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晋江独家发表

【书名: 最佳炉鼎 40晋江独家发表 作者:碧云天

强烈推荐:原配宝典市井贵女全球论剑我叫布里茨黑脚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网游之梦幻法师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当齐玉露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全身绑着绷带,就连脸上也是,她吓了一跳,刚忙让齐妈妈去拿镜子过来,她的脸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齐妈妈带着不忍心的神情,本来想劝着齐玉露休息,可是她知道自己这女儿想干什么,根本就拦不住,无奈拿了镜子给她……,果然当齐玉露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吓了一跳,她尖锐的喊道,“妈,我是不是毁容了!是不是!”

    齐妈妈看着女儿撕心裂肺的样子,心里难受的不行,上前抱住她,“玉露啊,你放心,妈妈已经给你找好了最好的整容医生,一定弄得跟以前一模一样。”

    齐玉露的心刚刚安定了下来,忽然就觉得不对劲儿,她忍不住动了动右脚,惊恐的看着齐妈妈说道,“妈,我的腿怎么回事?别告诉我,我要瘸了!”

    齐妈妈看着齐玉露这摸样,一个劲儿的擦眼泪,一旁的齐阚也忍不住动容,他最疼这个女儿了,“玉露啊,你别这样,我们们康复后做复建,医生说有3o%机会复原。”

    齐玉露疯了一样的砸东西,撕扯上来劝阻的人,最后哭着对齐妈妈说道,“妈,你把我那个司机辞掉,都是他不长眼睛,还有,我要让舒淑那个小贱人生不如死,我的腿恢复不了,她这辈子也别想用两条腿走路了!”

    齐阚说道,“你的司机小张……,他已经死在事故中了,至于那个舒淑,这事和她有关系?”

    正在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她看到齐玉露的摸样,忍不住露出难过的神情,几步上前握住了齐玉露的手,“乖孙女,你这是怎么了?”

    齐玉露忍不住扑在老太太身上哭了起来,磕磕巴巴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

    齐老太太恨恨的说道,“我当初怎么说的,说这舒淑是抢你福运的人,有她在身旁肯定不行,你看看……,现在蔚薄辰那小子对她死心塌地,连蔚蓝都勾搭上不说,你还出了车祸。”

    齐玉露咬牙的说道,“奶奶,你上次不是找了个和尚去……”齐玉露的话还没说完被就气老太太捂住了嘴,老太太看了眼四周,对着一众儿子,媳妇,女儿说道,“你们都出去吧,玉露情绪激动,我跟她单独说一会儿话。”

    老太太在家里说一不二,很快几个人就走了出去,屋内只剩下齐玉露和她,老太太露出几分不满的表情,“不是跟你说过了,找和尚对付舒淑的事情不能说出来。”

    齐玉露靠在老太太身上哭,“奶奶,我不知道……,我现在怎么办啊,我竟然瘸了,我活着还有意思吗!您不是说找了个和尚去收拾了舒淑那个小贱人,她怎么还活的好好的。”

    老太太皱了皱眉头,忍不住骂道,“你能有点出息?不许哭!”

    齐玉露最是怕这个奶奶,忍不住咬着唇,强忍着眼泪,声音却是嘶哑,“奶奶,我现在怎么办,我都不想活了。”

    齐老太太坐着,似乎是在思考问题,好一会儿才说道,“看来,只能把舒淑引过来,让她把运道还给你。”

    “还给我?怎么弄?”齐玉露擦了擦眼泪说道。

    齐老太太露出阴狠的神情,看着一点也没有之前的慈爱之相,显然这才是她的本性,“好孙女,你的腿想好起来,想要3o%几率变成百分百……,不能让舒淑在这世上过下去。”

    其实也不能齐老太太这么的迷信,她以前也不信这些,可是自从遇到了玉和道人,她听从了他的话,结果改变了运道,嫁给了齐氏的开创人,一路富贵的活了下来,后来又服用了仙丹,所以别看如今九十六岁的高龄了,看着不过才六十多岁,这种种非常规的迹象,不得不让她相信这一点。

    齐玉露可是他们齐家的福运,可不能让那个无关紧要的人给毁了。

    “那这次怎么办?”

