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第79章

【书名: 最佳炉鼎 80第79章 作者:碧云天

强烈推荐:市井贵女全球论剑我叫布里茨原配宝典黑脚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网游之梦幻法师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舒淑第一次觉得什么叫数钱数道手抽筋,看着堆着满满的俪人珠简直心花怒放,她蹲坐在珠子旁一颗颗的数着,对一旁的男人们说道,“别急,我数数,咱们按人头分,你们没意见吧?”其实这话是对着何家姐妹说的,这一行人,蔚蓝和蔚薄辰和她是一伙的自然不用多说,杨玄奕和陈果她也是熟识,更不用说了,所以就剩下何家姐妹了。

    杨玄奕瞥了眼舒淑,比起在闪耀光彩的昂贵珠子,笑颜如花的舒淑更像是一块瑰宝……,毫不逊色,他的心一黯,别开头说道,“快分了吧,天黑前我们们要赶到那座山下,哪里才是我们们的目的地。”

    舒淑数了数,刚好每人二十颗珠,她依依的分了过去。

    蔚薄辰理所当然说道,“这东西还是你收着吧。”蔚蓝也跟着凑趣,“嘿嘿,我的不就是你的,你都拿着。”刚才舒淑不争气的小财迷的样子自然看在有心的人的眼里。

    陈果看着这情景赶忙拿过自己的那份,有点磕磕巴巴的说道,“舒师妹,我的还是我的……,咳咳,不是师兄小气,是这东西价值连城。”

    何家姐妹听了捂嘴笑,“确实是,一颗珠子可以换不少东西呢。”她们自然也不客气的收了起来,只是当轮到杨玄奕的时候他却令人意外的把手一扬,不耐烦道,“你都收着吧。”说完不等舒淑说话就抬脚走人了。

    舒淑立时感觉到目光刷刷的聚集在她的脸上,蔚薄辰的疑惑,蔚蓝的意味不明,还有何家姐妹的带着几分艳羡嫉妒的神情。

    舒淑忽然觉得,尼玛……,这日子,=。=

    很快,几个人又上了路,不过这一路上的气氛就有点怪怪的,何家姐妹总是时不时的打量着舒淑,而蔚薄辰默然不语,蔚蓝一副兴味的神色,一看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而陈果则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一心一意的赶路。

    舒淑忐忑不安了很久,最后还是硬着头皮上前对着杨玄奕说道,“杨长老,您还是收回去吧,这本就是你的。”

    杨玄奕头也不抬的说道,“怎么?这会儿就不是你的师父了?”

    舒淑气结,哽了半天,说道,“师父,不是,这东西太贵重了。”

    杨玄奕有意无意的瞄了眼正聚精会神的看着这边的蔚薄辰,冷声道,“为师曾经把更贵重的东西都给过你了,这点物件算什么?”

    舒淑,“……”尼玛!!!!这话多暧昧啊!!!

    杨玄奕趁着舒淑发愣这会儿,甩袖离去,从身后看去,发带扬起,飘然若仙,自有一股说不出的清贵之感,只是这会儿却是更加挺直了背,就显得更加的笔挺了起来。

    杨玄奕这样一来,整个队伍的气氛又恢复到了零点,蔚薄辰眼神暗了下来,手握着拳头,有一种蓄势待发的威猛……

    舒淑头疼的扶额,她以前倒是没有想过现在这个问题,这些男人都聚在一起,难免吃醋什么的,她要如何处li?哄了这个那个难过,但是你说按照事情的对错来处li的话,又会显得太冷血,她心中自然会有更加倾向的一方……,比如她自然更加喜欢蔚薄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取代他在她心中的位置,蔚薄辰不仅是情人,是伴侣,更是她只得信任的伙伴,果然古代的什么三妻四妾的日子不是人过的,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消受不起。

    可是,就像蔚蓝说的那样,她早晚需要面对这个问题,她的男人可不会是只有一个蔚薄辰……,如果有一天,蔚薄辰不愿意和别人分享她,她要怎么办?

    众人各有心思,沉默不语,收了珠子向前而去,大家走了约莫半个小时,不远处忽然就显现出一座高耸入云的山脉来。

    “竟然是卢久山!”

