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书名: 最佳炉鼎 第163章 作者:碧云天

强烈推荐:市井贵女全球论剑我叫布里茨黑脚原配宝典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网游之梦幻法师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舒淑刚开始还有点觉得这条路太漫长了,毕竟是在水里,又是这么窄小的空间,时间久了,会让人不自觉地产生窒息一般的憋闷感,可是当她把注意力放到了墙壁上的壁画之后她就觉得没那么煎熬了,上面的女人形态万千,千娇百媚,只是女人的面容从开始的笑容最后带出几分愁绪来,等到最后一个壁画却是女子站在一个巨大的台子上往远处望去,远处山水如画,而她的身后站着一个男子拿着匕首的,露出凶狠的表情,舒淑心中一惊,本想在看,结果后面却没有了,她心里觉得奇怪,正在思索的时候却听到沈九思的声音,“到了,我们进去吧。”

    舒淑收回了思绪,抬眼一瞧,上面有一个洞口,门已经被打开,沈九思从里面钻了进去。

    这是一间石头堆砌的屋子,里面的水刚好及膝,不过舒淑趴在沈九思的胸口倒也没事,在右边有一个石阶,众人朝着那个阶梯而上。

    刚开始舒淑还觉得奇怪,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不过,等进入一个更大的石室,舒淑看着一旁的摆设就知道了,他们来的这个地方其实是一个海底墓地,=。=

    这里很黑,全靠火把照明,里面的空气非常浑浊,甚至有一股恶臭的味道,舒淑时不时还能看到一群老鼠叽叽喳喳的路过,她抖着身子使劲儿的拽着沈九思的衣服,沈九思像是能感觉到舒淑的害怕一般用手掌轻轻的揉了揉舒淑的小脑袋,让她感觉不是那么煎熬了。

    众人屏着呼吸,好一会儿,终于来到了一处最大的石室内,看着约莫能容下上千人左右,里面中间位置摆放着一个石棺,围绕着这个石棺又摆着十二具石棺。

    舒淑看到棺材就觉得有点毛骨悚然,总觉得四周阴沉沉的,可是王飞却显然很兴奋,眼睛放光的看着那中间的石棺说道,“就是这里了,哈哈,老夫我找了十几年这个地方,终于让老夫等到了,”说道这里忽然停顿了下,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转过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罗明升,尴尬的解释道,“哈哈,说起来还是靠着罗兄,要不是罗兄找到的这个地图,我等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罗明升看着王飞眼中贪婪,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一旁的何姓夫妻却是开口为王飞解围道,“王兄寻了这墓地许久,今天看到自然是有些高兴过头了。现在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还是抓紧拿东西吧。”

    舒淑心想,这里面到底是有什么东西让这个王飞这么的执着?还找了十几年?

    王飞似乎有点迫不及待,快步朝着那中间的棺材而去,那石棺十分沉重,但却并没有难倒他,单手一点,那石棺盖就像是被什么吸附一样,慢慢的往上移开。

    舒淑觉得开人棺材这种事有点不道德,=。=,不过还是忍不住好奇心睁大眼睛看了下,结果却看到里面竟然是空的,瞥了一眼王飞,见他刚才还兴致勃勃的容貌这会儿变得十分狰狞和不可置信,他几乎把半个身子都放在石棺里头,喊道,“怎么可能是空的!”

    罗明升皱着眉头,一副深思的模样,何姓夫妻也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显然这个连尸体都没有的空棺在他们意料之外。

    “让我看看。”罗明升说完就走了过去,等着他靠近,正准备朝着棺材里头看的时候,忽然就觉得一旁的王飞露出几分狰狞的笑容,狠狠得推了他一把。

    舒淑只觉得眨眼之间,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罗明升直接进入了棺材里不见了踪影,而王飞则很快和一旁何姓夫妻一起把石棺给盖了起来。

    沈九思警觉的往后退两步,迅速的向后跑开了,带着舒淑拼命的逃走,虽然他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王飞既然肯对门主的私生子罗明升下手就没打算回门派去了,那么他这种小角色更是没有什么活路,等着利用完了就是杀人灭口。

    舒淑只觉得四周的景色正呼呼的转变,沈九思跑的气喘吁吁,身后传来王飞气急败坏的声音,“沈师弟,不要跑。”

    沈九思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脸上露出几分肃穆的神色,继续加快步伐。

    王飞似乎追累了,露出原本的嘴脸,狰狞的骂道,“你小子,别让给我抓到你,不然有你好过的!”

