龌蹉的梦,汇景拍卖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龌蹉的梦,汇景拍卖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死人经仙玉尘缘天影仙武神皇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当唐玲和藤泽两个在徐妈那边吃完小吃,回到师父大宅那里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屋里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连忙走进屋子。

    而当两个人走进来,看到眼前的那一幕,顿时有点无语的感觉,师父叶弘毅正死死的盯着即墨圣,眼中带着无比的幽怨,还有一丝的气愤。

    而接下来,唐玲闻到了十一的手艺,大概就猜到了这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十一竟然把东西都送到了这里,心中若是不感动,那绝对是假的,不过现在看来,貌似就连师父都无法抵挡美食的诱惑。

    “死丫头,知道回来了?自己出去开小灶,竟然还派人来送东西馋我,不过我估计你应该吃饱了,粮食不能浪费,正好师父我晚饭没吃多少,将就一下,帮你消灭了这些饭菜吧。”

    见到唐玲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叶弘毅顿时有点尴尬的轻咳了一声,还好屋里没那么亮,不然还可以看到叶弘毅的耳根有点红了。

    他是绝对不会说,今晚的晚饭他吃了两碗饭,反正除了小忆,谁也不知道。

    “哦?师父晚上没吃饭?小忆你呢?师父该不会也没给你饭吃吧?”

    唐玲话音刚落,叶弘毅便开口道,“什么叫我没给他饭吃?晚上我们两个人吃了大半锅的饭,我可没有饿着小忆!”

    叶弘毅的话刚说完,就感觉到屋里所有人看着他的眼神都带着笑意,顿时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脸色讪讪的,有点尴尬。

    要不是那香味儿太诱人,他哪里会做这么丢人的事,这回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当着这么多小辈的面,真是丢脸啊。

    “是我多吃了点,害得叶大师没能吃饱,主要是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有点失礼了,还请叶大师别见怪。”

    叶弘毅正尴尬着,小忆便开口说道,立刻给了叶弘毅一个台阶下,唐玲和藤泽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大家也都不点破,师父有个台阶下,面子也好过一些。

    “即墨圣,你怎么也跟来了?”

    她从沪海那边回来,还是即墨圣送的机,结果这才多久,他竟然就跟过来了,不过看到那饭菜,唐玲心中暖暖的,除了之前唐玲说她要去南疆,暂时不让十一送饭,这次来京城,十一的饭菜竟然又送到了京城。

    十一送来的饭菜,自然不能浪费,除了这里有十一的心意之外,光是运费,就是一大笔的银子,她是绝对不可能浪费的,还好在徐妈那边,只不过吃的是小吃,一些串串之类的东西,现在回来,倒是也有点饿了。

    “最近比较闲,自然想来京城这边见识一下世面,嘿嘿,当然还有其他的目的,不过我想唐老大应该知道,就不用我明说了吧。”

    看着即墨圣独有的那嬉皮笑脸的模样,唐玲摇了摇头,他自然是专门来送饭的,哪里是什么见世面来了,什么样的世面,他双龙会的副会长没见识过,找借口也不知道找个靠谱一点的。

    不得不说,有了十一在身边,她觉得自己就像女王一样,随时都有人伺候着,那感觉还真是爽啊。

    还好十一今天准备的东西并不多,以唐玲的食量刚好能吃完,想起十一,不由得勾唇一笑,这男人细心得很,知道她今天会来京城,似乎料到了她会出去吃一样,菜量准备的十分恰当,不得不说,因为有十一在身边,唐玲对吃的东西真是越来越挑剔了。

    即墨圣也没有久留,只是临走的时候看了一眼小忆,然后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十分热情的要去勾小忆的肩膀,小忆好像是下意识的侧了侧身,即墨圣的手便落空了,不过即墨圣倒是也不介意,只是笑了笑。

    “我说兄弟,不用这么排斥我吧?我又不能吃了你,怕个什么劲儿,我看我们之间应该是有什么误会,我这人吧,最不喜欢的就是有误会,这样,今儿个你跟着我到我那住,我那地方大,毕竟你一个外人住这里不太方便,咱俩也正好趁着机会聊聊,免得以后见面好像很尴尬似的。”

