸上倒是很开心,她原本长的就很可爱娇小,所以看起来像是那种邻家妹妹的感觉,一般见过余小曼的人都会觉得她很亲近,很无害。

    而唐玲却只是朝着她稍微点了点头,好像并没有要像周太子说的那样,准备和余小曼做朋友,不过大家都以为唐玲只是因为不熟,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打声招呼,或许熟悉之后,就会好了。

    余小曼听到听到周太子邀请她也一起吃饭,顿时笑的很开心,一双眼睛就没从周太子身上移开过,唐玲别开眼睛,笑了笑,余小曼的意图真的是太明显了,她并不认为其他人看不明白。

    这里面估计不明白的,就只有古灵和周太子两个人吧,古灵对感情这块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而周太子一向将余小曼看成是古灵最好的朋友,自然会对余小曼的态度更好一些。

    至于慕容瑾他们,那么聪明的几个人,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余小曼的那点小心思呢。

    而唐玲离开前却是回头看了一眼教室里,她后面的位置,今天倒是很反常,那睡神竟然没有先行离开,还在那里睡觉。

    若是唐玲只将他仅仅当成是睡神,那么真是太小看唐玲了,一个人白天昏昏欲睡的原因是什么?很好猜想,因为他是个夜行动物。

    可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唐玲还不清楚,之前唐玲已经和雷子联系过,让雷子找人接手他在宁市的工作,然后来香港这边。

    其实唐玲也可以找其他人过来,可雷子是“夜鹰”明面的头头,很多事由雷子亲自来比较稳妥。

    想来,雷子也快到了。

    因为学校门口是不让停车的,所以他们要坐车的话,需要走到二百米开外,唐玲跟着众人走到二百米指示牌那边,就看到那里有五辆车停在那里。

    竟然是周太子他们的车子,其中还有一辆是古灵的,而唐玲和余小曼都没有车,不过唐玲是真的没有,余小曼只是临时跟着他们一起出来的,自然没有提前准备车子。

    “咦?唐玲同学的车呢?”

    眼镜男南西冬推了推眼镜,看了一下,这几辆车他都认得,而且也只有五辆车,所以这里肯定是没有唐玲的车,所以他感觉很奇怪,都约好了今天晚上要出去吃饭,唐玲竟然没有准备车,是她忘了,还是她没有车?

    “小北,你话真多,美女当然是要有司机代驾才彰显尊贵,唐唐,不如我当你司机如何?”

    狐狸眼冉歌眯着眼睛,笑得灿烂,很有一番风情,结果却遭来了慕容瑾和古灵的夺命追魂瞪!

    “小冉冉,你是在暗示什么?”

    古灵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冉歌的面前,瞪着她那双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冉歌。

    慕容瑾虽然没有行动,可也是一双严厉的眼睛,看着冉歌。

    冉歌这才意识到,他那一句话,竟然得罪了两个最不好惹的姑奶奶,失策,绝对的失策。

    “咳咳,当然了,开着跑车的美女,那是最尊贵的,最拉风的,就像我们的小灵和瑾瑾这两位大美女一样。”

    古灵顿时一副作呕的模样,鄙视的看了一眼冉歌,“你还真是属墙头草的,一点不像个男人,懒得搭理你。”

    而慕容瑾则是冷清的看了看冉歌,很是严肃的开口,“再叫我那么恶心的名字,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疯狂的赛车!”

    顿时冉歌脸色大变,连忙摆手,“不用,不用,再也不叫了,你老可是悠着点,你那车技我可是见识过,不想再体会第二次。”

    别看这慕容瑾平日里十分严肃,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特别有自律性的人,可又有谁知道,这个自律性特别强的慕容瑾,竟然是个疯狂的赛车手,不是她开车快,而是她特别敢撞!

    之前他就是故意惹到了慕容瑾,结果被慕容瑾的车子,追了一路,撞了一路,简直惊心动魄,这丫头胆子可是大的很,最后若不是他各种求饶认错,估计慕容瑾还得开车撞他一路。

    而他们两个也是那个时候才认识的,后来,两人的车全都报废了,撞的不成型,好好的车就那么给撞的零散了,他更是因此,被家里停了半年的车,半年之后,在他的软磨硬泡之下,才重新买了车开。

    慕容瑾的车技,他可是这辈子都不想尝试了,跟上演的警匪片似的,一路惊险,绝对是个疯狂的家伙。

    况且,他也不想再被停半年的车,没有车很不方便的。

    “那现在要怎么办?要不唐唐你坐我的车吧,红色法拉利,拉风!”