    这两帮人,一个跑,一个追,约莫半小时之后王飞和舒淑运气不太好,竟然拐进了一个死胡同,不过这本来就是墓地,虽然规模很大,但是其实出口不过就一个,所以会跑到死胡同也是情理之中。

    看着王飞带着狰狞的表情慢慢过来,一旁的何姓夫妻也是一副不善的神色,沈九思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法器。

    “小混蛋,让你跑!”王飞气喘吁吁,脸上却带着不怀好意的神色。

    “师兄,你可不要对他下重手,一会儿要拿到乾坤球还得靠着他呢。”何姓夫妻间王飞的神色实在不好,怕对沈九思下重手赶忙劝道。

    “我自然知道,不过看这小子这么不听话,教训教训总是应该的。”王飞眼中露出几分暴虐之气,单手掐诀,随即朝着沈九思一指,一股寒冷的冰箭就朝着他而去。

    沈九思赶忙挥动法器,射出一道闪电来直接把那冰箭抵挡中半路中。

    “你一个练气期的修士,竟然还有这点实力?真是让人意外,不过你逃过刚才的,这次却逃不过去。”王飞说完便是双手掐诀,运动灵力,施展了更加强大的冰箭,他是筑基期的修士和炼气层这种脸修仙的门槛都没有进的沈九思自然大为不同,实力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沈九思感受到那巨大的法力波动,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涌上心头,一咬牙,喷出一口精血到自己的法器上,瞬间那法器散发出诡异的光芒,瞬间就变大巨大,挡在了他的前面充当了护盾。

    “嘿,不错,还挺沉着。”王飞阴沉沉的说完,便是单手一推,那聚集在他手中的巨大冰箭,直接朝着沈九思而去。

    沈九思拼力一接,瞬时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身子向后栽倒。

    舒淑被这冲击力从沈九思的肩膀上掉了下来……,她抬头一看,只见沈九思倒在地上,唇角带着血迹,看着极为憔悴,她心里一疼,简直郁闷的要死,心想,要是我还是化神期的修为,这些个小脚色连给她提鞋都不够还能让他们这么张狂?

    一旁何姓夫妻劝道,“师兄,得让他留口气啊,不然……”

    王飞见沈九思竟然扛过了自己的攻击,心中也颇为惊讶,阴测测的说道,“师弟别急,我自然不会弄死他,不过,他也别想安然离开这里。”说完便是又开始掐诀施展法术,一副不把沈九思弄残就不甘心的样子。

    沈九思把舒淑护在身后,脸上带着几分豁出去的决然,语气却异样的温柔,“我还当他面恶心善,却低估了人的贪婪,哎……,你快逃走吧,我护不住你了。”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储蓄袋系在舒淑的小短脖子上,“这里是我全部的家当,你要是能跑出去就……,好好的修炼,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舒淑一直都是被众人捧在掌心里,备受呵护,可是像沈九思这样,两个人认识了不到几天的人,当然虽然舒淑来这个世界一年了,但是和沈九思真正相处却不过几天,这样的为她着想,说心里不感动自然的是假的,心里一酸,立即就红了眼圈。

    沈九思看着舒淑快要掉泪的样子,心里不自觉地想起她变成人时候的倾城之色,心里一阵的难过,却强忍着没有看她,狠狠得把她推了出去。

    尼玛,舒淑觉得从来没有狼狈过,沈九思,我虽然明白你是要救我,但是,你tm也不用直接把她丢出去吧?舒淑感觉到自己在半空中划出美丽的弧线然后越过王飞等人来到了一个拐角,=。=

    舒淑四脚朝天的跌在地上,只觉得眼冒金花的好容易回过神来,结果一回头就看到那个不地道的王飞正朝着沈九思攻击而去,数十枚的冰箭像是雨滴一样射过去,看着就觉得恐怖,她觉得她应该跑掉,她功力还没恢复呢……,可是……

    王飞和何姓夫妻惊惧的看着沈九思前面的女子,只见她竟然施展了土系的护盾挡住了他的攻击,当然让他们惊讶的不是这个女子避开了攻击而是她竟然是那只兔子变得,并且那容貌说她是大玄界第二,没人就敢称第一。

