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书名: 最佳炉鼎 158 作者:碧云天

强烈推荐:全球论剑我叫布里茨市井贵女黑脚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原配宝典网游之梦幻法师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正在两个人差不多要用眼神杀死彼此的时候忽然传来一个男声,“你们在干吗?”一个十岁左右的男童走了进来,穿着合身的白色长袍,剑眉星目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看着摸样赫然就是缩小版的蔚薄辰。*****$******

    “没什么!”

    “哼。”

    国师和蔚蓝同时说道,随即看都不愿意看对方……

    蔚薄辰目光在国师的脸上转了一会儿,不善的说道,“舒淑,我有些修炼上的事情要问你。”

    舒淑听了赶忙站了起来,上前摸了摸缩小版的蔚薄辰,以前的感情如今都汇集成了母爱泛滥?=。=总觉得浓眉大眼的小家伙特别可爱,“怎么了?”

    蔚薄辰的这具身体也是难得的天灵根,加上他的前世传承……,一出生就是筑基期并且修炼的速度奇快,他以前的记忆都还在,所以他对舒淑的独占欲也相当的旺盛,要问舒淑的时间被怎么瓜分?杨玄奕占大头,蔚薄辰也不弱算一个大头,蔚蓝和谢冉很是跟着占了不少光,国师最近也刚刚崛起,剩下的人……,嗯,只能见缝插针了,-_-|||

    “就是最近修炼都有点不对劲儿。”蔚薄辰顺势握着舒淑的手,示威一般的看了眼国师随即朗声说道,“舒淑,咱们去我屋里吧?”

    国师咬牙却是不能说话,一双眼睛能喷出火来,蔚蓝却是洋洋得意,一副小样你就算使劲了手段,我这还有一张王牌的傲娇摸样。

    舒淑愣住,好一会儿尴尬的笑了笑,点了点蔚薄辰的额头说道,“可是国师受伤啦。”

    蔚薄辰不高兴的皱这英挺的眉毛,“又没死,再说……,舒淑你什么时候跟我双修?”

    正在这会儿,突然响起了一声爆笑声,玉弧这条狐狸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你这小子,毛还没长齐呢。”

    蔚薄辰不高兴的瞪眼,“你怎么就知道我毛没长齐,要不我给你瞧瞧?”

    舒淑,“……”

    男人多的地方是非多啊,舒淑无不感叹的想,就连这么可爱的缩小版蔚薄辰都这样凶残的什么话都敢说了,还真想念他小时候,虎头虎脑的,说什么就听,=。=

    ***

    夜晚,沈寐在屋内度步,这里是琼山派的客房,透过窗户看着不远处的山脉,总觉得这心境就跟覆盖了一层烟雾一般的群山一般的不安,是不是他想太多了?

    ***

    这一天风和日丽,是个宜出行的黄道吉日,大玄界的修士以云霄上仙为首围攻暗火族的小玄界,这一场围剿声势浩大,震天动地,几乎是倾尽了大玄界所有人修和妖修魔修的精英,暗火族有很多探子在人修界,这种浩大的计划根本就没有瞒住他们,可是他们得到消息后却也是无可奈何,因为他们的领袖罗追还没有复苏过来,没有强大的族长带领,他们的底气自然是少了不少,如此这一次竟然全然开启了防护大阵,只可惜很快就被云霄上仙用上界仙法给破解了。

    向来和暗火族狼狈为奸的芙蓉门这会儿也参合了进去,似乎有种要和同进同出的架势,倒是让人修们诧异了一阵,他们一直都以为芙蓉们皆是一群胆小怕事的小人。

    很快混战就开始了,这一天,天空都变成了阴暗的黑色,天际边红黄交错的雷电闪烁,因为大量的使用了法力导致大地都震动了起来……,声势震天,天崩地裂一般的气息,到处弥漫着血腥的味道,人们都杀光了眼,从开始的小心翼翼试探,到最后的拼死拼斗,使出浑身解数来,这是一个人间地狱,又是一个通向希望的道路。

    云霄上仙和几位化神期的老祖们布了一个巨大的阵,是一个十五人的大阵,有两个阵眼,一是云霄上仙还有一位自然就是同为女性的舒淑,这个可怖的阵型散发着巨大的能量,是按照天上星宿的位置排列。

    他们这一阵型的目的自然是还在昏睡中的罗追,大家都心知肚明,真正的大祸患是就是他,一旦他醒来,大玄界还不一定怎样的腥风血雨。

    巨大的星芒从阵盘上散发出来,显示点点碎光,很快就汇聚成巨大的……,似乎可以把整个天地都罩在里面,靠近它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种令人恐惧的胆寒。

    当那巨大的星芒把暗火族人一点点吞并掉的时候,他们似乎感觉到了灭顶的灾难马上就要来临了。

    舒淑一边守着阵法,看着暗火族人死相,却奇怪的有种不安的感觉,她转过头看向了身后的人,不经意的看到沈寐正一脸堤防的看着上仙,顺着沈寐的实现,舒淑似乎看到了云霄上仙露出一抹凶残的笑容……,这是错觉的吧?

