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晋江独家发表

【书名: 最佳炉鼎 95晋江独家发表 作者:碧云天

强烈推荐:我叫布里茨全球论剑黑脚市井贵女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原配宝典网游之梦幻法师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舒淑感觉自己被杨玄奕横抱起来,她不知道自己去哪里,但似乎听见了小鸟叫声,忍不心惊到,“师父,你这是带我去哪里?”说完便是觉得一阵温暖清风拂过来,她忍不住打多了哆嗦,这下已经完全确定是外面了,“不要,师父,太羞人了。”舒淑住地方离着玉清派授课堂很近,舒淑知道每天这个时候上官苏牧都会这里教授弟子。

    经过四十年发展,玉清派虽然谈不上翘首门派但是也已经颇具规模,各项准备都好,只等上官苏牧踏入化神期修为便是可以跻身为一等大门派了。

    上官师父为了发展玉清派可谓是呕心沥血,想了办法,其中一项就是蔚蓝给他出馊主意,说当今社会剩男剩女巨多,想要拉人就得使出别人不会招数,那就是打造女神和男神,男神不用说,上官苏牧就很合适,但是女神呢?

    自然就把目光集中了舒淑身上,蔚蓝觉得这位女神除了修为有点低,其他都非常符合。

    上官苏牧祈求一般眼神下,舒淑无奈同意,她穿着一套纯白冰蚕丝门派长裙,脸上罩着白纱站大殿内,一副冷艳高贵仙女摸样,迷那些入门或者想要入门弟子都有点把持不住自己,当然站她身旁上官苏牧就不断用温柔笑容电那些小姑娘们,如此……,这暗火族肆虐,芙蓉阁为虎作伥年代里,他们玉清派发展势头良好!倒是让其他几个门派都眼红了,蔚蓝得意说道,这就是企划魅力,老子当年可是干这个,这当然是后话。

    现,舒淑感觉自己正被杨玄奕抱着靠近了授课堂,虽然她看不见但是因为修炼关系五官异常敏锐,很她就感觉到前面有很多人,舒淑扭着身子想要下来,“师父,这不行,上官师父会和其他弟子会看到。”

    杨玄奕声音带着几分冷漠,“让他们看到不是好,嘘,不要说话,你要知道我们们已经授课堂后面了,你声音保不齐会他们引来,不过……”杨玄奕压低了声音,咬着舒淑耳朵说道,“你是不是很激动?众人眼前让为师狠狠把你……,不是刺激?”

    舒淑只觉得胸口剧liè起伏着,就连大气也不敢喘,央求一般说道,“师父,不要闹了,把徒弟放下来。”

    杨玄奕却无动于衷,他把舒淑放到放到地上,舒淑没穿鞋子脚感受到大理石冰凉,随即便是听到了上官苏牧授课声音,他声音温柔悦耳……,平时听着就觉得很是享受,可是这会儿听着却让舒淑觉得有种被折磨一般痛苦,上官师父那么高修为,肯定会发现她和杨玄奕这里。

    “舒淑你身子可真漂亮,阳光下看着,没有一点瑕疵,就像是上好羊脂玉一样,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让人赞叹。”杨玄奕声音带着几分暗哑,充满着浓浓暗示。

    舒淑想象着此时场景,忍不住想要伸手遮住自己却被杨玄奕反手绑住了……,她越发惊慌喊道,“师父,求你了,不要这样。”

    “舒淑,你其实很喜欢对不对?不要自己骗自己。”杨玄奕把舒淑抵了一处同是冰冷物体上,舒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问道,“师父,我前面这是什么?”

    “你还记得授课堂,座位之后白晶石壁吗?画着你们玉清派仙鹤标致,你师父不是说过那是曾经创派祖师爷留下来?”杨玄奕从背后细细吻着舒淑肌肤,略带粗喘说道。

    舒淑一惊,忍不住想到,“师父是说……”

    “没错,就是授课堂里,你们这一次收弟子资质都不错,竟然还有一个是天灵根,真是好运气……,他叫什么?是不是就是那个因为仰慕你而没有去隐神阁,而是情愿窝这里给你当小师弟赵天齐?”杨玄奕声音带着浓浓醋意,说道这里便是狠狠咬了一口舒淑丰盈。

    “疼!”舒淑委屈喊道。

    杨玄奕手顺势来到了舒淑股间,灵活伸了进去,“徒儿,不要这么大声,小心被你上官师父和仰慕你小师弟听见,他要是看见自己心目中女神正光着身子站这里任我……,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舒淑想到那位纯情赵天齐就觉得有点心虚,每次她都是一副爱答不理摸样,天知道她本性可不是这样,但是蔚蓝说了……,女神就是要够冷艳高贵,=。=

    “心虚了?所以你要乖乖听师父话,不然师父就让那些崇拜你玉清派弟子们瞧瞧你现姿态,你说当他们看到你这样没有穿着衣服摸样,这样媚态,不知道是怎样想法?”杨玄奕说完便是退出手指。

    很,舒淑感觉到一个异样冰凉东西进入了自己,忍不住惊呼道,“师父,你放了什么东西进去?”

