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窥玉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九十二章 窥玉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春秋我为王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徐灏于香玉的房间里一觉醒来,见她穿着玉色秀花春衫,桃红三蓝花裤,坐在床头捧着本医书,认真苦读。

    天气炎热,一身单薄的衣衫紧贴着娇躯玲珑,更显嫩嫩白皙的肤色犹如羊脂白玉。徐灏一时兴起,探手轻轻摸索着香玉的脖颈间,手感细滑柔软而又有着属于青春洋溢的紧绷弹性。

    香玉吓了一跳,微微躲闪笑道:“怪痒的。”

    徐灏为之叹息,貌似她们四个里面,唯独单纯至极的香玉对自己毫不设防,不管之间有什么亲密举动都视为亲昵之举,任由自己动作,每每令自己反倒是下不去手。

    麝月倒是喜欢和自己勾勾搭搭,耳鬓厮磨时说话动作没什么顾忌,就是怕晴雯怕的要死,时刻像做贼似的,一有风吹草低就咋咋呼呼。

    竹兰不提也罢,最可恶的当属坏心眼的晴雯,像只狼似的监视着丫鬟们的一举一动,每当徐灏和丫鬟独处时马上出现,甚至怀疑她已经被凝雪给暗中收买了,要不然为何总和自己过不去?

    徐灏倒也没什么过分心思,无非就是想吃吃豆腐而已,至于为何不想和丫鬟们有肌肤之亲?是担心牵一发而动全身,院子里人多眼杂根本没有秘密,和一个丫头好上了,就会很快引起连锁反应,试问招架过来满院子情窦初开的女孩们嘛?

    目前大多数丫鬟都是处于天真烂漫,百无禁忌的妙龄,十几岁的女孩能懂什么?自小生长在徐家没经历过风雨苦难,比之后世同年龄的女孩来的更单纯些,也是胆子最大的时候,以往徐灏走到哪,有小丫头蹲在地上撒尿,穿个肚兜换个衣服见了他都满不在乎。

    这无疑对徐灏来说。乃是上天所赐予的莫大恩赐,加上徐灏外在的年纪小,特珍惜眼前一切,等再过几年过了二十岁后,再想如同现在这样随意和一群女孩朝夕相处,人人对他笑语柔声,亲密无间,毫无疑问是不可能了。

    急冲冲的纵情恣意,如同牛嚼牡丹般最是浪费。因失了身的女孩整个心灵都会发生变化,尤其是在古时。一夜之间就会蜕变为成年人,必然会为了将来而忧心顾虑,也就没了身为处子时的娇憨灵动,此种只求满足下半身一时爽快的男人,别名叫做禽兽。

    而眉目传情只动口不动手,那一份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动人之处,固然令人身心愉悦。可毕竟会惹得女孩们为此春心荡漾,心有所属从而度日如年,患得患失。疑神疑鬼,有的甚至是悲春伤秋,拿一个愁字捧在心口,用一个泪字了此余生。

    总之初恋无疑最甜蜜也最痛苦。会给女孩子造成很大影响,暗恋则又是另一回事了。要是男人承担责任也就罢了,若要移情别恋,此种人称作禽兽不如。

    谈情说爱就更要不得了。对这个信誓旦旦,对那个海誓山盟,此种男人送给他两个字。畜生!脚踩几只船的,人渣!

    徐灏是个聪明人,聪明人自然就不会去做傻事,以上三种行径犹如焚琴煮鹤,最是煞风景不过。再说女孩子天性心眼小,特爱斤斤计较,对这个表露出一丝情意,无疑就要得罪整座森林,争风吃醋貌似就是家斗的开端。

    当然徐灏的做法堪称最为阴险恶劣,用封闭的园子把一堆涉世不深的女孩们都圈养起来,他就像紫禁城里的帝王,享受着女孩们的小意殷勤,每个人的争相讨好,人人都关怀备至,这才是真正的品花之人,可谓是无耻自私,狡诈贪婪,妹纸人人得而诛之。

    就像现在,徐灏笑吟吟的道:“坐在凳子上太累了,你坐到床上来,咱俩一起看。”

    可怜的香玉说了一声好,起身坐到了床头上,把书放在二人中间,“正好我有不懂的地方,请你解惑。”

    徐灏趁机把身体挨了过去,肩并着肩头靠着头,低头在香玉脖子上嗅了嗅,奇怪的道:“你用的什么胭脂?味道和以前的不一样。”

    香玉有些怕痒,缩着脖子笑道:“你明知我从不用脂粉的,或许是衣柜里的熏香,或许被姐姐们染上的,也未可知。”

    徐灏斜着眼盯着香玉胸前露出的一抹白腻,不甘心的道:“我这个姿势不舒服,你趴在那边,我趴在这边,咱俩脑袋冲着脑袋。”

    “好。”香玉不疑有他,她再单纯也觉得现在和少爷的距离太近了,近的令人心口发慌。

    当下大灰狼和小白兔相对趴在锦被上,双手拄着腮帮子笑嘻嘻的对视,彼此都非常满意。

    忽然香玉小手捏着鼻子嬉笑道:“你有口气,快离我远些,难闻死了。”