    ***

    天空灰蒙蒙的,就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烟雾一般,让人有种说不出来的迷离感,四周静止安静,连一丝风都没有,舒淑踏出两步,却突然感受到一种说不出来的疼痛。

    这是一种撕心裂肺的,仿佛要把身体全部捏碎一般的痛苦,她强忍着按住胸口,只觉得平时咚咚咚的心跳声都已经消失,好像空荡荡的没有了一点生命的痕迹。

    “舒淑。”身后传来一声虚弱的男声。

    舒淑回头,是国师,他一身厚重的黑色长袍被抹上了灰尘,像是刚从泥坑里爬上来一般狼狈。

    “是你!”舒淑激动了起来,转身就要过去,这里没有人烟的痕迹,就像是死寂的世界。

    不过,很快,舒淑就愣住了,她生生的穿过了国师的身体。

    她惊异,透过暗沉的光线,似乎看到国师的身体就像是一缕光线一般的不真实。

    “不可能!”

    舒淑激动了起来,很快,眼泪就灌满了她的眼角,她哽咽的说道,“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国师面色悲伤,惨然的说道,“我们都死了。”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重磅炸弹一样的投向舒淑的心口,她踉跄的向后退去,强制摇头,“不可能。”她摸了摸自己依然柔嫩的脸颊,“我不相信。”

    “你看看后面。”国师的声音依然冰冷,但似乎掺杂了太多的悲伤,压抑而厚重。

    舒淑回头,那灰蒙蒙的世界消失了,那里变成了之前她们战斗过的地方,尸横遍野,惨不忍睹,那位称之为云霄上仙的女子手里正抓着七八个元神,得意的笑了起来,就像是奸计得逞女巫一般。

    心沉甸甸的,一种跟深切的疼痛在舒淑的心口蔓延,她看到那元神里有一个竟然是自己……,大惊失色,“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国师冷然的问道。

    “她怎么会……”舒淑踉跄的向后退去,只是很快舒淑就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她看到那些元神被云霄上仙虔诚的送入了一个黑色的古文的盒子里。

    舒淑看不到里面,但是那个盒子让她有种胆寒的恐怖感,身后的国师凑了上来,无声无息的就像是幽魂一般,“对,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里面沉睡着罗追,这不过是已经过去的画面……,我们都已经死了。”

    死寂一般的安静之后,舒淑颓然的坐在了地上,她双手颤抖的捂着脸,“如果我们都死了,你和我又算什么?这是梦吗?”

    国师走了过来,伸出手轻轻的擦掉舒淑脸颊边的泪痕,温声说道,“如果我说我们现在还有一线希望,你信我吗?”

    舒淑猛然抬头,迫切想要抓住国师的手,不过很快就发现那国师的躯体不过是一律影像,她茫然的收回手问道,“什么希望?”

    “昨天半夜沈寐来找我。”国师说道这里停顿了下,看了眼舒淑,见她露出几分惊疑不定,便是继续说道,“和你想的一样,他对这个云霄上仙很不放心,但是我当时并没有相信他。”

    舒淑看着国师,眼泪无声的蓄满了眼眶,“后来呢。”

    国师苦笑,“后来当我察觉的时候已经晚了,这个大阵被她动了手脚,一起阵,所有人都会被耗死,我用最后一点的空间法则把你的魂魄带入了这里。”

    舒淑抬眸,紧张的咽了下口水,“我要怎么做?我们……能活吗?”

    “能。”国师斩钉截铁的说完就见舒淑激动了起来,他忍不住笑了笑,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总是很快就被希望填满,无论任何时候都充满了活力的阳光,“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舒淑握紧拳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不会放弃。”

    国师娇宠的摸了摸舒淑的头,像是看待自己的一个孩子一样,眉眼温柔,似乎,瞬间,舒淑有种错觉,似乎眼前的国师并不是那个撒娇卖萌的女人国小男人,而是那个强大的,拥有无限力量的熠,让人可以放心的依附,随即转念一想,她有笑了,其实国师不就是熠吗?两个人早就融为一体了。

    ***

    天色阴暗,不过一会儿就下起了小雨来,噼里啪啦的雨滴打在人身上还真有点疼,化宇山上一篇雾蒙蒙的,一个男子坐在山下的路口,淋着雨水,脸色苍白的,看起来特别可怜。

    一旁路过几个男子,撑着伞,脚步却犹如踏在雨水之上一点水都没有沾到,等着看到那男子不知道怎么就嗤笑了起来,“这个傻子,门主早就说过他这天分实在不是修仙的材质,怎么还这样固执?”

