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书名: 最佳炉鼎 82 作者:碧云天

强烈推荐:我叫布里茨全球论剑黑脚市井贵女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原配宝典网游之梦幻法师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就一行人闲聊时候,忽然间从外面来好几对人马……,舒淑眼尖看到了某个狐狸众人簇拥下犹如众星捧月一般出彩,她努力把头低下来,不想对方看到。

    结果那一行人还就偏偏走了过来。

    那狐狸似乎和德吉法王认识,见到他行了礼问道,“大师,原来您这里。”说道这里瞥见一旁舒淑等人要离开,便是沉声道,“众道友,不要急,我这里有重要话要说。”

    舒淑不过是想离狐狸远点,并没有要走意思,这会儿听见他这话,便是硬着头皮上前问道,“这位道友,你有什么话要说?”抛开她尴尬,她敏感感觉到了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狐狸听到舒淑话,她脸上停留了几分钟……,那目光带着深深探究,就舒淑觉得要顶不住时候,才收敛住眼神,沉声说道,“我们们一行十人,只剩下六个人,其他四位已经遇害了。”

    “遇害?”德吉法王诧异遇到。

    “不仅如此,我们们试图回到传送阵时候才发现,传送阵已经被毁掉了。”狐狸这句话就像是一个石头丢进湖里一般,掀起了巨大浪潮。

    众人一下子就窃窃私语起来,其中和德吉法王一行隐神阁人不相信喊道,“怎么可能?那是上万年前古阵,你以为你随便说几句我们们就会相信?”

    狐狸一旁一个面目英俊男子怒道,“大胆,我们们九尾狐一族是何等尊贵,可是传承了上古神兽血脉存,又怎么会这种事情做欺瞒?”

    那人被狐狸气势吓到,连连后退,嘴里却嘟囔道,“谁知道是不是真,兴许是为了独占宝物使出手段而已。”

    德吉法王和狐狸显然是熟识,他听了狐狸话脸上阴沉不定,好一会儿才对狐狸说道,“贵族因为拥上古神兽血脉,比起同等级人修都要强上几分,怎么会这么轻易被……”

    狐狸露出回忆神色,只是脸上难得露出几分惊惧神色,显然当时吓不轻,“那天夜里我打坐休息,忽然就听到了惨叫声,等我赶过去时候就看到……”狐狸说道这里咽了下口水,艰涩说道,“族人就像是被鬼混附体了一样扭曲着脸滚地上尖叫,不过瞬间就变成了灰烬,剩下族人都很惊恐,我问是怎么回事,那人刚要作答,也忽然间尖叫起来,我知道它又来了,随即不过片刻就有四位族人我眼前变成了灰烬……”

    德吉法王赶忙问道,“后来呢?”就是连舒淑和蔚蓝几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我当时感觉一种冰冷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摸进了我身体里,但是又不是什么鬼魂,我身上带着纯正上古神兽血,等闲鬼怪别说是靠近,就是别抚触都会魂飞魄散,我感觉体内渐渐灼热了起来,灵气一点点被吸走……,那种感觉就好像要被慢慢吸干,浑身法术竟然一点也用不上,后来……,就我以为会死掉时候,天空传来一声尖锐哨声,然后那东西就消失不见了。”

    这几句话说舒淑几个人都毛骨悚然,狐狸是结丹期修士,他都没办法抗拒,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舒淑等人想到了卢久山古怪,还有舒淑梦中奇怪人,又想到狐狸遇到奇怪事情,这种种事情都联系一起就觉得窒息一般难受,这小玄界处处透着危险,可怖,恨不得立刻离开。

    狐狸继续说道,“当时我们们就觉得这小玄界有异,准备直接回去,没有想到连夜赶路走到了传送阵边上,那边传送阵却被人毁掉了。”狐狸说道这里脸色异样难看。

    空气中流淌着压抑气息,隐神阁人说道,“哼,一切还是眼见为实。”说完便是对德吉法王施礼,“多谢大师一路照佛,我这就带人去传送阵看看。”