    齐老太太露出得意的笑容,“你奶奶我自由主意。”

    ***

    另一边,舒淑和露西卡终于按照地址走到了一家医院,这一家国外注资的私立医院,虽然写着安娜综合医院,但是看着却像是某度假村一样的静美,看着费用显然不低,不过齐家人又不是出不起,又加上私密良好,所以正是蔚薄辰治疗的最好医院。

    两个人到了门口不到半小时,穿着一袭浅蓝色西服的,闲着英俊斯文的蔚蓝就走了过来,他笑着对舒淑说道,“来的真早。”只是当他看到舒淑身旁的露西卡说道,“你又从哪里勾搭的男人?”

    舒淑只当没听见后面的话,这混蛋昨天齐玉露走后,竟然跟她说咱们继续吧……,舒淑愣在当场,差一点揍他一顿,不过她还是忍住了,总归要靠着他去见蔚薄辰的,当然这个时候他们都不知道齐玉露出事了,因为怕对女儿影响不好,齐家人把消息封锁了起来。

    露西卡看着蔚蓝□的笑容,对,是真的很□,那么贱贱的,眼睛不断的朝着舒淑抛着媚眼,他不会是那么饥渴吧?怎么?我们们家舒淑还没把你吸干吗?哼哼,露西卡毫无心里压力的站在舒淑和蔚蓝中间,蔚蓝挪下他就挪下……

    蔚蓝也很快发现了这一点,他发现这个漂亮的男人不仅对他充满了敌意,还当着他去跟舒淑正常交流……,难道说这是舒淑最新交的男朋友?不然那眼里的独占欲是怎么回事?

    舒淑自然没主意两个人只见的暗流涌动,她现在脑子都是蔚薄辰,好久没有见了,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还记得他当时失魂落魄的坐在河边的草地上抱着她,又绝望而伤感的神情,还有他最后留的纸条,都让她心里软软的,只想快点见到这个人。

    这里的病房一点不像是医院,倒像是普通的套房,白色柔软的地毯,洁白的床单,还有放在窗台上的鲜花,有一种干净清爽的感觉。

    舒淑站在门口,忽然就有种忐忑不安的心情,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蔚蓝走了几步看到舒淑没有跟过来,诧异道,“你怎么了?”随即看到舒淑的表情,马上就明白了她的想法,安慰道,“一般这时候他都在睡觉,因为不肯吃饭,一直用营养液,所以医生尽量让他多睡一会儿。”

    舒淑听到绝食,忽然觉得很难受,抓着露西卡的手才勇气走了进去,很快她就看到了熟睡中的蔚薄辰。

    蔚薄辰明显消瘦了,双颊微微的凹陷进去,脸色也很苍白,伸出在外的手臂,很细……,舒淑觉得心中压抑的难受,忍不住就红了眼圈,带着哭音问道,“他怎么会这样?”

    蔚蓝叹了一口气,老实说他对谢嫣女士的固执也是吓了一跳,竟然一点也不顾蔚薄辰健康情况,只说舒淑不仅身份不匹配,蔚薄辰瘦成了这样了,即使是一边心疼的掉眼泪,也就是不改口,坚持让蔚薄辰娶齐玉露。

    露西卡很有眼力,不过一会儿就看出问题了,他对舒淑悄声说道,“他体内真气所剩无几,又加上绝食这么久,真的是伤了根本了。”

    舒淑急道,“那怎么办?”

    露西卡面无表情的说道,“天罗心经全本。”

    舒淑,“……”

    露西卡拍了拍舒淑的肩膀悄声的说道,“我给你弄个小结界,只要不是有修仙之人,肯定是进不来到了。”说完便是对着一旁的蔚蓝说道,“蔚先生,舒淑说想跟蔚薄辰单独待一会儿,是不是回避下?”

