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出仕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九十三章 出仕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行太仆寺隶属于兵部,总管天下各地卫所营堡等马政,京城里的衙门位于兵部一侧很不起眼的角落里。

    衙门虽小,但战马的重要性却毋庸置疑,是以养马管马的权利并不小责任也重大,不能出现半点差池,奈何养马的好地方基本位于北方,因此行太仆寺分散于各地,各地寺衙门皆有从三品的卿一人,少卿一人,官吏六七人,具体到各地方马场,管事的就是寺丞了。

    京城里无法圈养大批战马,是以衙门乃是一个摆设而已,汇集各地送来的官文,汇总抄录一块送交兵部审阅。

    每年春秋两季各地自行检查马匹增耗齿色等,每三年由京城行太仆寺的官员集体出动,各地检查一遍,如有马匹减少了或官员不法渎职,经由兵部禀告帝王处置。

    也就是说,徐灏每三年才会忙一次,而去年刚刚稽比完。京城行太仆寺平日里也管不到各地方马场,同样最高官员都是从三品的卿,大家平级。其实即使是本地布政司和按察司也不得干预马政,以至于地方衙门颇有些实权,京城则是一等一的冷清。

    正因为此,兵部没把徐灏打发出京,故意让他无所事事,还特意关照了下,行太仆寺的两位大人对此心领神会,也怕新来的寺丞年纪轻轻不会养马,出了差错谁都担待不起,故没把他派到京城外的养马苑去。

    徐灏巴不得如此,他穿越前又不是兽医,马都没见过几次,更别提养马了。金陵附近没有什么好草场,马苑分为三等,上等放养一万匹,中等七千下等四千。而京城郊外十个下下等的马场,最大的马苑不超过千匹良马,兵部派专人死死盯着,无故死了一匹都得严厉训斥一通,万一发生了瘟疫啥的,谁也别想好了。

    反正是来镀金的,徐灏不打算没事找事。就算会养马也得藏着掖着。没的养成了能吏,一辈子都离不开马了。

    每天过来点个卯,坐在局促的小屋里,吃吃茶写写字研究下养马经。有时候坐着发呆,他有想过动动手脚,使得将来朱允炆无马可用,随即就否决了自己,战马对于大明太重要了,每一匹久经训练的良驹都是宝贝,绝不能随便糟蹋,再说马儿那么温顺可爱,实在是不忍心害死或致残。

    这一天徐灏看书看累了。在衙门里的院子里四处溜达。最高长官马大人打兵部返回,黑着脸走了过来。

    忽然马大人停下了脚步,说道:“一出了过错就拿本官训斥,也不瞧瞧兵部都调来什么样的官,一群只知道之乎者也的酒囊饭袋。连个马都养不活。”

    身边的少卿牛大人今年四十多岁,三十岁考中进士做了从九品的监副,养了足足十来年的战马,经验丰富走遍北方各地,初入仕途时一介翩翩文人,如今饱经风霜,看起来和田间的老农毫无二致。

    牛大人痛心疾首的道:“以前咱们做官时,为了学会养马什么苦没吃过?现今的年轻人都一心想着升官,谁愿意和马打交道?可叹能干的官吏碍于身份无法升官,每三年就被一批新晋进士占据了官位,闹得人心不定,纷纷辞官去给豪强养马。”

    马大人叹道:“没人可用了,你瞧瞧那位,什么事都不干什么事都不管,悠闲自在,什么世道。”

    徐灏本打算当做没听见,想了想说道:“两位大人,何不据实上奏朝廷?马政乃国重中之重,朝中诸位大臣岂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马大人没好气的冷哼,牛大人则苦笑道:“怎么没启奏过?读书人不愿意远赴各地养马,就算去了也是尸位素餐,前几年朝廷送来了一批国子监学子,教授了三个月的养马经,结果没等派出去就请假装病跑了一多半,剩下的倒是去了,不到半年纷纷叫苦,最后总共没剩下几个。而朝廷律法规定不许军户转籍,更别说升官了,俸禄不高别说留不住人,一旦出了事连命都保不住,因此有武职的都不愿养马宁肯带兵打仗。至于没身份的小吏和马夫,没个十年八年的资历和大功劳,别想从不入流转为正职官员。”

    徐灏有些听不明白,说道:“可惜在下初来乍到,才疏学浅,无法为两位大人分忧。”

    马大人觉得徐灏还算谦虚,脸色缓和了一些,沉吟道:“衙门的事自有本官和牛大人仔细商议,无需你来操心。这样,宫里新进了一批战马,原来的寺丞要赶紧派往出事的马场善后。左右无人可用,你乃锦衣卫出身,宫里自然有的是熟人,你过去,不管如何,一定要想尽办法把马儿养好了,兵部这边有本官替你担着,即使一两匹出现意外,也保你没事。”

