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晋江独家发表

【书名: 最佳炉鼎 46晋江独家发表 作者:碧云天

强烈推荐:网游之梦幻法师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黑脚我叫布里茨全球论剑市井贵女原配宝典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谢冉愣愣的,好一会儿才恢复了清明,他脸色有点发白,只是蔚蓝拽着他说了好几句话,他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最后还是旁人看不过去,上来劝架,这才把蔚蓝从谢冉身边拉开,等到谢嫣带着舒淑和蔚薄辰过来的时候正是两人已经被分开的时候。

    谢嫣皱着眉头看着谢冉额头上的淤青,忍不住心疼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谢冉摇头,不肯说话。

    舒淑看着却是很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感觉,她可一直记恨着谢冉呢,一副道貌岸的样子,然后给她下了药,把她丢给蔚蓝,想想真是龌龊,她凉凉说道,“小舅舅,你们军人打架算是违反纪律吗?”这话问的一派天真,好像谢冉真的是她舅舅一样。

    只是奇怪的是,要是平时的谢冉肯定会面色不改的回答,这一次却是别过头……,连看都没有看舒淑一样,“姐,我不太舒服,先去休息下。”

    谢嫣不放心,跟了过去,等着谢嫣和谢冉走了,蔚蓝鼻孔里插着白色的纸巾,那是为了阻止鼻血……,他侧身站着,露出自认为最英俊的笑容,对着舒淑打招呼道,“喂,舒淑,你可是比以前漂亮多了,特别这双腿,可真长。”

    蔚蓝这一副无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蔚薄辰一个拳头打趴在地上,“老子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倒是自己找上门了,撬了别人的老婆,这叫兄弟?”

    对着蔚薄辰,蔚蓝还是带着几分心虚的,他忍着痛爬了起来,“我知道对不起你,但是我也是被人陷害的。”只是蔚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露西卡一拳重新揍翻在地上。

    露西卡吹了吹手指头说道,“上次是因为需要帮忙所以没有动你,今天我可是实在忍不住了。”

    蔚蓝忽然欲哭无泪,“……”这一轮下来,他可是被揍了三次。

    很快,寿宴正式开始,在场的人就坐,一开场,齐玉露坐在钢琴上弹唱着生日歌,齐老太太就众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她换了身大红色的新式旗袍,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神采。

    不知道是哪家策划的,这场寿宴办的奢华而不失温馨,就连讨厌齐玉露的舒淑都有点感动于齐家的和睦,只是她总觉得似乎有人在盯着自己,当她回头查看的时候,就看到对面桌上有一个穿着道士袍的中年男子,他见到舒淑回头瞧他,很快就转过了头。

    舒淑虽然心里奇怪,但是因为看出对方不是修仙者,所以也没有太在意。

    时间过得很快,等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舒淑和蔚薄辰起身想要走,结果谢嫣拦住说,齐家的人想要当面和舒淑谈谈。

    舒淑不知道要还有什么好谈的,但是她也正找机会问问齐玉露,为什么要把弄的身败名裂的,到底和她有什么仇?所以也没有计较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而是跟了过去。

    谢嫣带着舒淑进位于别墅三层的房间,里面很宽阔,布置奢华,等着几个人坐稳,谢嫣便忽然说胸口疼,非拉着蔚薄辰下去找药,结果房间里就剩下舒淑和露西卡。

    露西卡表情淡淡的,却贴着舒淑的耳朵悄声说道,“窗帘后有人,鬼鬼祟祟的不像是做好事。”

    舒淑,“什么人啊?”

    露西卡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说道,“好像是拿着一把姚木剑。”

    舒淑忽然想起……,姚木辟邪,不会是说?舒淑还没想完,就看到窗帘忽然被掀开,一个男子拿着木剑冲了出来,对着舒淑喊道,“妖孽,还不快点受死。”

    舒淑,“……”

    露西卡皱着眉头,“你想干什么?”

