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晋江独家发表

【书名: 最佳炉鼎 97晋江独家发表 作者:碧云天

强烈推荐:网游之梦幻法师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黑脚我叫布里茨全球论剑市井贵女原配宝典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你忘记了蔚薄辰是我外甥吗?”谢冉望着远处被雪覆盖亭台楼阁,如几十年前他上山时候一样,那时候只觉得一切都那么鲜,如今,沧海桑田,虽然景物没有变,但似乎只是他心境有了不同感觉,“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也会和你一样去努力做,不过……,你做这件事目也没有这么单纯吧?”

    舒淑转过头看着谢冉,“你这话意思是?”

    “四十年前那一场试炼之后,暗火族族长罗追被曜阳族熠所伤被迫休眠,即使是这样他们暗火族势力也日益扩大,我们们大玄界修士难以抵挡,如果,罗追醒来……,恐怕对于整个大玄界是一个大灾难,等那时候,唯一办法不是杀了暗火族,就像是上一次一样祈求仙界人来主持公道,又或者转到其他大6。”谢冉说道这里别有深意看了眼舒淑,“你是个聪明女人,就算是这个时候还不忘给自己留条后路。”

    舒淑冷眼看着谢冉,走了两步,两个人不过半指距离,近可以听到彼此呼吸声,“你真这么想?”舒淑轻轻笑,眉眼舒展,有种说不出柔美……

    谢冉眼神暗了暗,夜色中,刚毅眉眼柔和几分,他安慰一般说道,“其实你大可不必意我这些话,把机会扩大化是人之常情。”

    舒淑笑容突然变成了几分咬牙表情,上前狠狠踩住谢冉脚,使劲儿扭了扭,直到他脸因为疼痛而变扭曲,这才满yi说道,“虽然找个退路这个说法是是我说服蔚蓝几个人时候借口,但是我得跟你说清楚,今天之前我脑子里只有单纯想把蔚薄辰找出来念头,根本没有你想那么龌龊!”舒淑说道这里,收回了脚,优雅福了福,学起那些古代女修们礼仪,“那么,谢前辈,我们们明天见。”

    看着舒淑翩然离去,却依然止不住脸上怒意,比起之前美屏息,多了些生动,谢冉刚才还因为疼痛而呲牙咧嘴面容,慢慢露出笑容。

    舒淑回到了室内就看到杨玄奕已经睡下了,单薄被子堪堪只盖到了膝盖,剩下都掉了地上,她上前给他重盖上,随即准备起身去关掉照明用灵火石,却突然被一只手狠狠抓住,随即便是很反身压着她身子……

    舒淑很就呼吸急促,谢冉吻又急促,又热烈,带着热烈情感让一下子就被撩拨了起来。

    很,屋内就传来浓重喘息声……春/色一片。

    第二天起来,舒淑觉得腰酸背痛,虽然修为大有进步但是身上都是紫红痕迹,她忍不住想着……,现如今光这一个都应付不过来,不知道以后蔚薄辰回来后两个人都会是怎样情形?想到这里舒淑头疼摇了摇头,算了,这都是以后事情了。

    舒淑和杨玄奕下山时候,谢冉一直把他们送到了山脚下才分手,他们预定好这一年秋天极北之地集合,一同去寻找天都府宝藏。

    ***

    时间匆匆过了几个月,大玄界有一个地方名为极北之地,一年四季犹如严冬一般寒冷,这里鲜少有人涉足,因为所有修士都知道,这里是极为危险禁地。

    这一天,一个女子穿着嫩黄色白衣纱裙,脸上罩着面纱来到一处漠北镇上鱼头港。

    这女子一来,所有港口上人都停下了脚步,纷纷向着她行注目礼,甚至有修士看清女子修为之后觉得,不过是筑基后期修为便是起了贪念,悄悄跟了过去。

    女子走到了一个脸上有着大疤痕船家面前说道,“你就是刘大疤?”

    和众人一样刘大疤也被女子容貌震惊到,只是到了这会儿,却很镇定了下来,警惕问道,“我就是,敢问这位仙子何事?”

