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熟人,憋屈的秦霄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遇熟人,憋屈的秦霄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大主宰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苏仁泰果然办事很利落,也难怪汇景拍卖行会成为国内第一大拍卖行,只不过两天的时间,古玩的鉴定,拍卖会的宣传,嘉宾的邀请,还有整个拍卖流程的设计,全部搞定,速度之快,唐玲都不由得称奇。

    “咦?老王,你怎么也来了?”

    拍卖会这一天,汇景拍卖行总部这里陆续来了很多人,虽热汇景拍卖行每次搞拍卖的时候,都会来很多人,可是这一次格外的热闹,一早便开始有人陆续到来,而且好像一个个的还很激动,更有甚者,还来了不少外国人。

    那些外国人身穿着西服,十分正式,而且眼中也带着一丝的激动,好像汇景拍卖行这次的拍卖会有什么好东西一样。

    “我当然要来了,听说这次拍卖可是叶大师搞的,怎么可能错过,而且你听说了吗?这次的拍卖品据说是哈密王时期的古玩!”

    “当然听说了,若不是因为这次搞拍卖的人是叶大师,我肯定是不相信的,难不成那传说中的哈密王时期真的是存在的?”

    “我也说不准,不过既然叶大师这么说的,那就错不了,原本我是有事来不了,可听说叶大师和哈密王时期的古玩,连忙把事情推了,看今天的这阵势,恐怕这是近年来汇景最大的一次拍卖会了吧!”

    “那是肯定的,有叶大师在,就算是没有什么古玩,来这里的人也绝对会把门挤破,若不是时间太短,有一些人没有得到消息,或者是太远来不及赶到,再或者是有急事走不开,估计来的人更多。”

    “哈哈,那是自然,我们这行的人,有谁不想见见叶大师啊,那可是我们国人的骄傲啊!”

    “就是,就是,今天可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见见叶大师,若是真的有哈密王时期的古玩,这次来拍卖会,可就真是太划算了。”

    各种议论的声音,在汇景拍卖行总部这边不断的响起,谈论的无非就是华夏第一古玩大师叶弘毅还有就是这个传说中的哈密王时期的古玩了。

    不知道是冤家路窄还是有缘,当唐玲往汇景拍卖行走的时候,在门口那里,却遇到了想不到的老熟人。

    师父和师兄已经在里面候着了,而唐玲是有点事要处理,所以来的晚了一些,却没有想到,竟然会碰到这两个人。

    这两人不是别人,而是许久不见的穆少将还有秦霄!

    看着秦霄有些高调的挽着穆少将的胳膊,穿的十分得体的出现在汇景拍卖行的门口,唐玲倒是一怔,看来这么长时间的努力,秦霄竟然可以高调的跟着穆少将一起出席这种拍卖会,唐玲记得之前她就算是和穆少将一起出去逛街,都有点躲着人的感觉,可现在却能和穆少将一同来这里。

    果然,这个秦霄实在是有一手,可以将穆少将搞定,或者说,可以让慕家对这种事,不那么反对。

    看到秦霄和穆少将,唐玲虽然有些惊讶,可是面上却没有一丝表露,只是淡淡的笑着,看不出情绪。

    而穆少将显然一时间没有认出唐玲,毕竟唐玲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一面之缘,虽然他们之间有嫌隙,但唐玲还不够资格让他放在心上。

    而秦霄不同,秦霄几乎是在第一时间认出了唐玲,看到唐玲出现在这里,眼中顿时充满了怒火,那种恨不得将唐玲碎尸万段的眼神,唐玲还是可以感受到的。

    看来,这个秦霄应该是查到了点什么,应该也知道秦家倒台,完全是唐玲一手策划外加推动的。

    不过现在的唐玲,和以前不同了,若是之前,她可能还会担心秦霄会利用穆家来报复她,可现在,她不怕了,首先秦霄想利用穆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而且还有十一在,十一是绝对不会看着穆家被那个女人摆布,当然除了十一之外,唐玲估计除了穆少将,穆家的其他人,也不会受秦霄的摆布。

    而且,如今的唐玲不是当年的唐玲,她手中的势力在不断的扩张,人脉也是如此,现在更是着手建造军火基地,不久之后还要成立制药厂,虽然这些若是和国家抗衡,资格还不够,可若是只是一个小小的秦霄,这些完全足够了。

    当他,虽然秦霄看着唐玲的眼神很是阴狠,可很快的便将眼中的怒意压下,让人看不出来。

    唐玲看着如此的秦霄,只是轻笑了一声,好似完全没有将她放在眼里一样。

    “小霄,怎么了?”

