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书名: 最佳炉鼎 第128章 作者:碧云天

强烈推荐:网游之梦幻法师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黑脚我叫布里茨全球论剑市井贵女原配宝典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带头的红毛狐狸看着玉弧威风凛凛的样子,忍不住露出向往的神色,“原来这就是九尾狐族的后裔,真是令人膜拜。”说道这里便是对身后的族人说道,“族人们,今天我们们就算拼尽最后一滴血也要保护它,这是我们们族能强大起来的关键。”

    狐狸们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发出震动一般的叫声,似乎在说就算拼劲最后一滴血都要奋战到底,对于没有修炼的妖精来说,只能变身成人型,并没有任何的法术,可以说和人类对持的时候更是有些弱势。

    玉弧听着那些狐狸的话心里忍不住得意起来,对着一旁的玄阴兔说道,“你瞧我们们九尾狐一族,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就连来到异大陆都有慕名者追随。”

    谢冉双手抱胸,“你确定,我怎么听说……,是准备把抓回去当种猪呢。”

    “什……什么?”玉弧吓了一跳,在仔细一听,果然听到那带头的狐狸喊道,“改善基因,和九尾狐生下我们们的孩子们,就看这一刻了。”

    舒淑笑的肚子都疼了,忍不住靠在德吉法王说道,“大师,我突然觉得玉弧好可怜,你说被这么多只母狐狸看上是幸福还是不幸福?”

    德吉法王却淡然的说道,“数量不能代表一切,只有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才是幸福的。”说完还不忘深情的看了眼舒淑,那温和的眼神看的舒淑心动不已。

    一旁的玄阴兔看到忍不住说道,“靠,我还以为和尚是个老实人,现在才知道坏水真多,这个时候都知道泡妞。”

    舒淑,“……”

    旺财和村长看着越来越多的狐狸群,忍不住彼此对视,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严峻的神色,一旁的林嫂终于开始动摇了起来,忍不住想着,难道灵鱼和那几个哥哥真的都是妖精?

    玄阴兔不耐烦的腾空飞了起来,随即对着身后的玉弧说道,“狐狸,烦死了,我们们快点解决他们吧。”说完便是张嘴一吐,一阵巨大的旋风凭空而来,直接把那些骑着拜鸟的村民给刮了下来。

    玉弧不甘示弱的冲了上去,很快……,那些本以为能抓住舒淑等人的村民们都会玉弧和玄阴兔抓到了一起,当然还有那些狐狸群。

    旺财吓的脸色苍白,忍不住问道,“这怎么可能……,他们竟然不是普通的妖怪,是会妖法的。”

    “喂,你这个臭人类,离我远点。”被抓住的红狐狸,已经变回了狐狸身,忍不住看着紧紧靠着自己的旺财骂道,“身上那味道真是恶心,你们人类最恶心了。”

    “你这只妖精,信不信我把你活剥了皮?”旺财也不甘示弱的喊道。

    “都别吵了!”村长骂道。

    只是这会儿的他的威严已经失去了效用,恐慌不安的村人失去了理智,更是有人害怕的呜呜哭了起来。

    舒淑见已经把众人抓了起来,不想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便是上前对着村长说道,“我们们不过是修炼者,误入此地也是因为你们长老旺财偷了我们们的东西,现在东西已经找了回来也就没必要呆在这里了,但是我却不能让谢冉背上小偷和荒淫的名声离开。”

    村长这会儿才知道害怕了起来,“你想怎么样?”

    舒淑伸手一扬,距离她手上三十公分的地方赫然燃起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看着很是吓人……,她扬手对准旺财说道,“去!”

    旺财顿时吓的屁滚尿流,脸色巨变,忍不住捂着脸喊道,“仙女饶命,我知道错了。”

    舒淑冷笑,手一扬,那火球便是从旺财头上插肩而过,烧掉了他的一撮头发,吓的他差一点晕了过去,赶忙喊道,“仙女,我都说,是我诬陷冉哥的,其实我是怕冉哥到处说我偷了你们的东西,又想着影子喜欢冉哥,正好凑成一对也是好事。”

    影子呜呜的哭了起来,只觉得这脸丢的都没处放了。

    林嫂站了起来,指着旺财大骂道,“你这个杀千刀的,自己做错了事要我们们整个村子一起陪着遭罪,老娘跟你拼了。”

    有几个柔弱的妇女小孩倒是自由身没有被玄阴兔的法术控制着,听了林嫂的话,又想到平时旺财的狐假虎威,新仇加上旧恨,只恨不得咬死他,上前就是一顿狠揍。

    旺财被打的哇哇大叫,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却没有人去救,只他女儿英子一人,哭的死去活来,跪地求饶,只希望大家能放过他爹。

    舒淑看着这样的场景,除了刚开始颇有些不是滋味,到现在却也没有什么感触,旺财对于她来说弱的就像是一只蚂蚁一样,她只要挥一挥手就可以轻易弄死他,这种绝对的力量对比让她没有了任何报复的快感,她对着一旁的谢冉等人说道,“我们们走吧,这里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村民们吓得瑟瑟发抖,这会儿听到了舒淑的话如释负重一般的喊道,“大仙们,小的们谢谢大仙们饶命。”却是集体跪拜了起来。

    伏尔傻了眼,待舒淑坐在了变为兽身的玉弧背上,几个人都掐了诀使用了御风之术招来祥云之后准备离去,这才反映了过来,奋不顾身的跑了过去,喊道,“灵鱼,你不要走!”

