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缠绵

【书名: 最佳炉鼎 35缠绵 作者:碧云天

强烈推荐: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黑脚我叫布里茨全球论剑网游之梦幻法师市井贵女原配宝典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这要是放到以前的舒淑肯定会害羞,还会觉得自己像个色女一样的,但是自从经历这许多事情,她已经可以面不改色的去偷吃,这是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改变,却也是顺理成章的改变。

    舒淑慢慢的低着头贴了过去,当两个人嘴唇碰到一起,舒淑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触电感,那充沛的真气像是可口的饭菜摆在她这饥饿的人面前,只恨不得一口吞掉,如果舒淑能看到她现在的表情一定会吓一跳,因为按照露西卡的话……,只差冒了绿光了。

    德吉法王的唇很软,也很有弹性,像是棉花糖一样,舒淑刚开始只敢添他的唇,到后来便是慢慢的伸出舌头去试探他的,她发现这样的方式可以吸收那么许点点的真气……,德吉法王的真气并不是黄色的,而是一种紫嫣色的,看着纯度相当的可口。

    舒淑越吻越ji烈,直到手上传来丝绸一般的触感才发现,她已经把对方的衣服拉到了腰际,而自己的手已经抹上了对方的胸。

    舒淑的脸徒然的红了起来,她退开了几步,深吸了几口气,喃喃自语的说道,“怎么好像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不像是点香的味道?”很快她就把这念头压了下去,因为她看到了脸色有点发红的德吉,她马上对着德吉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佛慈悲,不会怪罪一个只是需要真气补充的人吧?”舒淑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完,便是又抬头朝着德吉法王看去。

    好一会儿,舒淑都没有感受到对方的反应,她的胆子大了起来,她这时候想吃的渴望占满整个脑子,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人为什么恰好昏睡在这里,而睡过去的人会这样的毫无反应,就好像被吃了迷药一样。

    其实舒淑是知道的,但她实在太需要这些真气了,她在自我欺骗而已。

    德吉法王穿着的是明黄色绸缎斜襟的僧服,所以只要拉开了腰带就可以把对方的衣服拉开来,这也是舒淑刚才那么容易就把对方的衣服退下来的原因,对方露出健壮的上半身,看似消瘦的身材,里面却不是,肌理分明,看起来相当的……性感,舒淑在朝着对方的脸上望去,那薄薄的嘴唇被她吻的红彤彤的,像是一个熟透的苹果。

    舒淑忍不住,又往前几步,弯腰吻了过去,当两片嘴唇重新碰到一起的时候,舒淑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愉悦,他的唇很软,味道很清甜,她的手也全无顾忌的抚摸上了对方的上胸部,一只手抓着肩膀,一只手顺着腰线慢慢的下滑来到了双腿处。

    虽然德吉法王并没有回应舒淑,但是身子却很柔软,任由着舒淑摆布……,舒淑越吻越激动,已经有些难以自制了,的眼睛瞄到了对面靠窗的供桌,上面摆放着佛祖的雕像,佛祖的那双眼睛像是威严的上神,正紧盯着她……,舒淑只要想到这是一个和尚就觉得一股说不出的刺激,还有种有违伦理的禁忌感,这种感觉都在不断的催促着她继续。

    舒淑的手来到了德吉法王的胯部,她顺着那里打圈圈,却没有直接摸对方的男性,不知道为什么,她其实还是有点底线在的,她总觉得只要这样抚摸,没有摸到那里就不算是过分……,只是她不知道她这种如有似无的境界,更让人难以自持,很快舒淑就发现对方的男性竟然慢慢的复苏了起来,犹如冲天炮一样的。

    这个时候,舒淑已经几乎算是趴在对方的身上了,她的唇不断的吻着对方,从对方的唇开始已经到了他的勃颈处,而一只手抱着德吉法王的肩膀,另一只手伸到了男性处,似乎只要一个伸手就可以摸到对方的……

    不过一会儿,屋内就传来舒淑情yu难耐的吟声,蔚薄辰在的时候,她几乎是日日的歌舞升平,有时候一个晚上二三次都不在话下,结果蔚薄辰走了已经快一个月了……,她都没有过,如此,就像是在沙漠中行走的旅人看到了泉水一般,见到这样美味的男人,寂寞许久的舒淑怎么会忍得住?

