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斗气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零四章 斗气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听闻徐家小姐要出嫁,一些亲朋好友免不了提前送来随礼,基本都是送到了长房手里。这在外人看来,长房就代表着徐家,而且二房远在京城往来不便,礼单上写明是双份就可以了。

    王氏这下动了心思,悄悄派人放出了风声,果然萧家村家家户户都送来贺礼,谁也不会刻意分别什么长房二房,即使大多数乡亲们都是因徐庆堂父子而来。

    倒是如今徐汶乃堂堂府军前卫带刀官,临近村子的很多士绅有意巴结,也有侍卫同僚赶过来随礼的。

    王氏乐的心满意足,把所有礼物照单全收了不说,还故意走了一趟京城,对老太君和萧氏埋怨说为何这边就守口如瓶呢?闹得亲朋好友都以为是翠桃自己要嫁人呢,倒是有几家随的双份,过几天就给送过来。

    老太君和萧氏对此并不在意,笑言就这么着吧,可不能再让人家跑一趟腿再随一份礼物了,因此京城这边就没有声张,并嘱咐下人们不要乱说出去,反正徐青莲要远赴北平完婚,等事后再通知亲戚们过来补一顿喜酒就完事了。

    却说就因为此事,李秋最近被长房大管家王福的亲孙子王玉给嘲笑了,笑他跟了三少爷好处没捞到多少不说,连点面子都没有,竟然没有人给他送礼。

    原来王玉和李秋选在了同一日成亲,二人自小一起长大,年纪相仿身份相当,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一直以来,王玉因跟着大少爷徐汶,处处压了李秋一头,这一两年则因为徐灏的强势崛起,李秋成了这一辈中最炙手可热之人,王玉嫉妒之余,挖空心思总想要扳回一城。

    成亲需要花钱需要体面,王玉就借此事和李秋较上了劲。扬言一定要比对方操办的风光。李秋虽然不服气,但是他跟了徐灏这么久,学会了稳重低调,遂把此事放在心里没有四处张扬,连少爷都没提起过,闷着头打算凭着自己的能力筹备婚事。

    而王玉凭借家里和大少爷的帮衬,总共花了不下四五百两银子。大张旗鼓的打造家居装饰新房,甚至还修了个小花园。原以为李秋不是对手。谁知李秋自己手里有钱,光是一年得到的各路打赏,加起来就不下百八十两银子。

    这还不算徐灏有事没事赏下来的,去年走了一趟北方,燕王妃没少赏他,沐夫人和沐凝雪更别说了。

    王玉新盖了一座院子,不想李秋有两处新房,因没有花园,大家算是打了个平手。王玉置办了被褥衣料等,李秋和自家绸缎铺子的掌柜伙计太熟悉了。平价买了一堆。王玉托人打各地捎回来很多好玩意,李秋就近打红叶的铺子里,天南海北的东西什么没有?

    王玉干脆花重金买回来金银器皿和各种头面首饰,得意洋洋的送到了女方家里。李秋不甘示弱,就找到宗人府的官员。用极低的价钱请工匠打造了些首饰,一样送到了女方家里。

    如此一来,李秋手里没钱了,仅剩的十五两银子给了老家人,王玉同样把家里的钱花了个精光,没能力再给他挥霍了,为此王家同辈都闹得很不愉快,认为长辈们偏心眼。而李秋父母对儿子和王玉斗气很不赞同,儿子花了那么些钱,没有必要家里再陪着他置气,反过来劝李秋做人要懂得适可而止,李秋孝顺就答应了。

    倒是王玉不甘心跑去找徐汶造谣,说李秋有意让他在全家人面前抬不起头来,连带着也让所有人都知道,大少爷您就是没有三少爷有出息。

    徐汶很生气,为了面子又给了他二百两银子,王玄清得知此事后有心小小报复一下,也赏了二十两下来,正巧赶上各家前来送礼,王玉就特意跑到大门前迎客,来的人不好不给些赏钱。

    凭此王玉出手豪爽,购置的家当就比李秋体面很多,有事没事到处吹嘘,渐渐家里就传开了,闹得人人都说王玉就是比李秋强,三少爷也不过如此云云。

    李秋听闻非常愤怒,自觉他丢了脸没啥,可是不能给少爷丢人现眼,是以最近一直闷闷不乐。不好意思和家里张嘴,又不想仅仅为了自己的面子而对徐灏说出来,更不想和好友们借钱,没的渲染的人尽皆知,给少爷脸上抹黑。

    不想今日得了内宅的随礼,足够和王玉一较长短了,李秋高高兴兴的回了家,没等想好该买什么,有客人来了。

    原来是沐皙随着徐灏离京,临走时命人送来了二十两银子。沐皙消息灵通,私底下为了帮李秋一把,告诉了几个人,如此陆陆续续就有护卫同伴和大内侍卫中相熟之人,纷纷专门前来助阵,整整一下午就收了不下二百份礼物,走了一个又来一个,每一刻都有人拎着礼盒登门,为此徐家人都惊呆了,人人感慨李秋太有面子。

    甚至连沐家管家都听到消息,代自家夫人和小姐少爷随了二百两银子,消息传出来,下人们羡慕不已,气的王玉跳脚,在家里狠狠发了一次脾气。

    问题是这还没完,第二天一早,燕王府管事公公亲自登门送上三份厚礼,二份是给徐家两位小姐的,一份竟然指名道姓是给李秋的,那公公当着很多人的面前,笑言和李秋乃是老相好了,李秋是贵府三公子的左右手,王府岂能不表示一下?

