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盛开的百合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九十五章 盛开的百合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京城徐家,千寿堂。

    因徐灏借用军户放养马匹,藏马于军,使得欧阳伦的计策落了空,原本想让徐济收买徐家下人,趁其不备时弄死些战马,令徐灏受连累以至于丢官罢职。

    徐济的愿望泡了汤,先不说他能否收买铁板一块的二房下人,反正他认为很容易做到,自古财帛动人心,谁知还未等物色出合适的人选来,徐灏已经把差事给办完了。

    那些马匹被军户视为宝贝,而军户的村子里一向最难潜入,即使能顺利偷偷下手毒死些马儿,可那又关徐灏什么事?万一在被人抓住,自己的脑袋可就没了。

    因此徐济郁郁寡欢的过来探听虚实,一计不成再来一计,他爹被辱大哥被打,为何脾气火爆最为护短的老三就无动于衷呢?如果能挑动他去找大伯打擂台,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一样得丢了官职。

    谁知老太君当面告诫他不许把此事说给三弟听,用老太太的话说,老三太容易冲动了,可不能让他知道,省的又犯了大错。

    原来老三还不知此事,徐济心中暗喜,表面上唯唯诺诺的表示知道了,心里反复盘算起来。

    晚上徐灏打衙门里回来,半路上遇到等候已久二哥,徐济笑道:“咱兄弟多日不见,晚上一起去喝酒,我请客。”

    徐灏想都不想的拒绝道:“太累了,改天再说吧。”

    徐济眼珠一转道:“那成。对了明天是蒋师的五七,你去不去?”

    “去。”徐灏点点头,“明日一早我就过去。”

    “那明天坟地上见。”当下徐济欢欢喜喜的告了别,坐上马车离去。

    这边李秋不好意思的搓着手,上前笑道:“少爷,我爹娘已经给我订好亲了,下个月初成亲。”

    徐灏记起当日的承诺来。笑道:“你家倒是不声不响的把喜事给操办了,没说的,等你成亲后多陪新媳妇个十天八天,度完蜜月,你们夫妻俩就搬到蒋家村管事。”

    李秋大喜,激动的道:“少爷您放心,我一定好生做事。不给你丢脸。”

    徐灏忽然瞅着他说道:“秋香来信抱怨她男人养了丫头。好色的很,埋怨我当初为何把她嫁出去,你说我无辜不无辜?她男人是我身边护卫出身不假,可是又不是我保的媒?明明她自己和人家郎有情妾有意的。

    总之她怨就怨吧。谁叫咱是娘家人呢?受到苦水就老实忍着。那你呢,要娶的是哪位?说出来听听,也好让我提前有个心理准备,将来你媳妇埋怨时,也好一并受着。”

    “到底是少爷您心胸宽广,不怪园子里的姐姐们都向着你。”

    李秋忍俊不住呵呵一笑,又说道:“这有了身份有了钱,谁不想多娶几个?以前是下面人没机会,没钱没势没地位。不得不和糟糠之妻过一辈子。现如今谁家搬到外头不是人上人?耍两个小丫头算啥事。又没有休妻,这妇道人家就是没事找事。不愿意大可等丈夫厌倦了,把丫头配了他家的小厮。”

    “下人家下面还有下人?这算什么事?”徐灏顿时无语的道:“说来说去我家原来才是万恶之源,罢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早晚有一天,咱们的后人都得遭到报应,也算是活该给祖宗们赎罪。”

    李秋听不明白,笑嘻嘻的道:“我娘给说的媳妇娘家行贾,小名二姐,以前在二少爷身边做过两年丫鬟,十六岁时回了家,如今一十八岁,那时二少爷一心用功,没听说过惦记过身边的丫头,因此我就同意了。”

    徐灏含笑点头,问道:“竹兰家里最近忙着给她说亲,你说她能许配给谁家?”

    “这可不好说。”李秋神色有些遗憾,叹道:“当初我中意她来着,可是她看不上俺,岂不知除了小的对少爷房里的事知根知底外,其他人谁有心思要她?现今家里人手里都不缺钱,如果不是为了巴结少爷您,什么样的女孩买不到?有点志向的爷们都想娶个清白,竹兰冰清玉洁是不假,可总归给您做了一年多的贴身丫鬟,爷们觉得心里不舒服不想娶,她眼界高又看不上蠢笨窝囊的,大概今年是嫁不出去了。”

    徐灏皱紧眉头,说道:“按你这么说,那我就干脆别要丫鬟了呗?省的耽误一个又一个。”

    李秋半是好笑半是埋怨的道:“这还就怪您了,若不是您非要尊重身边人自己的心意,哪有这么多的麻烦事。以往都是由太太做主,指给谁就是谁的了,还不是过的好好的?您倒好,惯得她们一个个心比天高,岂不知丫鬟永远还是丫鬟,成不了小姐。”

    徐灏沉默片刻,失笑道:“原来如此,倒是我想的浅了,这婚姻之事委实最麻烦,今后就顺其自然吧。愿意由太太指定那是最好,不愿意也不强迫,反正一切都是命,婚丧嫁娶,谁能保证什么?”

    李秋顿时苦着脸道:“早知这样我就不订亲了,小的喜欢的是竹兰。”

    “她不稀罕你也白搭。”徐灏哈哈一笑,“竹兰她们几个是例外,我身边的人当然我会记挂。可惜了,无法明媒正娶嫁给真正的好人家,只希望你们这些家伙都给我争口气,将来凭真本事真刀真枪的挣出个富贵身份来。”

    李秋一下子来了精神,激动的道:“少爷您的意思是要带兵打仗?没说的,小的即使成亲也要给您去当亲兵,好歹立下一份战功,当上个世袭百户。”

    “嗯。”徐灏拍了拍李秋肩膀,鼓励道:“去了魏家村别把武艺荒废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随我上战场,可别到时被敌人给宰了,留下寡妇儿子叫少爷我替你抚养。”

    “记住了,一定好生练武。”李秋重重点了点头。

    徐灏回到绛雪斋,特意走进竹兰的屋子里,见她正在低头缝补衣服,施施然坐到对面。自己动身斟满了一杯茶。

    竹兰有些意外,问道:“怎么想起来我屋了?”