    穆少将见秦霄怔住,停下了脚步,连忙开口询问道,语气中带着无比的温柔,可唐玲听在耳中,却是心中一寒,虽然十一从来没有表露过什么,可十一恨那个秦霄,唐玲是知道的,穆少将身为十一的父亲,身边出现的女人不是十一的母亲,而是这个女人,唐玲又怎么可能猜不到其中的缘由。

    不用想也知道,很有可能这个女人拆散了十一的家庭,至于这个穆少将的身份,唐玲也是查探了一番才知道的,而经过她的查探,还知道一点,那就是十一的母亲并没有死,也没有和穆少将离婚,不过因为失踪多年,这婚姻也就相当于没有了一样,当唐玲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心中对穆少将的鄙夷更深了,他身为少将,竟然做出这种事,实在让人不耻。

    唐玲也试过查探十一母亲的事,可是很遗憾的是,虽然知道十一的母亲还健在,可却没有一点她的消息。

    秦霄缓过神来,轻轻的笑了笑,看起来倒是像个温婉贤惠的妻子。

    “碰见一个熟人,这人你应该也见过。”

    秦霄下巴一抬,看向唐玲这边,穆少将顺着秦霄的视线看过来,看到唐玲想了想,便想起了唐玲是谁,虽然刚刚第一眼没认出唐玲来,可经过秦霄的提醒,他自然认出了唐玲。

    这个唐玲,可是给他也惹了不少麻烦,上次把这女孩带回去,结果却让人难以接受,不但没有震慑到这女孩,还被这女孩反整了一番,实在是憋屈。

    基本上来说,穆少将对唐玲是没有好感的,此刻在这里看到唐玲,自然想起了之前的事,脸色自然不会好看。

    “是你?”

    唐玲虽然没有理会秦霄,但是却不会无视穆少将,虽然他的作风不怎么样,可毕竟也是十一的父亲。

    轻笑了一下,唐玲淡淡的开口道,“能在这里遇见穆少将,还真是很巧,没想到穆少将对古玩也有兴趣。”

    据唐玲所知,这个穆少将似乎对古玩没有什么兴趣,而这个秦霄对古玩倒是很喜欢,想必这次来这里,穆少将是陪着秦霄来的,只不过唐玲却感觉到有点意外,要知道这古玩一件可是价值不菲,虽然穆少将身为少将,但毕竟领的是国家的工资,自然不会像商人那样,使用起资金不会担心其他的问题。

    虽然唐玲知道,穆家绝对不仅仅是军政世家,也有自己的生意,可穆少将似乎动用不了穆家的钱吧,而这个秦霄早就家破人亡,怎么可能有钱。

    唐玲都没有表示什么,反倒是友好的说了一句,穆少将身为少将,自然不会那么小气,其实原本穆少将这个人除了脾气执拗一些,人还是比较正派的,若不是事情牵扯到了秦霄,再加上秦霄的有意挑拨,穆少将也不会和唐玲闹下误会。

    “的确很巧,这里可是拍卖行,不是什么小商场,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捣乱的。”

    上次在商场那边,唐玲的确令他很难堪,很没有面子,更是因为唐玲,家中对秦霄十分的排斥,好不容易这回关系缓和一些了,竟然在这里又遇到了唐玲,不知怎么,他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唐玲只是笑笑,也没有抬杠,她要对付的人始终都是秦霄,而不是穆少将,若是有可能的话,唐玲是不愿意和穆少将起冲突的,并不是唐玲不敢惹穆少将,而是因为那穆少将是十一的父亲,不管十一对这个父亲的看法如何,她还是要尊重十一的。