    蔚蓝不疑有他,“好吧。”

    等着两个人出了病房门口,舒淑听到露西卡从远处传来的话,“好了,你自己小心,我要小心的维持结界没办法帮你,你一定不能大意,不然蔚薄辰剩点这么点真气都会给你吸没了。”

    舒淑回应了一声,转过头看着床上的蔚薄辰,好一会儿,终于鼓起了勇气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干巴巴的脸颊失去了光泽,舒淑的心一痛,低头亲了亲他的面颊,俏生说道,“蔚薄辰,你可一定要没事。”

    蔚薄辰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一样,依然沉睡着。

    舒淑回想了下天罗心经的内容,又看了眼四周,虽然知道这里是结界,别人都看不到,也进不来,但还是老实的把窗帘拉上,随后开始窸窸窣窣的脱衣服。

    当然舒淑也不敢全脱光,总是害羞,然后她就钻进了蔚薄辰的被窝里,初秋的天气有些凉意,但是蔚薄辰的身体却很温暖,舒淑将脸贴在蔚薄辰的脸上,忍不住蹭了蹭,随即顺着他的唇就吻了过去。

    蔚薄辰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有时候没有用药也会昏睡过去,有时候他睁眼睛看到了舒淑,结果一眨眼又消失了,他觉得自己肯定是思念过度,其实那天他走了之后就后悔了,肯定是小舅舅谢冉使了坏招……,自己怎么就那么笨率先放弃了呢?即使舒淑心里没有她,他也应该努力的圈在身边,他想日积月累的,总有一天舒淑会喜欢上他,两个人睡觉,一起吃饭,一起教育孩子,然后一起慢慢的变老,光想想就是很美好的事情……

    忽然睡梦之中他感觉到有人在触碰他自己的嘴唇,便是努力的睁开了眼睛,微暗的房间里,舒淑正趴在他的一侧,捧着他的脸吻着,蔚薄辰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才确定这是真实的。

    “舒淑?”

    舒淑看到醒来的蔚薄辰笑,“是我。”

    蔚薄辰又惊又喜,“你怎么会来找我?你怎么找到这里的?你最近还好吗?你怎么又瘦了?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减肥了?你就是胖成二百斤的大胖子也不在乎。”

    这一连窜话说的又急又猛,舒淑都来不及消化,她笑着搂住了蔚薄辰的脖子,把脸贴在他的脸颊上,温柔的说道,“我们们一个个说好不好?”

    蔚薄辰感觉到舒淑的靠近,熟悉的味道让他莫名的心安,想到刚才连珠炮一样的发问,有点羞涩,“嗯,先说说你怎么来的这里,我妈没有为难你吧?”

    舒淑慢慢的说着,怎么去西藏旅游,又怎么遇到了陷害她的和尚,还有回到老家去拿天罗心经的全本,当然,舒淑自然把和法王的好事给隐瞒掉了。

    蔚薄辰握住了舒淑的手,非常肯定的说道,“舒淑,我了解我妈,她虽然刻薄,固执,还是个倔脾气,但是她绝对不会做出伤人命的事情,那个和尚肯定有问题。”

    舒淑皱眉,“这个事确实不能按那个和尚的一面之词去下结论,但是你妈妈……,她能这么狠心对待你,为什么就不能找人收了我?”

    “我妈妈那脾气,就像头倔驴子一样,不来个鱼死网破,她不会低头的。”蔚薄辰苦涩的说完,又补充道,“但是她并不是不爱我,其实现在她比我还心疼,只是她一向□惯了,根本不能忍受我为一个女孩子顶撞她,你不要生她的气好吗?我以生命发誓,这件事绝对不是我妈做的,我做了她二十斤年的儿子了,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

    看着蔚薄辰无限认真的眼睛,舒淑忽然就说不出话来,她只能点点头,她知道蔚薄辰看似冲动,但并不是一个鲁莽的人,相反相当的聪慧,既然他能这么说,那和尚应该就不是谢嫣女士找来的,那到底是谁?