    玉弧冷哼道,“还在nǎ里演什么痴情,刚才要抓我们们的时候怎么不说你的情深不寿?”

    伏尔羞愧的满脸通红,却是咬牙说道,“我也是没有办法,灵鱼我喜欢你。”

    “你也配!”一旁的玄阴兔凑了上来骂完,伸手一点,就直接让伏尔倒在地上,蹭的他一脸都是泥巴,显然很是狼狈。

    玄阴兔看了哈哈大笑,随即对着舒淑说道,“妈妈,这种不自量力的人没什么好怜悯的,咱们走吧。”

    舒淑深深地看了眼伏尔,便是转头离去,刚才还热闹的场景一下子就变得冷清了起来,刚刚回过神的狐狸们露出几分震惊的表情,头狐狸忍不住说道,“天啊,真是被九尾狐神兽弄得没有了理智,我们们竟然闯到了渔村来了,快逃命啊!”不到上百只的狐狸,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迅速的逃跑,村民们也反映了过来,个子拿起棍棒开始追了起来,一下子场面又混乱了起来,只有伏尔一个人傻傻的蹲着,一副悲痛欲绝的摸样。

    几天后

    玄阴兔翘着二郎腿,嘴里吃着葡萄一副自得摸样,“其实,对你们的心法我真是不知道,但是……,可以和妈妈双修啊。”

    玉弧脸色一亮,“双修?”

    谢冉却是镇定的多,只是脸上也可疑的染上一抹红,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相当的震撼,“这个双修是一对一还是几对几?”

    德吉法王低着头,一副忏悔的摸样,“阿弥陀佛,贫僧还是去打坐修炼吧。”

    玄阴兔却哼道,“喂,和尚,你现在去念经,是不是就自动弃权了?”

    德吉法王的脚步停滞,被玄阴兔的目光盯的满头汗水,好一会儿才说道,“这个……,其实不是,但是也是……”

    “喜欢的人要自己争取,何况我妈妈这么优秀。”玄阴兔不过七八岁男童的摸样,这会让说着这种成人的话,不免有几分胡闹的感觉,却是让谢冉等三个人有了危急意识,很快三个人就用互相警惕的眼光打量彼此,随即玉弧先说道,“那个,舒淑早上好像说要吃桃子,我去买去。”说完一溜烟不见了,这个显然是打算在吃上下功夫。

    谢冉咬牙看着溜的兔子还要快的玉弧说道,“舒淑说身子不舒服,我去给烧洗澡水去。”说完闪身就不见了。

    独留下德吉法王一个人苦苦的思索,最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贫僧昨天看到舒淑的衣服破了,我去给她补去。”

    玄阴兔听这话瞪大了眼睛,结果他还没说上什么德吉法王就转身走了,独留下他一个人忍不住嘀咕道,“妈妈会穿补丁的衣服?这真是个呆和尚。”

    舒淑一觉醒来就发现屋里空荡荡的,她纳闷的想着这些人都nǎ里去了,结果起身一看玄阴兔这小破孩正一脸惊艳,口水流着满下巴都是的目光盯着自己……,她低头一看身上的单薄睡衣早就不见了踪影,不用猜也知道这是谁干的,她忽然觉得是不是应该给着小破孩爱的教育呢?

    等着玉弧捧着一篮子桃子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肥硕的玄阴兔被吊在了门口,时不时的从天上飞过大鸟都会用一种贪婪的目光看着它

    玄阴兔哭的眼泪鼻涕一塌糊涂,心酸的喊道,“妈妈,我错了,我再也不会偷看你了。”

    屋内传来舒淑气哼哼的声音,“还有呢?”

    “再也不会偷亲你。”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又偏头疼了,然后我就疼的神鬼不知了,-_-|||差的一章我这两天抽空补上,下面是我在众亲们鼓励下激动的写的新坑开场篇:——

    刺目的光照着我的脸,我反射性的用手挡住光线,好容易睁开了眼睛,还是原来那地方,白色的金属板墙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单调而麻木,不到四平米的窄小空间没有床,我只能窝在地上睡觉。

    从光膜罩外,我能看到已经完全打开的天顶窗户,将大量的阳光倾洒在屋内,让阴暗冰冷的牢房不在那么的潮湿。

    咔哒,咔哒,随着脚步声传来,我看到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他穿着有点破旧的联盟军服,上面沾着黑色的泥土,宽大的军帽压住了他的脸,只露出一半,我能看到他的唇形,异常的漂亮,不厚不薄,优美的线条,像是医用模型里的标准产物一样完美,我时常会想,不知道吻下去会是什么滋味?