    “算了,还是别和她说那么多了,只不过是小孩子一个,不懂事,说多了浪费口舌不说,还觉得我们在欺负她似的,我们赶快进去吧,一会儿拍卖会就要开始了。”

    秦霄倒是十分大度的开口,显示出了她的气度,果然穆少将见秦霄如此,眼中看着秦霄的爱意好像更浓了。

    唐玲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她也不想的,只不过实在是忍不住,这穆少将果然是个武夫,看不出秦霄那温婉柔情的外表下,还隐藏着一颗邪恶的心。

    而接下来,让原本高姿态在唐玲面前傲然的秦霄和穆少将二人被人查看邀请函,唐玲则是直接走了进去的时候,秦霄傲然的脸色,似乎出现了一丝裂痕。

    “为什么只检查我们的邀请函?”

    秦霄脸色有点不快的看着汇景的员工,而穆少将也是脸色一沉,他也看到了,这里的人没有检查唐玲的邀请函,反倒是把他们拦住,检查他们的邀请函,这个做法,的确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汇景员工却是微微一愣,没搞清楚他们是什么意思,而看到秦霄指着唐玲的手时,顿时明白了,开口解释道,“两位实在是抱歉,检查邀请卡是我们汇景拍卖行的要求,没有邀请函是不能进去的,您而且看,这些进来的人,都是要查看邀请函的。”

    邀请函他们倒是有,可就是不能接受唐玲为什么没被查看,秦霄看了看唐玲,然后开口道,“可那个女孩刚刚也没有检查邀请函,我觉得你们最好是去看看,若是被人鱼目混珠的混了进去,到时候汇景拍卖行的损失可就大了,当然我们这也是好心,汇景拍卖行里面放的都是价值不菲的古玩件,自然要多注意一些才是。”

    秦霄一番话说的合情合理,好像还显得她很为汇景拍卖行着想。

    可那汇景的员工却是笑了笑,然后恍然大悟的开口道,“哦,原来说的是唐总啊,她不是来参加拍卖会的,她可是叶大师的徒弟,还听说这次的那些拍卖品都是她的呢,我们这里当然不会拦着她了。”

    听到这人的话,不管是穆少将还是秦霄都是惊讶不已,秦霄直接愣住了,什么?唐玲竟然是叶大师的徒弟?

    “你说的是……叶弘毅叶大师?”

    秦霄不确定的问了一句,汇景员工笑着点头,“是叶大师,那唐总还真是厉害的很,也难怪叶大师会看中她了,啧啧,竟然连哈密王时期的古玩都有,太厉害了!”

    那员工没有注意秦霄的脸色,在那里赞叹着,好像对唐玲也很尊敬一般。

    秦霄心中气的够呛,可也知道不能胡来,而且现在唐玲是叶弘毅叶大师的徒弟,她的确不能做的太过了,叶弘毅还是很有名气的,据她所知,穆家的当家,也就是穆少将的父亲,可是对这个叶弘毅大师很敬佩呢。

    而她这次来这里,也是因为知道穆家的那位喜欢古玩,她正想着买点古玩讨那位的欢心,这边就收到了拍卖会的消息,若不是穆家那位没有时间来不了,她也不会有这个机会,他们手中的请柬,原本就是发给那位的,是秦霄知道那位不能去,然后让穆少将去将请柬要了过来。

    没想到的是,那哈密王时期的古玩,竟然是唐玲的!

