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突然冒出的人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二十九章 突然冒出的人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仙武神皇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话音刚落,一场无比火热的拍卖会开始了,各国的人抱着和唐玲一样的心态,都想将自己国家的古董带回国家,所以都纷纷出价。

    相比华夏国的古董,他们更在乎自己国家的古董,虽然他们也不愿意将手中的古董拿出来交换,可面对选择,只好舍弃一头了。

    “我有华夏国的元青花瓷瓶,瓷瓶高半米,而且保存完整,还是官窑,我愿意用这个元青花瓷瓶,来换纯银浮雕花卉盘,如何?”

    一名欧洲男人思量了许久,直接下了猛药,一张口就是一个元青花,要知道,元青花就算放在国际上,那都是有着自己的地位的,这个纯银浮雕花卉盘的价值,还真的没有元青花的高。

    这么一来,众人都哗然了,似乎也明白了,这一次的拍卖,虽然看似对他们有利,可实际上,这分明对唐玲非常有利,大家为了得到自己想得到的古董,付出的代价,恐怕要比古董的原价还要高出很多。

    最后,最大的赢家,就只有唐玲。

    可尽管如此,大家也都明白了唐玲的意图,可依然无法不去进行叫价,不叫价就彻底没了机会,这种风险他们不能冒。

    于是,一个元青花引起了众人连番的轰炸,起价就已经是一个元青花了,再往上面,只能是更好的古董,更值钱的古董。

    甚至还出现了用两件换一件的情况,就好比是超市大减价一样,所有人都参与了进来,因为唐玲说了,只有今天一天,过了今天,没有被拍走的古董,就彻底的留在这个展厅中,成为私人博物馆的一部分。

    只有这一次机会,大家都很珍惜,一件一件的拍卖下来,竟然没有一件是走空的,叶弘毅和姚馆长两个人都暗自摸着心脏的位置。

    一直以来,他们都立志于将华夏国的古董从海外收回,可收购起来,十分困难,价格昂贵之外,很多人根本就不愿意卖,都留着当藏品,他们在这方面能做的,实在是太小了。

    而今天,他们就好像在做梦一样,看着那一件又一件的华夏国流失的古董转眼间就回到了祖国的怀抱,真的有点傻眼。

    他们努力了那么久,可收获却是微乎其微,唐玲只不过在私人博物馆开馆期间,办了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拍卖会,就实现了他们一直以来的愿望,他们真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这是最后一件展品,看来大家今天的兴致都很高涨,这最后一件展品,是古埃及法老之物,参考历史文献来看,是一件法老祭祀用的器皿,想必大家也都知道这个大名鼎鼎的圣杯,也有传言曾说过,这圣杯是法老制—毒用的,而当初的埃及艳后之死,似乎也和这圣杯制造出来的毒药有关,有人认为,埃及艳后并不是用毒蛇自杀,而是被人强行灌下了当时的特制毒药而死,当然,她的死因一直是一个迷,就算没有这个故事,这见圣杯也绝对堪称极品,毕竟古埃及法老祭祀之物,能保存的如此完好,十分罕见。”

    唐玲手里拿着这圣杯,用她的“鬼眼”隐隐的感觉到了这圣杯的金色雾气,这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古董,可唐玲对这圣杯,却有隐隐的排斥感。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她体内的神器,对这圣杯似乎有排斥的作用,而圣杯虽然散发着金色雾气,可杯中也似乎带着一丝黑气,这让唐玲觉得,或许这个传言,也未必不是真的。

    不管这圣杯有多么的难得,对于唐玲来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舍不得,有神器在身,其他的基本都看不上眼,更何况体内的神器对这圣杯很反感,唐玲自然不愿意留着。

    “不知道今天带走这圣杯的会是谁?”

    唐玲将圣杯拿出来,顿时听到了众人的抽气声,一个个都屏住了呼吸,睁大了眼睛看着唐玲手里的圣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华夏国的私人博物馆,竟然有圣杯这样的存在!

    这东西,不是传说中的存在吗?

    “那真是圣杯?我不是眼花吧?”

    “很像,看着那圣杯的古老与质朴,就算我没拿在手上,也知道这绝对是真品。”

    “从来没听说过圣杯出现过,今天真是涨眼界了。”

    “奇怪,你们说,这圣杯之前的主人是谁?”

    “这还真不好说,你们说,会不会也是国际大盗偷来的?”

    “不会吧,国际大盗那么高调的人,好像没听说过圣杯被国际大盗偷走过。”

    “这个唐玲还真是太狡猾了,之前竟然把这圣杯藏起来了,不然我肯定留着所有东西换圣杯,可我刚换了别的,可真是愁人!”