    冉歌朝着唐玲抛了个媚眼,邀请唐玲坐他的车。

    古灵却是不干了,连忙拉过唐玲,唐玲可是她的小室友,外兼研究对象,她可是要时刻在唐玲身边,时刻做好研究的准备才是。

    “不行,唐玲肯定是坐我的车,你那破车,不知道坐过多少乱七八糟的女人了,你以为我的小室友也和那些女人一样?做梦!”

    冉歌见古灵一点面子也不给他,在唐玲面前,把他的那些风流韵事都给抖了出来,顿时干笑了几下,十分没有说服力的解释道,“别听古灵那丫头胡说,这丫头一天疯疯癫癫的,总乱说话。”

    古灵朝着冉歌撇了撇嘴,也没愿意和他较真儿,反正大家都知道冉歌的那点爱好,他想瞒也瞒不住,况且她可不认为冉歌能泡到唐玲。

    “既然唐玲坐小灵的车,那么……太子哥哥,不如我坐你的车吧。”

    古灵的车也是两座的跑车,唐玲坐了,自然就没有了位置,余小曼自然乐得如此,这样她就可以有很好的借口坐太子的车了,这样还可以和太子在车里聊天增进感觉,多好。

    古灵倒是没意见,而余小曼貌似只和周太子算是比较熟,自然没有坐他们车子的意思。

    余小曼原以为以周太子平日里的温柔体贴,一定会同意的,就在余小曼朝着周太子车子走的时候,却听到周太子开口道,“这样吧,小曼坐小灵的车,唐唐坐我的车吧,好久没见,我们可以在车上聊聊。”

    余小曼向周太子车子移动的脚步顿时停下,整个人就好像被人泼了一盆凉水一样,顿时尴尬无比。

    周太子竟然拒绝了她,而选择了那个新生!

    古灵思索了一下,周太子既然都这么说了,而且周太子和唐玲的确是之前就认识,应该也有不少话想说,而且以她对周太子的了解,知道周太子绝对不会欺负唐玲,便也放心。

    想叫余小曼上车,却没瞧见身后有人,四处看了一眼,余小曼竟然已经到了周太子的车面前,古灵皱了皱眉,这余小曼什么时候走过去的,她怎么没注意。

    朝着余小曼招了一下手,干净利落的开口,“上车。”

    然后先行上了车,启动了起来。

    余小曼此刻还有点恍惚,有点难以置信,一向温柔的太子哥哥,竟然拒绝了她,就算周太子想和唐玲说话,也不用非要她去坐古灵的车啊,周太子的车又不是两座的跑车,完全可以坐下她的,可周太子却直接吩咐了,让她去坐古灵的车。

    余小曼脸色有点差,可是也没有死缠烂打的非要坐周太子的车,而是慢慢悠悠的走到了古灵的车面前,打开车门,上了车。

    唐玲看了一眼余小曼,然后上了周太子的车,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冉歌他们,也纷纷上了自己的车,吃饭的地方是他们经常去的地方,自然轻车熟路,到那里汇合便好。

    唐玲才刚上车,就听到嗡的一声,车窜出去的声音,唐玲再一看,那一个漂亮甩尾,然后消失的车,是慕容瑾的。

    唐玲都忍不住吹了个口哨,“帅!”

    周太子看到唐玲如此,好像瞬间就轻松了很多,看着唐玲的笑意,也和之前不同了。

    唐玲又怎么会看不出,之前她看到的那个温柔谦和的周太子,其实那只是他的一层面具,并不是真实的他。

    唐玲没有问原因,以周毅的身份,从小一直生活在s市的中等家庭,突然间来到了香港这么一个大家世族,怎么可能会不变呢。

    原本唐玲以为,周毅是彻底的变了,可只有他们两个在的时候,周毅突然放松,那层周太子的面具卸下,唐玲才可以肯定,这个小时候拉她出垃圾堆的热心的小学长周毅还在。

    周毅开车并不快,几乎是所有人的车都开了之后,他才开始启动,而车速更是不快,开的很稳,和他的性子很像,不像很多男人开车,总是喜欢追求速度带来的快感。

    原本很多年没有见,周毅觉得自己好像有很多话想和唐玲说,可真的面对唐玲的时候,他又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于是,一时间车子里很静,谁也没有说话。

    唐玲似是看明白了一些,先是找了个话题,毕竟他们两个是小学的校友,而且周毅还在她最为狼狈的时候拉了她一把,而且也没有嘲笑她。

    唐玲至今还记得,他们去广场买彩票的时候,周毅看见她连着中了好多奖,还打量了她一阵,说是不是掉进垃圾箱里就会有好运,若是早知道如此,他也应该去那垃圾箱里呆一会的。

    “你父母对你好吗?”