    虽然秦霄知道唐玲也做古玩的生意,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唐玲竟然是叶大师的徒弟,更加想不到,唐玲手中有那传说中存在的东西。

    尽管秦霄对唐玲恨之入骨,可也知道什么是大局,也知道自己如今的处境,她不是年轻不懂事的孩子,做事自然会懂得分轻重缓急,也不会那么的冲动。

    秦霄和穆少将没有再开口,检查过了邀请函,两个人便进了拍卖行,只不过那秦霄眼中不知在酝酿着什么,而穆少将眼中却带着一丝困惑。

    说实话,他和唐玲原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若不是因为秦霄,他也不会认识唐玲,而之前他对唐玲一味的反感,似乎忽视了一些东西,没想到的是,这个女孩年纪这么小,竟然有这么多的身份,还能成为叶大师的徒弟。

    不得不说,这次的拍卖会的确很盛大,苏仁泰早就想到了,所以准备的是汇景这边最大的拍卖厅,这个厅除了在京城第一次拍卖的时候用过之外,其他时候都没有用过,因为这个厅,太大了。

    原本以为这个拍卖厅足够大了,可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不由得轻叹了一声,还真是低估了叶大师的名号,以及那哈密王时期古玩的吸引力。

    因为座椅不够,临时的又加了不少座椅,后来干脆连过道那里都是添加的椅子,不过却没有一个人抱怨,谁不知道,叶弘毅大师虽然有名,可一般很少会出席公众场合,所以能见到叶大师的本人,绝对是个难得的机会,再加上这次拍卖品的吸引力,自然是人满为患。

    “一会儿就能见到叶大师了,还真是激动啊。”

    “我也是啊,不愧是叶大师,要么不出现,一出来就给我们带来这么大的震撼,连传说中王朝的古玩都能拿出来,不愧是我们华夏国第一古玩大师,你瞧瞧,今天可是还来了不少外国人,看来又是一场龙争虎斗了。”

    秦霄和穆少将见到这么多的人,顿时皱了皱眉头,他们可没有想到,一个拍卖会竟然会来这么多的人,差点没把门挤爆了。

    还好汇景拍卖行给穆家那位寄来的邀请函是绝佳的第一排的位置,不然的话,还真是受不了和那些人挤在一起。

    而当秦霄和穆少将挤到那边的时候,看到第一排这边也有人坐着了,其中就有他们刚刚见过的唐玲。

    第一排有十个位置,叶弘毅、唐玲、藤泽还有一个苏仁泰,已经在那里坐好了,加上他们两个,一共是六个人,还有四个人空位。

    穆少将自然见过叶弘毅,自然前来慰问一下。

    “叶大师好久不见,家父有急事所以没能前来,还一直感觉很遗憾啊!”

    叶弘毅哈哈一笑,自然知道穆少将说的人是谁,“那倒是不用遗憾,我那里还有不少,可以随时来看。”

    叶弘毅知道穆家那位喜欢古玩,而两个人有时候也会见面,有时候穆家那位想起古玩来,就会直接到叶弘毅那里看古玩,所以两个人也算是十分熟稔。

    “那是自然,就算您不说,家父也绝对会去的。”

    穆少将笑着点头,唐玲发现,除了面对这个秦霄的时候,这个穆少将举手投足之间,的确还是很有军人的风范,不管他的生活作风如何,总的来说,他还算是一个合格的军人。

    “这两位是……”

    穆少将看向叶弘毅身边的唐玲和藤泽,虽然他已经认识了唐玲,但是还是问了出来。

    叶弘毅看了一眼唐玲和藤泽,然后介绍道,“这个是我的大徒弟藤泽,而这个是我新收的小徒弟,叫唐玲,这次的拍卖会虽然是以我的名义来拍卖,可实际上,所有的拍卖品都是我这个小徒弟唐玲的。”

    然后叶弘毅又看了一眼唐玲和藤泽,给他们两个介绍道,“这位是穆家的穆少将,那位是……”

    叶弘毅看着站在穆少将身边的秦霄,眼中带着一丝疑惑,他也说不准那是谁,不过看样子,很有可能是穆少将的妻子吧。

    穆少将见叶弘毅看着秦霄有一丝困惑,想张口介绍,却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介绍好,若是其他人,他倒是可以随口糊弄过去,可面前的人是叶弘毅,可是他父亲都很尊重的人,他自然不会乱说话。

    而也就是这个空挡的时候,唐玲却笑着开口了,“该不会是穆少将的红颜知己吧?”