    只是隐神阁人并没有走成,他们刚走了几步就见天空轰隆隆,黑色乌云袭来,不过片刻就是下起了大雨来……,只见他们消失雨中,很又重出现他们视线里,那个带头人脸上带着极度惊惧神色,“我们们出不去了,这里被设置了结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隐神阁这一行人走着走着就发现,这一条路总是绕回来,那带头人叫刘北,修为也是不弱,定睛这么一瞧,竟然是被设了结界,他们一直原地打转。

    舒淑,德吉法王一行人正躲雨,听了这话,修为高德吉法王不顾雨水变为一团青虹飞去,只是不过片刻便是浑身淋湿回来,他脸上带着凝重神色,“这结界施法者,修为不俗,就是贫僧都解不出来。”

    隐神阁刘北说道,“传音给外面人吧。”

    狐狸却是摇头,“我已经是试过了,没用。”

    霎时,气氛又变得异常压抑而沉默,刘北暗哑说道,“难道说,我们们被困了这里?”

    另一边,大玄界传送阵处,一个看守弟子看到那带着古朴花纹传送纹变暗淡无光,忍不住大惊失色,“不好,小玄界传送阵被毁了。”随即便是对一旁同是看守弟子说道,“大事不好了,去报告各大门派掌门!”

    浣岩城附近一座山上,一个满是白发老者入定一般坐黑洞洞□中,忽然间他睁开了眼睛,随即带着凝重神色,震怒嘶吼道,“到底是谁?谁把封印卢久山暗火族给放出了?”

    ***

    卢久山内,陈果拿着杨玄奕魂牌走前面,后面跟着舒淑,蔚蓝,蔚薄辰,还有德吉法王一行人,就连狐狸都跟随着,唯独隐神阁和几个其他门派人没有跟来。

    当时舒淑带着期盼把杨玄奕被困山上事情一说,热心德吉法王几乎是立即伸出救援橄榄枝,他甚至说道,“也许,找到杨长老能解开这结界异样说不准?蔚施主,不要担心,贫僧会保护众道友安全。”有他这样一个结丹中期修士,又有着悲天怜人心怀,就连一直都反对蔚蓝都没有异议。

    因为下雨,空气潮湿而寒冷,山路相当难走,还好众人都是使用飞行法宝都是没有影响进度,参天大树把微弱阳光遮住,显得一切阴暗而压抑,众人都保持沉默,只偶尔听到陈果引路声音。

    本来看着魂牌上以为离很近,可是众人们从下午一直寻到了晚上都没有看到。

    众人寻了一处河水旁安顿了下来,蔚薄辰抓了几条鱼来,烤来吃,德吉法王是因为要戒肉自然不肯吃,而令人意想不到是,狐狸却是不请自来坐了舒淑一旁。

    来者是客,舒淑自然不好赶走,便是随口客气问道,“你要吃点吗?”

    狐狸笑道,“我是喜欢吃鱼了,多谢舒姑娘。”

    舒淑无奈把自己手上鱼分了出去,一边肉痛想着……,这可是肥一条,蔚薄辰每次挑给她总是好。

    狐狸似乎看出舒淑不甘心,手一扬,手中变出一个晶莹玉石来,说道,“这是玉白石,灵极一品宝石,这么一点就可以雕出坠子出来,重要……,它可以隐瞒住特殊体质,比如全真阴女。”狐狸说道这里停顿了下,带着几分探究目光看着舒淑,见她别过头便是笑了笑接着说道,“今天吃了舒姑娘鱼,这小东西就送给姑娘当谢礼好了。”

    舒淑为了隐瞒住自己体质,一直都佩戴者上官苏牧送给她玉佩,从来都没被看穿过,这会儿被狐狸这么一说,忍不住心虚别开脸,“不过是一条鱼而已,狐狸……,咳咳,玉弧前辈无需客气。”狐狸名字叫玉弧,修为已经是结丹期,对于连筑基都没有舒淑自然是不可仰望前辈。

    玉弧笑道,“既然舒姑娘都喊我前辈了,这前辈话自然要听了,叫你拿着就拿着。”说完便是突然握住了舒淑手把那玉石塞了进去,随即略带疑惑问道,“哎,这手怎么握着这么熟悉,话说,舒姑娘,我是不是哪里见过你?梦里还是一个小屋里?”