    舒淑的眼前不断的晃悠着那紫嫣色的元阳,那么的醇厚,那么的生气勃勃,看起来真是可口的一塌糊涂,她的呼吸声越来越重,最后已经极尽的失去了理智,她对着德吉法王说道,“我就摸一下,摸一下……,你会很舒服的。”

    这样说完之后,舒淑等了那么一会儿,似乎在等着对方的回答一样,很明显得不到对方的会用……,不过即使是假模假样的问话,她觉得还是有必要的。

    “既然,你不说话,那就当同意了,”舒淑自言自语的说完,便是一伸手就握住了对方的男性,当那犹如绒布包裹着钢铁一样的男性在她的手中的时候,对方那种滚烫的温度让她禁不住颤抖了下来,同样对方的尺寸也让她惊异,她开始忍不住幻想,对方的男性埋入她体内时候的感受,这么热,这么硬,又这么的硕大,对于老手舒淑来说,绝对是最好的礼物。

    这样一想,舒淑就发现,自己似乎非常的迫不及待,感受着男女之间奇妙的阴阳调和,还时能吸收到对方的真气,当肉提上和吸取真气这种精神上的双倍感受下,舒淑已经有点难以自持了。

    “就进去一次好不好?”舒淑又开始自言自语。

    很快,德吉法王就在舒淑的动手下,脱了个精光,不得不说,舒淑这次真是赚到了,这样一个充满真气,而且还是雏的僧人,竟然也是一个美男子,白皙的肌肤一点也没有隐藏住他均匀漂亮的身材,宽阔的胸,修长的大腿,还有令人垂涎的男性。

    在高原迷离的阳光下,在最神圣的布达拉宫内,在庄严的佛祖供奉桌前,舒淑毫不犹豫的贴了上去,两个人亲密的一点缝隙都没有,在舒淑身下的是一个备受人尊崇的曲杰,藏教宁玛派最年轻的领袖德吉。

    舒淑从德吉的唇一路吻到了德吉的腰部,直到听到了他虽然逼着眼睛,但是急促的喘息声,这才心满yi足的跨坐在了对方的身上,她把他的男性对准早就是湿润的自己,当然按照她心虚的惯例,她总是要说点什么,随即,屋内就传来舒淑磕磕巴巴的声音,“那个,其实吧,你看你这一生没有和女人那个过多亏啊,你这元阳留着也是浪费,就当你是大慈大悲的佛祖,帮主需要的人,给了我,你就帮到了我和露西卡,你看这样多么的一举二得,你不仅救了人,还享受了鱼水之欢。”

    在门外,两个人僧人正在沉默的站着,忽然来了一个带着黄色腰带的,面容消瘦中年僧人,“洛桑,那个女人进去了吗?”

    叫洛桑的是刚才引着舒淑进去人,他弯腰行了礼说道,“进去已经一个小时了,这么半天都没有喊我们们,我估计差不多……”说道这里忍不住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

    “好,这事你办的好。”随即对着跟在身后一个僧人说道,“你去把我们们最贵的活佛和长老喊来,让他们看看,一向高傲严谨的德吉曲杰,是这样一个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偷偷摸摸的跟一个汉人的姑娘厮混!”