    “一个小东西,你会喜欢东西。”杨玄奕说完便是用力一顶,舒淑就感觉到体内冰冷物体竟然蠕动!她吓得不轻,努力扭动着身子,“师父,它动,这到底是什么?”

    “我说是蛇,你会信吗?”杨玄奕话还没说完就见舒淑忍不住尖叫起来,还好杨玄奕及时堵住了她嘴,只是她声音还是让殿内人听到了。

    赵天齐惊站了起来,“师父,我好想听到了三师姐声音?”

    上官苏牧表情淡定,心里头跟明镜似,却装作无事一般说道,“你肯定听错了,不是你师姐,咳咳,我刚才讲到哪里了?”

    赵天齐是个一根筋孩子,坚持道,“我真听到了。”说完便是对一旁师弟询问道,“洋洋,你也听到了是不是?”

    洋洋是个胖乎乎女孩,肯定点了点头,“是听到了,好像是石壁后面。”

    上官苏牧暗骂杨玄奕真是什么都敢做,只是嘴上却不会说出来,他冷着脸对着赵天齐说道,“你不听师父话了?”

    “可是……”赵天齐一副犹豫之色。

    “什么可是,给我坐下!”上官苏牧摆出为威严来,下面弟子谁都不敢说话,赵天齐无奈坐了下来专心听讲。

    舒淑本来紧绷着身子听着上官苏牧和赵天齐对话,这会儿听到赵天齐被上官苏牧呵斥,终于熄了心思,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她刚放松下来就感觉到体内那冰冷物体移动,身体又紧绷了起来,“师父,我求你了,你把它弄出来,徒儿一直都怕蛇,你是知道。”相信没有几个女孩子会不讨厌蛇,因为它扭捏爬行姿态就会让人毛骨悚然,不要说那丑陋蛇鳞。

    杨玄奕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咬着舒淑耳朵,来回挪动,“可真是jin,徒儿你得放松一些,不然这条蛇说不定就窒息死里面了,到时候如果抽不出来,只能一点点挖出来。”

    舒淑吓不轻,却知道杨玄奕说道做到,蔚薄辰是以她为首是瞻,只要她不喜欢都不会去做但是杨玄奕不同,他体内藏着一种说不出凶残。

    “这就对了。”杨玄奕感受着舒淑放松,不断推入,知道舒淑深入,让她不自觉产生出酥麻感觉,随即狠狠抽出来。

    舒淑觉得她应该很害怕,可是却又奇异觉得很刺激,她忍不住恩啊出声,那声音又柔又媚听杨玄奕心动激动了起来,“是不是很刺激?石壁前面就是你敬爱师父,而现你身体里却有一条蛇蠕动。”

    “蛇……”舒淑想象着石壁前面场景,那种羞耻感和感官上双重刺激让她舒服感来比以往还要猛烈,还要,很她就感觉到下面湿漉漉。

    杨玄奕伸手握住舒淑柔软,捏着她樱桃,每次入深时候就使劲儿揉捏……,舒淑又痛又麻,体内东西又是那么令人害怕而冰冷,和身后贴着她火热身躯形成了相当强烈对比,她觉得整个人简直就是犹如坐过山车一般,又害怕又觉得刺激。

    酥酥麻麻感觉,不断刺激着她,舒淑压抑着自己吟声,只觉得这样蹂躏中自己感觉越来越攀上巅峰,似乎下一刻就会拥有如死去一般kai感。

    “师父,你点。”

    杨玄奕粗喘着气,不断进进出出,凶狠把舒淑压了石壁上,”这么知道享受了,不害怕了?”

    舒淑扭着腰肢,两眼迷糊,脸颊上嫣红就好像盛开桃花引人注目,舒淑这时候早就忘记了体内是怎样东西,只是想要深入,深入……

    “有没有感觉到它咬你?有没有感觉到它粗糙蛇鳞?”杨玄奕邪恶询问着。

    “没有……”舒淑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体内嫩肉刺痛了下,她想到这是一条蛇,忍不住惊呼道,“啊!师父!”

    这场面来太突然,杨玄奕竟然是没有来得及堵住舒淑嘴,这下不仅是那个赵天齐,就连其他弟子都听到了。

    上官苏牧脸色铁青,他觉得他得找杨玄奕和舒淑好好谈一谈人生!

    只是有人动作比他还,赵天齐豁然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担忧神色,“是三师姐!”随即生怕自己心中女神出了什么意外,也顾不得和上官苏牧打招呼就朝着白晶石壁后面而去。

    舒淑脸上带着惊恐,几乎哭出来,“师父,你把它拿出来!”

