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展翅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八十三章 展翅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

    十里秦淮最美的时候在夜晚,两岸鳞次栉比的金粉楼台美不胜收,游客如织;璀璨灯海把整个河面渲染的如梦似幻,一艘艘争奇斗艳的画舫凌波而行,桨声灯影歌声阵阵。

    徐灏长衫飘逸,背着双手站在岸边,静静观看这纸醉金迷的风流秦淮河,背后是人声鼎沸的醉仙坊,花枝招展的粉姐卖力招揽着各方豪客。

    二十多位黑衣人拱卫着他,使得游人纷纷绕行,倒是有几位被豪奴簇拥着的公子哥毫无顾忌的闯过来,却被最外围的黑衣人亮出一块铜牌,唬的公子哥掩面而逃。

    石峰低声道:“大人时刻小心,欧阳伦即使不敢明着伤人,万一指使人把大人灌醉推下船?”

    徐灏沉吟道:“那你带上亲信心腹随我上船。”

    “是。”石峰神色放松下来。

    此时一艘画舫缓缓而来,徐灏看着船头搂着半裸女子吃酒调笑的中年男人,忽然说道:“今晚我打算进宫,你安排下坐骑。”

    石峰一愣,赶紧说道:“那属下多带几个人保护大人,让马兄弟在乌衣巷候着。”

    徐灏微微点头,指着打远处飘下来的巨型画舫,笑道:“来了。”

    石峰抬头望去,就见是一艘精美绝伦高达五层的大花船,三十支船桨整齐划一的溅起漫天水花,朝着这边顺流而下。

    徐灏当先走向黑漆漆的码头,石峰紧随其后,十二位心腹属下遥遥跟在最后。

    踩在木桥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不时传来远处的丝竹之音,寂静码头给人一种远离尘嚣的错觉。石峰眼冒凶光,打背后抽出一把匕首,狞笑道:“对不住了。”

    走在前面的徐灏没有任何反应。石峰迅速上前扬起匕首,突然耳边传来笑声。

    “对不住了,石大人。”

    石峰不可置信的瞪着近在咫尺之人,脸上洋溢着熟悉的笑容,张口说不出话来,喉咙已经被一把薄薄的刀片轻轻划过,一丝血线渐渐扩大,汩汩血液喷洒而出。

    刺耳的破空声连续响起,瞬间把十二个黑衣人射成了马蜂窝,惨叫着倒了下去。一群手执短弩同样身处黑衣的锦衣卫动作敏捷的翻上木桥。把满地尸体推到下面,下面的锦衣卫抬着尸体走到河边,放到两艘快船上拉走。

    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短短一瞬间就从杀戮归于平静,徐灏甚至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头。

    亲手杀了石峰的沐皙稍显兴奋,右手残缺的小手指套着个黄金指套,左手滴溜溜的把玩着刀片,死了的石峰不知道,以飞刀名闻锦衣卫的沐皙其实是一位左撇子。

    沐皙大步走到徐灏身边。并肩而站,笑道:“妹夫,欧阳伦杀不杀?”

    过了一会儿,画舫缓缓驶到近前。徐灏笑道:“杀是杀不得的,不过也不能让他好过了,把船上的男人都扔到河里吧。”

    说完徐灏转身朝着岸边而去,沐皙一挥手。整个河边冒出来一百多锦衣卫,一拥而上的冲上了画舫,顿时船上鸡飞狗跳。扑通扑通的落水声连续响起。

    隐隐约约听到欧阳伦的惨叫声,徐灏大笑着翻身上马,往紫禁城策马飞奔。

    乾清宫西暖阁,审阅奏章的朱元璋披着一件外衣,好半响头也不抬的道:“给你一年时间,查出谋杀秦王的幕后真凶。”

    徐灏低声道:“臣不敢查。”

    朱元璋手上的动作停了停,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此乃圣旨。”

    “遵旨。”徐灏马上大声说道。

    朱元璋继续审阅奏章,好半天忽然说道:“如今你已经彻底和徐家撕破脸皮,铲除了徐家在锦衣卫里的人手,今后可以自立门户了,对将来有何打算?”