    “是。”那僧人听了他的话,赶忙退了去。

    另一边屋内,舒淑分开自己的……,对准了德吉的男性,只是那过程相当的漫长而难受,舒淑因为一个月都没有过,所以当德吉硕大的男性蘑菇头慢慢进入的时候,感觉到了痛苦,实在这尺寸相当的可观,她磨蹭了半天,额头都汗津津的,但是依然没有太大的进展,她的体内正迫切的渴望对对方的进入,迫切需要吸收对方的真气和元阳。

    德吉法王似乎也有点激动,虽然眼睛紧闭,但是身子颤抖了起来,那臀部不断的左右摇晃,似乎想找到属于花心进入。

    其实这样来回的摩擦,更能激发渴望,舒淑被弄得受不了,最后一狠心,索性握着对方的男性,一鼓作气的入了进去,当通道内都是满满的,被一个滚烫的男性占满,舒淑觉得没有这么的舒服过,久违的销/魂蚀骨的滋味,又重新浮上心头,而那醇厚的紫烟色的真气也逐渐的被吸入体内,她身体里的白色真气像是充满了喜悦,欢喜鼓舞的接受着这外来的……,不过舒淑发现这一次,需要同化的时间比往常还要多了好几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真气太醇厚的原因。

    舒淑不断的上下起伏,抓着德吉宽大的手握住了她耸动的胸部……,虽然德吉法王闭着眼睛,但是似乎无损于他去感受舒淑,两个人都发出吟声,呼吸越来越急促,就在慢慢的渐入佳境的时候,德吉法王的眼睛慢慢的睁开来。

    当德吉法王看到舒淑的时候,吓一跳。

    忽然间,舒淑被对方一下子推了下,舒淑差一点就摔倒了地上,她吓了一跳.

    “舒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德吉法王看了眼自己光光的身子,忍不住脸上浮现红晕,只是那种羞涩不过是短暂的,他很快恢复了清明,那一双深邃的眼睛看着别处,因为他看到舒淑如同自己一般的光luo,“舒姑娘,你虽然是因为心法原因,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但是你也不能。”

    舒淑满脸愧疚,瞧她干了什么,竟然侵犯了一个神圣的和尚,还是这样一个德高望重的……,“对不起。”

    忽然,德吉法王豁然的站了起来,他赶忙穿上自己的衣服,“舒姑娘,你快走。”

    舒淑愣住,“怎么了?”

    “有人过来了,而且是如果贫僧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为了抓奸。”德吉快速的说道,他这会儿已经穿完了自己的衣服,见舒淑手忙脚乱的,便是上前帮着舒淑,“舒姑娘,请不要误会……来不及了。”他在解释自己也帮着舒淑穿衣服的原因。

    舒淑想到自己侵犯了这个圣洁的法王……,然后她脑中就浮现了被挂在柱子上火烧的场景,愤怒的信徒们似乎要把她撕碎,她马上打了一个激灵,也不顾害羞,两个人一起很快穿好了衣服,只是偶尔当德吉法王触碰到舒淑的肌肤,两个人都会忍不住停顿下,刚才美好的滋味,显然,没有忘记的不止舒淑一个。

    这时候门外传来的敲门声,“德吉法王尊下,您在里面吗?”

    虽然说话的声音很客气,但是敲门声却是咚咚咚的相当的刺耳,显然是一副不依不饶的姿势,舒就知道这显然是有备而来,她急的不行,只是她看了眼,德吉说的藏身地方赶忙摇头,因为那是供桌下,太明显,两个人又看了眼床下,那空间显然也不够。

    丹巴带着凶狠的神情,让人撞开了房门,当他看到德吉法王略带慌乱的神色,忍不住对着一旁的活佛说道,“您看到了吧,他衣衫不整,大白天又关上房门,显然是在做亵渎佛祖的事情。”

    德吉整了整有点乱的僧袍,“丹巴,你在说什么?”