    唐玲此话一出,气氛倒是有点尴尬,叶弘毅瞪了唐玲一眼,若是那女人是穆少将的老婆,唐玲这么说,岂不是侮辱了人家。

    而穆少将和秦霄当然听懂了唐玲口中的意思,秦霄脸色有些羞愤,而穆少将则是有一丝尴尬,毕竟在外人来看,他可是还没有离婚的人,而出席这里,身边带着一个红颜知己,传出去绝对会影响了穆家的名声。

    秦霄心中气愤,她就知道,遇到这个唐玲就准没有好事,她这才好不容易能稍微光明正大的很穆少将出来,若是被唐玲制造出来点什么,她的努力可又是白费了。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叶弘毅轻咳了一声,然后开口道,“我这小徒弟不懂事,说话没有分寸,若是不小心得罪了少将,还有你的太太,我这个做师父的带她给你赔个不是。”

    原本叶弘毅是想缓和气氛,结果这番话说出口,气氛好像更尴尬了,秦霄显然听着叶弘毅的那番话很受用,可穆少将却脸红了,不是害羞,而是觉得有点羞愧,可他又不好解释什么,一时间又一阵沉默。

    只有唐玲一个人,听到叶弘毅带着谴责她的话,反倒是嘿嘿一乐,眼神似有似无的看着穆少将,无声胜有声,看的穆少将心里很不是滋味。

    虽然他从年轻的时候就喜欢秦霄,可此刻,秦霄的存在的确让人感受到了一丝不自在。

    而唐玲当然不是图一时的嘴上痛快,她要的就是穆少将此时的心态,身边的那个人到底合不合适,并不是别人说的,而是自己思考的,所以说,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和秦霄不合适,他反倒是认为合适,而唐玲要做的就是让这穆少将自己心中去体会到底是否合适。

    叶弘毅看了看这三人,眼中带着不解,可也不好当面问,只好就这么糊弄过去就算了。

    而秦霄却在这时开口了,“我听闻哈密王时期可是传说中的存在,是否存在,几乎没有人能肯定,就是不知,这次的展品,到底是否真的是哈密王时期的古物。”

    秦霄说的很委婉,眼神看着唐玲,唐玲却明白,秦霄这是在质疑她而已,可能是在心中认为,唐玲是叶弘毅的徒弟,所以叶弘毅很可能会帮唐玲,说这是哈密王时期的古玩。

    可唐玲却在心中冷笑一声,叶弘毅之所以被称为华夏第一古玩大师,并不是完全因为他对古玩的了解,更是因为他的人品,叶弘毅会傻的用他的人品和信誉来作假吗?作假这事一旦被发现,那可是什么都没有了,秦霄未免有些小人之心了。

    不过这样也好,她显得小人,穆少将看的就更清楚,这样不是更好?

    果然,唐玲看到穆少将的眼神变了变,可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还没等唐玲说话,那边就听到了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哈,老叶,这回我可是欠了你一个大人情了!”

    这群人正尴尬着,就听到了说话声,齐齐的看了过去,是国家博物馆的姚馆长,还有胡兴学,胡兴学和唐玲之前见过,若是算起来的话,胡兴学也算是唐玲的师伯,因为胡兴学和叶弘毅是一个时代的人,当初研究古玩的时候,两个人算是一届的。

    “原来是老姚和老胡来了,你们可是来的够晚的,若是再晚一会儿,估计你们连门都进不来了。”

    “嘿嘿,京城这里你也知道,路上堵车堵的严重,可把我急坏了,还好没来迟啊。”

    胡兴学见到叶弘毅,眼睛一亮,他很少有机会能见到叶大师,虽然他们算是同一届的人,但是他的成就远远没有叶弘毅大,可他并不嫉妒,反倒是很敬重叶弘毅,听到叶弘毅叫他为“老胡”,顿时心中乐开了花,这么熟稔的叫法,代表的意义可是不同的。

    “叶大师!”

