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马政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九十四章 马政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京城乾清宫。

    朱元璋早朝回来后,觉得精神不济有些劳累,半躺在软榻上看着各地奏折。御书案上放置着一副宝册,乃是用黄金制成的宝池盒,里面有正方形雕刻着篆书“秦王之宝”的金印,其上是龟钮其下是白玉浑金精心雕琢的蟠龙。

    册是由两片金页构成,携刻着由朱元璋亲笔写的楷书,用红罗销金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极为精美细致。

    类似的宝册朱元璋曾亲自御赐了二十多副,这次是要给故去秦王长子朱尚炳的,年迈的帝王对于即将继承秦王位的孙子一样寄予厚望。

    自从徐灏表示忧虑五军都督府渐渐有被勋贵子弟把持的倾向后,朱元璋马上把一干武臣派往各地,架空都督府的实权和提升各地王府的军权,形成帝王下旨直接经兵部转地方王府,再由亲王盖上金印,向封地边关卫将士所下达命令的传达模式。

    实际上近些年朱元璋一直是这么做的,他最为信任的莫过于亲生骨肉,徐灏的提议正好和他不谋而合,尤其是诛杀了一干功臣之后,随着年纪越大,越对于皇子们的信任走向极端,近乎偏执的认为只有朱姓人最可靠。

    徐灏很理解老朱同志,自己的儿子都不信任,还能信任谁去?把儿子们放养在各地,既避免了骨肉相残的悲剧,又锻炼了他们的能力。尤其是北方诸王,时时刻刻面对着异族威胁,王子们自小就學会了带兵打仗,代代出现优秀人才的几率很大。

    想汉朝确实是出现了八王之乱,问题是当时皇帝年幼被权臣宦官胁迫,如果不是后来分封的刘家子弟中出了个汉光武帝刘秀中兴,西汉早就灭亡在王莽等逆臣的手里了。

    东汉二百多年,西汉二百多年。不算三国时期的刘备,也毫无疑问是自秦朝以来历时最久的朝代。再说唐宋皆是皇子分封制,把后代子孙聚集在京城周围无异于取死之道,太容易被一窝端了。

    因此朱元璋根本不屑于文臣们的建言,拒绝把皇子分封在内地享福,没有军权封地的皇子就犹如失去了尖牙厉爪的猛虎,为了锻炼儿子们,就连封地位于天蜀之国的蜀王都得屡次带兵出征平叛。

    徐灏估计老朱同志认为,肉即使烂在了锅里,也不能让异性人叼了去。

    李公公小心翼翼的近前说道:“陛下。寺丞徐灏殿外求见。”

    正在禅精竭力思索北方防务的朱元璋闻言放下奏折,有气无力的道:“宣他进来。”

    随后徐灏大步走进乾清宫,声音洪亮的躬身道:“小臣徐灏见过圣上。”

    此刻的朱元璋一扫先前疲态,背部挺得笔直,沉吟道:“近日钦天监启奏,占异象当有胡兵入寇。耿郭二位老将走了一圈,却并未发现北边胡族有何异动。朕不放心,命燕王督促山西守军修筑玉林、天城两座西北要塞,这对付来去如风的胡骑。非坚城不可以守。朕有意命你替朕走一趟山西,暗中查验下边关守备。”

    徐灏说道:“小臣近日被上司差遣养马呢,不好马上离京,今日请陛下打声招呼。也好令小臣便宜行事,尽早动身北上。”

    朱元璋来了些兴致,多少驱走了疲惫,笑道:“说来听听。难道你还会养马?”

    徐灏苦笑道:“自然不会,上司命臣看管二百匹宁王殿下孝敬您的良驹,那都是些蒙古马。野性难驯水土不服,臣生怕出现意外,因此求陛下允许臣把良驹换成御马监里的老弱御马。”

    朱元璋无语的道:“良马换劣马?亏了你就想出来这么个馊主意,即使劣马也不能养死了,那是要问罪的。”

    徐灏说道:“臣准备以一匹公马三匹母马为标准,请城外有养马经验的军户代为圈养,如此军民有了耕地用的牲畜,臣也能省心。每年要上交一匹血统纯正的小马驹,至于产下的骡马,太仆寺有优先购买权。为了预防有人借机敛财,必须派专人定期追踪记录,没有产下马驹儿的军户,不可一概征索,就算马死了,验明缘由酌情令军户少量赔偿。”

    朱元璋眼睛一亮,欣喜的道:“你的法子甚好,这样淘汰下来的良驹得以耕地不说,又能不花费朝廷一文钱,生生不息的供给新驹,大好。”

    徐灏实话实说的笑道:“此法下面早已行之有效,伤损的战马没了用处,就有官吏想出这么个法子,臣不过是有样學样而已。”

    朱元璋喜道:“你再仔细讲讲其中的好处。”

    徐灏笑道:“请军户代为饲养,最是令人放心不过。用耕种的租费可以代替一年养马的草料钱,一旦产下骡马能卖钱或留着自用,军户大抵费用相抵甚或有些进项。毕竟北地耕牛得来不易,马力虽说比不过的牛力,可是能节省脚力,拉车骑马都很方便,而产下的良驹能很好的补充太仆寺损失的数额,最大的好处就是节省了人力物力,那尝到好处的军户无疑来年会更加精心饲养,如此太仆寺和军户两方面双管齐下,互为补充,希望今后能够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朱元璋点头道:“确实不错。只可惜还是不能一举解决朝廷缺马的局面,你有何建言?”