    杨玄奕却闻所未闻,身子剧liè动了起来,一次又一次……,深入她体内,舒淑紧绷着身子感受那刺痛感觉,刚开始是一次,而后面竟然是无数次……,她神经紧绷到顶点,同样那kai感觉也一起被推上了顶峰!ji烈而火热,而且想到外面那些人,也许正看着她也说不定,就觉得无比……

    “你小师弟还真是全心全意为你好,你看他正要来了,听到脚步声了吗?他马上就要看到你为师身下扭动,体内还是放着一条蛇,你说他会是怎样感觉?”杨玄奕声音沙哑,暗示一般加努力进出。

    舒淑本就紧绷身体,终于支撑不住,只觉得脑子里有一根玄崩断,前所未有kai感涌了出来,如潮水一般把她掩没……,眼前一片绚烂之色……

    等着赵天齐走到了石壁后面,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他奇怪了半天,正准备转身离去,忽然间看到一个珍珠发钗,那不是三师姐吗?随即闻了闻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一股奇怪味道,正他准备继续探索时候后背却让人狠狠拍了下。

    上官苏牧厉声说道,“赵天齐,你不尊师长,罚你去后山面壁思过一天。”

    赵天齐也知道自己刚才有点鲁莽了,耷拉着脑袋就应了一声,只是手中握着珍珠发钗却悄悄藏到了衣袖里。

    待舒淑眼罩被摘下,她气咬住杨玄奕肩膀恨声说道,“师父,我恨死你了,你怎么能把蛇弄进来……,你怎么可以把我带到授课堂去!”说着说着竟然觉得十分委屈,竟然有点想哭了。

    杨玄奕笑着拍了拍舒淑额肩膀,“再咬下去就要咬下一块肉来了,难道徒弟近改吃人肉了?”

    “不放!”舒淑想到那令人害怕蛇,心里又打了一个哆嗦。

    “那不是蛇,我逗你,你还当真。”杨玄奕好容易推开舒淑,低头一瞧,上面都是牙印,只差一点就出了血,可见舒淑真气不轻,“下嘴可真狠呢。”杨玄奕说完便是把舒淑搂进了怀里,低头又吻了上去。

    舒淑强烈扭动着身子喊道,“骗人!”

    杨玄奕见舒淑扭动样子就像是撒娇小孩子一样,忍不住笑道,“不是蛇,是师父j□j。”

    舒淑惊讶,“不可能,那怎么是凉凉?”

    杨玄奕尴尬咳嗽了一声,“想凉还不容易?只要往冰水里泡一泡……,为师使了个冰寒术。”

    舒淑傻眼,“那有东西咬是怎么回事?”

    “是这个。”杨玄奕拿了片叶子出来,上面边角都是锯齿形状,“你当时肯定太激动了,根本没有办法区分。”

    “……”

    杨玄奕贴着舒淑,咬着她耳朵说道,“刚才是不是很刺激?刺激你都忘记了思考问题了,这么点雕虫小技就当是真。”

    舒淑这才舒了一口气,不过还是很生气拍了拍杨玄奕肩膀,却被一下子压了身下,她听到杨玄奕粗喘着气说道,“刚才就让你这小妖精满足了,这会儿轮到为师了。”

    很,屋内又是一番翻云覆雨。

    晚上舒淑被上官苏牧叫去了房间,上官苏牧端坐着,说起来,元婴后期修为真是不同寻常,就这么面对面,舒淑就感觉到了那种说不出威压。

    “师父……,您叫徒儿什么事啊?”舒淑决定装傻到底。

    上官苏牧本来想批评她几句,但是想到舒淑性格,这事多半是杨玄奕那个看似冷冰冰其实骨子里狂妄家伙搞出来,“杨玄奕来了吧?”

    “原来上官掌门倒是如此挂念于我。”也不知道杨玄奕什么时候跟了过来,这会儿正大摇大摆走了进来,一副很是熟稔样子。

    上官苏牧哼道,“据说你是那帮蛮子皇族后裔,果然是……一点章法也没有。”说起来还挺巧,上官苏牧竟然是明朝时期人,而且还是朱元璋后裔,虽然那血缘离嫡系皇族还有点远,但是没出道之前那也是吃皇粮

    这样一来,就有点……,谁都知道清朝把明朝给灭了,=。=

    杨玄奕冷眼瞧着上官苏牧,上官苏牧也不退缩,两个人目光缠一起,舒淑都觉得要起火了!!!

    就舒淑一筹莫展时候,忽然间,杨玄奕说道,“上官掌门是不是正准备炼丹,我猜得没错话是进阶到化神期用毕天丹吧?”

    上官苏牧收起敌意,惊喜问道,“杨长老会炼这一味丹药?”上官苏牧以前只管修炼,需要什么只管和师父说一声就好,哪里想过,很多丹药都是一粒难求。

    杨玄奕自信笑了笑,”上官掌门把药材准备好,我晚上就给你炼丹,一炉子起码能练出五粒上品。”这炼出来丹药也分上中下三个等级,上品丹药难出,也就只有被誉为炼丹奇才杨玄奕才敢这么张扬。

    上官苏牧显然极为高兴,马上说道,“杨长老果然名不虚传,如此甚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舒淑和杨玄奕往外走着,舒淑想着上官师父那热情神情,只觉得……,果然人还是需要有过硬技术身!!!!

    两个人说说笑笑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男子一副忧郁摸样,堵路中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最佳炉鼎相邻的书:网游之沉默王者市井贵女异界圣徒传奇网游之暗夜游魂驭蛇:误惹妖孽王爷药手回春网游之龙战黄泉重生之锦绣前程初来嫁到四季锦姝秀暗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