    徐灏怒道:“我又没口臭,睡了一天当然嘴里有异味了,小心我熏死你。”

    “别别。”香玉赶紧扭过头去,笑道:“我去给你拿青盐和漱口水来。”

    徐灏说道:“不用麻烦了,把你的香饼拿一块给我嚼,用茶水漱漱口就好。”

    “好。”香玉伸手从床头勾过来自己放置零食用的小漆盒,打开寻了块薄荷味的来,递给了徐灏,又拿起自己的茶盏掀开盖子一瞧,“中午沏的,已经凉了。”

    “凉茶解渴,给我。”徐灏使劲嚼着香饼,伸出手来。

    香玉不放心的道:“你慢着点吃,别弄脏了我的被褥。”

    徐灏满不在乎的道:“脏了你就睡我的新床,就是晴雯她俩也一起睡,谁也碰不着谁。”

    香玉嘟了下嘴,不乐意的道:“你又要骗我们给你暖被子?哼,今年我们可學聪明不上当了。去年冬天时一连被你哄骗了好多次,你倒是暖和和的,害得我冻得要命,打着哆嗦上床睡觉,被子也凉,好半天才暖和过来。”

    徐灏狡辩道:“我当时说咱俩挤一宿儿就完事了,谁让你非要起来?大冷的天不怕把你给冻出病来。”

    香玉撇嘴道:“我也想呀!都是晴雯姐说男女不好睡在一起,再说你是少爷我是丫头,论理也不应该。”

    徐灏又好气又好笑的道:“她说什么你就听?岂不知她值夜的时候,赖在我床上一动不动,晚上起夜的时候,还求我给她拿夜壶呢。”

    “真的?快给我说说,晴雯姐不去屏风后方便,难不成就在床边?羞死人了。”

    香玉一下子来了兴趣,熊熊八卦之火开始沸腾,迅速接过茶盏放回原位,把自己的手帕递了过去,俯身趴在床上,翘着两条小腿一晃一晃。

    徐灏擦了擦嘴角,有样學样的趴下来,失望的道:“你别把脑袋枕在被子上,对身子不好。”

    “哦。”香玉傻傻的挺起头,“你快说呀。”

    徐灏满意一笑,瞄了眼耷拉下来的衣襟上面,那一对浑圆饱满的小兔子,圆圆巧巧并不太大,大概一只手就能抓住,两粒淡粉色的小豆豆诱人之极,顿时大饱眼福。

    “快说啊!”没有察觉走光了的香玉催促道。

    徐灏漫不经心的道:“她自然是把我撵到屏风后面,自己风风火火的跳下床来解手,然后匆匆提上裤子冲到床上,一个劲的叫唤冷呀冷呀的。”

    香玉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眸,惊呼道:“你就没听见什么动静?屋里当时一定静悄悄,晴雯姐竟然第二天没事人似的,要是我就没脸见人了。”

    徐灏抬手拍了下香玉的脑袋,道貌岸然的道:“想什么呢?小小年纪不學好,谁人不尿尿,咱们住在一起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洗澡时光着身子,我又不是没见过。”

    “哪有,你胡说。”香玉顿时涨红了脸,随即心虚不已,“都怨她们故意使坏,把我换洗的衣物偷走了,害得我等到天黑时想溜进屋里,谁知你那时正好回来?”

    徐灏笑道:“你那小身板一点都不好看,小胸小屁股像个男孩,人家胸前都发育了,就属你依然平平无奇。”

    这话一说,闹得香玉立马喜滋滋的道:“悄悄告诉你知道,今年我也长了呢,哎呀!”

    下意识低下头的香玉终于发现春光乍泄了,赶忙用手护住前胸,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疑惑的盯着徐灏。

    而徐灏面不改色心不跳,起身说道:“我饿了,去吃饭了。”说完溜之大吉。

    好半响,香玉蹙眉自语道:“到底被没被他瞧去呢?”

    这边徐灏一出来,就见晴雯依着门框,不怀好意的道:“醒了这么久才出来?在里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就不告诉你。”徐灏大笑着扬长而去。

    晴雯见状不满的道:“谁稀罕知道似的。”

    “你过来,我要一边吃饭一边洗澡。”

    晴雯狠狠一跺脚,不情不愿的扬声道:“来啦!”

    夜里婆子们点上宫灯,徐灏睡了一天精神充足,坐在院子里的一处太湖石上纳凉,旁边一株垂杨枝长两丈,随着晚风荡漾。

    竹兰走过来说道:“午后二少爷来寻你,见你正在安睡就到处走了走,小厮说遇见了那边的大公子,两个人一见如故言谈甚欢,结伴一起出门去了。”

    徐灏说道:“二哥和李芳一见如故?有意思。”

    竹兰皱眉道:“这几日听闻李大公子对咱们家占据花园很是不满,为此顶撞了公主几次,我担心日后生出事来。”

    徐灏微笑道:“没事,过一两年谁知道咱们一家子又在哪呢。再说他家的爵位已经被圣上下旨废除,除非他和我一条心,不然永远没指望了。”(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