    徐灏想了想说道:“打,打出北方一大片广阔牧场,杀光成年胡人,俘虏胡族老弱病残教会我汉人放牧经验。”

    朱元璋失笑道:“孩子之言,草场不易守,早晚会落入另一批的胡人手里。不过关内之地朕这些年来,陆陆续续收服了几十万胡人代为养马,要不然就凭你太仆寺的老爷官们,朕非得活活被气死不可。”

    徐灏眯着眼说道:“陛下可是整族整族的收降?”

    朱元璋得意的道:“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胡人忠心归降,朕又岂能滥杀归顺之人?色目人回回人如今不都温驯的很。”

    徐灏叹气道:“臣不敢苟同,色目人回回人臣确实是无话可说。而蒙古人等北方游牧民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只有以杀止杀。臣认为纵观千年以来。胡人弱小就会主动归附,繁衍生息后必待时反叛,此乃他们的民族秉性。为了生存,习惯了靠杀戮劫掠汉人发展壮大。陛下秉持帝王之心,对待各族一视同仁,臣衷心敬服,可就怕日后养虎为患。”

    朱元璋目光深邃,嘿然道:“朕何尝不知此?是以年年主动挥军北伐,就是为了令归降的胡人不敢有丝毫背叛之心,待若干年后彻底同化。一味杀戮有失王道,不可行。不如此谁来给朝廷供养无数战马?绝不能给苟延残喘的北地胡人以任何休养生息的机会。”

    徐灏能体会出老朱同志隐藏着的一份无奈来,大明支撑不起边关连年战乱,必须得保证北方长期安定,反而胡人以战养战惯了,全民骑兵来去如风,一千人的部落往往朝廷得动员十几万人进行抵御,战胜之无法彻底歼灭敌人,而战败则动辄全军覆没。连累境内百姓惨遭洗劫,因此朝廷不能不慎重以待。

    对于归降的胡人头领即使明知对方居心叵测,为了顾全大局也只能选择暂且隐忍,希望以汉家文明教化对方。即使行不通也能利用胡人头领的威望,号令各族一段时间内停止刀兵,使得边关得以休养生息,修筑城堡要塞。

    徐灏清楚现代文明是彻底解决北方心腹之患的唯一办法。真正大规模热武器的出现,骑马再没了用武之地,可惜发明创造不是一绝而就的事。总之远水解不了近渴。

    朱元璋也说的累了,挥手道:“先把你的事做了,给你几年之间慢慢来,能行之有效的话即可推广开来。你的事待告一段落,走一趟山西河北。”

    “遵旨。”

    回到衙门里,徐灏算是松了口气,战马换成劣马,出现什么差错就当奉旨实验造成的损失,影响不大。

    请军户代为养马,不必动员只需下令,省去了很多麻烦。如此徐灏把此事汇报给了马牛二位大人,此法乃各地马场心照不宣的秘密,两位大人没有阻挠,表示赞同。

    徐灏去了一趟兵部,兵部侍郎想了想点头允许,大抵都是些御马监淘汰下来的劣马,养着也是无用。

    接下来兵部和行太仆寺分别发下官文,选了一个郊外卫所,把两百多匹御马牵了过去。

    五千多人的编制,加上家属多达两万多人,很快选出有经验的人家拉走四匹马,二百多匹战马顷刻间就没了。

    徐灏当场让每家简单的按了个手印,压根不担心出现什么变故,讲解了下相关章程,其实无需他啰嗦,军令如山。

    对于军户来说,养四匹马的成本不小,可是马匹乃是大型牲畜,是一个家最宝贵的财富,白给的钱谁不想要?家里有了马,儿孙娶媳妇时会显得底气十足。

    当然御马不好伺候,得小心喂养,还得求教他人尽快學会产马的一切知识,以期来年尽快生出小马驹,省的马被要回去,而骡马相对而言就很简单了。

    结果让徐灏始料未及,没人舍的用御马耕地,全都精心饲养,依然用战马的标准放养交配。第一年就使得大多数人家占了大便宜,每年上交一匹马驹外,多出一匹就高价卖出去,比一年种地所得要大多了。

    即使没有生下小马驹,有徐灏的背书,官府不会追究,因老死病死缴纳些银钱而已,相比丰厚回报,些许损失算个什么?

    当时就有很多人家看出了潜在的利益,强烈要求养马,徐灏觉得先点到为止,没有同意。

    谁知后来渐渐就成了大明的马政之一,朱棣对此甚为重视,规定凡是军户必须养马。起初效果良好,大明拥有了充足战马,后来就日渐弊病丛生,沦为官员们欺压军户的敛财工具。(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