    不知怎么,唐玲一开口,就是问的这个问题,唐玲一直觉得,这种大家庭原本就很缺少关爱,特别像他这种情况,自己叫了那么多年的父母,一下子成了外人,然后那么小的年纪,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要叫陌生的人为父母,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应该很难接受。

    若是他的父母给他很多的关爱,那还另当别论,可若不是如此,周毅可算是真的很可怜了。

    “他……我爸在我回去的那年,就已经去世了,后来没有两年,母亲也去世了,基本上来说,我和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

    之前就说过,当时找到周毅,就是为了给他的父亲治病,结果找到了他,可他父亲的病也没有治好,他的母亲因为郁郁寡欢,随后也跟着走了,周毅从找到父母,到失去父母,是很快的一件事。

    周毅说的很平静,稍微带着一些小感伤,可是唐玲却感觉到他并不是很伤心。

    想一想也是,对于他来说,周家的人很陌生,他还没有来得及和新的父母相处,他们就都死了,自然感觉不到什么关爱,更别提伤心了。

    唯独伤心的是,这个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两个人,也就是他的父母离开了,心中有些小遗憾。

    唐玲说了句抱歉,周毅却微笑着摇了摇头,“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还小,很多事很快就忘了,还好爷爷对我很好,在周家我倒还算自在,怎么说,现在还混上了个周氏的太子当当,我以前一直以为,太子只有古代才有,瞧瞧,我现在不也是太子了。”

    周毅说的很轻松,甚至还带着一丝的调侃,唐玲不由得笑了笑,估计若是有其他人在的时候,这话周毅是不会说出口的。

    “不过我还是觉得很奇怪,你怎么会去整容,我记得你小时候长的也不难看,还挺清秀的,怎么想起来去整容了。”

    聊了一会儿,两个人似乎找到了小时候的感觉,说话便也不像刚开始顾忌那么多。

    “我这不是嫌自己不够帅,所以特意去整的吗,怎么样,现在是不是特别帅?”

    周毅小时候,也是很谦和,还带着一点点的小腹黑,没想到长大之后,竟然还有点小自恋。

    唐玲笑着摇头,“你这太子的光环,就已经能招惹不少美女主动上门了,你还用得着那么在意自己长相?”

    唐玲这人也很随性,对她的脾气口味,唐玲说话都是很随意的,只有对那些陌生人,或者是她不想交的人,才会很有礼貌,或者是很敌对。

    周毅顿时笑容一僵,看了一眼唐玲,这是他上车开动车子之后,第一次看唐玲,可也仅仅只有一眼,然后便立刻将注意力转移到前面。

    “没想到你小时候犀利,长大之后,依然嘴不饶人啊。”

    小时候,他就觉得唐玲说话很犀利,王梓聪那么霸道的一个人,也被唐玲整的没了气焰。

    唐玲却是笑了笑,她感觉有点奇怪,之前她还以为周毅开车稳是因为他的性子,可从上车之后,到现在,她感觉周毅更像是个新手。

    “周毅,你该不会是刚考下来驾驶证吧?”

    周毅轻咳了一声,“不是,我开车很多年了。”

    唐玲顿时有些惊讶,开车好几年了,就这水平?注意力完全不敢放到别处,停车开车都很慢,真的是……有点太侮辱老司机了吧?

    “开车好几年,还是你这水平,估计教你开车的教练,肯定被你气死了。”

    唐玲直直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朝着窗户外面看,不看还好,刚将头一转过去,就看到几辆自行车超过了他们,唐玲顿时感觉头顶无数乌鸦飞过。

    还真是……够慢的。

    结果,半晌唐玲才听到周毅的声音再次响起,“他的确是死了。”

    噗!

    唐玲顿时感觉自己呛了一口气,她说的也太准了吧,竟然真的死了。

    “不过不是被我气死的,而是指导我开车的时候,我出了车祸,我重伤,他却死了。”

    唐玲心中一沉,她不是听不出周毅这话带着一些沉重,没想到周毅还有这样的一段经历。

    一场车祸,他重伤,他的教练却是死了,因为他的过失,造成了一个人的死亡,这种感觉,不是所有人都能体会的。

    等等!

    周毅重伤?