    唐玲看了一圈众人,显然大家对这圣杯很有兴趣,可都有点力不从心,毕竟之前他们可是大出血了一番,现在手里好的华夏国古董,都换给了唐玲,现在若是想得到这个圣杯,恐怕没有更好的华夏国古董,肯定是换不到的。

    “能带走这圣杯的,只能是我!”

    一个身材魁梧,年约四十岁左右,拥有着淡蓝色眼眸,头发有点卷卷的男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来到了唐玲面前,因为身材高大的缘故,整个人很有气势,一个不小心,好像就会被这男人震慑一般。

    “是艾德马,还以为他不会来了,没想到还是来了。”

    “他到底在搞什么,就算他来了,这也是公平竞争,他一出场就说这番话,以为我们这些人没他有实力吗?”

    “你还真别说,这几年,艾德马可是风头正盛,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突然能耐起来,以前也只不过是一个倒卖古董的人而已,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古玩界的专家,还真是够讽刺的。”

    “这人的本质不怎么样,可实力还是有的,这么多年,他在欧洲的古玩界发展的很好,又是倒卖古董出身,恐怕他手中还真的有昂贵的华夏国古董。”

    “真的?要真这样,那这圣杯还真有可能被他这个不耻小人给换走,不行,我可不能让这圣杯落到他手里。”

    这个欧洲男人一出现,就引起了众人的纷纷议论,议论的声音,唐玲也都听在耳中,心中明了。

    叶弘毅和姚馆长看到这个艾德马出现,脸色都是一黑,显然很看不上这个艾德马,或者说,十分鄙夷这个人。

    唐玲之前从师父那里听说过,师父之所以会这么讨厌甚至是憎恶这个艾德马,完全是因为艾德马的行为。

    他本身就是一个倒卖古董的人,曾经在华夏国黑市里,连蒙带骗的弄走了一大批的华夏国古董,当时欧美古董盛行的时候,华夏国研究古董的人实在太少,识货的人也不多,所以被这艾德马从华夏国淘走了好多珍品。

    而师父叶弘毅也曾经和这个艾德马有过节,无非就是师父不满他这行为,而艾德马依然我行我素,当时国家也没有命令的法律,看着艾德马一件一件的弄走了那么多古董,叶弘毅恨的不得了。

    叶弘毅也和唐玲说过,这次的开馆,最有可能闹事的,就是这个艾德马。

    艾德马这人不但是个十足的文化流—氓,更是一个十足的小人,非常记仇,并且喜欢报复,这次来这里,恐怕艾德马不会这么轻易就离开。

    说起这个圣杯,唐玲还真不知道它的原主人是谁,国际大盗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偷来的,国际上一直也没有圣杯被偷的消息传出来,若不是这次在唐玲的私人博物馆里看到,众人都不会相信圣杯真的存在。

    估计这圣杯应该是国际大盗偷走的东西当中,最低调的一件古董了,可现在国际大盗已经死了,到底这圣杯是怎么回事,谁都不知道。

    不过唐玲第一直觉告诉她,这圣杯不应该是艾德马的,她也没有证据,可就感觉不是。

    “艾德马,你倒卖古玩竟然倒卖到这里了,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容得了你在此撒野!”

    艾德马出现,叶弘毅就走上前来,姚馆长也是一脸不欢迎他的表情,两个人的态度都很坚决,他们不欢迎艾德马。

    艾德马此刻穿的倒是很绅士,可看一个人,只要看眼睛,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艾德马虽然有着美丽的淡蓝色眼眸,可眼角处的算计,还有眼神中的阴险,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哈哈哈,这里既然是博物馆,为何我不能来参加?况且可是你们给我送的邀请函,我出现在这里很正常。”

    邀请函的确是叶弘毅发出去的,这个是有原因的,国际大盗也曾偷过艾德马的古董,自然也要给他发邀请函了,可直到艾德马拥有的那件古董拍卖出去之后,他都没有出现,叶弘毅还以为他不会出现了,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唐玲知道师父叶弘毅不屑与这样的人说话,便开口道,“不知道艾德马先生愿意出什么来交换?”

    叶弘毅和姚馆长都眼带焦急的看了一眼唐玲,难不成唐玲真的要将这圣杯换给艾德马?

    艾德马见唐玲很识趣儿,哈哈一笑,声音有点刺耳,“果然还是小娃子爽快,好,既然如此,我也不拖沓,我愿意出十本宋朝的孤本,十个秦朝未统一之前各国的钱币,两幅唐伯虎得意之作,还有十尊秦始皇陵的人俑来交换,如何?”