    舒淑见前面的三个人都是一副惊呆之色,显然被自己的美丽倾倒了,她早就习惯了,趁着这空挡拉起沈九思就朝着左边跑了出去。

    直到舒淑和沈九思消失了几分钟,王飞等人才反应过来,赶忙追了过去,可是这墓室错综复杂,哪里还找得到他们的影子?何姓夫妻着急的说道,“你看看你……,何必跟他一般见识,现在折腾的,人都跑掉了。”

    王飞却露满不在乎的说道,“没事,我自由办法。”随即接着贪婪的说道,“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等姿色的女子,真是老天佑我。”

    沈九思只觉得握着自己的手绵软小巧,身旁还传来幽幽的香味,让他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只能随着舒淑一路疾跑。

    舒淑跑了约莫半小时,只觉得身后没有脚步声,这才安心的坐了下来,她气喘吁吁的对着沈九思说道,“你没事吧?”

    这里黑洞洞,一点光都没有,沈九思却敏感的不敢抬头直视舒淑的脸,低声回道,“没事。”说完便是静静的把自己的手中舒淑的手里抽开……

    舒淑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抓着对方的手,她有点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刚才也是无意中,你不要介意。”

    “嗯。”沈九思低头应了一声,随即从储蓄袋中拿出火把来点上,瞬时四周就亮了起来,这是一间小一点的石室,摆放着各种坛子,看着像是放酒之类的。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对方脸颊上的红晕,舒淑是因为跑的太急了,而沈九思则是觉得有点害羞,=。=

    舒淑觉得好稀奇,跟那些厚脸皮的,天天恨不得把她吃干抹净的男人们相比这个家伙实在是太纯洁了。

    沈九思被舒淑盯的不好意思,别开脸说道,“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那个王飞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知道这里有个地方需要用到他的灵根,所以王飞肯定会死死的盯着他。

    “噢,对,赶紧走。”舒淑也觉得这里不是久待之地,阴风呼呼的,很吓人。

    只是显然两个人没有想到王飞竟然这样暂尽杀绝,竟然把出口给关上了,而且这出口是用阵法阵住的,要么强行攻出去要么就解阵,舒淑和沈九思都受了伤,自然没有办法强行打开,至于解阵,舒淑一点都不懂,=。=

    不远处一个石室内,王飞对着何姓夫妻中的男子说道,“这样他们就插翅难飞了。”

    “可是,关掉出口之后他们虽然跑不掉,但是我们又怎么知道他们在哪里?”

    “师弟看。”王飞从储蓄袋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像是油膏一样的东西,然后放在地上,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不过一会儿就聚集了一堆有成人手臂那般长的老鼠。

    王飞见那老鼠冲过来就想吃掉这油膏,却被王飞拦住,他哼道,“你们想吃这东西也可以,但是得帮我找到两个人……

    当成群结队的老鼠睁着一双红红的眼睛冲着你而来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先不说吓人不吓人,实在是太恶心了,那灰色的毛上都是水迹,肉色的尾巴又粗又长,舒淑紧紧的锁在沈九思的身旁,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沈九思肃穆的说道,“我估计这是王飞的手段,他会一些驱虫术。”

    “可是这是老鼠啊!!!”舒淑往沈九思身上又蹭近了一分。

    “估摸着差不多吧。”沈九思敏感的感觉到舒淑身上的那股幽香越来越浓厚,那白皙的面容就在自己的耳边,他似乎听到了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不自觉地瞧瞧红了脸。

    舒淑看了一眼脸红的沈九思,忍不住心里一荡,心想着不是时候,不然真想把人就地就解决了,=。= ,打死她也不会承认自己的节操已经快掉光了。

    很快,舒淑和沈九思就被这些老鼠围绕了起来,即使两个人有法术可用,但是当不计其数的老鼠疯了一般的涌过来的时候,两个人的灵力总有用光的时候,舒淑觉得本来不多的灵力很快就干枯掉了,两个人渐渐的向后退去,靠在墙边。

    “怎么办?”