    “你的脸,该不会是在那时候毁容,所以才整容的?”

    他的教练竟然都死了,那么就说明这场车祸很严重,周毅伤的也绝对不轻,很有可能就是在那次中,毁了容,所以才需要整容。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倒是越来越聪明了,你倒是可以去破案推理了,原本以为我就要顶着那张面目可非的脸过一辈子,结果那时候才知道,原来还有种技术,叫整容的,整的还不错。”

    果然,他是在那次车祸中,毁了容,难怪周毅开车那么小心翼翼,原来是那次之后,留下的阴影,周毅这还算是好的,起码现在还能开车,有很多人有了阴影之后,甚至都不敢再坐车。

    可是有一点很说不通,既然有教练在一旁教他,而周毅又不像是那种冲动的人,也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过失才是,怎么会发生那么严重的车祸?

    不过唐玲没有细问,毕竟这是周毅的私隐,也算是他的一个伤疤,唐玲可没有揭人伤疤的习惯。

    “对了,我们这是准备去哪?”

    唐玲转移了话题,周毅也没有继续聊刚刚的话题,“带你去吃香港最有特色的晚餐,一会儿就到了。”

    唐玲耸耸肩,笑了笑,然后指了指外面,开口道,“我觉得我们要是骑自行车,估计能早点到。”

    这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已经被自行车超过好多个了,周毅顿时脸一窘,干笑了两下,嘴里说着,“一会儿肯定到,快了!”

    “对了,你怎么会来香港,还来了皇家学院?”

    这是周毅一直感觉很奇怪的,不是他看不起唐玲,而是以唐玲的出身,想要来皇家学院,基本是不可能的,除非唐玲也和他一样,有那么狗血的经历。

    “怎么,你们皇家学院哪里写着不允许我来了?”

    唐玲笑着调侃着,她的事,一时半会儿也不好说清楚,她来皇家学院,也是机缘巧合。

    “其实是宁市二中的校长知道我要来香港这边念书,所以亲自给皇家学院的校长写了推荐信,这样我才能进皇家学院的。”

    周毅一愣,原来是这样,唐玲能进来这里,并不是因为唐玲的家室,而是因为宁市二中校长给的推荐信。

    难怪校长要亲自接待,没有将唐玲的资料交给报到处的老师,若是让那些人知道唐玲来这里,并不是以什么公主之类的身份进来,唐玲恐怕就要受罪了,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人知道。

    “你竟然考上了二中,我记得二中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考的,除了那些有身份的人之外,好像就只收天才。”

    他在s市生活了那么长时间,自然知道二中的名气有多大,收人的标准有多苛刻,虽然没有皇家学院这么严格,可是也差不多了。

    据他所知,唐玲的家世一般,那么也就是说,唐玲是以天才的身份进的二中!

    唐玲勾唇笑笑,“别太小看我,当时我可是以s市满分第一被二中特招的。”

    若是其他人,唐玲绝对不会这么臭屁的得瑟,不过周毅和她是老同学,她便没有那么注意哪些小事儿。

    “满分第一?哈哈,原来你成绩那么好,难怪二中校长会那么喜欢你,还亲自给你写了推荐信,好样的!不过,这件事你和我说也就算了,其他人,不管是谁,你都不要说,你的事传出去,对你没有好处,你应该也知道,皇家学院并不是一般的学校,对于身份这件事非常在意,以后若是有什么麻烦,就来找我,我帮你解决。”

    周毅一番话说的很是诚恳,若是以他周太子的面具来说这话的话,绝对做不到如此诚恳,只会让人感觉周太子很温和,可绝对不会往他身上揽事。

    这就是区别,面对唐玲的时候,周毅是绝对拿不出周太子的态度的,原本今天在台上看到唐玲的时候,他就很失态,若不是他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恐怕还会更失态。

    他失态,对他周太子的这层身份是很不符合的,所以他不能出错。

    果然,真的是没有一会儿,他们就到地方了,其他人早就到了,只不过都上楼去了,在门口这边,唐玲却看到了在这里等待的余小曼。

    看到余小曼的那一刻,唐玲不由得一笑,看来这个余小曼倒是很喜欢周毅,竟然在这里等着。

    周毅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有看到余小曼,下车之后,和唐玲边说边笑的往里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才看到余小曼。

    周毅也很惊讶,没想到余小曼会独自一个人在这里,“小曼,你怎么在这?没和他们一起上楼呢。”