    丹巴看了眼德吉法王身上有些发皱的明黄色僧袍,又闻到浓重的异香,他知道这是他为了成事放的异情香,根本没有人能抵挡的住……,就是圣人闻了一点都会变成色魔,何况只是一个普通汉人女人,而德吉呢?他又给他喂了昏睡的药剂,这个安排绝对是天衣无缝,如此他心中笃定,那件事情肯定成了!这会儿丹巴只是在穷途末路的狡辩而已,“你藏着的那个汉人女人呢?不要以为可以蒙混过去。”

    “哪里来的汉人女人?”德吉法王的语气有点不稳,瞄了眼自己的屋内,似乎带着心虚,

    “你还要装傻到底?只要让我们们进去搜下就真相大白了。”丹巴听着这心虚的声音,心中越发的得意,对着一旁活佛请求道,“尊贵的活佛,请您给予我权利,搜查这个肮脏的家伙,我不能在眼睁睁的看着他亵渎佛祖。”

    活佛皱了皱眉头,看了眼德吉法王,见他不安的神色,有点犹豫,“可以,但是万一冤枉了德吉曲杰呢?”

    “那我就从这个地方消失,永远也不会踏上这块被佛祖庇护的神圣土地。”丹巴自信满满的说道,他想着终于可以把这个血统不正的人从这神圣的殿堂里赶出去,就觉得无比的畅快,他暗暗祈祷,伟大的佛祖啊,我不是忤逆你的意愿,相反,我只是帮您扫除污染了一片青稞米的虫子而已。

    “活佛尊者,希望您一会儿为我做主。”德吉法王说完就让开了身子。

    洛桑急匆匆带着其他几个僧人闯了进去,只是不过几分钟,他们就走了回来,洛桑喏喏的说道,“里面没有人。”

    丹巴不敢相信,“不可能,床底下,还有供桌下面……,你们

    都搜过了吗?”

    洛桑似乎很惧怕丹巴的怒火,赶忙说道,“都搜过了,这屋里没有什么遮掩物,也就一张床和供桌而已。”

    丹巴不敢置信的亲自进屋从新搜索了一遍,等着他出来却是愤怒的拽着德吉法王的领子,“你到底把那个汉人女人藏到了哪里?”

    “根本没有汉人女人。”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她进去。”丹巴看到众人不赞同的眼神,露出恐慌的神色,歇斯底里一般的说道。

    德吉法王说道,“活佛尊者,希望您能我一个公平。”

    等着丹巴带着不甘心的神色被人带了出去,德吉法王和活佛话别之后,德吉法王回到了屋内,好一会儿,当众人的脚步消失在回廊之后,他对着窗外说道,“现在可以进来了。”

    红头发的,容貌可称得上倾国倾城的高瘦男子翻动着透明羽翼的翅膀,带着舒淑飞了进来。

    舒淑拍了拍胸口说道,“走了?”

    德吉法王点头道,“刚走了,幸亏这位……”德吉法王看了眼红头发的高瘦男子,迟疑了下,显然不知道怎么称呼,刚才就在关键时刻,那些人就要闯进来的时候,这个男子忽然出现,带着舒淑飞了出去躲避。

    男人笑了笑说道,“我叫露西卡。”。

    露西卡这笑容却是让舒淑和德吉法王一愣,因为绚烂的犹如夜幕绽放的五色烟花,明媚的犹如晨曦中生气的霞光,实在是炫目。

    不过,德吉法王很快就恢复清明,他双手合掌行礼道,“多谢。”

    露西卡摇头,“我能苏醒过来也是因为你提供的真气。”说道这里瞄了一眼舒淑,那意思不言而喻。

    舒淑红了脸,一想到刚才试图……,可惜她还是没有能得到德吉的元阳,只不过吸取了一点真气而已,就像当时遇到上官苏牧时候一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最佳炉鼎相邻的书:网游之沉默王者市井贵女异界圣徒传奇网游之暗夜游魂驭蛇:误惹妖孽王爷药手回春网游之龙战黄泉重生之锦绣前程初来嫁到四季锦姝秀暗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