    “没什么。”徐灏品了一口茶,入味甘苦竟是苦茶,“怎么吃这个了?上火了?”

    竹兰点头道:“最近心情不大好,虚火上升吃不下饭,夜不能寐。”

    徐灏把玩着茶杯,说道:“李秋和我说了些你的事。我认真问你一次。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想要嫁给什么样的人?”

    竹兰收起笑脸低垂着头,惆怅的道:“还能怎么想?即使是国公家的丫鬟,那还是丫鬟,总之寻一门努力上进百姓家的男人嫁了。”

    徐灏奇怪的道:“这不挺好嘛?肯上进疼媳妇的男人。不比像我这样的强多了?有我照拂,不能出人头地那也能保证衣食无忧。哦,那样的男人定不会接受我的照顾,你是顾虑这个吧?”

    竹兰苦笑道:“可不是嘛。小时候我娘想把我许配给表哥,表哥聪明俊俏很要强,十三岁时给老太君做了丫鬟,十五岁时做了一等,有体面月钱高,我娘想让我多做几年。就这么耽误了。

    后来表哥娶了我堂姐。堂姐以前是给三太太做丫头,好像和四少爷间有些情分,四少爷就喜欢到家来探望她,一口一口的姐姐叫着,每次留些钱物帮衬。谁料表哥见不得这个。非说我堂姐不要脸私通少爷,让他做了王八,为此天天吵架,一怒之下还打了堂姐几次,害的堂姐苦苦哀求四少爷别来家了,此后四少爷果真不来了。

    不想有一天表哥他摔断了腿,家里缺钱又骂堂姐人老珠黄,连少爷都勾不上手了,让他跟着受穷挨饿,气的堂姐流着泪对我娘诉苦,早知今日当初就留在太太屋里,哪怕给四少爷做通房丫鬟,也强过嫁给我表哥。”

    徐灏叹道:“人穷志短,竟是个没骨气的,不过你也不能怪你表哥,有几人能在绝境中不妥协坚持呢?”

    竹兰说道:“类似的事我听过的太多了,想做下人能有什么自尊?跟了你这么些日子,我清楚没几个男人能和你一样,铁骨铮铮不失之温柔,体贴备至又有主见,和蔼可亲藏着刚强,最重要的是懂得女儿心,尊重我们。

    最怕的是懦弱没个担当,丢人现眼,而有担当又待人太过粗暴。唉!最主要的是说不到一块去,嫁个榆木疙瘩不如独身一辈子。

    总之我想要的男人太难求了,所以说一直犹豫不决,与其大海捞针把一生寄托在运气上,莫不如死心塌地的跟了你,因为你就是那少数人。”

    徐灏摇头道:“你太看得起我了,是人就有一大把缺点。你要留下就留下,可是你最清楚我的想法,到时可别后悔。”

    竹兰缓缓点头,神色复杂的道:“我懂,如果谁今后有妄想,敢有何异动的话,你绝对会狠下心来把人给杀了。”

    徐灏失笑道:“哪有你说的这么恐怖?不过为了预防万一,我确实是不允许任何人威胁到凝雪。没办法,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人生来身份就不同,就算我最喜欢的是你们中的一个,那么为了她,其她人还是会被如此对待。一碗水端平其实才是最大的不公平,会导致人野心滋长,愚蠢的犯下过错。老祖宗就有先见之明,规定了正妻的合法地位不可触犯,谁不遵守是要吃大亏的。”

    竹兰苦涩一笑,没有言语。徐灏见状站起身来,悠然道:“再好生考虑一下,是去是留任你自便。最后送你一句话,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信步走出竹兰的卧室,果然神出鬼没的晴雯站在过道上,眯着眼眸不怀好意。

    徐灏板着脸走上前去,突然伸手抓住晴雯的脖子,拎小鸡似的给拎到了隔壁屋里。然后把人给强行按在八仙桌上,掀起长长的拖泥裙,迅速剥掉薄薄的乳白色缎子做的褥裤,露出挺翘诱人,白玉一般毫无瑕疵的小屁屁来。

    尤其是晴雯的一双长腿,圆润笔直,纤细修长的令人发指,徐灏抬手狠狠打了一下屁股蛋子,啪!

    嗯,手感特好,徐灏忍不住又使劲打了几下。

    晴雯气的咬牙切齿,扭头瞪着毫不怜香惜玉的打人者,压低着声音怒道:“无缘无故的打我,不服。”

    徐灏笑道:“我就喜欢无故揍你,你能奈我何?”

    晴雯立时为之气结,叫道:“你偏心,凭什么这么多丫头,唯独总是打我一个?”

    “蠢材。”

    徐灏伸手轻轻抚摸被打的部位,红彤彤的手印子触目惊心,“想不通那是你笨,怨得谁来?”

    说完后徐灏的手指不经意间打下面紧紧的缝隙中轻轻划过,晴雯触电般的哆嗦了一下,顿时眼眸中一片湿润。

    临走时徐灏回头一笑,对着光着屁股趴在桌子上的晴雯笑道:“今后可别为了下面寸草不生而苦恼不已,什么白虎不详,明明此乃万中无一的幸运。”

    “你。”晴雯终于怒气冲冲,心里羞涩的别过头去,没忍住扑哧一笑。

    这一笑,百合盛开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