    见到余小曼的那一刻,周毅再次变成了周太子,温柔谦和,让人感觉很舒服,却有种始终走不进他的心的感觉。

    余小曼见到如此的周太子,眼神轻闪了一下,可很快便掩饰好,朝着周太子甜甜的一笑,“我是怕太子哥哥不知道在那间房间,所以在这等你们呢,快走吧,他们也等了很久了。”

    瞧瞧,多贤惠乖巧的女孩,估计是个男人,都会对这种长的又漂亮,性格又乖巧,还懂得关心人的女孩有好感。

    余小曼甚至还很自然的拉住了周太子的胳膊,拉着他往里面走,周太子也不好让她放开,回头看了一眼唐玲,唐玲才跟着一起走上了二楼。

    唐玲基本不用看,就已经感觉到了那余小曼对她的敌视,可她的这种小女孩耍的手段,对唐玲来说,还真是没什么效果。

    余小曼刚刚拉走周太子,无非就是想告诉唐玲,她余小曼和周太子的关系很不一般,周太子和她余小曼更亲厚,唐玲只不过是个新来的而已。

    这个小女生有心计,唐玲早就知道,之前还不认识古灵的时候,她就已经感觉到了,只不过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小女生算计的人,竟然就是古灵。

    倒是不能说她有什么实质算计古灵的作为,而是她借着古灵的关系,想接近周太子,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古灵只不过是她余小曼的垫脚石罢了。

    原本余小曼就很嫉妒周太子和古灵的关系好,现在又来了一个唐玲,一时间,余小曼特别讨厌名字里带“玲”或者“灵”的,反正一听到那个音,她就觉得厌烦。

    唐玲跟着周太子进了包间,这里的装修很有港式风格,虽然没有那么豪华,可是却很有格调。

    一进去,几个人就看到余小曼的手,拉着周太子的胳膊,表现的还很亲密的模样,慕容瑾脸上没有表情,可唐玲却看出来,慕容瑾似乎并不喜欢这个余小曼。

    眼镜男南西冬对这个也不感兴趣,他对数据更感兴趣,而冉歌则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

    “哟,你这去厕所,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太子也一起回来了,你们该不会是在厕所碰见的吧?”

    刚刚余小曼说要去洗手间,然后就先离开了,可实际上,却是下楼去接周太子。

    余小曼也没想到,别人都没说什么,这个冉歌竟然非要戳穿她,竟然还说她和周太子是在厕所遇到的,对于她或者周太子来说,这个遇见的方式,都是很不雅的。

    周太子笑了笑道,“小曼是怕我不知道在哪个包间,所以特意出来等我和唐唐。”

    周太子算是给余小曼了一个台阶下,虽然余小曼觉得太子这是在帮她说话,可是为什么要扯上那个唐玲呢,真是有点不爽。

    冉歌却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拄着下巴,慵懒的开口,“这话说的,这包间可是我们的专属包间,周太子还能不知道在哪里?再说了,若是真的记性不好忘了,这世上也是有一种东西叫手机的,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

    冉歌就是这德行,对于那些迷恋他的女生,他倒是挺不错,可对于那些不迷恋他,迷恋别人的女生,他就很喜欢捉弄。

    现在这个不迷恋他,迷恋别人的女生,就是余小曼了,除了古灵和周太子,其他人都看得出,余小曼对周太子的意思,于是冉歌那稍微有点小变态的心理,又开始作祟了。

    余小曼听了冉歌的话,顿时脸色一窘,不知道要怎么应对,她之前也和周太子一起吃过饭,只不过每次都是和古灵一起,从来没有和冉歌他们同桌吃过饭,更是没有打过交道,自然有些不知要怎么办的感觉。

    眼神乱瞄中,看到了唐玲,顿时眼睛一亮,对啊,刚刚还有唐玲,她可以将唐玲当挡箭牌,就说她是想去接唐玲的,这事就解决了。

    可哪知她刚要开口,唐玲却走了进来,然后迈着步子,走到了古灵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还好我走路够快,不然还真追不上你们俩,先坐下歇会儿。”

    唐玲说的好像她被落了很远,快步走了半天,才跟上余小曼和周太子的脚步。

    而这些人当然看到,是余小曼拉着周太子进来的,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

    余小曼顿时刚想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她想的完美借口,竟然一点用不上,唐玲那话说的很清楚,她只顾着拉着周太子,完全把唐玲给忘了,现在她若是说她去接唐玲的,谁都不信,还会觉得她很虚伪。