    叶弘毅却是摆摆手,笑着开口道,“什么大师不大师的,和老姚一样,叫我老叶就成,不过千万别叫了谐音的‘姥爷’就成,不然你可要自贬辈分了。”

    听了叶弘毅的话,顿时几个人哈哈一笑,唐玲也不由得被师父逗笑,可以看得出来,师父对这个姚馆长还有胡兴学是比较喜欢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这么说,她可不认为师父是什么人都能攀上的,虽然师父不是那种自傲的人,但是也有自己交人的喜好,若是对了师父的脾气,那边一切好说,若是不对脾气,那就彻底完蛋。

    “老叶啊,你之前给我送过去的那些古玩我可是带着一票专家连夜研究,两天两夜基本就没睡觉,果然都是真品,而且以我的经验来看,绝对是哈密王时期的古物,你又给国家做了一大贡献啊!”

    姚馆长显然有些激动,连眉毛都在抖动,可以看出这哈密王时期的古玩给国家博物馆带来了多么大的震撼,同时也给考古界还有历史文化界带来了新的震撼,不过因为这事还没有传出去,所以暂时还没有引起大规模的轰动,不过唐玲觉得,这次拍卖会之后,恐怕大轰动就要来了吧。

    “你先别谢我,那些古董可都是我这个徒弟孝敬我的,而且也是她同意了,我才送到了你那,和我你就不用谢了,不过你倒是可以谢谢那丫头。”

    唐玲知道,这是师父在给她造势,藤泽虽然是师父的弟子,但是主要还是继承了师父奇门遁甲之术的那一脉,而唐玲很显然的是,叶弘毅准备让她继承古玩这一脉。

    姚馆长这才看向唐玲,之前姚馆长就见过唐玲,也知道唐玲被叶弘毅收了当小徒弟,而对唐玲,他自然也是比较偏爱的,因为馆中的那副之所以能完整,那可也是唐玲的功劳啊,若不是唐玲,当初那半幅图也不会被他收回来,对唐玲,姚馆长自然是十分欣赏。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这次的哈密王时期的二十几件的古玩。竟然是唐玲的,虽然是叶弘毅送来的,但是叶弘毅也说了,这是唐玲同意了的,也就是说,唐玲又为国家博物馆做了一个大贡献,这可是人情啊,他姚启山虽然没有说,可心中却记下了唐玲的这份人情。

    “老叶啊,我可是真羡慕死你了,有这么一个徒弟,真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啊,想当初可是我先见到的这丫头,没想到却被你给捡走了,失策啊真是太失策了。”

    姚馆长一边摇头,一边感叹,叶弘毅虽然面上还是笑着,心中却有些感叹,这丫头虽然不错,可有时候也挺气人啊,不过他是绝对不会和别人说的,因为他发现和这丫头斗嘴,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姚馆长,您要是把我夸坏了,到时候可就苦了师父咯。”

    姚馆长听了,顿时哈哈一笑,看着叶弘毅,开口道,“你这徒弟不错,真不错!”

    唐玲只是笑笑,然后看向胡兴学,开口道,“胡大师,好久不见,没想到在这里遇见您。”

    当时在s市的时候,唐玲也是见过胡兴学的,那半幅也是胡大师辨别出来的,和唐玲的关系也不错。

    胡兴学笑着点头,“可不是,没想到每次遇见你这丫头,就一定有轰动的事发生,看来以后我还是多见见你,到时候我们古玩界也好多点轰动的事发生啊!”

    唐玲就这么和姚馆长还有胡兴学聊了起来,中间还有叶弘毅,聊的都是古玩的事,而秦霄听着几个人聊天,好像熟的不得了的模样,心中十分不甘心。

    之前她还质疑唐玲的古玩是冒牌的哈密王时期的古玩,可这时候国家博物馆的姚馆长就插了进来,直接说了那都是真的,简直就像是在打她的嘴巴,若是别人说那是真的,她还能反驳一下,可姚馆长是谁啊?

    那可是国家博物馆的馆长,还有胡兴学也是古玩界的大师,再加上华夏第一古玩大师叶弘毅,这三个人都说是真的,怎么可能是假的!

    秦霄的脸色难看至极,可也不好表露,面上还要带着笑容,可谓是憋屈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