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死契活契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百零二章 死契活契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徐灏不想参与到朱巧巧的阴谋当中去,不外乎收服耿氏继而遥遥掌控徐汶的一举一动,成为安插在长房那边的一颗钉子,有个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她,归纳总结就是五个字,吃饱了撑的。

    至于怎么处置李芳,徐灏颇费了一番思量,最终决定把整个经过详细写在密折里,命李芳签字画押,然后送往宗人府秘密归档。如果此后李芳不再骚扰这边一切好说,要是还敢私闯过来调戏妇女,一经发现,马上请出晋王燕王来主持公道。

    宗人府无疑对李芳来说乃是大杀器,私德不修意味着李家爵位永远是一场梦。即使赐还,那也是给予名声好的李茂继承,吓得李芳当即信誓旦旦的对天发誓,绝不敢再犯。

    如此一来徐灏忽然发现,貌似李芳有了把柄在他手里,就和嫂子一样,二人都有了可以任意摆布的棋子。

    到了临傍晚时,没有心想事成反而惹了一身骚的耿氏,随着王氏返回了萧家村。得意洋洋的朱巧巧拉着徐灏去了千寿堂,陪着萧氏和临安公主打起了麻将,老太君眼神不好就让月兰替她,坐在床榻上笑眯眯的观战。

    打了一会儿,月兰一家输三家赢,老太君索性换萧雨诗上场,原来这段日子以来,老太太风湿老病犯了,被萧雨诗用火罐按摩等手段治疗,感觉效果不错,因此就把萧雨诗留在身边,很是宠她。而萧雨诗觉得一年来的苦学有了用武之地,近日笑容多了不少。

    徐灏很替表妹感到开心,不动声色的朝着嫂子使了个眼色,朱巧巧会意笑道:“老祖宗成天夸表妹又聪明又心灵手巧的,小小年纪医术多么的高明,听的孩儿都吃醋了。今晚可逮到了机会。这筹码得加倍才行,我要好生赢表妹一次,顺便让老祖宗您输的心服口服。先说好了,到时可不许耍赖。耍赖的是小狗。”

    萧雨诗立时紧张起来,忙说道:“那我可不敢玩了,本来就不大会,以往就陪着红叶试了几回,一旦连累老太君输钱就不好了。”

    “那雨诗给按住。”老太君对着笑吟吟的朱巧巧,笑骂道:“三个臭皮匠还赛过诸葛亮呢,今晚咱们娘们三个一起斗斗她们娘三个。输多少银子都无妨。对了灏儿你也过来帮你表妹。”

    徐灏施施然的走到萧氏身后笑道:“那可不成,我得站我娘这一边,我押宝了,我娘赢了加倍输了也加倍。”

    萧氏扭头笑道:“算你小子有良心。来人。去拿五十两宝钞过来。”

    老太君很威风的一摆手,说道:“咱不怕他母子联手,老身就押雨诗的宝好了,月兰你也去拿五十两的宝钞。”月兰笑着进了里间,很快取出来一个匣子。

    正巧此时徐青莲等姑娘们过来请安。纷纷围了过来瞧起了热闹,最近红叶正和嫂子暗地里商量合伙作买卖的事儿,仗义的道:“我押嫂子好了。”乐的朱巧巧搂着红叶娇笑道:“有了咱家的大财主撑腰,今晚我赢定了。”

    临安公主失笑道:“敢情你们一家子合伙欺负我一人,这牌是万万不敢玩了。”

    徐青莲把翠桃推了过来。说道:“这不就是现成的自家人么,我们姐妹给您加油鼓劲。”

    徐灏眼见一个个女人都跃跃欲试的,赶紧说道:“算了算了,咱们到一边自己玩去,这么闹下去,不定得输赢多少钱,小赌怡情大赌伤身。”

    老太君附和道:“对对,人多了嘴杂,这打牌最忌讳这个,吵得不得清净,耽误了咱们赢钱呢。”

    众人顿时哄笑,纷纷走到一边的偏厅里聊天去了,说说笑笑了半个时辰,姑娘们起身带着丫鬟一起返回花园。

    徐灏也随着回到绛雪斋,一进屋瞧见香玉坐在灯下读书,竹兰晴雯麝月都不在,走出卧室来到花厅,就见香菱香萱两个一模一样的双胞胎正在窃窃私语。

    徐灏就问道:“她们人呢?”香萱抬起头笑嘻嘻的一指外面,“等了半天你也没回来,姐姐们说要去洗头,可得一会儿子才能完事呢。”

    而香菱又是羞涩又是不好意思的道:“晴雯姐吩咐我们等着伺候,不想没留意你回来了。”

    徐灏想了想说道:“你俩继续说话吧,我去书房看些东西。”

    香萱性子活泼,主动说道:“我去端盆水来先简单洗一下。姐你去倒壶茶来,给少爷漱口。”“哎。”手足无措的香菱忙走了出去,香菱无语的道:“都来这么久了,还是那么扭扭捏捏。真是的。”

    徐灏笑道:“你才应该是姐姐,她是妹妹。”

    香萱撇嘴道:“都怨我娘,不第一个把我生下来。少爷你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接下来好一番忙碌,徐灏被双胞胎伺候着洗了下脸和手,吃了半盏茶径自去了书房里。香萱眼眸一转,拉着姐姐香菱走到书房门前,随时等待着公子召唤。