    沈九思一咬牙果决的说道,“你变身跑吧,我估量没错的话,王飞等人很快就会过来了。”

    舒淑,“……”

    两个人顿时沉默了下来,舒淑觉得自己不想单独跑掉,可是现在这情况又能怎么样呢?她不甘心的朝着墙壁狠狠得拍了拍,也许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那墙壁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就在推了进去,里面露出一个一米左右的洞穴来。

    舒淑惊喜的说道,“沈九思,看看这是什么?”

    沈九思也看到了洞穴,他皱着眉头说道,“这里这么会有个洞?”

    “谁知道,我们先下去了再说。”

    “可是万一……”

    远处传来踏踏的脚步声和衣服摩擦的声音,似乎就在附近,舒淑急道,“别万一了,你我灵力耗尽,等王飞来了我们就是死路一条。”说完便是拉着沈九思直接跳了进去。

    不过瞬间舒淑就后悔了,=。=,她真的没有想过这个洞穴竟然是这样的,像是滑梯一样她和沈九思是一路滚下去的,结果不知道脑袋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舒淑就直接晕过去了。

    舒淑是被摇晃醒的,她觉得自己的后腿被人拽起,然后左右摇晃,那声音还有点懒洋洋的味道,“你这只死猪也真是,竟然晕过去了。”

    舒淑愤恨,忍不住睁开喊道,“我才不是死猪!”结果她说出来的话竟然都是嗷嗷嗷的猪叫声,她悲催的发现自己又变猪了,也是之前的灵气耗尽,自然没有办法维持人型了,每到这时候她就想回去抓国师一脸的挠痕,他到底是怎么弄的,让她竟然变成一头猪不说就连那一身化神期的修为都丢掉了。

    对方似乎很享受舒适悲愤情绪,忍不住嗤笑道,“还不承认自己猪?真有意思,我第一次看到一只妖兽竟然还这么蠢的。”

    “你才是妖兽!”舒淑恨道。

    “我可是人修,跟你们这些禽兽可不同。”男人越发好笑的说道,就好像舒淑说了一个大笑话一样。

    “你才是禽兽……,罗明升?”舒淑这才注意到拽着自己后腿的竟然是那个被推入棺材里的罗明升,等等,怎么是他?沈九思呢?她赶忙朝着四周望去,却没有看到。

    “你在找什么?”罗明升捏了捏舒淑小猪脸蛋,觉得肉呼呼的很好玩,“饿了?可惜这里除了死老鼠和一堆尸骨什么都没有,并且没有出路。”

    舒淑听了愣住,“没有出路?我在找沈九思。”

    “哦,沈九思?”罗明升回道,“我没有看到,刚才就只见你从哪个洞口,看见了吗?从哪里滑了进来。”

    舒淑顺着罗明升的话看去,看到上面确实是有个洞口,而洞口下面……,是一堆的骸骨和死老鼠,一股恶臭袭来,她忍不住紧紧的抱着罗明升的胳膊喊道,“呕,那是什么?”

    “死人和老鼠。”罗明升把舒淑放在地上,自己又懒洋洋的蹲在一旁无所畏忌的说道。

    舒淑是一只猪,但是也不能阻挡她呕吐的动作,她一只猪蹄捂住嘴,然后站着张了半天的嘴,不过饿了一天的她自然啥都没有吐出来,最后无奈后腿一盘虚弱的坐在地上,沮丧的耷拉着耳朵。

    罗明升看着舒淑拟人化的动作啧啧称奇的说道,“要不是我面前是一头猪,我真怀疑你是个人了。”

    舒淑本来想说我本来就是人,可是忽然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儿,等等,这个罗明升竟然听得懂她的话?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舒淑带着惊讶看着自己,罗明升自得的笑了起来,“笨猪,现在才看出来我能听懂你的猪语吗?”

    舒淑看着那张得意的脸真想用猪脚在他脸上印下痕迹,=。=

    罗明升看着舒淑郁闷的神情忍不住哈哈大笑,“真有意思,你这表情也太丰富了,要不这样吧,以后给我当灵宠,我自然会好好宠爱你,那些洗髓丹之类的丹药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我听说沈九思做了一年的门派任务也不过买了两瓶洗髓丹。”

    妈蛋,这就是土豪和*丝的区别吗?