    艾德马说的很得意,一副他一定胜出的表情,顺带着还挑衅的看了一眼叶弘毅大师。

    不得不说的是,艾德马说完这番话,底下的抽气声更明显了,之前也有多件换一件的例子,可却没有碰到用这么多件换一件的情况。

    果然,这个艾德马很财大气粗,不是什么都都能比的。

    姚馆长和叶弘毅大师听了,两个人都用十分愤恨的眼神看着艾德马,这人竟然从华夏国弄走了十尊秦俑,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现在秦俑只能远观,都不能碰,可这个艾德马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弄走了十尊又或者是更多的秦俑。

    见唐玲久久不说话,艾德马自鸣得意的认为,唐玲是被这么多东西吓到了,他觉得心里特别爽,特别是看到叶弘毅还有姚馆长那张涨红的脸。

    “这人是谁啊,竟然这么嚣张,范范,扁他!”

    胡玉情朝着艾德马的方向挥舞着胳膊,比划了几下,范方芳虽然也很不喜欢艾德马,可同时也白了胡玉情一眼,“想打架自己去。”

    胡玉情撇撇嘴,朝着范方芳做了一个鬼脸,她就是那么一说,她又不傻,不会真的冲上去揍人的。

    风羽无奈的看了一眼胡玉情,然后道,“这人在欧洲很厉害,特别是这几年,古玩生意做的很大,他在欧洲的名声,就好比叶大师在我国的名声,只不过艾德马的出身不好,是倒卖古玩的,所以一般古玩界的人,都不喜欢他,很不耻他的行为。”

    风羽这几天可不是白恶补古董知识的,况且她之前就听说过艾德马这人,所以知道的比范方芳和胡玉情这两个不玩古玩的人多一些。

    胡玉情一双狐狸眼上下打量了风羽一番,然后狠狠的朝着风羽的后背拍了一下,“行啊你,还以为你是个花瓶,看不出来,肚子里还有点货。”

    风羽又有点傲娇了,用手拨弄了一下头发,然后道,“那当然,我可是堂堂风家二小姐,知道的东西太多了,只不过不愿意得瑟罢了。”

    “呦呦呦,你还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夸你两句,就不知道北了,行了行了,就你那两笔刷子,顶多就是敷衍我和范范这种不懂古玩的人,我们两个要是这里垫底的,你就是倒数第二垫底的,大家都是半斤八两,你也别臭美了。”

    风羽听了胡玉情的话,感觉自己的眼角和嘴角都不自觉的在抽搐着,憋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话来反击胡玉情。

    这边唐玲看了艾德马半天,才淡笑开口道,“艾德马先生出手倒是够阔绰的,这么丰厚的华夏国古董,的确很吸引人。”

    就在艾德马听到唐玲的话得意的时候,唐玲的话锋一转,“不过很可惜,我没打算将这圣杯换给你。”

    此言一出,得意洋洋的艾德马笑容瞬间消失,一双凌厉的眼睛看向唐玲,盯着唐玲半晌,才带着讽刺的味道开口,“哼,没想到,唐小姐的胃口倒是不小,这么多的华夏国古董,竟然还不满足,也罢,你开个价,这么一点点的花销,我还是花得起的。”

    其他人听到唐玲拒绝了艾德马,心中都在暗自窃喜,可又隐隐担忧。

    喜的是,艾德马没戏,担忧的是,艾德马出的价格,他们很难超越,难不成这圣杯就要永远留在这个私人博物馆里了?

    叶弘毅也没搞懂唐玲要做什么,可他太了解唐玲了,看的出来,唐玲恐怕是想敲诈艾德马一笔。

    这样也好,能换回更多的华夏国古董,没了一个圣杯,也不算吃亏,虽然叶弘毅很不耻同艾德马交易,可这样若是能将国内流失的珍宝带回国,交易一次也无妨。

    “若是其他人,用这么多的华夏国古董换这圣杯,我一定会换,可艾德马先生不同,我的要求也会随之提高。”

    唐玲缓缓的开口,艾德马就知道唐玲会想多要点,他早就准备好了,这也是他为何一开始没有提出更多古董的原因。

    “说吧,你的价码是什么?”

    唐玲勾唇一笑,右手摩挲着圣杯,“很简单,要你手里所有华夏国的古董。”

    轰!

    什么?

    他们不是听错了吧,唐玲要艾德马手里所有华夏国的古董?

    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艾德马手里的古董不少,当年他更是在华夏国席卷了一圈,存货自然不少,唐玲这就是狮子大开口。

    风羽在那里看着唐玲,今天早就被唐玲震撼的无以复加,此刻就只有一个感觉,没有最震撼,只有更震撼。

    而这样的唐玲,真的很让人敬佩,风羽知道,华夏国有不少古董都是流落在外,以前也听爷爷说过,这是一个国家文化的流失,并且为此表示遗憾,今天唐玲的这个做法,真的令人心生佩服。

    这一刻,风羽觉得,她对唐玲,似乎好像也许,并没有那么讨厌。

    艾德马没有想到唐玲会说出这种话,怒极反笑,还嗤笑了几声,“我看你真是脑子进水了!”

    ------题外话------

    29号了,快投月票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