    蔚薄辰见舒淑一副深思的表情,忍不住亲了亲她的面颊,“现在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你不是说那个天罗心经有很好的式样吗?还可以恢复的失去的真气?是叫真气吧?”

    舒淑点头,“是真气,我看过,你以前是练气三层,可惜现在已经没有境界了,我觉得你的那一套心法其实是修仙的心法,你们都谁练过?”舒淑自然想到了蔚蓝和谢冉。

    “你说的九阳心法?”蔚薄辰脱口说道,他觉得舒淑说的这一切都很新奇,“这是我们们家祖传的,据说练了之后可以强身健体,你看我爷爷就很长寿,如今都一百多了,还能拿着拐杖打人,腿脚相当的利索,至于谁练过?我们们蔚家的男孩子都练过,不过说不适合女孩子……,但是小舅舅也练过,当时他一直住在我们们家里,把我爷爷哄的那叫开心啊,那个口蜜腹剑的混蛋!”蔚薄辰想起谢冉把舒淑骗到蔚蓝的床上就一肚子气,“舒淑,我觉得我们们还是不要说这些了,咱们来谈谈,那个很多姿势的心法!”

    舒淑看到蔚薄辰亮晶晶的眼睛,红了脸,点头应了一声,“我口述你一个心法,你好好记得,首先你得学会运用体内的真气。”

    在舒淑的示范下,蔚薄辰很快就学会了运行一个周天,他发现这种办法竟然比他原来的心法要好很多,不过一会让就觉得那些滞留的脉搏都打开了。

    很快蔚薄辰满头大汗的,脸色也红润了起来,大概运行了一个小时候,他停了下来,看了眼舒淑,眯着眼睛说道,“我觉得我现在神清气爽,我们们快试试吧。”

    “你真色。”

    蔚薄辰深邃的眼中充满了渴望,“我只对你色。”

    舒淑看着心中柔软,伸出手抚上了蔚薄辰,嘴里却说道,“你就嘴贫吧。”随即把唇贴上了她的,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舒淑热情的伸出舌头,蔚薄辰自然也热烈的回应着。

    屋内传来的剧liè的喘息声,蔚薄辰的解开了舒淑内衣扣子,舒淑的真是漂亮,胸前的花芯,娇俏的绽放着,他咽了下口水,忍不住含了进去,他的嘴几乎把一半的胸都吃进嘴中,这么滑嫩,这么柔软,让人爱不释手。

    舒淑呼吸急促了起来,她胸前的胸围,随着她剧liè的喘息。

    蔚薄辰先是温柔的咬着,到后来却是疯狂的啃咬,就好像饥渴了很久一样,也是,这些日子以来他思思念念的人就在这里,他能忍得住?

    蔚薄辰把两边的丰满都尝了一边,动作没有停,一路向下吻了下来,又缠绵,又酥麻,弄得舒淑渴望的不行,“薄辰!”

    “嗯。”蔚薄辰哼了一声,随即把自己贴在了舒淑的下面,“你这里已经……,是不是很想要?”

    舒淑红了脸,“是,我很想要。”

    蔚薄辰笑,“好,你想要就给你。”他把舒淑抱上自己的腿,一只手托着她的背,一只手拉开了她的腿,轻轻的入了进去。

    舒淑感觉到了蔚薄辰,她忍不住哼了一声,这种感觉太……,太久违了。那么的畅快,愉悦,身体轻飘飘的,酥麻般的kuai感觉涌了上来,简直没办法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最佳炉鼎相邻的书:网游之沉默王者市井贵女异界圣徒传奇网游之暗夜游魂驭蛇:误惹妖孽王爷药手回春网游之龙战黄泉重生之锦绣前程初来嫁到四季锦姝秀暗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