    说着,即墨圣便拉着小忆就往外走,所有人都是一愣,没搞明白即墨圣这是唱的哪一出,而小忆便被即墨圣给拉走了,美其名曰,增进感情,唐玲还真有点担心,即墨圣这家伙会不会直接将小忆扔进“人肉场”里,毕竟小忆的长相绝对可以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了,扔到那里,绝对会引起红轰动。

    不过,即墨圣应该不会那么做,起码看在唐玲的面子上,他也不敢这么做,毕竟这个小忆可是救了唐玲一命。

    因为师父这里是一个大院,所以房间自然不在一起,住房是师父叶弘毅的,东边的房间是师兄的,于是唐玲就只能住到了西边的房间,这样也不错,有点独门独楼的感觉。

    当然,因为这几天出入这里的人比较多,所以叶弘毅已经将院子里的大阵关闭,反正也没有谁会半夜跑这里来闹事。

    唐玲洗漱一番,躺在了床上,拿出了手机,十分熟练的拨了一个号码过去,眉头却是轻轻一皱,竟然关机,这个时间m国应该是白天,十一白天关机,那说明他应该是有重要的事要处理,唐玲便没有继续打,而是将手机放到了一旁,没有改成震动,就是为了十一开机之后,第一时间能给她回电话。

    唐玲趴在床上,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睡梦中,唐玲做了一个令人脸红心跳的梦,一边和十一缠绵,一边还在心中鄙视自己,难不成她的心理年轻已经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

    看着“十一”被她扒的一丝不挂,唐玲在“十一”的眼中,看到了十分猥琐的自己,然后那眼中的倒影,越来越大,最后消失在亲吻之中。

    原本是她主攻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被压在了身下,感觉十一的吻,仿佛羽毛一般,轻轻的抚在她的额头,眼角,鼻梁,嘴角,然后唇瓣相贴,带着一丝霸道的游舌,挑开贝齿,攻城略地。

    如此急切,又带着霸气的十一,还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口中是十一独有的味道,双臂紧紧的勾住十一的后颈,只希望再猛烈一些!

    体内好像有一股暖流涌动,唐玲带着一丝奇怪,她记得之前和十一的那两次,每次到关键的时候,体内就就那种感觉,也就是大姨妈要到访的前兆,唐玲顿时心中一滞。

    不是吧,她只不过是做个春梦而已,用不用这么准?

    梦中的唐玲胸中憋闷不已,和十一来真的时候,大姨妈到访也就算了,可现在竟然做个梦都能到访,她还真是够憋屈的了,难不成这辈子她还不能和十一称其好事了?

    唐玲想清醒过来,可闭上眼睛再一次睁开,发现自己依然在梦中,而她竟然发现,洞天镜竟然从自己的空间中飞了出来,而且还出现在了她的梦里。

    这种情况太过怪异,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她竟然走不出自己的梦?

    唐玲盯着那洞天镜,然后心中一动,难不成这一切是洞天镜幻化出来的?

    洞天镜可以洞天机,知古今,而此刻洞天镜自己出来,会不会是想给她一些预示?

    唐玲稳下心来,不再急躁,走到洞天镜面前,然后在镜中飞快的看到了几个片段,一闪而过,速度极快,唐玲轻轻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那几个片段很快,可唐玲依然全部捕捉到,下雪、她穿着正式的小礼服、还有一个被金色雾气包裹着的神器,她看不到那到底是哪件神器,这几个片段,唐玲看的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洞天镜里的片段,到底是什么意思?

