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强悍的蒋嵩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七十九章 强悍的蒋嵩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蒋家院子里,一脸春意的崔氏拎着个半新不旧的汗巾子,春意盎然的眼眸都能滴出水来,大倒苦水。

    “他儿子成天在外赌博不着家,而他吝啬的连药钱都不舍得花,奴一个妇道人家又不敢出去。这前后左右的邻居都得罪光了,没人肯来帮忙。若不是你们来了,奴家非死在他身上不可。”

    薛文脸红耳赤不敢抬头,徐灏则没事人似的,失笑道:“这病有些邪乎,估计一旦泄了身,人也就完了。”

    崔氏苦笑道:“大夫也这么说,说的什么我也听不大懂,反正告诉咱们提早准备后事。不怕被你们笑话,他那下面的东西硬的像个铁棍,奴家实在是承受不住,好歹您二位帮想想办法。”

    薛文差一点就钻进地缝里去了,徐灏瞪了他一眼,说道:“这事我们俩可决定不了。这样,让薛文去把蒋涛找回来,他身为人子,由他来拿主意吧。”

    脸蛋潮红的崔氏叹道:“只能如此了,好歹您二位留下来,帮衬一二。”

    徐灏瞪着不好意思的薛文,说道:“有什么可害臊的?你害臊就是存了下流心思。赶紧去把蒋涛给找回来。”

    当下红着脸的薛文带着几个人去找薛涛了,徐灏一边吃茶,一边瞅着崔氏走路时那一瘸一拐的样子,有些想笑,难为她十六七岁的少妇,连日来被蒋嵩折腾的苦不堪言。

    徐灏好奇之下起身走进屋里,就见蒋嵩一脸憔悴的躺在床上昏睡,下面依然坚挺,把厚厚的被子顶的老高。

    徐灏暗自乍舌,遂轻叹道:“可叹蒋师你生错了时代,不然何至于此?等投胎去了未来,爱怎么看就怎么爱,那才叫做精彩。”

    一个时辰后。薛文把正在邻村赌博的蒋涛给找回来了。此刻蒋嵩也醒了过来,一把掀开被子,嚎叫道:“受不了了,媳妇你快过来。”

    耳听蒋嵩在屋里哭鬼狼毫,崔氏吓的死活不肯进去同房,再去就要冒烟了,双腿夹得紧紧。

    蒋涛倒也光棍,直接说道:“你俩都瞧见了,这样子能有救?没的浪费钱财,就让俺爹舒坦着去吧。”

    当夜蒋涛雇了三个中年老婆来。一日五钱银子管一日三餐。徐灏就见头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脸上涂满了脂粉,看不清本来模样,精神抖擞的进了屋。

    妇人可谓是经验丰富,任由外面的男人们好奇偷看,不急不忙的掀起裙子,倒了些茶水在手上,然后抹在长满了黑草的下身,踩着凳子动作麻利的倒坐在蒋嵩身上。

    蒋嵩邪火攻心的什么都顾不得了,不管上面之人是美是丑是老是少。就算是头母猪也行,顿时舒坦的眯着眼,妇人一样舒服的长舒一口气,心满意足的上下动作。

    院子里的男人们连连惊叹。崔氏突然感同身受的打了一个哆嗦,红着脸扶着墙匆匆去了。

    躲得老远的薛文苦笑道:“这叫什么事啊!”一位妇人满不在乎的嬉笑道:“什么事?治人救病呗!”

    “您说得对,确实是治病救人。”徐灏大笑一声,心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今次算是长见识了。

    免费看戏的男人们顿时七嘴八舌的道:“对对,这是治病呢,妈妈们真是太慈悲太伟大了。”

    眼看天色已晚。徐灏和薛文结伴出来,于村子口各自分手。

    回到法华寺,徐灏受影响感觉浑身燥热,竟然有了勾引隔壁少女的冲动。

    一抬头,就见那佛祖头上点着琉璃灯,光芒璀璨宝相庄严,顷刻间压下了徐灏的欲念。

    徐灏清楚此乃身体发育完全的信号,没什么大不了的,这都控制不住的话,上辈子他早就得进监狱去捡肥皂了,转身出去就着井水冲了个凉,把衣服洗干净晾好,返回屋里。

    隐隐约约听到隔壁传来女人的喘息声,徐灏不为所动,点起油灯,看了一会书,有了困意后很快和衣睡去。

    第二天庙里来了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也称自己是名落孙山的读书人,交了八十文宝钞,住在了徐灏对过的禅房里。

    徐灏猜测这下子要热闹了,不动声色的冷眼旁观。那严金桂和姑子准时过来赏石榴花的时候,自称姓孙的书生一下子眼睛亮了。

    双方时不时的眉来眼去,大概金桂喜欢的还是徐灏,一见徐灏回屋了,没过多久也走了,只留下脸色通红如血的孙书生,走来走去坐立难安。

    当晚下起了瓢泼大雨,呼啦一声,屋里的墙壁垮塌的一大半,对面卧房里的金桂慌忙起来穿衣服,因天气闷热,只摸到一件红纱抹胸儿,死活找不到中衣外衣,眼见对面点着油灯,金桂心中一动下了床,轻轻的一步步走来。

    金桂小心翼翼的跨过满地砖头,娇滴滴的说道:“公子救我。”

    徐灏早就被惊醒了,侧坐在床上,神色平静的看着她,“灯拿走吧。”

    薄有姿色的金桂向来自负,顿时有些惊讶,心说他近在咫尺看见自己光着身子,竟无动于衷?