    舒淑本来挺生气的,但是听到沈九思的名字就蔫了,他现在哪里呢?有没有被王飞他们抓去?想想就让人很不安。

    罗明升还以为按照舒淑脾气一定会气的嗷嗷叫,结果她却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样子,忍不住逗着她道,“你要是不认我做主人,你也看到了,这里可没什么吃的,说不定我会忍不住把你烤了,做成小乳猪吃。”

    舒淑生气了,嗷叫一声跳到了罗明升的身上,恶狠狠得说道,“别吓唬我,哼,想吃我,下辈子吧!”说完就张嘴想要罗明升。

    罗明升怎么会让舒淑如愿,伸手一抓,就抓住了舒淑的尾巴,舒淑就像是被吊起来一样在半空中晃荡着,她拼命挣扎了很久太意识到,自己这个小身板根本斗不过身高马大的罗明升啊,

    舒淑干脆就不说话了,心想,惹不起你,咱还躲不起吗?她老实的蹲在一个墙角里然后闭上眼睛不吭声,想着……,沈九思会去哪里?这一刻她心里满满的都是担心,不得不说,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还真的有点喜欢上这个纯洁的汉子了。

    罗明升见舒淑不搭理自己也不说话,直接闭上眼睛,因为他知道很快舒淑就会靠过来,也许不用一分钟。

    吱吱,咚咚,舒淑听到这声音吓的直接跳了起来,忍不住吼道,“这是什么?”

    罗明升看着舒淑惊惧的表情懒洋洋的说道,“老鼠,切确的说是死老鼠,那些老鼠碰到了墓地的禁忌就会被烫死,然后直接滑入这里来。”

    舒淑毛骨悚然,“好恶心,所以这里是专门收集一些垃圾的地方?”然后不自觉地靠近了罗明升一点,罗明升看着暗笑,心里数着123,等到他数3的时候,一堆老鼠尸体滚落下来,吓的舒淑一下子就窜进了罗明升的怀里。

    “看看,还说不给我当灵宠,你这现在不是投怀送抱吗?”

    舒淑,“……”脸绿了一会儿,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勇气离开,算了,识时务为俊杰嘛,何况她现在是一头猪,=。=

    “这里真的一点出路都没有嘛?”舒淑想通了也就不挣扎了,老实的把小脑袋靠在罗明升的怀里,别说这个家伙胸膛硬邦邦的,竟然还有肌肉呢,绝对有料。

    罗明升的声音有些无奈,“我找了一天了,没有……,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现在两个人算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舒淑也没有什么隐瞒,一五一十的都说了,“那个草包,既然要用沈九思干嘛还要对付他!”

    罗明升嗤笑一声说道,“王飞这个人心胸狭隘,沈九思那么不听话自然要好好教训一番。”随即语气一变说道,“不过你们运气也挺好,到了这里总比被王飞弄死强。”

    舒淑沉默了一会儿,“可是沈九思不见了。”

    罗明升见舒淑很消沉,有点心软说道,“这种洞穴估计不止是一个,兴许他到另一个地方去了,不然这么多死老鼠,也存放不进去啊。”

    舒淑听到前面还好,后面的话却让她异常恶心。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都有点累,舒淑折腾了这么两天,又是下海的,又是跟沈九思没命的逃跑,虽然肚子很饿,但是也挡不住睡神的光临,不到片刻就睡了过去。

    罗明升看着舒淑打这小呼噜睡觉,忍不住笑了笑,第一次觉得一只灵宠这么好玩,随即自己也跟着睡了过去。

    昏睡中,罗明升似乎闻到一股幽香,这种香味让他某个地方悄悄的有了反应,他伸手一摸,如丝一般的头发让他抓了满手,他忍不住往下摸,然后是一团柔软的鼓起,他一捏,上面竟然还有小豆豆。

    罗明升心想,果然在这黑暗的地方呆久了开始做春梦了吗?不过这怀里的女子似乎是尤物,那柔软不用看也知道相当的有料,沉甸甸的不说,还很硕大,他一向是喜欢丰满的女子,只觉得很是满意,他的手捏了两下那小颗粒就顺势下滑来到了腰部,那腰竟然也是不盈一握,他越发觉得急切了起来,心思波动,一翻身就压住对方,那嘴唇在一口咬住柔软。