    顿时心中怨气不已,这个新来的,实在太令人讨厌了。

    而周太子听到唐玲的话,连忙朝着唐玲快走了两步,胳膊也从正在愣神中的余小曼的手中挣脱出来,几步就来到唐玲面前,将余小曼一个人留在了门口。

    顿时,余小曼感觉自己特别尴尬,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唐唐,不好意思,刚才走的太快,没顾及到你的速度,实在抱歉。”

    周太子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了不少人注意,慕容瑾他们看向了唐玲,而站在那里的余小曼也看向了唐玲,只不过眼神不同而已。

    慕容瑾他们怪异的看着周太子,据他们所知,好像很少在周太子口中说对不起或者是抱歉的话,不是因为他不会道歉,而是他基本不会做错事,所以久而久之,他们都习惯了,现在突然听到周太子道歉,他们便感觉很怪异。

    而余小曼则是恨恨的看着唐玲,她如此尴尬的站在这里,那唐玲竟然那么狡猾的转移周太子的视线,好让人没有办法帮她解围,太阴毒了!

    没办法,思想阴毒的人,总是会很偏激的去自认为别人的想法。

    唐玲还真的没有让她出糗的意思,只不过不愿意被余小曼利用而已,想利用她唐玲的人,可都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她的出场费可是很高的,她并不认为那个余小曼有那个能力支付得起。

    唐玲笑了笑,“赶紧坐吧,我都饿了,再不开饭,估计你真的要和我道歉了。”

    十分轻快幽默的解决了面前的尴尬,周太子也坐了下来,挨着唐玲的位置,竟然忘记了那余小曼还站在那里。

    余小曼简直觉得自己要被气死了,可面上却不能表现半分,她的形象一直很好,绝对不能随便露出马脚。

    “哟,那个妹子,你还站在那里,难不成又要去厕所?该不会是有什么毛病吧,我倒是认识个不错的医生,给你介绍介绍?这么频繁上厕所,绝对不是正常现象。”

    古灵看了一眼余小曼,表情有点奇怪,“你到底是去不去厕所?不去赶紧进来啊,要吃饭了。”

    虽然她对余小曼没什么感情,可毕竟也是她的朋友,自然不能让她总站着,再说了,她可是听到唐玲说她饿了,她怎么能饿到她的研究对象呢。

    余小曼咬了咬牙,然后走了进来,可此时的座位,只剩下了古灵身边的位置,和周太子离的老远,中间隔着古灵和唐玲两个人,最让她郁闷的是,她竟然挨着那个冉歌!

    人到齐了,冉歌直接按了一个按钮,然后便有人过来点菜。

    点菜的时候,古灵和周太子一左一右的给唐玲介绍着这里的菜式,两人说的天花乱坠,余小曼顿时怒火不已,古灵应该是她的朋友,可此刻却围着那唐玲转,而周太子是她喜欢的人,平日里对她也很好,可这唐玲一来,周太子也围着她转!

    嫉妒,一股嫉妒之火,涌在心口,久久不散。

    那个位置,还有唐玲身边的两个人,原本应该都是她余小曼的,可现在唐玲却抢了她的位置,还抢了她的人。

    “我说小妹妹,表现不要那么明显,不然一会儿穿帮了,就不好看了。”

    冉歌低声在余小曼耳边开口道,冉歌是什么人?他见识过的女人可真是太多了,女生的心理,他也算是摸透了,就算是他身边的那个十分严肃的慕容瑾,他都很清楚,这个余小曼,他又怎么会看不明白呢。

    他倒是没有兴趣揭穿这个余小曼,没错,他喜欢整人,但是还算是有点风度,他也没那么无聊去揭穿一个小姑娘的心思,因为这么做对他来说,没有一点好处。

    余小曼听到冉歌的话,顿时心中一震,拳头紧紧握紧,心中很紧张,慌乱的看了一眼冉歌,“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只是在看菜而已。”

    冉歌却是眯着他那狐狸眼,笑了笑,“哦?看菜单,还能看出一副看情敌的眼神?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余小曼慌乱的翻了几下菜单,“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虽然被冉歌看到了什么,可只要她不慌,就不会有事,而冉歌刚刚的话,她也意识到,她不能表现的太过,不然很容易被人看穿,这个冉歌现在就看穿了,她不能再出错了。

    冉歌看到余小曼重新变回了之前的柔弱可爱的模样,不由得冷笑了一声,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慕容瑾也是抬头看了一眼余小曼,然后将视线转移到了别处,很快的,菜便点好了,等着上菜的时候,眼镜男南西冬又问起了之前的话。

    “唐玲同学,你怎么没准备车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