    杨玄奕忍不住喊道,虽然他们选了一条他都不知道的路,但是这山却是熟悉的,这山叫卢久山,它是一座活山,所谓的活山就是不会固定在一个地方,会自动移动,也许昨天它在这里,明天就在别的地方,山上长着无数的灵草,灵矿,他们运气显然不错,

    何家姐妹正是寻药而来自然是高兴,舒淑知道有好东西拿了也是高兴,一行人一改刚才的沉默压抑,个个兴奋了起来,加速朝着卢久山而去。

    让舒淑一行人没有想到的是,刚到了卢久山就看到两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子威风凛凛的站在山口驱赶来往的修士。

    “看什么?这里已经被我们们天脉阁给包了,知道天脉阁吧?大玄界第一大帮派。”

    何家姐妹怒道,“呸,你们天脉阁也算是第一大门派?也睁大你的狗眼瞧瞧,我们们可琼山派的弟子。”

    “自从许老祖闭关修,琼山派它不过是二流的门派了,小丫头片子,有胆儿啊,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们们吴兄弟是什么人?在爷面前撒泼,真是不想活了。”那两兄弟二话不说,各自一甩袖,两把黑黝黝的巨斧就迎风变大,朝着何家姐妹而去。

    何家姐妹都是筑基期对着同样都是筑基期的吴家兄弟,又加上身后跟着结丹期的杨玄奕,自然不甘示弱,朝着空中张嘴一吐,飞出两把扇子来,何家姐妹,一左一右的冲了上去,很快四个人就斗起法来。

    那吴家兄弟倒也不弱,很快就把何家的姐妹斗的快要败下阵来,这个时候杨玄奕和舒淑一行人已经赶到了。

    蔚薄辰瞧了一眼,皱着眉头,从腰带解开宠物袋子,一只巨大的火凤凰迎风变大,眼眸通红,那火焰倒是不简单,初看是红色,待了近看竟然是一股绿色……,朝着吴家兄弟而去,还未靠近,吴家兄弟就感受到了一股炙热的炎热,灼的他们头发差点烧掉,两个人很快就向后退去。

    吴家兄弟打量了那火凤凰一样,忍不住惊呼道,“竟然三炎玄火!”

    蔚薄辰是火系单灵根,待他筑基之后,上官苏牧就很头疼他的本命法宝,在玉清派的法宝库房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东西……,倒是寻到几个防御法宝,要知道本命法宝这东西几乎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这是可以随着修士一起成长的武器,你强它便强,很多时候代表一个修士最后的底牌。

    后来有一日在打坐,这只火凤凰却是不请自来,自愿和蔚薄辰契约,如此倒是得了一件灵品一级的法宝,这火凤凰乃是仙界三炎玄火中诞生出的生灵,自由灵性,后来不知如何辗转到了大玄界,竟然就成了蔚薄辰额灵宠。

    蔚薄辰虽然不过筑基中期的修为,可是因为舒淑的拖累,倒是多比别人修炼了不少时日,所以底子时分醇厚,就像人的天分不一样,即使是同样的修为,也有个强弱,蔚薄辰这修为即使放在同等修士前是不弱的,加上他的三炎玄火凤凰,就是结丹期的修士可以斗一斗,何况区区筑基初期的吴家兄弟,自然是不在话下。

    不过片刻,那吴家兄弟就被烧的连头发都没了,他两个不过是恃强凌弱之辈,见到蔚薄辰不弱,又看到身后跟随的结丹期修士杨玄奕,吓得跪在地上求饶。

    事关琼山派的声望,杨玄奕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随意侮辱我们们琼山派!许老祖也是你等提起的?”杨玄奕的师父虽然不是这位正在闭关修炼的化神期许老祖,但却颇得这位老祖的喜欢,如此倒是受了不少的教诲,一直把这人当做真正的师父一般的,杨玄奕虽然傲慢,但是一旦某个人入了他的眼,他便是会掏心掏肺的。

    那两个人受到了结丹期修士的威压,吓的腿打哆嗦,“前辈恕罪,我们们是天脉阁钱长老门下的弟子,是钱长老吩咐我们们守在这里,不得让任何人进入。”