    徐灏冷笑道:“徐家妄图和耿家郭家连成一气,臣今后自然要摆明车马和他们对抗,不惜一切手段,破坏几家联姻。”

    朱元璋抬起头来,冷冷的道:“何必如此麻烦,索性朕赐你口谕,把这几家屠戮干净。”

    徐灏说道:“耿郭二位老将军对陛下忠心不二,儿女亲事择门当户对的徐家联姻并不为过,臣以为让两位老将军远离京城即可,以为日后为皇储所倚重。”

    多日来心情不好的朱元璋,被这一番话说的好过不少,如果徐灏附和圣意,赞同对仅剩的老臣下手的话,那徐灏和燕王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继续说。”朱元璋暗自庆幸,他杀徐灏不会手软,可是对自己的儿子就不行了,虽说是帝王,但一样虎毒不食子。

    徐灏又说道:“秦王殿下死得蹊跷,臣认为应该和晋王燕王无关,西安和太原北平距离遥远,互相之间没有统属关系,无法染指对方人事。再说皇储已定,二位王爷向来重视手足之情,岂会对兄长下毒手?”

    朱元璋起身缓缓走过来,激动的道:“朕的儿子们绝不会手足相残,绝对不会,尤其是朱棣他们几个,自小随着朕颠沛流离,过惯了苦日子,最是顾念亲情。想朕当年全家人忍饥挨饿,宁肯都饿死也要把仅剩的食物留给年纪最小的朕,他们自小受到朕的言传身教,绝不会谋害亲兄弟,永远都不会的!这就是我朱家门风,朕的后代,绝不会做出此等丧尽天良的恶事来。”

    徐灏没有说话,默默看着罕见露出激动神态的洪武大帝,子女绝对是朱元璋最大的精神支柱,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朱家后代,如果真的兄弟相残,老朱同志非得气疯了不可。

    那到底是谁杀了秦王?肯定不是朱棣,这么蠢的事朱棣不会做,而且此举明摆着就是在嫁祸于他,谁是最大的受益者?莫非是朱允炆干的?

    徐灏偷偷看了眼沉浸在悲痛和愤怒中的朱元璋,依然喋喋不休的给自家孩子辩解。

    徐灏知道自己的猜测恐怕**不离十了,为什么朱允炆继位之后,很多文臣都死心塌地的效忠?一来朱允炆是被朱元璋指定的合法继承人;二来就是比他有资格当皇帝的人都已经死了。

    先不说号称是马皇后嫡出的朱棣,秦王晋王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嫡子。而朱允炆非嫡非长,大概是觉得要不把亲叔叔弄死了,怎好名正言顺的做皇帝?

    到底是哪个二百五给朱允炆出的馊主意?这都是文人重视名分大义的臭毛病。

    徐灏轻轻叹息,秦王晋王要是不死,朱棣不可能那么顺利的挥兵南下,起码为了自保,这两位手握重兵据守关中要地的亲王,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朱元璋的本意或许也是如此,十几个儿子各占一方,彼此互相钳制谁也无法坐大。除了嫡子秦王晋王外加燕王之外,其余亲王谁都没什么资格和朱允炆争。朝廷一家独大,等坐稳了皇位之后,再等前几个亲叔叔先后故去,到时诸王还不是任由朝廷摆布?