    过了大概半个多时辰,晴雯和麝月嘻嘻哈哈的一身清爽走过来,看见她俩,诧异的道:“香玉呢?怎么你们俩守在这里,像两尊贴错的了门神似的。”

    丫鬟们都怕晴雯,香萱小声说道:“香玉姐姐看书呢,我们俩寻思着左右无事可做,干脆过来替她。”

    晴雯瞅了眼局促不安低着头的香菱,笑道:“你们姐妹记着我的话,没私自进书房里去,不错。行了去早点梳洗休息吧。”

    “好。”香萱见状拉着姐姐赶紧跑了出来,互相对视一眼,同时吐了吐舌头。

    书房前,麝月失笑道:“看见她们的模样就像是看到了咱们以前,有心亲近他偏偏又害臊的不得了,要给自己打气千方百计的找机会接近,满脑子想着别被少爷不满赶到别的地方去,那可就糟了。她俩却不知没个一年半载,休想令少爷放下戒备被视为自己人。不过只要守着本分,谁也不会撵她们。白费一片心思了。”

    晴雯若有所思的道:“前前后后也来了不少人,美得丑的如同走马观灯一样,除了后来的香玉。就没见他留下过谁,我感觉她们姐妹一定会被留下。”

    “为何。”麝月好奇问道。手里把玩着还未干透的发梢。

    晴雯没好气的道:“还用问嘛,这么罕见的一对漂亮姐妹,他舍得放走?”

    麝月俏皮的道:“我倒是觉得会放走,据说家里可宝贝她们姐妹了,自小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左邻右舍有的是人家抢着来提亲,甚至有官宦之家放下话来。一等她们姐妹过了十六岁,就用八抬大轿娶回去同为正妻呢。要不是当日因少爷的官职,根本没可能送进来做丫头。”

    晴雯笑吟吟的道:“这些我比你知道的更清楚,这几日她家频频过来。求着太太开恩把人给放出去。太太倒是随和就把香菱喊了去,当面问她愿不愿意回家,自然香菱一个劲的摇头,又把香萱把机灵丫头叫了去,香萱当时就急了。跪在太太面前磕头说打死也不想回家,气的她们老子娘大骂生了一对白眼狼。”

    麝月惊讶的道:“为何不回家呢?”

    晴雯无语的拍怕脑门,长叹道:“那叫你明天就回家去,你回不回?”

    “嘻嘻。”麝月反应过来了,将心比心的笑道:“打死我也不回去。倒不是贪图眼前的富贵,而是爹娘当初把我卖进来做丫鬟,不就是指望给家里赚些钱供养弟弟读书,给妹妹省下一份用度嘛?为了多拿二十两的银子,竟签下了死契,这两年每个月都把月钱如数给了他们,今后一辈子孝顺也就是了,可是爹娘不能再想着把我卖个好价钱出去,死契就意味着我活是少爷的人,死了也是少爷的鬼,反正我是不回家。”

    “谁说不是呢。”晴雯幽幽一叹,“咱俩命一样,我爹死得早,娘为了养活弟弟,就把我签了死契。香玉也是死契,倒是竹兰姐和宛如她们命好,亲人都是二房下人,死契活契都一样,求了太太就可以回家去。不像咱们有家不想归,回去了也是被逼着卖给人家的命。”

    正在这时,徐青莲和萧雨诗结伴而来,麝月赶忙迎了上去,晴雯则掀起帘子进了书房,很快徐灏走了出来。

    萧雨诗说道:“打牌本以为会输,不成想太太她们有意哄老太太开心,一场下来都被我得了,足足百八十两银子,我有心还回去,长辈们笑了笑就那么散了。这钱我可不敢要,怎么想个方儿好呢?故来寻你商量下。”

    徐灏似乎有些心事,说道:“明天我要出门一趟,大约得一两个月。这样,赢的钱分出一份来作为翠桃的随礼。剩下的再分作三份,一份留着打点老太太身边之人,一份请个戏班子来家请全家人热闹几天,最后一份你自己留着用。”

    萧雨诗说道:“我有钱使,最后一份银子就用来置办几桌酒席好了。”

    徐灏看了眼表妹一眼,皱眉道:“你的月钱都被舅妈拿走了,当我不知嘛?以前你住在这边,银钱上头谁也不敢为难你,有大姐小妹和你住一起,我就没说什么。如今你住在老太太屋里,那边尽是些眉高眼低的,做什么事都得先给赏钱,除了月兰谁会帮你?行了,叫你留着就留着。”

    “那好吧。”萧雨诗遇见表哥就像是白雪遇到了太阳,一句反驳之言都不敢说,只有化成水的命了。

    徐青莲暗暗摇头,刚才来时她也是这么说的,奈何表妹性子要强,受了委屈从来不开口,因此才和她一起过来,果然弟弟一句话,就能令她乖乖听从。

    这将来可怎么办呀?弟弟的风流债似乎是越欠越多,这一辈子恐怕都还不清了。

    说了一会儿话,眼看天色已晚,徐青莲要送萧雨诗出园子,临走时说道:“表妹的事有我,不用担心。”

    徐灏忽然伸开双臂抱住了她,顿时把个徐青莲惹得柔情满腹,轻轻反手搂了下弟弟,怜爱的柔声道:“好生照顾自己,平安回来。”

    徐灏松开手,精神奕奕的道:“竹兰她们也一并交给姐姐照顾了。”

    “放心吧。”徐青莲嫣然一笑,转身盈盈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