    “胆子倒是不小,这卢久山又不是你们天脉阁的,怎么别人就进不得?”杨玄奕冷眼瞥了那吴家兄弟一眼,那吴家兄弟只觉得结丹修士的威压一下就变的强悍了起来,两个人不自觉的向后退去,不过片刻便是吐出血来。

    吴家兄弟的吓的半死,不住的哭喊道,“前辈饶命,实在是师父吩咐弟子不敢不从。”

    杨玄奕哼了一声,“枉议前辈,自自己割掉舌头。”

    “前辈,这可不行啊,我们们要是没有了舌头……”

    舒淑藏在蔚薄辰的身后,一想到两个人被割掉了舌头的样子就觉得恶心,一旁何家姐妹却是说道,“舒姑娘,这两个人心术不正,这惩罚算是轻的了,你不用觉得看不过去。”

    “这不算是轻的?”

    “那是,敢对杨长老出言不逊,就是杀了也不为过。”何家姐妹异口同声道。

    舒淑心想,果然修士就是修士,别看两个姐妹一副娇滴滴的样子,一旦打斗起来竟然一点也不手软。

    那吴家兄弟被逼的无奈,抹着眼泪,就准备自行割掉舌头……,就在这时候,一声洪亮的声音响起,“且慢!”随着那声音飞来一位年约三十,扎着清朝时期大辫子的黑袍男子,是一位结丹初期的修士。

    “师父!救命啊!”那两个兄弟见到飞来的男子均是痛哭流涕的求救道,原来这男子就是吴家兄弟的师父钱正盛。

    钱正盛看到杨玄奕,脸上露出尊崇的表情,忍不住跪了下来,“王爷吉祥。”

    舒淑,“……”orz,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

    何家姐妹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摸样,陈果师兄更是一副理当如此的神情,只有舒淑和蔚蓝,蔚薄辰三个现代人都有点接受不了。

    杨玄奕抬头瞥了眼钱正盛,“果然是你,我就说谁都胆子敢把这山都围了起来。”

    钱正盛头垂的低低的,恭敬的说道,“王爷,奴才要是知道是您过来,就是放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让人拦着。”

    “哼,那还拦着他们割掉舌头?”杨玄奕背手而立,看这气势相当的牛掰。

    “王爷,有所不知,我让人守在这里是因为……”钱正盛看了眼旁边的几个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样。

    随后,舒淑就听不见两个人说话了,一旁蔚蓝解释一般的说道,“他们在用传音。”

    舒淑恍然大悟,仔细的瞧着杨玄奕,只见他的神色慢慢的变的凝重,似乎遇到了什么大问题,不过一会儿就见那钱正盛站了起来,一旁的吴家兄弟也如释负重的立在一旁,似乎已经解除了危急。

    何家姐妹忍不住问道,“杨长老,到底是什么事?”

    杨玄奕沉吟了一会儿便是说道,“钱长老让人堵在这里是因为……,他们这一队十人,已经有五个有去无回了,这山有点蹊跷。”

    “杨长老,这个钱长老可靠吗?”蔚蓝忍不住问道,“到不是我不相信他,只是这人心难测。”

    “很是凑巧,这个人是我在凡尘时候的熟识,自然是可靠的。”

    几个人沉默了下来,就算灵草再如何珍贵,又怎么比得过生命?

    舒淑果断的说道,“那还是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原本以为大家都会同意,没有想到何家姐妹却说道,“杨长老,我二姐妹参加试炼最大的目的就是为生病的父亲寻到千年的白斩草,为了寻找这颗草药家父特意拿了魄光石给我们们姐妹,您也知道这破光石遇到白斩草是会发光的,您看。”两姐妹说完便是伸手从储蓄袋中拿出一颗蓝色的石头出来,这石头也是稀奇,正发出隐隐约约的蓝光。

    舒淑又新奇,又不解,“有意思,可是这石头怎么会发光?”