    事实也是如此,朱棣登基之后,不急不慢的徐徐调整,遍天下的藩王都成了圈养的猪狗,最擅长的就是生孩子了。

    徐灏咂咂嘴。怪不得得位不正的朱允炆那么多兵马打不过朱棣呢,除了若干死心塌地的文臣之外,整个天下的勋贵武将大多出工不出力,估计是都看透了朱允炆的心性。比他爷爷还要阴狠不容人。

    不管自己的猜测对不对,此时都不能说给老朱同志听,何况也没有真凭实据。

    吐沫横飞的啰嗦了半天,朱元璋渐渐冷静下来。整个人忽然衰老了很多,儿子的死对他打击很大,拿起一本散发着墨香的新书。扔给了徐灏。

    徐灏接过来一瞧,封皮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

    “皇明祖训”。

    就犹如得到了一把尚方宝剑,徐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就听朱元璋冷冷的道:“恢复你镇抚使官职,限期一年之内,查出真凶。皇室宗亲满朝文武有牵涉其中之人,可先斩后奏。”

    徐灏怔怔神赶忙说道:“陛下,锦衣卫不可恢复审讯之权,否则后患无穷。”

    “此案是例外。”

    朱元璋越发觉得徐灏像个忠臣,谁人不是拼了命的增加权利?而这小子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秉持一颗公心。为了效忠自己,竟然毅然反出家族。当然以这小子的鬼心思,一定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亲人,因为有王弼的前车之鉴,他料到自己要让他逼死徐达,是以赶紧脱身而出,省的连累父母双亲,既然你聪明的猜到了,那朕就偏偏不如你的意。

    总之徐灏是可以被信任的,朱元璋死死盯着徐灏,“若再有亲王离奇暴毙,你就自刎陪着去吧。”

    徐灏冷汗冒了下来,喏喏的道:“臣年纪小,担不起重任。”

    朱元璋挥挥手:“你专心办你的案,其余事自有他人去做。”

    当下徐灏莫名其妙的出了乾清宫,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敢情帝王也疑心到了朱允炆身上?所以才叫自己这样的年轻人去办案,恐怕朱元璋潜意识里,是不想真正破案吧?

    人的心思太复杂了,此种涉及到皇族隐秘之事,显然不能交给重臣去做,而交给自己这样背叛家族,犹如无根之草,地位渺小的年轻近臣,无疑最适合不过。谁让锦衣卫一干大佬都挂了呢?说起来猜忌心太强烈的朱元璋,这两年确实是无人可用了。

    管他的,左右一年期限,徐灏决定鸡毛当令箭,先把自己的事办好。

    第一件事,就是要彻底掌控锦衣卫,镇抚使等于指挥使,没有任何上司管辖的徐灏大人,完全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锦衣卫如今总人数从鼎盛时期的八千多人锐减到了不足五千人,和普通卫的人数相当,下设十四个卫所,其中九个都在京畿周围,驻守午门的有两千人。

    徐灏先论功行赏提拔亲信,沐皙被越级提拔为正五品的千户,原来沐皙的真正身份乃是沐英的私生子,凝雪的三哥。

    沐英当年的风流韵事不提也罢,因勋贵大臣朝不保夕,是以为了家族计,沐皙一直没有认祖归宗。

    沐皙的生母因难产而死,小时候以同族兄弟的身份和凝雪一起长大,兄妹间感情很深,沐夫人把他视为已出。

    自从徐灏加入了锦衣卫,凝雪就把沐皙的身份和盘托出,事实上沐皙的手指早就断了,那是为了纪念死去的青梅竹马。

    早在沐皙和石峰成为亲卫之时,徐灏就已经开始防备石峰,因为石峰是四叔徐增寿推荐来的。

    事实上不单单不信任石峰,徐灏任何人都不会信任,通往权势的道路上,这是必须要具备的明悟。

    自打拒绝恢复锦衣卫的身份后,徐灏就开始着手策划,就算石峰不出手,都得杀了对方,不如此无法对朱元璋表明他和徐家彻底一刀两断的决心。

    而石峰为什么要出手,就是因他三番五次的询问徐灏什么时候进宫,引起了徐灏的疑心。推测出在石峰和徐增寿看来,徐灏进宫之日,就是皇帝下旨赐死徐达之时。

    反正无论如何,徐灏都得把身份的不稳定除去,不管是谁都得死。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建立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从而不受任何人的控制,帝王除外。(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