    舒淑在睡梦中只觉得一只手在不断的撩拨着自己,让她身子滚烫了起来,她忍不住扭动着身子想要凑过去,只是很快身子一沉,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在她的身上,她憋的难受想要推开对方,结果对方却一下子就咬住了她的蓓蕾。

    “恩……”舒淑忍不住吟哦出声,结果,这声音却是又娇又媚的,吓到了她自己,她豁然的睁开眼睛,只见黑洞洞的洞穴里,微弱的火把下,罗明升正禽兽的对自己……

    舒淑一受到惊吓就变成了小猪,=。=

    罗明升只觉得怀里一空,皱着眉头睁开眼睛一看,那头小猪正用非常不认同的目光在看待自己,他想起刚才的梦境,心中一惊,难道他饥不择食到了对一头猪……,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不对,那女子的手感是那么真实,怎么可能是一场梦境,一头猪一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最后都别开脸去了,=。=

    好一会儿,舒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忍不住对着罗明升问道,“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吧?总要想办法出去啊。”这墓地本身就是一个大的阵,不是一般的力量可以出去的,必须要破阵。

    罗明升到没有回避舒淑的问题,“我自然有办法,但不是现在。”

    “那要到什么时候?”舒淑听到罗明升有办法赶忙追问道,一双墨色的眼珠圆溜溜的,特别有神。

    罗明升被舒淑这憨态弄的有点想笑,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只能在月圆之夜。”

    舒淑傻了,心想,你又不是狼人,还要等到月圆之夜变身不成?

    见舒淑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罗明升终于忍不住哈哈笑了笑,“小东西,你还真可爱,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等着我出去的时候一定带着你,现在还是保存体力,等着月圆之夜吧。”

    “什么月圆之夜……”舒淑仔细一想,别说,过几天还真是中秋,“好吧,咱们可说好了,你要带着我,不过……能不能把沈九思也找到,带上他?”舒淑眨巴着眼睛卖萌,心想她自己跑了还真有点不忍心。

    “他……,哼,凭什么?”罗明升哼道。

    舒淑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没有沈九思,王飞肯定没有弄到你们要找的那东西,你找到沈九思了自然也就能找到那东西了,当然我不知道你们具体要什么。”

    罗明升狡诈的一笑,“没有想到你还挺聪明的。”随即不肯说话了,就算舒淑怎么问也不吭声,舒淑这个郁闷啊,不过后来一想她就释然了,这家伙费了这么许多力气到这里,没可能空手回去,所以沈九思他一定会去找,她现在好奇的是,这家伙到底等月圆之夜干什么?别是真的要变身吧?

    其实沈九思现在挺惨的,他被一群老鼠从洞穴里拖了出来,直接送到了王飞面前,王飞看到他之后很是得意。

    沈九思看到王飞之后只觉得毛骨悚然,他想着舒淑,心里期望她能化险为夷,而他自己……,他早就下好决心如果真的让王飞抓到他一定会反抗到底,没别的原因,因为帮不帮他自己都是死路一条,还不如死的干脆,不让王飞得逞为好。

    王飞丢了一袋子水给沈九思,阴测测的说道,“小子,别装死,一会儿我还得用到你。”这个一会儿一直等到了三天后的月圆之夜,沈九思看着王飞和何姓夫妻围绕着那石棺材画阵法,似乎是一种召唤仪式,他想了想那空空的棺材,想到,难道说这个墓地的主人是魂葬?

    所谓的魂葬是一种把人的灵魂束缚在一个地方,让他不能轮回的,一种极其恶毒的葬法,但是这种魂葬也有个好处,那就是强大的魂魄能留在人间,每个月圆之夜就可以召唤出来,可以为你所用。

    沈九思是从别的大陆过来的,他只听师父说过很久远之前有这种恶毒的方法,有的是因为不放心自己的后世,希望能一直庇佑他们,还有的人是因为舍不得对方离去,这样起码每年的月圆之夜还能见到对方,总之,原因多种多样,但是他始终记得,师父脸上那种难过又悲愤的表情,让死人不能轮回,这是极度阴损的方式,一定会受到报应的。

    太阳落下,月亮悄悄的爬了上来,舒淑明显的感觉到一旁的罗明升非常的亢奋,就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的。

    舒淑不吭声,静悄悄的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罗明升现在这个状态,谁惹他一下他就会咬谁一口,=。=,真的是要变狼人吗?