    女子笑道,“我要去极北之地,我听说这附近只有你船敢去,所以就来问问。”

    曾经每年去极北之地人不少,但是都是有去无回,后来久而久之,便是很少有人问津,如今却突然来了一个貌美女子,倒是让刘大疤感到奇怪。

    “老子早就不去那鬼地方了。”刘大疤向双手叉腰,非常不善说道。

    “你小子,这位仙子让你去是瞧得起你,你倒是自己端起架子来了,是不是不想这里混了?”刘大疤话刚说完就见一个男子上前狠狠踹了刘大疤两脚。

    刘大疤却很是有几分能耐,直直站着,对方使了那么大劲儿,也不过踉跄两下,竟然没有倒下。

    踹他人名叫钱飞是一名筑基期修为,不过想那女子面前显摆一把,却没有想到不过练气层刘大疤竟然是这样坚/挺。

    钱飞脸上难看,“哎呀,没有想到,竟然还藏着一手?”钱飞说道这里便是偷偷打量了一眼貌美女子,却见她竟然也是若有所思盯着那刘大疤瞧,一点也没有关注他意思,他心中怒意横生,忍不住使足了灵气,又朝着那刘大疤踹去。

    那女子看到钱飞动作,心中大惊,这人手段竟然是这么狠辣,这一脚踹下去……,不死半条命也得残了,赶忙单手掐诀使出了护盾术,结果倒是出人意料之外,还没等她护盾术使出来,刘大疤便是单手去抓住他脚,生生阻拦钱飞攻势。

    钱飞被抓生痛,忍不住喊道,“你这丑八怪,赶紧放开我,不然本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刘大疤沉声道,“我倒是想看看你这个欺软怕硬小子有什么本事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啊啊!疼!爹爹来救我!”钱飞求救话还没说完就见一个高瘦男子出现众人眼前,他单手掐诀,把手上握着葫芦丢了出去,只见那葫芦迎风变大,葫芦口里喷出火光来,直接朝着刘大疤而去。

    女子看到那丢出葫芦男人,心中吃惊,没有想到这破地方还能遇到一个结丹期修士,手上却不敢马虎……,单手掐诀,说了一句“护盾术!”

    很,刘大疤身罩上一层土黄色盾牌,挡住了这一场攻势。

    钱飞爹爹名叫钱儒,是附近明令山下散修家族族长,因为这附近荒僻,灵脉稀少,鲜少有大门派分堂,倒是让这位钱儒成了名副其实老大。

    “你是何人,竟然敢挡着老夫处罚不规矩人。”钱儒看到自己招数竟然被一个女子挡了下来,尖声责问道,只是当他看了眼那女子容貌,先是震惊,再后来便是露出贪婪神色,语气一变,“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位有着倾城之貌仙子,这样吧,只要你肯给老夫做妾,老夫倒是可以饶了你一命。”

    钱飞听了这话急道,“爹,你都有几十个小妾了,这个女子就让给我好了。”

    钱儒气道,“你这个孽子,每天到处给我惹是生非,这仙子修为是筑基后期,也是你能配得上?赶紧给我回家!”

    刘大疤看着父子俩争夺一个女子丑态忍不住对着那女子说道,“这位仙子,你走吧,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恐怕有你受了。”

    女子笑了笑,沉着说道,“刘道友不用替小女子担忧,就这等货色,我还不看眼里。”

    刘大疤仔细打量着女子,总觉得她修为不过筑基后期,但是身上散发着气息却是有种高深莫测感觉,他心想,难道这仙子隐藏了真实实力?

    钱儒父子狗咬狗吵了半天,后竟然可耻商定父子俩要一起收了那女子。

    之前还偷偷打量这边情况其他船夫和走卒们,见到了钱儒,赶忙散开,谁都知道……,惹上钱儒,你就甭想这里混了。

    立时周围竟是无一个人感说话。

    “美人,你还不速速过来,让老夫带你回去,别是给了机会却不知道珍惜,用强可是不好看。”钱儒看着女子露出一副贪婪之色说道。

    “就你?真是痴心妄想,本仙子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女子气浑身发抖,摘下腰间宠物袋朝着半空中丢去,只见那袋口打开,飞出一只白毛兔子来,那兔子长极其可爱,滴溜溜一双大眼,灵动瞧着四周,直到看到那钱儒父子,便是露出一副不怀好意神色。

    钱儒看到那兔子,忍不住哈哈大笑,“美人,你丢出一只毛绒绒小兔子来干什么?难道你以为你那可爱小动物就可以对抗我灵极一品法宝玉葫芦?”说起这个玉葫芦可是钱儒心爱之物,为了得到这东西可是废了他不少心血……,他对这个本命可是相当自信。

    那女子冷笑,“有眼不识泰山,冥界凶兽玄阴兔都不认识吗?”说完便是对着那兔子说道,“兔兔,好好教训这个人。”

    那玄阴兔露出狰狞笑容,随着一声尖啸,便是迎风变大,忽然间变成了如老虎一般威风凛凛巨兽,额头上画着一个四角形古朴图案……,全身上下散发着极其危险气息。

    钱儒忍不住脸色一变,“玄阴兔?那不是早就绝迹了神兽?不可能……,大玄界怎么会有!”