    “莫非公子看不上奴家的蒲柳之姿?”金桂很是不服气。

    徐灏往后一仰,来了个大字型,慷概就义的道:“你想一夕之欢?来吧!”

    金桂气的咬着嘴唇,半响说道:“奴家知道背地里的事瞒不过公子,被您误会了。奴家干脆实话实说,我是看中了公子的模样和人品,我虽不洁又想和公子欢好,可那也得公子许诺事后娶了奴家才可。”

    徐灏缓缓坐了起来,说道:“滚吧。”

    金桂顿时怒气上扬,不屑的道:“你别后悔,今日那新来的秀才就有求偶之意,你不喜欢我,那明日我就答应他。”

    忽然徐灏毫无预兆的迅速抬起手,照着金桂的俏脸狠狠来了一巴掌,反手又是一记耳光,打的金桂天晕地转,嘴角流出血来。

    神色冰冷的徐灏和一脸惊恐的金桂对视,冷笑道:“这是替你老父亲打的,不是为了你老爹,我管你死活。”

    半个时辰后,徐灏大叫一声跑了出来,喊道:“不好了,我屋里的墙塌了,漏水了。”

    啪!孙秀才打屋里冲了出来,不悦的道:“喊什么喊,别把大家伙都吵醒了。”

    徐灏赶紧点头,指着自己房间急道:“怎么办?里面到处都是水。”

    孙秀才皱眉思索了下,说道:“这样吧,你到我屋里睡去,我找个地方挤一宿。”

    徐灏赶紧的道:“太感谢了,我确实不习惯和旁人睡在一起。”

    “举手之劳而已。”

    孙秀才等徐灏进了屋,站着等了一会儿,瞅了瞅左右没人,一头钻进了徐灏屋里。

    趁着黑夜孙秀才摸到了对面闺房的床边,脱下衣物猛然扑上了床,笑道:“娘子你别声张,我是新来的那位秀才。”

    床上的女子吓得一哆嗦,惊恐的道:“你,你若不娶我,我就喊了。”

    急着求欢的孙秀才伸手一把搂住女人,信誓旦旦的道:“那是自然,小生一定娶你为妻,若违此誓,叫我掉进水沟里淹死。”

    女子吃吃笑道:“公子莫要怜惜奴家,尽管狠狠的糟蹋好了,奴家受得住。”

    外面依然下着大雨,萧家村蒋家的气氛异常火辣,不停传来蒋嵩兴奋的吼叫声。

    崔氏额头冒汗,手忙脚乱的准备一桌夜宵,而蒋涛以买药的借口拿了一贯钱,又半道跑去赌钱了。

    薛文手足无措的站在弄堂里,不敢看身材窈窕的崔氏,低着头说道:“师娘,肉送来了,学生告辞。”

    崔氏擦了擦手,说道:“吃些东西再走不迟,我屋里有瓶好酒,拿给你吃。”

    薛文微微皱眉,摇头道:“不了,家父在家等着我回去呢。”

    崔氏闻言有些失望,刚要说话,就听屋里传出来女人的惨叫声:“不行了,不行了,快来替我。”

    崔氏顿时苦笑道:“你听听,整整一天一夜了还没完事?唉!她们嫌累就吵着要吃肉,得亏了你来了,不然这时候上哪买肉去?”

    房里冲出来两位衣衫狼狈但神色格外满足的妇人,裙子都被汗水湿透了,饱满身材暴露无遗,看了眼站着的薛文也没在意,嚷着道:“这钱赚的太辛苦,肉呢?吃饱了得睡三个时辰,才能恢复过来。”

    “告辞了。”薛文哪还敢呆下去?说完就冒着雨跑了出去。

    “这有伞,哎呀你别淋出病来,真是的。”

    崔氏忍不住扑哧一笑,陪着狼吞虎咽,大口吃肉的妇人们坐下,故意说道:“头前你们还说乐翻了天,多年没如此快活过,怎么这就叫苦了?”

    身材略胖的老婆叹气道:“起初见到‘金-枪不倒’惊喜来着,谁知你家那人不人鬼不鬼的糟老头子这么厉害?前半个时辰挺美,后来就渐渐不美了,勉强支撑了二个多时辰,下面就像是火烧火燎一般焦痛。”

    另一个老婆叫道:“难受也就罢了,这累的人都要散了架,一天三顿饭哪够?得一天六顿饭,必须顿顿有肉有酒,不然我就不做了。”

    崔氏实在是怕了蒋嵩的强悍,忙不迭的答应道:“成成,明天我托人唤我爹过来张罗酒菜。”

    胖老婆正色道:“你家那位八成是被邪祟附了身。先说好了,最多不能超过三日,三日后如果他若依然生龙活虎,你就另想法子吧。”(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