    何家姐妹解释一般的说道,“据说白斩草是因为魄光石才长出来的,没有魄光石就没有白斩草……,曾经一位前辈到过一个地方,那里地都长着白斩草,白色的花骨朵浅浅绽放,映着莹莹发光的蓝色魄光石,在夜色中有着惊心动魄的美丽,简直就是难得一见的奇景。”

    舒淑听的心里忍不住向往了起来,“一定非常美。”

    蔚薄辰握了握舒淑的手凑趣道,“以后一定带你去看。”

    舒淑甜甜的笑,点了点头,“嗯。”

    蔚蓝不甘示弱道,“我也要去。”

    蔚薄辰哼道,“不带你去。”

    杨玄奕的目光带着几分的阴霾,冷声道,“白斩草的珍贵不亚于俪人珠,一颗难求,你们还以为会遇到一大群让你们观赏?真是异想天开。”

    何家姐妹,一路上小心观察,似乎已经察觉出了什么,她们两个面面相觑,有点艳羡嫉妒的说道,“杨长老,您说话有点酸。”

    杨玄奕,“……”

    舒淑,“……”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已经走了的吴家兄弟疯了一样的跑了过来,他脸上带着惊惧的对着杨玄奕哭诉道,“杨前辈,请你救救我师父吧。”

    杨玄奕皱眉,“不过这么一会儿,发生了什么事情?”

    吴家兄弟磕磕巴巴的开始说起来,原来刚才和杨玄奕分开之后,钱正盛就因为担心弟子入了山,没有想到刚进去没多久,就传来了惨叫声,吴家兄弟又害怕又担心,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按照惨叫声的地方而去,只见地上是一滩血迹,钱正盛的外袍被丢在地上,人却是不见了踪影,吴家兄弟当时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脸上血色全无,疯狂的往外跑去,一出来就看到了杨玄奕,想到钱正盛和杨玄奕的关系,自然是到这里求救来了。

    “杨前辈,小辈刚才有眼不识泰山,平时师傅总是说您才是真正的高贵血脉,是他的主子,我刚才拦着是因为不知道您的身份,这才冲撞了您,可是我们们师傅对您可是一直恭恭敬敬的,没有一点的亵渎,您就看在师傅这份心意,救救他,就算让我们们以死谢罪我们们都无怨无悔。”吴家兄弟说道这里泪流满面,不断的磕头,显然这两个人之前虽然有些恃强凌弱,但是对待自个儿的师父却是情深意切。

    杨玄奕脸色发沉,露出犹豫难定的神情。

    吴家兄弟见状,像是不要命的一样的磕头,不过一会儿额头上就露出红色的痕迹来。

    过了片刻,杨玄奕像是下了决心,“起来吧。”

    “杨前辈,您这是同意了?”吴家兄弟惊喜的问道。

    杨玄奕点头,“起来说话,把这里的事情仔仔细细的跟我说一遍,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这山有异,你的几个师兄又是怎么失踪的。”

    原来钱正盛一行人是在昨天到的这里,算是最早一批到的,刚开始他们倒是没有想过这山有古怪,自然是高兴的入了山,当一行人进入山林深处之后,忽然间就起了一片黑雾,待几个人重新聚到一起之后就发现竟然少了三个人,钱正盛就吩咐一队分为两组,他和吴家兄弟一起,其他四个人修为略高者一组,便是一组分头去寻,结果这确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原本说好晚上在山脚下会和,结果左等右等,到了早上也不见那四个人来,钱正盛这才知道恐怕那几个人都失踪了。

    钱正盛想着是不是要把此事禀报给门派,结果早晨的时候又陆续续来了几对人马,钱正盛自然阻拦,说山里有异,可是他们哪里会听,以为是想独吞灵宝,便是不听劝慰进山了,结果不过几个时辰,便是跑出来一个男子,他披头散发形状疯了一般的,口里嚷嚷着怪物,随即跳到悬崖自尽了,如此钱正盛自然是知道了他们很多人已经凶多吉少了。

    杨玄奕听到这里沉吟了一会儿,便是对何家姐妹说道,“你们两个人修为不低,皆是筑基中期的修为,既然是因为寻药而来,便是随我一起去吧。”杨玄奕说道这里对着舒淑一行人说道,“徒弟,舒淑姑娘,你们几个就在这里等着吧,万一……,我们们一行出不来就不要在试图寻了,这小玄界大有古怪和往届不同,立即烧了传音符让外面的长老们打开传送阵出去。”

    陈果激动道,“师父,这怎么行?徒弟要跟师父一起。”

    杨玄奕露出几分欣慰的神色,伸手摸了摸陈果头,“我的炼丹之术还是有人继承下去为好,你虽然有些愚钝,炼丹天赋也不高,为人也太和善,又爱偷懒……”

    舒淑,“……”

    蔚薄辰,“……”

    蔚蓝忍不住偷笑。

    陈果委屈道,“师父,徒弟,一直都很努力的,难道……,徒弟就一个优点都没有?”