    那人穿着道袍,赫然就是刚才寿宴上盯着舒淑的道士,此时他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你们这一对狐狸精,到人世间来采阳补阴,吸食人精,我今天要为民除害!”说完便是念念有词,忽然冲着手中的黄色符咒喷了一口水,随即那黄符着了火,他又挥动姚木剑,跳着奇怪的舞步。

    舒淑囧了,露西卡也囧了。

    “这是什么东西?”露西卡问着舒淑。

    舒淑好一会儿才说,“除魔卫道的道士……”舒淑说道这里对着那道士很好奇的说道,“您是不是茅山派的?”

    那道士对于舒淑的处惊不变很是生气,指着舒淑骂道,“大胆,我的名讳也是你这狐狸精叫的?”

    舒淑,“……”

    结果那道士正气凛然的说完,跳了不下半小时的剑舞,对面的舒淑和露西卡一点事都没有。

    这时候,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在后面喊道,“玉和大师,他们怎么还没反应?”

    舒淑一听这声音,气的咬牙,不是齐玉露还是谁?

    原来谢嫣和齐家合谋,准备在这个时候把舒淑和露西卡这一对所谓的妖孽给收了。

    玉和真人折腾半天也不见效,终于额头上汗淋淋的,拿出一个罐子,“他们妖法高强,看来我要使出独门绝技了。”

    说完便是念念有词念了半天咒语,迅速的打开了罐子的盖子,朝着舒淑和露西卡洒过来,他的准头还是很高的,可惜……,露西卡的动作更快,他抱着舒淑用了御风术,轻巧的往旁边一闪,那罐子里的东西直接洒在了名贵的地毯上,猩红的颜色,恶臭的气味,竟然是狗血。

    露西卡奇怪的问道,“这是什么?”

    舒淑捂着鼻子,忍着恶心带着又囧又无奈说道,“狗血,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洒了狗血。”

    露西卡,“……”

    那道士见狗血被避开,忍不住说道,“妖法竟然这样的高强,齐施主,这需要加钱。”

    齐玉露这时候也不藏着了,直接推着轮椅走了出来,她恨恨的说道,“加,你要多少就多少,只要把舒淑这个贱/人给收了。”

    正在这时候,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妈,我没想到你又骗我,让开,我要进去找舒淑。”

    随即又传来谢嫣苦口婆心的劝慰,“儿子,那舒淑是狐狸精,上次大师就看出来了,你不能在被她迷惑住了。”

    只是显然谢嫣没能劝动蔚薄辰,很快门就从外面被打开,蔚薄辰的身影就出现在房间内,当他看到倒是正嘴里念念有词,那把破姚木剑忽然就发光,朝着舒淑冲去,便是二话不说,幻化出火球出来,接连朝着那木剑而去,只听噗噗的声音,很快,木剑就化为了灰烬,洒在地毯上。

    玉和道士大惊,“你……,你会妖法?难道你也是狐狸精?”

    蔚薄辰好笑,忍不住说道,“看来就是一个会点道法到处招摇撞骗的骗子,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是修仙者!”

    玉和道长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几眼蔚薄辰,这个蔚薄辰和舒淑还有露西卡身上的气息卓然不同,舒淑身上阴气很重,露西卡也是有股奇怪的气息……,但是蔚薄辰却不是,身上充满了阳气,而且相当的充沛旺盛,他想起刚才的弹火功,心中咯噔下的,难道真的遇到了修仙者了?

    蔚薄辰见道士发傻,而他身后的齐玉露一副咬牙切齿的摸样,忍不住骂道,“你到底要干什么了?找人诬陷舒淑不说,更是设计陷害舒淑的妈妈,我们们没找你算账,你倒是自己死缠烂打的,弄个糊弄人的破道士过来就准备杀人灭口是吗?你当其他人都是傻子是不是?还真以为我们们家舒淑很好欺负?”

    齐玉露气的差点晕过去,“别光说我,你妈妈还不是参合一脚。”

    看到蔚薄辰使用法术的过程的谢嫣已经有点呆住了,听了齐玉露的话,忽然就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赶忙解释道,“儿子,是齐玉露,她说你被妖精迷住了,当时你身子很不好,我找大师算过……,确实是有,所以我就怀疑舒淑是……,但是我没有想害他们,只是说吓唬吓唬舒淑。”

    蔚薄辰手臂一扬,转瞬之间,齐玉露的就被困在火圈里。

    齐玉露看到那些一人过高的火焰挡住了她的视线,那炙热的窒息感扑鼻而来,吓的要死,忍不住对着那道士喊道,“你这破道士,我们们家花了那么多钱来找你,你竟然什么都干不了,快把这火从我身边弄掉,啊!我要被烧死了。”

    玉和道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这下他已经确定了,这个蔚薄辰还有舒淑和那个露西卡显然都是修仙者,和他这个学了点旁门左道术法的人相比,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要不逃吧?