    舒淑玉弧高压线一样凝视下,赶忙抽开了手,马上站了起来,“我去看看德吉法王。”

    另一边,德吉法王和蔚蓝还有蔚薄辰,陈果等人正做着ji烈讨论,舒淑赶过去时候正好听到蔚蓝分析道,“我觉得这魂牌有点怪,按道理我们们寻了一下午,行了那么多路,早就找遍整座山了,竟然到现还没找到杨长老,这太古怪了。”

    蔚薄辰点头道,“我也这么觉得。”

    陈果脸色苍白说道,“会不会是有人把师父藏了起来,用这个魂牌来……”陈果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意思不言而喻。

    舒淑也加入了话题,说出了自己猜测,“有没有可能,我们们这条路被人做了手脚,其实一直都原地打转,比如幻觉什么?”

    德吉法王听了宠溺笑了笑,对着舒淑说道,“不会,贫僧修为虽然不算高深,但是这点招数还是看得出来,贫僧一路都小心探查过,没有任何异样。”

    “那如果那做了手脚人修为比我们们都高呢?”狐狸显然吃完了鱼,这会儿也凑了过来。

    德吉法王依然摇头,“众位可能不知道,贫僧吸纳了一位仙界得道高僧舍利子,可以看破一切幻境,不会被鬼怪所扰,所以就算做了手脚人即使是化神期修为,贫僧也能看破。”德吉法王说道这里,安慰朝着不安舒淑笑了笑,“所以舒施主,众位不用担心,就算没有寻到杨长老,贫僧也会安然把众位送出山。”

    狐狸听了忍不住露出几分动容神色,“我曾经父王说过,曾经大玄界发生一场浩劫,无论人修还是妖修……,极灭绝,后来仙界便是派了一位得道高僧下来解除浩劫,那位菩萨为了阻止那场浩劫,以肉身来抵挡,后圆寂大玄界。”

    德吉法王露出肃穆神色,点头道,“正是这位法显菩萨,阿弥陀佛。”

    场面立时安静了一会儿,舒淑忍不住问道,“真好奇到底是什么样浩劫,竟然可以让仙界派人下来。”

    德吉法王说道,“那都是上万年前事情了,已经无从得知了,不过能让法显菩萨舍弃自己,显然是很危险处境。”

    众人商量了这么一会儿,均是无果,想着反正传送阵被毁,他们只能等着大玄界人来救,既然这样,那就不急,第二天慢慢寻找好了,因为……,即使是山下也不见安全。

    舒淑这一天晚上紧紧抱着蔚薄辰,靠着他结实胸膛这才觉得安全了些,不过才二天,但是发生事情实是太多了,弄她筋疲力,可是心里有担心着杨玄奕,可以说心情极为复杂。

    蔚薄辰安慰拍了拍舒肩膀,低沉声音夜色中有种安抚人心效用,“不要担心,我们们这里有两位结丹期修为前辈,再说即使他们不济,还有我呢,拼了命我也会保护你。”

    舒淑摇头,略带孩子气说道,“我要你好好,大家都好好,杨师父……也好好。”

    蔚薄辰笑,抓起舒淑手放唇边亲了亲,“会好,这么多人浩浩荡荡去寻杨长老,总不会无功而返,累了一天,好好睡一觉吧。”

    舒淑闻着蔚薄辰熟悉体味……,不自觉闭上了眼睛,只是等着她睡后,蔚薄辰却是睁开了眼睛,外面传来蔚蓝压低声音,“舒淑睡了吗?”

