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再见蒋老师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八十八章 再见蒋老师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大唐儒将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薛文前来找自己,肯定只为了蒋嵩之事,不会有其他缘故。

    徐灏很欣赏对方,早已把薛文视为如同周鹏等人一样的好友,除了预祝他下次科举考中进士外,没什么可关照的,薛家有田有地,衣食无忧。

    等在书房里的薛文对于徐府的一切都暗暗乍舌,很为再次崛起仕途得意的徐灏感到开心,心里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看见徐灏进来,薛文起身说道:“恭喜你做了寺丞,今后前程无忧矣。”

    徐灏笑道:“有什么可贺喜的?做官乃高危行业,今后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掉了脑袋。”

    薛文笑道:“那也有的是读书人拼了命的要做官,只要不贪赃枉法不参与朝中党争,加上一点点运气,安安稳稳一辈子下来,并非难事。”

    徐灏意味深长的道:“身在局中就会明白什么叫做身不由己了,仕途险恶,多少聪明人栽在里头?”

    薛文年轻有朝气,对此自是不以为然,收起笑脸说道:“不谈这个了。今日登门打扰,是为了蒋师而来。”

    徐灏点头道:“路上慢慢说,先去蒋家看看。”

    路上薛文讲诉蒋嵩之事,蒋老师一直活受罪就是不肯去阴曹地府报道,时而用瓷罐子时而用妇人,可战力再强也总有一败涂地的时候。

    渐渐就那么半死不活的吊着口气,他还惦记着那五十两银子,清醒时就骂骂咧咧,口口声声说要死在人家门前,唬的那家人撤销了诉状,县官怜他将死之人,就把银子派人给送了过来。

    正好蒋涛输了精光来家,打起了银子的主意。就和崔氏商量说想预备棺椁衣衾冲冲喜。崔氏就拿给他二十两银子,蒋涛嫌少说这点钱能买什么?我爹秀才身份,难道就买具柳木薄皮的棺材?起码得四五十金,上等的棺木几千两的都有,总得买个几百两的吧?

    崔氏不干了,说这银子还是衙役刚刚送来家的,得留着吃饭,你问你爹要去,我不知银子都藏在哪了。蒋涛就说你把银子都给我,先做几件衣服。去棺材铺子选个好木料把订金给了,差不多够了。

    崔氏怕他拐了银子赌钱,要让他爹陪着一起去,气的蒋涛把银子一扔,说你不信我,那我不去了。

    等蒋嵩一去,家里就剩下蒋涛一个男人,年纪轻轻的崔氏见他不是好话,有意奉承他。改口说那你自己去办吧。

    就这样五十两银子有去无回,眼看着丈夫不行了,崔氏就去找薛文。薛文和几个徒弟凑了五两银子,崔保人掏了五两银子。买了四匹白布一匹缎子做寿衣,其余钱用来赊了四十八两银子的杉木板,请了人来家打造棺材。

    几天后都做好了,蒋老师二更天时终于咽了气。薛文因此进京通知徐灏。

    徐灏叹了口气,马车缓缓驶进了萧家村,望着远方房舍连绵的徐家宅院出神。

    蒋嵩乃是老太君的远亲。论理徐家就不能不管不顾,名分上又是启蒙老师,徐灏兄弟四人应该都得过来帮着料理后事。

    薛文冷笑道:“一早就过去知会你家长房了,谁知管家就打发了一贯钱,说此乃大少爷赏的。进京时我遇见了二公子徐济,徐济借口说最近国子监學业繁忙,无暇抽出身来。”

    徐灏皱眉道:“算了,不是还有我嘛!”

    薛文说道:“不管蒋师生前为人如何,毕竟死后为大,反正你徐家长房经此一事,令全村人看出了他一家子都寡情寡义,等将来他家出了事,你看谁会去帮衬?”

    徐灏为之默然,太平年代的古时对于邻里间的乡情异常重视,真正是一家有难全村伸手。在外地遇到难事,第一个想的就是去找家乡人帮忙,而大多数人家对老家人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相帮,除了一份乡土之情和良心道义,也有万一自家遇到了麻烦时的考虑。

    由此可知古人多么重视家族亲情,血缘关系无疑乃世上最可靠的东西,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以前徐灏不懂,总是把后世看的宅斗宫斗戏当成古代生活的常态,事实上徐家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些正常的家庭矛盾。

    穿越这么久了,没听说过谁家骨肉相残,为了财产继承什么的斗得你死我活,不是说不想而是不敢。尤其是士族以上的人家,不为别的也得为了前程着想,不孝顺长辈不友爱兄弟的话,每年一个劣评功名就没了,坐下忤逆之事不说触犯国法,起码别指望出仕做官了。

    貌似当日殴打徐耀祖就是个隐患,现在有老朱同志镇着,将来朱允炆登基后,随便谁为此参上一本,官位说没就没了,想到这儿徐灏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一进院子,就听蒋涛扯着嗓子发作,嫌杉木板不是最贵的,骂裹的衣服不好,嗔老爹死了没人去唤他回来,唬的崔氏低着头不敢言语,站在角落里啼哭。

    徐灏顿时恼了,说道:“你给我闭嘴,滚一边去。”

