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老太太,缺佣人吗?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杜老太太,缺佣人吗?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不朽凡人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可惜我不是士兵,不需要知道!”

    唐玲甜甜的一笑,眯着一双闪闪发光的大眼睛,眸子中满是灵动狡黠之色。

    听到唐玲的话,曾远清的胡子差点气的飞起来,这丫头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知道他是谁,竟然还敢逗他,看唐玲那神态语气,分明就是在打趣自己,他一个堂堂军区司令,竟然被一个小姑娘耍了。

    “你就不怕我开除了你?要知道像杜家待遇这么好的地方,可不是哪里都能找到的。”

    软硬都不行,用身份说事也不行,干脆威胁了,只不过这个威胁,对于唐玲来说,就更没有什么用了。

    “恩,您老说的对,杜家的待遇应该是不错,所以您老这是退休之后给自己找点工作赚点零花钱吗?”

    既然曾远清把她当成女佣,她当然也可以把他当成老年打工的,曾远清这次是彻底被唐玲打败了,张了半天的嘴,也没说出什么来,这丫头年纪不大,嘴还挺厉害的。

    没办法,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带兵打仗可以,和人打嘴仗实在是占不到便宜。

    唐玲冲着曾远清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准备进大厅,走到大门门口,顿了顿停了下来,转过身,看到曾远清还是刚才那个姿势。

    “如果您老真的想种菜,我建议您还是种一些现在应季的蔬菜,春天种大白菜,好像有点早。”

    说罢,冲着曾远清笑了笑,然后进了大厅,唐玲进来的时候,杜夫人还没有从楼上下来,走到沙发边上,坐了下来。

    唐玲这边刚坐下,杜夫人就好像知道唐玲到了一样,从楼上缓缓下来。

    “你倒是很守时,一分不迟一分不早。”

    原来站起身子,微微一笑,“好品德还是值得拥有的。”

    杜夫人朝着唐玲点点头,然后两个人坐了下来,管家备好了茶,然后便退了下去。

    “这茶可还入口?”

    杜夫人品了一口,然后将茶杯放下看向唐玲,好像真的在问唐玲这茶的意见。

    “说实话,杜夫人,我并不懂茶,对于我来说,茶只是一味调味品而已,真正解渴的,还是这水。”

    杜夫人看了看唐玲,眼中带着别样的深意,半晌,点点头,“没错,生活中有很多事太过纷杂,确实容易让人眼花缭乱,不容易看到最真实的一面,你年纪不大,看的倒是通透。”

    唐玲淡笑,她送给杜夫人那翡翠还有装着翡翠的盒子,以杜夫人的头脑,怎么可能猜不到她是花了心思的,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和杜夫人装傻,她的目的很明确,不是为了祝寿,而是为了引起杜夫人的注意。

    “杜夫人夸赞了,我只是更愿意直白的表达自己而已。”

    杜夫人点点头,“沪海的确有很多发展机会,不过机会多,也就意味着风险也大,想在这里立住脚,恐怕你要有长久作战的准备。”

    唐玲点头,没有发表意见,她知道,这是杜夫人在教她,同时,也是在警告她。

    “你今天来这里,是为了安平凤还是唐亦峰?”

    杜夫人忽然开口问道,而她说的是“唐亦峰”,很明显,杜夫人应该已经知道了唐玲和唐亦峰的关系,没看出来这老太太好像表面没有行动,可对很多事都了如指掌。

    杜夫人虽然年岁大了,眼睛却十分有神,目光如炬般的看着唐玲,好像唐玲说的每一句话都瞒不过她。

    唐玲轻轻的摇头,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才开口道,“我想杜夫人搞错了一点,我唐玲做事,只为自己,所以,我今天来这里,不为安夫人,也不为我的叔叔唐亦峰。”

    杜夫人听了唐玲的话,微微一怔,没想到唐玲会如此坦然的承认她和唐亦峰的关系。

    “你想要什么?我又能得到什么?我为什么要让你插手?”

    杜夫人一连抛出了三个问题,既然唐玲很痛快,当然她也愿意痛快一些。

    “沪海是南方市场的关键,我从来没有打算偏居一隅,所以沪海一行势在必行,说句很不敬的话,您老今年已经八十岁了,杜家您还能把持几年?谁都说不准,而当你将杜家的权放下去的时候,杜家真的可以还像以前一样吗?我想这一点也是杜夫人迟迟不肯放手的主要原因吧?”