    我被关在这里已经有三年了,没有交谈,没有娱乐,没有活动……,我像是完全被隔离在这个世界一样,刚开始我会愤怒,再后来当我发现没有用之后,只能坐以待毙寻找空隙逃脱出去,可是当你像是被世界完全遗忘的时候,当寂寞变成一个冰冷的匕刃的时候,找乐子成了我最大的追求。

    而我今天的乐子刚刚走到了跟前。

    男人走到了我的跟前,头也不抬的说道,“伸手臂。”

    这是男人每天例行的事情,伸出手臂之后他会用一个仪器扫射一下,然后就能测出我的健康状况。

    我笑道,像是一个痞子一样看着男人,“不要,除非你让我亲一下。”

    男人的唇角微微抿起,似乎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放弃,把仪器放回了包里,随即又开始走向下一个,关在我隔壁的是一个长着三条腿,有着一头美丽绿色头发的树,没错,就是一棵树,当然这棵树为什么有生命,我也说不上来,但是据说是一个物种,就像是我,是人类的物种一样。

    “亲爱的,别这样。”我坏坏的笑着,露出自己洁白的牙齿,拼命的向他显示我和他的相同点,在各式各样的物种齐全的地方,当你看到和你类似的人形生物,你难道不亲切吗?

    男子脚步停了下来,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见我笑的十分灿烂,似乎有所触动,愣愣的看了我好久……,久的我以为他会答应我的求吻的要求,结果他却意外的吐出一个字,“夜里,火。”随即便是掉头就走了。

    这句话让我相当的意外,因为这是我许久没有听过的家乡话,是地球的语言,我发现自己的心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就好像是新年吃到饺子,虽然不觉得多么美味,但是让你充满了温暖的味道,他蹩脚的地球语让我终于觉得,地球并不是出现在我虚幻里的东西,是真正存在的。

    说起来,我怎么会在这样的地方,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是个科幻迷,大概就在三年前的某一天,在看完一本星际的书本之后不断的感叹作者的草包思维,唾骂了无数遍,结果睡梦中有个声音在说,既然你很讨厌,那么你就去亲自感受下吧,然后我就在这里了,所以,其实我是在一本书的世界里?大概是吧,我现在已经没有空去想这些了……,我的脑子里只有三个字,活下去。

    这一天夜里,大火燃烧了半个坦尼宇宙监狱,很多的臭名昭著的犯人烧死在监狱里,同样也有很多犯人逃了出来。

    我颤抖的躲在了救生舱的座椅下,漫长的等待并没有让我睡过去,饥饿和寒冷让我浑身都在打颤,但是为了能逃离坦尼监狱,让我受什么罪我都愿意,我的想法很简单,离开那里,然后回到地球,兴许现在的地球并不是我记忆中的,但是我还是乐意生活在nǎ里。

    直到宇宙的寒冷已经让我不能克制的牙齿打颤,一个略微冰冷的声音在我上方响了了起来,“你真想冻死自己,真是让我意外。”

    我屏息,决定装作没有听见,结果对方却非常粗鲁的把我从座椅下拉了出来,当他看到我的时候,似乎有点惊讶,“女人?”

    我朝他尴尬的笑了笑,“你好,真是抱歉,在没有得到允许下乘坐了你的飞船。”

    男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一双蔚蓝的眼睛里是我看不懂的深沉,但是不得不说,这一双眼睛真的非常漂亮,熠熠生辉的犹如宝石一般,“嗯,看来你还是懂点礼仪的,要不是我救生舱上的温度空气器坏掉了,让你冷的无法忍受发出声音来,你是不是打算躲到目的为止?你是坦尼监狱的犯人吗?”

    “我不是犯人。”我斩钉截铁的说道,这话我说了三年了,起初我被关到这里之后见到人就说,只要空下来就喊,可是没人理我,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被关到这里来,再后来我就知道我说什么都是没用的,没有人关心我是不是冤枉的。

    但是现在,当再一次被质问的时候,我非常愤怒的喊了出来。

    男子打量着我,显然我的话让他意外,他的目光像是欣赏一般在我脸上留恋了几秒钟随即来到了我的胸部……,我感觉到他的眼神就像是x光线一样能透过我的衣服看到我的**,兴许这不过是我的错觉?

    我依然感到很冷,就像男子说的,救生舱上的温度控制器坏了,而我穿着单薄的一件裙子,是我从监狱逃出来的时候特意换上的,因为我不想穿着监狱服。

    男人慢慢的靠近我,他的呼吸吹佛在我的脸上,让我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紧张感……,很快,他的手摸上了我的脸,从眼眉慢慢的下滑,最后来到了我的唇上停了下来,他看到我呼吸越来越急促,急促的胸部强烈起伏……,他笑了笑,暗哑的说道,“你看,飞到目的地还有十个小时,我们们得做点什么让彼此温暖起来,呵呵。”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最佳炉鼎相邻的书:网游之沉默王者市井贵女异界圣徒传奇网游之暗夜游魂驭蛇:误惹妖孽王爷药手回春网游之龙战黄泉重生之锦绣前程初来嫁到四季锦姝秀暗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