    再次睁开眼睛,唐玲看到了漆黑一片的房间,她从梦中醒了过来,但是由于刚刚做了个限制级的梦,身上还是出了一身的汗,有点热。

    因为没了睡意,唐玲干脆起身,又去洗了个澡,冲掉了身上的焦躁。

    这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而她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做了这个梦,自从有了神器之后,唐玲就知道,很多事情,有时候并不是巧合,而洞天镜还闪过了那几个片段,也就是说,这都是有意义的,可洞天镜到底要告诉她什么,她就不清楚了。

    而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唐玲绝对不会乱猜,上次在洞天镜里看到日苯的那个北原翔救了十一,所以她才让十一去救北原翔,可怎知道,若不是十一去救北原翔,根本就不会出现洞天镜上的片段。

    上次就是她的猜测失败,差点害了十一,这一次自然不会乱猜,事情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一些,她若是乱猜,造成了什么后果,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第二天一早,叶弘毅就将唐玲叫了起来,因为昨晚的惊醒,唐玲直到清晨才有睡意,谁知道刚睡了没多久,就被师父叫了起来。

    “昨晚做贼去了?看看你那两个大黑眼圈。”

    一边吃早餐,叶弘毅一边开口说道,当然,唐玲吃的是十一给准备的爱心早餐,营养丰富不说,味道还绝佳。

    听到师父的话,唐玲轻咳了一声,想起昨晚上做的春梦,顿时耳朵有点发热,她的确是没睡好,只不过这理由就不能对外人讲了。

    “可能是换了地方睡觉,所以有点睡不好,总做梦。”

    唐玲喝了一口粥,暖了暖胃,前世因为工作忙碌,加上她的饮食习惯不规律,年纪轻轻就得了胃病,这一世她倒是很注意吃早饭的问题。

    叶弘毅听到唐玲的话,点了点头,有些人的确是会有认床的习惯,换一个新的环境,就会睡不着。

    而藤泽却是轻轻皱眉,带着半面的面具,显得十分刚毅,“会不会是你体内的神器对你造成了影响?”

    虽然他和唐玲呆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是他也知道,唐玲没有认床的习惯,当初他们去南疆的时候,唐玲可是适应能力非常强,而师父这里的住宿条件自然要比南疆那边强了太多倍,按里说,唐玲不应该会如此。

    而且,昨天他就听到唐玲在问师父,收了这神器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以他对唐玲的了解,若是神器一切正常,她也一切正常的话,她是不会问出那样的话,所以昨天的时候,他就已经心中有所担忧了,而今天看唐玲的神色,好像的确有点不好。

    “哦?”

    叶弘毅手中的筷子停下来,看向唐玲,面色有些严肃的开口道,“丫头,你若是有事千万别憋着,神器的事情可大可小,你可千万要注意才是。”

    一时间,唐玲成了焦点,不过还好,这饭桌上只有他们师徒三人,所以不用担心会被其他人听到。

    唐玲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道,“昨天我在梦中,看到了洞天镜,我总感觉洞天镜好像想告诉我什么,不过我只看到几个片段,根本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叶弘毅听了思虑了一下,然后开口道,“以前有这种情况吗?”

    唐玲摇摇头,那梦境太过真实,以至于她清醒之后,身体还有点热,心跳还是加速的,以前绝对没有过这种情况。

    一时间,餐桌上谁都没有开口,藤泽和叶弘毅都是一副模样,拧着眉,好像在那里想着什么,反倒是唐玲,最为悠闲,好像这事和她根本没有关系一般。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或许是你白日里想多了,而恰逢又收了控魂箫,控魂箫虽然可以控制人心,但同样的,也可以给拥有者反馈心中最真实的写照,或许你出现这种情况,和那控魂箫有关。”

    半晌,叶弘毅才缓缓开口,给出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靠谱的原因,唐玲听了,想了一下,也是点点头,或许师父说的没错,她应该是受到了控魂箫的影响,将她心中所想,真是的反应了出来。

    可是……

    唐玲有点窘迫,她最真实的心中想法,怎么会是那个?