    随着月亮的升起,那阵法上的灰突突的线条开始浮现星芒,就像是活过来一样,沈九思看着心里毛骨悚然。

    一旁的王飞和何姓夫妻却是相当兴奋的样子,不断的念着法术咒语,朝着那阵法注入灵力,那阵法越来越亮,越来越刺目。

    何姓夫妻两个人似乎颇为吃力,额头上都是汗水,忍不住说道,“师兄,我娘子有点支撑不住了,让她歇一会儿吧。”

    一直好说话的王飞却是皱着眉头喊道,“不行,会功亏一篑。”

    何姓夫妻的男子有点生气,正想说点什么,突然间那阵法中央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就像是一个吃人的嘴,看着很是吓人,“闯入者,你想打开通往死人的通道,就需要祭品,你可准备好了?”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像是一阵闷雷一样响彻在石室内,震的人心里恐慌,王飞露出大喜的神色,眼神看起来极度癫狂,“准备好了,就是我旁边的两个人。”

    “你这个混蛋!”何姓夫妻一下子就听出来是在说他们,两个人吓的脸色苍白,只是那张黑色的大嘴根本不等两个人的反应,直接把人吸了进去,就好像一个吸盘一样……

    一旁的沈九思亲眼目睹何姓夫妻消失的过程,他手心里都是汗水,忍不住想着这个王飞果真是心狠手辣,原来他早就想好都要牺牲掉了。

    “味道不错!哈哈”随着那阴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巨大的阵法一下子升空,如同绽放开的花朵一般,美丽耀眼,同样散发着巨大的能量,“这次就勉为其难给你打开通道吧!”

    也许是一分钟,也或许是几秒钟,短暂的沉寂之后,突然半空中出现了一个门一样的黑洞,随即一个芊芊玉手把它从里面推开,一个着红色衣裙女子婷婷袅袅的走了出来。

    “找谁我?”女子的声音宛若黄莺出谷,清脆悦耳。

    王飞痴痴的看着女子半天,直到女子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这才恍然大悟一般的跪了下来,磕头说道,“琼瑶仙子,在下王飞,特意过来拜见。”

    舒淑要是在这里听到琼瑶两个字肯定会很囧的,因为她自然会想到某个写言情的奶奶,虽然名字很美但是故事可以点不美,还很狗血有木有?-_-|||

    琼瑶仙子听了这话,笑的异常美丽,可是那眼中却是无尽的残酷,“既然见我,自然是有事相求,但是我凭什么帮你?”

    王飞听了这话颤抖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玉牌,随即恭敬的捧在手上,“在下,冯家第五十六代后人,愧对祖宗。”

    琼瑶仙子一惊,仔细打量着王飞,好一会儿露出几分惋惜的神色,语气柔软了几分,“竟然真的是我的后人。”随即眉头一皱,“我们堂堂大玄界的第一大门派后人怎么会沦落到你这个地步,已经步入古稀之年竟然还停步在筑基期上?”

    王飞听了这话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祖先……,您一直看重的明王背叛了我们,对我们王家人斩尽杀绝,我家上祖为了避祸隐姓埋名,这才逃过祸事,可是没有资源,一代不如一代,到我这就……,不过好在,我终于在有生之年见到了您。”说完便是用一双极度渴盼的目光看着她。

    琼瑶仙子沉吟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跟随我来吧。”随即又补充道,“但是,你也知道打开藏库需要一位天灵根的雷灵根者作为祭品。”

    王飞简直要高兴坏了,颤抖的指着沈九思说道,“就是他!”

    沈九思心中一沉,想着,难道苟活了这许多日子,今天终于要头了?他早就想好不能让王飞得逞,如果真的难逃一死也不能让白白给人做祭品。

    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一声笑声,“呵呵,妖女,你可总算冒头了。”

    舒淑在一旁用猪蹄子捂着脸,看着罗明升一派牛掰的神色,不自觉地想着,这小子是不是嫌命大?

    作者有话要说:准备在一章就 结束了,当然厚厚一章。v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最佳炉鼎相邻的书:网游之沉默王者市井贵女异界圣徒传奇网游之暗夜游魂驭蛇:误惹妖孽王爷药手回春网游之龙战黄泉重生之锦绣前程初来嫁到四季锦姝秀暗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