    那钱飞倒是不认识什么玄阴兔,他看着那女子露出凛然神色,显得英武娇媚,忍不住心中痒痒,喊道,“爹,什么破兔子,你赶紧收了她,晚上咱们好……”

    钱飞话还没说完就见那兔子露出凶狠神情,嘶吼着朝着他而来……,不过眨眼之间,等钱儒回过神来时候,钱飞一条胳膊已经叫那玄阴兔咬了下来。

    “啊,好疼!”钱飞疼地上打滚,那玄阴兔却是凶残把那半只胳膊吃进了肚子里。

    钱儒大怒,丢了他玉葫芦出去,这一次不同于刚才对付刘大疤,而是使出了让他得意三昧真火,那火势汹涌……,据说这是来至于仙界神火,一般人修士又如何抵挡?

    “妖女!受死吧。”

    “嘿嘿,敢叫我妈妈为妖女,你这修士真是不想活命了。”玄阴兔大怒,一张嘴,竟然直接用嘴接住那三昧真火,就众人以为玄阴兔必死时候,惊奇事情发生了,那火汹涌火焰竟然都被玄阴兔吃进了肚子里,不见一丝踪影。

    “这不可能!”钱儒惊恐喊道,随即单手掐诀,很巨大冰枪从那葫芦里喷了出来,竟然是极少见玄冰之刃。

    那玄阴兔不慌不忙,嘿嘿笑道,“你送了我三昧真火,我总是也要送你东西,妈妈说过了,有来有往才是做人道理。”说完便是张嘴一吐,巨大绿色火焰喷了出来……,很那些来势汹汹冰枪就被这一把火融化掉。

    “三炎玄火!!!不可能!”钱儒看到这火焰惊道,“你是从哪里弄来这火焰?”

    玄阴兔得意甩了甩尾巴,“是我爸爸给我。”

    钱儒惊讶说道,“原来你这女子不仅是有了夫君,竟然找还是个妖修!”说道这里便是转动了眼球,强忍住脸上惊惧,和和气气说道,“仙子,刚才不过一场误会,你就不要计较了如何?”

    那女子惊异于对方变脸如此之,正待说话,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冷冰声音,“现后悔了?已经晚了!”随着那人说话声,天空中飞来几把青色宝剑,不过瞬间就变成了数十,随即又幻化成数千……

    钱儒发现自己被对方定住动弹不得,随即便是眼睁睁被那群剑乱砍……,不过瞬间,那钱儒父子就成了数千块肉末……,地上洒下一片血迹。

    一旁众人看到那男子修为,都忍不住惊呼道,“这来竟然是元婴期前辈,钱儒连元婴期前辈都感得罪这不是找死吗?”

    “他平时这里横行霸道,这也是活该!”

    “平时仗着自己有灵极一品法宝……,这会儿也算是遭了报应了。”

    那兔子见钱儒父子死了,便是变身缩成小兔子摸样跳到女子肩膀上,略显失望说道,“妈妈,他们死也太了。”

    刘大疤看看女子,又看看刚刚走过来元婴期修士,随即把目光放了那正如一般兔子一般嬉戏玄阴兔上,忍不住惊异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女子笑道,“我是玉清派舒淑,这是我师父杨玄奕,这只兔子是我灵宠。”

    “我才不是灵宠!”玄阴兔听了这话忍不住气哼哼说道,随即跳下舒淑肩膀化身为一个七八岁男童,长粉雕玉琢很是可爱,他气鼓鼓昂着头,拽着舒淑衣袖说道,“妈妈,我不是你灵宠!”

    舒淑无奈笑道,“对,你不是我灵宠,你是我儿子。”

    玄阴兔不满道,“妈妈,我不是你儿子,我是你夫君。”

    舒淑,“……”

    杨玄奕黑着脸把玄阴兔丢回了宠物袋,“你给我老实呆着。”说完便是把拉着舒淑说道,“真不应该放你一个人出来,不过这么一会儿就出了大事。”

    舒淑抿嘴笑,“师父,我自己能应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最佳炉鼎相邻的书:网游之沉默王者市井贵女异界圣徒传奇网游之暗夜游魂驭蛇:误惹妖孽王爷药手回春网游之龙战黄泉重生之锦绣前程初来嫁到四季锦姝秀暗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