    更惊人的还在后头,李景隆等平日和徐灏交情不错的勋贵子弟们,因酒席上有人说起徐灏大姐要成亲了,因此无不派人送来贺礼。毕竟李秋整日里随着徐灏到处走动,办事基本都是由他出面,是以人人都认得他,给徐家小姐随礼之外,不看僧面看佛面,李秋一样有份。

    此外还有徐家未来的姑爷张辅,自打和徐青莲订亲之后,格外留意徐家的动静,知道李秋乃是徐灏的心腹,因此专门写信托付在京城的侍卫代为送上一份心意。而徐灏早先去燕王府时,李秋常和侍卫们一起打屁聊天,有了几分交情,眼看张辅都送了礼,又因为徐灏的缘故,大家伙觉得不好不表示一下,是以每人半两银子一并送了来。

    又有张亮薛文等同窗,周鹏张鑫等好友不知打哪听说了此事,立刻办了一份礼物送来,自然同样少不了李秋的。

    此事当即轰动了整个徐家,要说过年时亲眼目睹络绎不绝前来送礼的大场面,那是因为三少爷当时官拜锦衣卫镇抚使,而如今区区从六品的寺丞,竟然还有这么多勋贵和朋友专门随礼,可见少爷交游广阔的传闻半点不假。

    正当下人们认为此事告一段落,李秋完胜王玉之时。第三天鹤寿侯张羽小侯爷亲自带着人来了,当面送上三份贺礼,银子等礼物不说,其中有张月云亲手缝制的礼服二套和若干饰品,是专门送给徐青莲的。

    下午行太仆寺的牛马两位大人及其官吏的随礼到了,一样没少了李秋的那一份,谁叫他最近天天在衙门外的茶房里坐着的,来来往往的官员都认得他。

    官场上格外注重这些小细节,有时比起官员本人,下面人更要受到重视,亲信亲信!打好交情比面对官员更有用,因为没有人比亲信更清楚自家主人的脾气和喜好。

    世事就是这么一回事,一旦有人挑头很快就会传扬的人尽皆知,何况是脑门上长着天线的官场呢。太阳公公没等落山呢,来自兵部等一些衙门的礼物就到了,当然每份礼物都不厚重,就和过年时一年,最多价值不超过三两银子。

    驸马王宁和其他驸马都和徐灏很熟悉,即使是仇家欧阳伦表面上也不会小气了;府上三叔徐膺绪夫妇和四叔徐增寿夫妇以及大伯徐耀祖的夫人,各家王府王子总之认识徐灏的皇族,耿家郭家以及其他勋贵,竟然多多少少都表示了一下。不知何故,每家除了送给徐家二位小姐的贺礼之外,都点明要赏赐李秋本人一份礼物,貌似徐灏身为帝王心腹的真实身份,瞒不过京城里面的有心人,因此纷纷借此事来示好。

    徐家上上下下已经从震惊转为麻木了,徐灏的伟岸形象再一次无限拔高,每个人都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输的灰头土脸的王玉,王玉恨不得一头撞死。

    就这样在徐灏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官场上本着别人送了那我就不能不送的理念,或多或少的都表示了下。积少成多,李秋这下彻底赚翻了。

    王玉终于服气了,事实面前想不认输都不行,大少爷总不能为了颜面而砸锅卖铁吧,再说即使掏出几万两银子又如何?比得上人家送礼的各路神仙?那才是最有面子的。

    正当王玉准备偃旗息鼓的时候,此事却激怒了徐汶,不争馒头争口气,身为徐家长子长孙,无论如何都要较量到底。

    当夜徐汶喊来了狗头军师徐济,兄弟俩一合计,第二天分头行事,很快徐汶拉来了上十二亲卫的赞助。一些相熟官员和侍卫碍于身份不好不表示一下,犹豫了下连礼物都没送,就是送上了一张没署名的礼单,而徐汶要的就是虚名排场而不是实质上的钱财。

    此外徐汶在京城里的朋友也被动员起来,都是些好事的年轻人,银子没多少礼单却做的格外花哨显眼。而徐济搬动了国子监的师长学子们,比起崇尚低调的官场来,士林没那么多顾忌,钱没有可附庸风雅的东西多呀,各种诗词歌赋随着名帖纷至沓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