    蒋涛犹如老鼠见了猫,蔫头耷脑的不放声了,蹲在地上捂着脸干嚎也不见掉眼泪。

    院子里的人们见状都松了口气,纷纷暗道可算来了真神,压服了这泼皮无赖。而薛文看着蒋涛无语摇头,没心思数落他把买棺材的银子拿去赌输的过错。

    徐灏看看周围,几个邻居和**个不记前仇赶来的弟子们,说道:“就说我徐灏在这儿,让乡亲们看在我的面子上都来帮忙,把里长请来。找个人去法华寺请大和尚们来做法事,不用大家伙掏钱,出一把力气就行。”

    人们精神一振马上跑了出去,没过多久,周围邻居家赶来了一百多人,陆陆续续还有人往这边来。

    又过了一会儿,里长听到徐家三少爷找他,火急火燎的也到了,扒开人群走了进来。

    徐灏客气了几句,说道:“整个出殡就劳烦你指派。不拘花费多少,都由我出,大家伙一天两顿饭,都在蒋家吃。”

    当下在里长的指挥下,安排人手采买白布冥纸食物等等,吩咐妇女赶制孝衣,请彩匠来搭建灵棚花棚。家里上上下下挂上白布白纸灯笼;披麻戴孝的蒋涛捧着幡跪在棺椁前,崔氏跪在对面有气无力的哭灵。

    徐灏念着住在法华寺的香火之情,特意请和尚们来做一场法事,等完事后捐些银子修缮下寺庙。也让更多的穷苦人有个暂时栖身之所。

    薛文忽然兴冲冲的走过来,低声道:“赵亮赵大人来了。”

    二人一起走出去迎接,就见官轿里走出来被蒋嵩坑苦了的赵举人,赵亮神色肃穆的拱手道:“听闻蒋师病逝,马上赶来祭拜。”

    周围的乡亲议论纷纷,有人说道:“不愧是知书达理的赵举人,不计前嫌,令咱们大家伙佩服。”

    赵亮摆手道:“以前的事休要再提。”

    徐灏笑道:“来了就好,请。”

    “你是?”赵亮觉得面前的勋贵青年很面熟。恍然道:“你是三少爷,哎呀多年不见,长这么高了。”

    徐灏很欣赏文质彬彬心地仁厚的赵亮,加之大家都是同乡。笑道:“先进去上了香再叙旧。”

    “好。”

    赵亮没什么架子,当即进了院子里,恭恭敬敬的给灵位磕了三个头。

    蒋家热热闹闹风风光光的操办丧事,徐灏赵亮等人去了隔壁院子里坐下吃茶叙话。各自道出这几年的经历,彼此很是亲热。

    因有了全村人来帮忙料理后事,有里长有勋贵有京官有秀才上香吊唁。蒋涛自觉大有面子,同意了明日一早就出殡。

    为此村里人都说蒋嵩命好,做了一辈子的孽,身死之后竟得了弟子们的大力扶持,要不然搁在蒋涛自己,不定得把丧事折腾的没完没了,冷清到什么程度,看来教授學问是有大福报的。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徐灏吩咐李秋回去说一声,晚上要留在蒋家守灵。赵亮想了想也打发下人回去,嘱咐明日一早去礼部告假。

    这么大的动静,徐耀祖夫妇不可能不收到消息,就连王玄清都听说了。赶紧挺着个大肚子来到西厢房里,就见丈夫正搂着小妾吃酒。

    王玄清暗暗气苦,苦口婆心的道:“连老三都过去了,你怎么就无动于衷呢?万一传扬出去,你不尊师重道,将来是要影响前程的。快收拾收拾,过去上柱香也就是了。”

    徐济没好气的道:“无非就是启蒙三年而已,他蒋嵩算什么恩师?你不知道那就是个小人,不去不去。”

    无论王玄清如何好说歹说,徐济都不为所动,没办法她只好去了太太屋里诉苦。

    徐耀祖一听大怒,说道:“来人,叫他们兄弟俩都给我滚到蒋家,今晚不许回来。”

    王氏不乐意的道:“动什么怒啊?有话不能好生说!你们去和少爷说老爷叫他们去蒋家走一趟,快去快回。”

    徐耀祖怒道:“都是被你溺爱的,看看老三再看看他俩,连做人的本分都忘了吗?一对不争气的混账东西。”

    王氏气道:“你忘了老三以下犯上的罪过了?孩子们是有不好的地方,那也比他强过百倍?糊涂了你。”

    徐耀祖怒气顿时不翼而飞,苦笑道:“老三敢对我动手是大逆不道,我当时恨不得一剑砍死他。可是后来仔细想想,他是为了身边人出头忤逆于我,连个丫鬟都死命护着,遑论至亲?

    在看看他做的这些事,哪一桩不是有恩有义?要不然翠桃她们能去投奔他?只怪我为了前程迷了心,变成苟且专营之徒,先是得罪了老爷子和大哥他们,现在又得罪了弟弟侄子,唉!委实做错了。”

    王氏和王玄清默默听着,起初觉得很有道理,对于徐灏的恨意减轻了一些。可随即都想起王弼的死来和家破人亡的娘家,些许的感叹马上消失不见,仍然对徐灏有着无穷恨意。

    ps:静下心来码了一章,到底是小钗擅长的,三个小时就写完了。继续摆碗求鼓励,不然就让猪脚变成大种马。(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