    “嗯,你进来吧。”

    蔚蓝听了这话,打开帐篷钻了进来,只见淡淡月光中……,舒淑靠蔚薄辰怀抱露出柔美侧脸来,就像是睡过去公主,是他公主。

    “终于舍得把舒淑分给我了?”蔚蓝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说道。

    蔚薄辰却是没有生气,而是略带暗哑说道,“为了舒淑安全……,不过把舒淑分给你?还是不要妄想了!”蔚薄辰说道后面,语气变得十分刚硬。

    蔚蓝一副无奈神色,“知道了,知道了……,你守上半夜还是我守上半夜?”原来两个人商量好给舒淑守夜,因为担心昨天事情再次发生,谁也不敢保证,今夜会不会有人再次召唤舒淑。

    “随你。”蔚薄辰看着窗外星辰说道。

    “那你先睡吧,我先守着。”蔚蓝躺舒淑一侧说道。

    “嗯。”

    如此,帐篷内,三个人并排躺一起,蔚薄辰却是有点睡不着,他沉默一会儿才说道,“你说,我们们到底遇到什么?”

    蔚蓝叹道,“谁知道呢,不过是过来捞点灵草,谁知道就这样……,传送阵被毁了,那是上古时期东西,我们们又没有人会修复,大玄界人会怎么营救我们们?还有那个狐狸说话,那种袭击他们族人奇怪物种到底是什么?”

    十年前他们还只是普通凡人,和权利,金钱而纠缠,从来没有想过,或者根本没有想过会经历这样令人费解事情,现一切都是他们没有jiē触过世界,但是作为男人就是这样,再苦再累,就算是害怕,也要假装勇敢守护自己家人,虽然看起来不是大无畏英雄,但是这才真实人□,值得令人尊敬人性。

    舒淑睡前紧紧攥着蔚薄辰衣袖,可是依然没办法阻挡那个梦境,她知道自己又做梦了,梦中那个穿着华贵衣服男人面貌变清楚了些,约莫看到几分英俊轮廓,还有一双幽深眼眸。

    “你昨天为什么没有来?”对方带着几分怨怒。

    舒淑皱眉,“你差点把带入河里,淹死我,还跟我抱怨?”

    “我不会害你,你不相信我吗?”那男人似乎极为不高兴。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舒淑毫不犹豫反问。

    那男人盯着舒淑,长长叹息了一会儿,解释一般说道,“因为,你是上万年来唯一看得见我人,也是唯一可以听到我声音人,这说明你就是我救赎,可以带我回家人,我又怎么会伤害可以带我回家人。”

    “带你回家?上万年?你到底是什么人?还有为什么我们们传送阵被毁了?这和你有关系吗?那些可以无形中杀掉妖修东西是不是你派出去?”舒淑想到这些日子以来异样,珠连炮一样发问道。

    “当然不是我,我不会伤人。”男人显然有点生气舒淑这样说他。

    舒淑盯着男人,似乎已经相信了他清白,她眼中露出几分渴望神色来,“但是你知道是谁对不对?还有师傅……,你知道他吗?你能救他吗?”

    那男人刚要回答,却突然露出几分痛苦神色,“没有想到你们这一对人里竟然有这么厉害法师……,不行了,我得先走了,记住,如果你需要我帮助就来找我,我不会害你,这对你我都有利!千万记住!”

    很,那男人就消失一团迷糊中,舒淑似乎听到了耳旁有人喊她,她睁开眼睛一瞧,自己竟然站帐篷外,而德吉法王正点着她额头……,一旁蔚薄辰和蔚蓝都露出焦急神色。

    作者有话要说:有妹纸说进度慢,加进度……,至于肉?了,~

    *d^_^b*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最佳炉鼎相邻的书:网游之沉默王者市井贵女异界圣徒传奇网游之暗夜游魂驭蛇:误惹妖孽王爷药手回春网游之龙战黄泉重生之锦绣前程初来嫁到四季锦姝秀暗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