    咳咳咳,还好没人知道,不然的话,还以为她有多色呢,想这个想的竟然晚上做梦还在想。

    而想到这里,唐玲又顿了顿,她除了这个,想的最多是就是为什么身体会出现毛病,每次和十一在一起的时候,大姨妈就会到访,下一次做梦的时候,一定要梦这个,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

    “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你刚收了控魂箫,所以身体还在适应,你时刻注意一下,若是再有什么情况,可一定要和师父说,千万别自己解决。”

    叶弘毅还是不放心,连忙又多嘱咐了一句,别看平日里叶弘毅好像很愿意和唐玲斗嘴,可是心中对这个徒弟可是关心的很,绝对是护犊子型的。

    “吃完饭,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去汇景总部那边,我已经和苏仁泰说过了,今天将拍卖品都带过去,他那边马上鉴定,然后就可以进行拍卖了,这是时间赶的比较好,正好他们这周有拍卖,应该有不少人会来。”

    唐玲微微张嘴,看着师父叶弘毅,眼中惊讶不已,师父这速度也太快了吧?昨天她和师父说的,今天就可以送去鉴定,周末就可以拍卖了!

    不由得心中暗自感叹,果然还是师父厉害,师父一出马,立刻搞定,中间还省了那么多的时间,若是周末拍卖的话,她倒是可以再在这里呆两天,等拍卖结束再走也不迟,到时候带着钱回去,直接解决资金问题。

    当然,唐玲虽然人在京城这边,可沪海那边的事,她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二狗、刘学勇、还有孙安山他们,每天都会向唐玲汇报情况,倒也没有出什么乱子。

    吃过早饭之后,唐玲和藤泽带着准备拍卖的古董,跟着叶弘毅一起去了汇景总部那边,因为要将东西送去拍卖行,唐玲自然不会将那些古玩放到空间中,所以只好和藤泽找了个车,专门放这些古玩。

    原本那司机根本就没看上唐玲和藤泽搬上车的东西,心中还纳闷,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什么,都是旧玩意,一点都不值钱了,哪里还值得专门找车来搬运。

    而当这司机听到,他们是要去汇景拍卖行总部的时候,这司机倒是有点傻眼,汇景拍卖行,虽然他不是圈子里的人,可他也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从那里走出去的东西,动不动就要上百万,绝对都是宝贝级别的。

    司机看着唐玲和藤泽,眼神有些古怪,而当他看到叶弘毅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怔住了,叶弘毅在京城可以说是没人不知道,所以这个司机自然知道这人就是华夏国的第一古玩大师,叶弘毅!

    没想到,他今天竟然遇到了叶弘毅叶大师,而且还是帮叶大师运送古玩!

    看到叶弘毅的那一刻,这司机早就不敢将之前唐玲和藤泽搬上去的东西看做是垃圾,叶弘毅大师手里的,自然是古董,也就是说,他今天要运送的都是古董,而若是按一件百万的话,这起码有20件左右!

    天哪!

    这可是价值上千万的东西啊,竟然由他来运送,心中顿时有点紧张,又有点激动。

    这回他可是要好好开车,千万不能颠簸,不然的话,他可赔不起那古董啊。

    一路平安的来到了汇景拍卖行总部,这司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若是细看的话,还可以看出来,他此刻额头上还有细微的汗珠,可见他是有多么的紧张,有多么的重视。

    刚一到汇景拍卖会,那边立刻便有人迎了上来,应该是一早就交代过了,所以汇景拍卖行的人看到了叶弘毅,立刻小跑了过来,生怕自己做的不够周全。

    “叶大师,您来了,我已经通知了我们苏总,苏总马上就能出来,这车里是您带过来的拍卖品吧?”

    在外面,叶弘毅永远是和蔼可亲的,平易近人的,只有对自己人的时候,才会变得各种刁钻古怪。

    “没错,这车里的就是我带来的拍卖品,就麻烦你找人将东西搬进去了。”

    那人连忙摆手弓着腰开口道,“不麻烦,不麻烦,这本就是我们应该做的,那叶大师就先稍等会儿,我先带着人将拍卖品搬进去,苏总马上就过来了。”

    叶弘毅温和的笑了笑点头,那人立刻叫了几个人,然后他手中拿着一个小本子,在那边清点数量,指挥搬运。

    果然,这边才开始清点数量,还没有开始搬运,就看到苏仁泰连忙从里面出来,看到叶弘毅的时候,连忙一顿小跑,跑到了叶弘毅面前。

    气儿还没喘匀,苏仁泰便激动的开口道,“叶大师,您来了,刚刚拍卖行里有点事耽搁了,不然我早就出来候着了,叶大师千万别见怪。”