    蔚薄辰把那火圈慢慢的变小,齐玉露觉得周身越来越热了,忍不住哭喊道,“蔚薄辰,你到底要干什么?”

    蔚薄辰冷然的说道,“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那针对舒淑,她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怀恨在心,弄的她家破人亡。”

    “我……”齐玉露被火烤的,脸上被烟熏的半黑,特别狼狈,哪里还看得出曾经漂亮的容貌,她口干舌燥,感觉自己简直就命悬一线,这时候真是什么话都肯说出来,“是我奶奶,她说舒淑运道好,她在我身边就是抢我的运道,所以我就想办法陷害了她,至于她妈妈,我不是故意杀人的,谁知道她妈有病?”

    舒淑气的不轻,“你妈才有病,运道?就因为这可笑的理由,你弄得我家破人亡?”

    蔚薄辰和舒淑同仇敌忾,他安慰的摸了摸气的颤抖的舒淑说道,“没事,现在有我呢,没人能欺负你,”说完便是扬手一指,那火焰竟然像是有生命一样,朝着齐玉露而去,直接把她包围在火球中。

    “啊!好烫!蔚薄辰你这是杀人,要坐牢的!”齐玉露忍不住煎熬喊道,此刻她的头发都已经烧掉,衣服也烧的只剩下一半,似乎马上就要成为灰烬。

    谢嫣都惊呆了,她悄悄的走过去,拽了拽蔚薄辰的衣袖,悄声说道,“儿子,就算她有错,至于杀人嘛?这可是犯法的。”

    蔚薄辰低头不吭声,一旁的露西卡闲闲的说道,“杀人犯法,但是找人来给我们们洒狗血就不犯法了?还污蔑我们们是什么妖精?谢女士,这也算诽谤罪吧?哼,舒淑可是你儿子喜欢的女人,你能不能尊重下你儿子的意愿?也尊重下舒淑?”

    谢嫣忽然就有点词穷,她很心虚,不知道说点什么。

    齐玉露的惨叫声,一声接着一声,极其凄惨,刚开始她还求饶,到了最后却是骂道,“舒淑,你这个ji女生的婊/子,别说什么运道,就是没有这个我也看你不顺眼了,死胖子,还装作一副清纯的样子,你还以为拿个赵阳真喜欢你?他说光握着你的手就觉得恶心!!!你妈那二/逼,就更不用说了,认识一个男人三天就赶跟着去厦门旅游赌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怪不得生出你这样的贱、人,你现在和蔚薄辰这混球狼狈为奸,别太得意,等我活着出去,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舒淑冷冷说道,“你说让我生不如死,已经说了不下十遍了,可是你看,我现在好好的,而生不如死的人是你。”

    “臭/婊/子,你不要得意!啊啊!好疼!我要化掉了!!”齐玉露疼的在地上打滚,“奶奶,你快救救我!爸,妈,你女儿快死了!”

    那叫玉和的道士已经完全傻了,根本就不敢动弹半分,自从确认蔚薄辰是修仙者开始,他就想着如何求饶,要知道自己这些修仙者眼中就跟蝼蚁一样的。

    就在这时候,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领着一个同样白头的道士走了进来。

    当那道士看到齐玉露的惨景之后,不慌不忙的宽袖一扬,一片黄光闪出,随着他的一声“避!”那黄光直接罩在了齐玉露的身上,竟然奇异的把火给隔绝掉了。

    露西卡眯着眼睛说道,“竟然是土系的防御术,我们们遇修仙者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最佳炉鼎相邻的书:网游之沉默王者市井贵女异界圣徒传奇网游之暗夜游魂驭蛇:误惹妖孽王爷药手回春网游之龙战黄泉重生之锦绣前程初来嫁到四季锦姝秀暗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