    上司差遣,徐灏没法拒绝,当下点了点头,硬着头皮算是接下了差事。牛大人非常实诚,把他叫到屋里好生讲解了下养马的经验,奈何时间太紧纸上谈兵,没什么作用。

    晚上回到家里,徐灏思索着养马的事,总觉得是有人故意挖了一个坑,因他这种新人,少说也得有半年的准备期,没有经验谁敢让你挑大梁?寺丞是无需亲自喂马,可担着主要责任,万一无缘无故死了几匹,自己的乌纱帽就保不住了。

    难道要带着人手日夜住在马厩里?一两个月无妨,别一住下就没完没了,再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真的有人故意使坏,天天陪着马儿睡觉都没用。

    因最近动不动就近距离和马亲近,进进出出的人身上无不带着马骚味,徐灏先回到绛雪斋沐浴更衣,然后去千寿堂给长辈们请安。

    与此同时,秦淮河上的一艘画舫里,欧阳伦和李芳笑着欣赏歌舞,徐济皱着眉头心不在焉的看着对岸风光。

    酒过三巡,李芳招呼过来浓妆艳抹的妓女,搂着亲了一口,笑道:“人生得意须尽欢,徐兄你愣着做什么?美人当前,还不赶紧莫使金樽空对月。”

    欧阳伦笑眯眯的道:“无非就是找你收买几个下人,你家老三深得圣眷,此事他担保没事,顶多背个处分。倒是你经此一事,我当拜托国子监举荐于你,来年最少是个县太爷,好生做上一任,进京和家人团聚。”

    徐济想想也对,老三能出什么事?随便进宫认个错而已,而自己则得到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绝不能错过。

    如此端起酒来,徐济说道:“多谢驸马提携,先行谢过。实不相瞒,昨日家父在都督府门前被刚刚回京的大伯狠狠羞辱,家父一气之下辞了官。家兄气不过,在午门前不免当众牢骚了几句,却被大堂哥徐景钦带人前来痛打了一顿,谁知上司有意偏袒,诬陷是家兄先口出不逊,打了三十大板,险些把兄长活活打死。我徐济一定要替家里争口气,早日出人头地,省的全家人受人欺负。”

    李芳顿时叫道:“徐兄说得好,你家老三袖手不管不念亲情,有我姨夫帮你,等出仕之后,谁不敬你三分。”

    欧阳伦不免好奇,问道:“你家怎么闹到这般田地?兄弟间反目成仇?”

    徐济不好说出当年因他爹一意孤行,暗地里投靠蓝玉自立门户的往事,而是叹道:“都因为老三六亲不认,竟然胆大包天的杀了那边的亲戚,连累了我爹。”

    欧阳伦马上就听明白了,心里恨不得一刀宰了徐灏,当晚徐灏杀人之后竟然命属下把自己给扔到了河里去,差点被淹死。

    话说此事当真蹊跷,徐灏杀了一干锦衣卫,自然是得自陛下口谕,那为何陛下没有顺势把徐家连根拔起?反而被御史一弹劾,就免去了徐灏的锦衣卫镇抚使。

    欧阳伦越想越是羡慕嫉妒恨,在他以为,徐灏借徐家亲戚的命和徐家划清界限,为的是保住了自己那条小命,而陛下实在是太喜欢他,不想命他率领锦衣卫去灭了自家,存了保全他名声的心思。

    欧阳伦缓缓说道:“徐灏此人胆大心细,又是最会溜须拍马之徒,他想方设法的背叛家族,有陛下垂青,可谓是今后性命无忧了。这一点你们兄弟俩都得好好学他。”

    李芳不屑的道:“他有什么本事?没有圣上撑腰的话,谁会瞧得起?死命巴结我娘,得了我李家的宅邸。等我成了亲后,我娘也没法管我了,到时老子早晚要把他全家赶出去,沦为丧家之犬。”

    徐济苦笑道:“自从老三做了侍卫,我家算是日夜不宁,家门不幸。”

    欧阳伦不阴不阳的道:“为叔不是说丧气话,你家受气事小,将来不定哪天就被魏国公府牵连送了全家性命。你好歹把此事办妥,早一日当官赶紧分家另过,或许还能逃过一劫。”

    徐济顿时呆住了,不可置信的道:“不会吧?圣上岂能如此绝情?”

    欧阳伦冷冷一笑,朝着李芳看了一眼,徐济赶紧扭过头来,就见李芳眼中含泪,幽幽的道:“昔日开国六公,剩下几家?昔日侯爵,今有进家安在?”

    徐济脸色变了,变得苍白如纸,喃喃道:“侯爵我不知道,我只知国公只剩下徐家矣!”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