    杨玄奕慈爱的笑了笑,“你还算纯善,切莫变了。”

    “师父……”

    看着杨玄奕和何家姐妹消失在山中,舒淑只觉得心头沉甸甸的,她不知道外界为什么要说杨玄奕是一个冷漠自私的人,在她看来,他是一个真正的性情中人,只是善于用傲慢把自己包装起来而已。

    舒淑和蔚薄辰几个人都没有了继续试炼的想法便是和吴家兄弟在山脚下的凉亭里等着,杨玄奕是下午时分进去的,到了晚上也不见有消息来。

    蔚薄辰照例做了晚饭,他把产俪人珠的河蚌肉给收集了起来,这会儿就着火烤了来吃,撒上他特质的香料,别有一股香味,就是一旁愁眉苦脸的吴家兄弟和陈果都露出垂涎欲滴的神情。

    几个人好好吃了一顿,晚上就睡在了帐篷里,舒淑玩了一会儿保卫萝卜,结果以前每次都会完美通关的游戏,这会儿却老是输,蔚薄辰在一旁看了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个杨玄奕,你是不是挺喜欢他的。”

    舒淑赶忙摇头,“不喜欢。”这话回答太快,颇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蔚薄辰露出艰涩的笑容,“睡吧,别太担心了,我看杨玄奕不是短命之人。”

    舒淑抬头,看到从窗户里露出的卢久山的面貌,黑乎乎的一片,安静而诡异,就好像吞噬一切的黑洞,让人心里产生毛骨悚然的感觉,杨玄奕他们真的会没事吧?

    在蔚薄辰坚实的臂弯里,舒淑安心的睡了过去。

    舒淑知道这是在做梦,一片白色的迷雾中,她似乎看到一个人影,看不清面容……,只看到身上穿着华贵的长袍,绣着奇怪的缠枝黄色花朵,花朵的中央镶嵌着一种蓝色的宝石,在暗黑中那宝石发出耀眼的光彩,那人袖子一扬,白皙修长的手心上满是俪人珠,比舒淑之前采到的还要大,还要明亮,他低沉的说道,“跟我走吧,这些东西都是你的。”

    “你是谁?”舒淑忍不住脱口问道。

    “一个迷失了方向的人。”那人低低的说道,声音悦耳的犹如山泉流动的声音,让人听着便是觉得心情舒畅。

    “你想我干什么?”

    “带我回家。”那人说道家的时候,语调变的异常激动,似乎无限渴望。

    舒淑想到这山里的古怪,忍不住联想道,“你是不是也是被这山里的妖怪给困住了,想要出来却需要别人的帮助?”

    “妖怪?”那人愣了一会儿。

    “对,这里逃出来的人,有人喊道看见了怪物,难道不是妖怪?”

    “妖怪?他们比妖怪更可怕,比世间任何的东西都可怕。”那人说道这里露出极度惧的表情,语带颤抖的说道,“不要让他们找到你。”

    “你到底是谁?又怎么会在我的梦里?”舒淑忍不住问道。

    “我是谁?”那人迷茫的自问道。

    舒淑皱眉,“也许,我可以帮你带话给你的亲人朋友,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怎么会被困在这里?”

    “我是谁?谁是我?”那人似乎陷入了迷茫的循环当中,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只是说着说着突然又凶恶道,“你不要转移话题,你得跟我走,我需要你,走吧,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白斩草?俪人珠?或者是可以帮助你进阶到筑基期的圆竺果?你知道那东西,本是结丹期进阶元婴期时候吃的灵草,你虽然资质劣质,但是吃了它保证你可以进阶到筑基期,怎么样?”