    另一个男子哼道,”你管他?反正淋出个好歹来也是他自己的事情。”

    这群人身后跟着一个小女孩,长得眉清目秀的很是可爱,她露出几分怜悯的神色趁着众人走开赶紧凑过去,拿了手帕出来塞入了他的怀里,“师弟,这里靠近山顶,时有雷霹过来,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男子抬头,看着眼前的女孩,不自觉的眼眸就柔和了下来,刚要说点什么就发现那女孩已经站起身子走远了,轻飘飘的只留下一缕幽香。

    舒淑站在很远的地方一直看着他,她不知道要怎么办?国师直接把她丢到了这个世界,这个她不知道到底是现实还是环境的世界,她还没来得及问到底要怎么做,国师就消失了,她在这里兜兜转转很多天,这个男子也一直在这里打坐风雨无阻,她忽然就有点感觉,似乎这个人是某个关键。

    雨一直在下,并且越来越大,舒淑觉得对方挺可怜的,她能看出来他是雷灵根,在这里这么打坐不过时为了多吸收点灵气而已,这种方法不说不好,但是太艰苦,她想了想,摘了一片芭蕉叶就走了过去。

    男子很快就看到了舒淑,不过他只当没有看到一般又把专心致志的开始打坐修炼,直到他感觉到那可以避雨的芭蕉叶被舒淑放在了他的膝盖上,这才发现原来舒淑这个意思,他愣了那么一会儿,眼眸深沉,好一会儿说道,“原来,你是让我拿来避雨的吗?”

    清冽的声音在这阴暗的雨中有种说不出的温暖感,舒淑赶紧点了点头。

    男子嘴角轻轻上扬,伸出手温柔的摸了摸舒淑的头,“原来这世上动物竟然比人类还要有感情。”

    舒淑,“尼玛,我不是动物啊!”

    男听着舒淑的声音笑的越发温和,伸手就把舒淑抱入了怀里,“叫什么?好像还不服气?”

    “尼玛,把本尊放开!!我可是化身期的老祖,岂是你这样的小辈可以碰的?”舒淑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开结果却被惹来男子轻轻的笑声,“小东西,你怎么这么不老实?叽叽咕咕的就像是能听懂人话一样的。”

    舒淑快抓狂了,“谁是小东西啊,你才是小东西!”但是男人不听倒是把搂的更紧,随即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白色药丸,不舍得看了一眼就塞入了舒淑的嘴里。

    那药香扑鼻,只不过是最简单的洗髓丹,但是舒淑却没有骨气的吃掉了。

    看着舒淑吃完还意犹未尽的样子男子呵呵笑了两声,忍不住捏着舒淑的耳朵,“小东西,这么馋,是不是修炼的时候受了伤?”随即自言自语道,“看来得想办法在弄点洗髓丹了。”

    雨越下越大,男子本来打算坐到夜里,可是看到怀里瑟瑟发抖的舒淑就打消了念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今天就修炼到此吧。”说完就抱着舒淑走下了山。

    等回到住处,男子便是脱了湿衣服,一下子……,光luo的身体就出现在舒淑的眼里,舒淑一边赞叹对方的好身材一边忍不住用手挡住了眼睛,=。=,这可是长针眼的事情啊。

    男子换好衣服回头一瞧,随即被舒淑的表情逗笑了,“你一个小孽畜还会害羞?是母的吗?”

    “你才是小孽畜!”舒淑这近些年来一直被几个男人宠爱着,又加上修为高深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这会儿简直有点气急败坏。

    男子低下头来,看着表情相当丰富,不断的上下蹦跳的一头小猪,忍不住笑着说道,“看来你真的听得懂我的话,果然是修炼的妖兽?怪不得吃我的那颗洗髓丹吃的很顺溜,也应该是母的。”

    舒淑快哭了,谁tm知道,国师把她放到这个世界之后,她就变成了一头猪!呜呜。

    从此,这一头猪和男子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舒淑被男子收留了下来,男子名叫沈九思,是化宇门的一名门内弟子,虽然是单灵根,只可惜因为其特殊的雷灵根的原因一直也没有收到重视,修炼十年有余不过是还没筑基的小修士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更新了,我自己都哭了,为了庆祝这一点,留言前二十位送红包,据说新年出来这红包让许多作者哭成了泪人,嗯哼。

    虽然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等着看,如果没人……,我也哭成了泪人了,总之这两天就争取完结掉。

    鞠躬,谢谢一直支持。l3l4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最佳炉鼎相邻的书:网游之沉默王者市井贵女异界圣徒传奇网游之暗夜游魂驭蛇:误惹妖孽王爷药手回春网游之龙战黄泉重生之锦绣前程初来嫁到四季锦姝秀暗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