    看得出来,这个苏仁泰对叶弘毅十分的敬重,看着叶弘毅的眼睛都冒着光,唐玲看得出来,这又是一个师父的铁粉。

    叶弘毅听了却是哈哈一笑,然后十分爽朗的开口道,“老苏啊,你和我还见外什么,我这可是求着你办事来了。”

    苏老听了,也是笑了笑,都可以看到眼角的皱纹,“叶大师能来我这里拍卖,我可是求之不得,我还以为我这辈子是没机会了呢,结果竟然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惊喜,我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呢。”

    叶弘毅被苏老的模样,弄的摇头笑了笑,苏老这时才看到唐玲和藤泽,藤泽带着半边面具,整个人看起来冷厉无比,而再看唐玲,苏仁泰眼睛一亮,是这丫头。

    苏仁泰的确和唐玲见过面,还在青省的时候,那时候在s市,他们参加珍宝阁的开幕,也就是那半幅的那次,他是见过唐玲的,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

    不过他还不知道,唐玲的师父是叶弘毅,虽然也有一些业内的人知道,不过这苏仁泰还不知道。

    “苏老,好久不见。”

    唐玲笑着开口,苏仁泰自然不会介意唐玲叫他为“苏老”,毕竟唐玲现在的成就,比起他来,毫不逊色,所以用商场上的叫法,也是可以的。

    而苏仁泰不知道的是,他还真是想错了,如今若是他想和唐玲比,恐怕根本就比不过,毕竟外人知道唐玲的事情,实在是太少了,顶多只是知道唐玲是华夏集团的老总,其他的华夏教育,帝豪,青帮,还有沪海那边发展的势力,众人都是不了解的。

    “小唐丫头,哦,不,现在应该叫唐总了,你怎么会在这里?一晃我们也很久没见了。”

    唐玲笑着点头,然后淡淡的开口道,“我是跟着师父来的。”

    苏仁泰听到唐玲的话,倒是怔了怔,没想明白唐玲说的是什么意思。

    看到苏仁泰疑惑,叶弘毅便开口道,“原来老苏你认识我这个小徒弟,那看来我不用介绍了,其实这次的那些拍卖品,就是我这个小徒弟的,这些若是拿出来,随便一件都会引起轰动,不知道老苏你那边宣传的如何?”

    听到叶弘毅的话,苏仁泰顿时睁大了眼睛,眼睛眨了又眨,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小唐丫头的师父……是叶大师?”

    声音中带着一丝难以置信,这事若是唐玲自己说,他可能还不相信,可这是叶弘毅自己说的,而且他们业内人也知道叶弘毅又收了一个小徒弟,只不过不知道是谁罢了,可苏仁泰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徒弟,竟然是唐玲。

    而更令他惊讶的是,叶弘毅这次带来的拍卖品,竟然都是唐玲的,之前叶弘毅已经和他透露了,这批古玩竟然是哈密王时期的古物,当时他听了,心中就是一震。

    哈密王时期那可是传说的存在,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否存在过,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考证,所以当叶弘毅告诉他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激动了,这可绝对是稀有之物,所以他几乎是立刻吩咐下去,大肆的做了宣传,这次的拍卖,绝对会非常热闹。

    “原来叶大师新收的那个徒弟,竟然是小唐丫头,哦,不,是唐总,实在令我太惊讶了,宣传那边我都已经散出了消息,这次我们古玩界可是要轰动一回了。”

    唐玲笑了笑,然后开口道,“苏老,您就直接叫我小唐丫头就成,我听着习惯,您也不绕嘴。”

    苏仁泰哈哈一笑,连连点头,“成,这次的拍卖你们放心,绝对是异常盛大的一场拍卖会!”

    唐玲只是勾唇一笑,她拿出来的这些东西,都只是最普通的,若是将那些珍贵的拿出来,恐怕还真会掀起一番风雨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