    舒淑听了忍不住心上一动,上官苏牧曾经喟叹一般的说道,舒淑这修为如果有上千年的圆竺果,说不定就可以突破了。

    “是一千年的圆竺果吗?”舒淑忍不住问道,事关修炼,她不得不动心。

    那人听到舒淑带着感兴趣的语调,笑道,“千年的算什么,我这里还有万年的圆竺果,你想要吗?要就跟我来。”

    舒淑忍住渴望说道,“我不信。”

    舒淑的这话刚说完,就见那人手上的俪人珠消失无踪,手上多了一颗灵草,约莫巴掌大小,枝头上开着白色的灯笼一样的花朵,红色的根,舒淑不用查看就已经感受到了那股强大的灵气,“这是万年的?”

    那人的声音带着几分诱惑,“是啊,不仅可以让你进阶,还可以送给你身旁的男人,他说不定一下字就可以进阶到结丹期,想不要?”那人说完便是转身向后走去,边走还不忘说道,“想要就跟我来。”

    舒淑忍不住跟了上去,这一刻她心中都是想要进阶的渴望,进阶到筑基期,然后成为真正的修炼者,延长寿命……,这是她这些年以来的梦想。

    那人的身影消失在浓重的白雾中,舒淑也情不自禁的跟了进去,就在她的脚姚踏入那白雾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身旁的一个声音,“舒淑,你快醒醒!”

    舒淑被这声怒吼声下惊睁开了眼睛,这一瞧吓了她一跳,原来她正站在环绕山脉的河水旁,那汹涌的河水怒气磅礴的拍打着一旁的岩石,直流而下,她的脚踩在河边的岩石上,只差一步就跳下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

    蔚薄辰紧紧的抱着舒淑,显然他吓得也不轻,“我刚才刚睡醒就看到身旁空空的,赶紧起来去找你,结果就刚到这里,就看到你准备跳下去。”蔚薄辰说道这里停顿了下,使劲儿的攥着舒淑的手,惊魂未定的说道,“就差那么一步,你就跳下去了,幸亏来得及,老天保佑。”

    舒淑也是心里七上八下的,好一会儿才觉得安稳了些,“我刚才做梦了,梦见一个男人,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觉得他穿的衣服很古怪,跟我们们大玄界不太一样,他刚开始拿了俪人珠诱惑我……,后来就是圆竺果……”舒淑一点点的把自己梦中看到的事情讲给蔚薄辰听。

    蔚薄辰抱着舒淑回帐篷,当他听到俪人珠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你说,他怎么知道我们们刚刚采过俪人珠?而且你很喜欢,这到底是什么人?”

    两个人刚到了帐篷,就见蔚蓝揉着眼睛走了出来,他看到舒淑和蔚薄辰本来想调侃两句,只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一愣,很快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了?”

    舒淑把刚才的境遇这么一说,蔚蓝也是露出凝重的神色,“这山里到底是什么鬼玩意?怎么好像是传说中招魂的把戏。”

    几个人面色凝重,都没有说话,这一刻他们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小玄界的异样,好一会儿舒淑才说道,“我听说当初小玄界被几位化神级别的老祖隔断了出去,你们说到底是因为什么?这可是相当费力的事情,没有什么万不得已的情况那些狡猾的老祖们又怎么会肯干这事?”当初舒淑听到上官苏牧的话就有点疑惑了,既然当初费尽心血隔断出去,这会儿怎么又像是没事一样当试炼的地方来用,难道那些老祖们就没有留下什么话?

    蔚蓝和蔚薄辰还有舒淑都是刚入道不久的新人,自然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不管是什么原因,最常见的一个便是这小玄界很危险,危险到那些化神期的老祖们放弃这大好的宝地,直接放逐了。”

    蔚薄辰点头,“这地界,灵草茂盛,我们们刚进来就采了那么多真么贵的俪人珠,这是放在大玄界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显然,这里藏着莫大的秘密,我们们赶紧走吧,这里太危险了!”蔚薄辰说道这里站了起来,果断的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好厚的一章,昨天本来要更的和今天的,攒到一起了。\(^o^)/~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最佳炉鼎相邻的书:网游之沉默王者市井贵女异界圣徒传奇网游之暗夜游魂驭蛇:误惹妖孽王爷药手回春网游之龙战黄泉重生之锦绣前程初来嫁到四季锦姝秀暗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