    杜夫人神色不动,等着唐玲继续,唐玲继续开口,“想必杜夫人也知道,沪海就算我不插手,也有很多人虎视眈眈的盯着,至于你说的,为什么我要插手,这个原因就更简单了,因为我有这个能力,还有,与其让那些本地的势力参与进来,最后进行瓜分,还不如便宜我这个新势力,就算我要竞争,想占一席之位,也不会分毫不剩的将杜家啃食了。”

    杜夫人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因为唐玲说的确实太过于露骨了,她还没怎么样呢,唐玲就已经盘算着他们杜家被人拨皮拆骨吃肉了,虽然她也清楚,唐玲说的是事实,可当着她的面就这么说,还真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见杜夫人的脸色并不太好,唐玲抱歉的一笑,“抱歉杜夫人,可能我的话太过于直白,让您听着感觉到不舒服,不过,我说的只是我看到的而已,或许真实的情况并非如此。”

    杜夫人深吸了一口气,她并不是不能接受打击的人,也不是不能听真话的人,在她年轻的时候,比这难听的话,她听的真的是太多了,可是她还不是走到了今天。

    能打击人的从来不是言论,而是自己的心,心若坚定,那些言论,根本不值一提。

    她很清楚,唐玲将局势分析的很透彻,说的也算是符合正常的推断,她一直没有放手交权,考虑的就是这一点。

    “你已经选定的人,是吧?”

    从昨天的宴会上来看,当杜少锋将唐玲介绍给她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唐玲的站队,这个站队让她看到了唐玲的智慧,可同时,她还有很多隐忧。

    杜家里,最为适合接班的,莫过于杜少锋了,先不说杜少锋是杜家唯一的子嗣,就单凭杜少锋有一个像安平凤这样的母亲,就已经占尽了所有的优势。

    唐玲选择了这对儿孤儿寡母,想必看中的人是安平凤,而不是他们杜家的人,杜夫人不得不担心一点,那就是安平凤,对于安平凤,她考虑的东西很多。

    安平凤的确很聪明还很能干,有她当年的影子,可杜少锋年纪还小,杜夫人担心安平凤会把持杜家,不交给杜少锋,杜少锋虽然也很聪明,但是对母亲极其孝顺,安平凤若是想夺权,就算杜少锋再不情愿,也会让母亲掌权。

    如果是这样的话,杜家就不再姓杜,而会改成安,这一点,杜夫人是绝对不允许的。

    若是唐玲也同样看重了安平凤,到时候两个人联手,杜家真的就危险了,这点杜夫人不得不担心。

    可是,若是唐玲看中的是杜少锋,那么一切就好办了,有唐玲帮着杜少锋,安平凤那边也会收敛一些,唐玲就相当于与安平凤抗衡的一个平衡。

    唐玲摇摇头,“我个人更偏向杜夫人的人选。”

    对于唐玲来说,的确安平凤母子很合适,但是如果杜夫人有更合适的人选,她倒是很愿意接受,反正对于她来说,与谁合作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过程不同而已,至于结局,当然是要达到目的才行。

    杜夫人静静的看着一脸笑意,面带诚恳的唐玲,“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你认为,杜家的这些人当中,谁更合适?”

    唐玲思索了一下,然后道,“依我看,都不合适,可如果非要从中选出一个的话,那么就只有杜少锋了。”

    杜夫人听了,眼睛不由得一亮,声音却很平静,“哦?杜少锋?”

    唐玲点头,“没错,就是杜少锋,至于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杜家就这么一个后代,杜氏家族没有杜家的传人接掌,那还叫什么杜氏家族?”

    再一次,唐玲说了大实话,却也是很伤人心的一句话,果然,杜夫人听到,沉默了下来,杜家子嗣不旺盛,已经成为了杜夫人心中的一个结,大家世族,有钱有势,可却很难找到继承的人选,还真是有些悲哀。

    “好,我希望你记住今天说的这些话,如果你想反悔,或者做一些小动作,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我知道你在北方很有实力,但是这里毕竟不是你的地盘,我们杜家在沪海的势力,绝对不仅仅是你看到的这些。”

    唐玲勾唇一笑,“我的目的很简单,杜夫人也知道,而我这个人也很容易相处,只要不触及我的底线,那么一切好办,可若是有人触及到了我的底线,不管那个人是谁,也不管他有什么样的势力,就算我在沪海没有势力,可也一样能让他付出千百倍的代价,这一点,也请杜夫人牢记。”

    两个人都表达出了自己的底线和合作的**,很快便达成了一致。

    杜夫人这是莽撞?

    不,恰恰相反,杜夫人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昨天才向唐玲发出的邀请。

    她之所以邀请唐玲,并不完全是因为唐玲送的那块翡翠,而是她昨天就已经看出来,唐玲绝对是一个可以和安平凤做对手的人,安平凤的那点伎俩,她怎么又会不清楚,昨天她挖了个坑让唐玲跳,可却没想到失策了。

    而让杜夫人正好有这个机会,看到了唐玲的机敏和大气沉着的气质,看似唐玲好像是因为那块翡翠而受到的邀请,实际上,杜夫人早就看中了唐玲这个人。

    “杜老太太,杜老太太,你给我出来!”

    这边唐玲刚和杜夫人谈好,那边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叫喊,不用仔细听,唐玲就听出来,是刚刚在门口种地的曾远清司令,不过,听着曾远清那大吼声,唐玲似乎觉得,这两人的关系,好像并不是昨天看到的那样,那么的和谐!

    唐玲还是有点难以想象,这么庄重的杜夫人,被人喊成有点恶俗的“杜老太太”。

    唐玲看向杜夫人,果然看到她那有着褶子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然后站起身,走了出去。

    反正事情已经谈完,两个人已经有了合作的意向,其他的具体细节,那就容易多了。

    唐玲走出去的时候,看到曾远清将手中的铁锹已经扔到了一边,双手叉腰的看着杜夫人,杜夫人身穿着复古的旗袍,仪态优雅的站在曾远清面前。

    “你要是再大喊大叫,我就让人把你扔出去。”

    杜夫人和刚刚完全不同,明显面对曾远清的时候,面色有些无奈。

    “什么?扔我出去?我堂堂一个军区司令,你竟然要让人把我扔出去?就不怕我把军队叫来,把你扔出去!”

    唐玲微微一怔,有点无语的看着这两个人,反正她也没有什么事做,索性就站在门口,看起了热闹。

    “军区司令?你看到哪个军区司令,跑到别人家里,把人家的花都拔了,拿着锄头要种菜?要种回你自己家种去,要不回你部队种去,到时候你手下一群人跟你一起种地!”

    杜夫人白了曾远清一眼,之前这里可是一片花圃,她很喜欢的,结果竟然被这个老头子一声不响的全给拔了,竟然还好意思说要在她这里种地,她的那些花碍事!

    这可是她的家,这老头子说拔就拔,说种就种,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要不是昨天他刚给她的生日宴上致辞,她绝对让人把他轰出去!

    “这你就不懂了,你都这么大岁数了,整天还想着什么花花草草,岁数大了,就别想那些不符合你年龄的事,你瞧我这,种点新鲜的蔬菜,你吃了也健康不是?免得整天像个病秧子似的,这可是对你健康有益的,这也就是你,换了别人,用八抬大轿请我,我都不能进他们家门,我这巴巴的自动送上门给你种菜,你还要把我扔出去,不识好人心啊!”

    杜夫人就算是修养好,气质高雅,面对曾远清的时候,也实在是好不起来。

    “我年龄大怎么了?谁规定了年纪大就不能喜欢花了?你简直就是强词夺理,我看你就是退休了没事干,每天不来我这里和我闹别扭,你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是吧?”

    自从曾远清退下来之后,就天天到杜夫人家里报道,杜夫人也不能把人往外撵,毕竟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愿意来就来吧,结果这个曾远清,越来越过分,慢慢的连她的生活都开始干涉了,有时候气的杜夫人连饭都不想吃。

    因为每天吃饭的时候,曾远清肯定是在场的,也就是说,基本来说,每天都要和曾远清一起吃饭。

    “瞧你说这话说的,这不是见外了吗?我们两个什么关系?多少年的革命战友了吧?我这不是看你年纪大,身边也没有个人陪,怕你一个人寂寞,来给你做伴来了嘛,你瞧瞧,自从我来了之后,你这气色是不是好多了?脸上也红润了吧?”

    曾远清脸上一直带着嬉笑,看到唐玲站在门口,开口道,“来来,那小丫头,你来看看,是不是老杜太太脸色红润多了?”

    曾远清似乎忘了,刚刚他还和唐玲置气呢,现在找上唐玲当评判了。

    唐玲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这曾远清还真是有活力,这明明是把杜夫人气的脸都红了,非要说是他的功劳,让杜夫人气色好了很多。

    “算了,我真是懒得理你,你也别种了,压根就不会种地的人,还非要装自己是庄稼汉子!”

    唐玲听到杜夫人带着嫌弃的语气,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这点杜夫人倒是说的很对,这个曾远清司令,是真不知道怎么种地,就算让他种了,也是白费时间,白费力气,顺带着还浪费了一堆的种子。

    曾远清被唐玲笑的有点不好意思,他确实没有种过地,被老杜太太说也就罢了,竟然还被这个女孩嘲笑了,他堂堂一个司令,怎么能丢这个人!

    “老杜太太,你这个佣人借给我用几天,等我用完了再还给你。”

    曾远清指着唐玲,小声的和杜夫人开口,杜夫人微微一怔,这曾远清什么时候看上唐玲了?还竟然把唐玲当成她们家的佣人了!

    “你想要佣人,自己去劳务市场找去,想挖我的墙角,门都没有!还有,她是我的客人,你看我像雇用未成年女佣的人吗!”

    这老头子,除了打仗之外,其他方面的事,简直就是一窍不通,真怀疑他是怎么生存到现在的,还好他生长的战争年代,不然绝对混不上一个司令。

    “什么?不是你家佣人?”

    曾远清大声的惊讶道,然后看向唐玲,面色有点怪异,他这老脸可是丢大了,他还在那里威胁人家小丫头,让杜家不给她工作了,结果,那丫头本来就不是杜家的佣人。

    丢人,真是够丢人的。

    唐玲似笑非笑的看着曾远清,一脸无公害的模样,“不知道曾司令家里缺佣人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