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倒霉驸马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七十一章 倒霉驸马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蒋嵩竟然是自己要娶妻?都一只脚快进棺材了,还不忘糟蹋妇女?徐灏觉得不可理喻,遂派人去打听清楚。

    这边小月等女孩被如愿送到萧氏面前,老规矩一番检查之后,大部分女孩顺利过关,成为竹园里的新晋小丫鬟。

    那些没过关的,除了少数人因各种难以启齿的原因外,基本都能被安排到前宅做事,其实也还是做丫鬟,无非就是伺候的对象不同,待遇不同。

    总之徐灏的本意是要让每个人都有份稳定工作,不管钱多钱少,胜在不必骨肉分离。如果有人非要走出徐家,那也不必拦着,但禁止狠心的父母卖儿卖女。

    二房下人素来是最少的,自然适龄的女孩不多,陆陆续续进来了六个,因一面之缘,都做了二等丫鬟。

    还没等收到关于蒋嵩娶妻的详细信息,徐灏被召进宫了。

    阴风阵阵的午门外,身为堂堂指挥使的欧阳伦安全没了昔日读书人那儒雅之风,变得贵气凛然,身后站着雁翅般斜斜展开的一百名面带煞气的锦衣卫。

    威风是威风,可在徐灏眼里有些可怜。原来自从张麟和傅忠惨死之后,剩下的驸马都把欧阳伦视为瘟神,以至于欧阳伦在驸马圈子里渐渐沦为了孤家寡人。

    虽说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可是做了锦衣卫指挥使,好处没等捞到多少,坏处却显而易见,人人都唯恐避之不及。

    最可气的是徐灏不干了,本身欧阳伦就是被驸马梅殷亲自举荐,用来压制徐灏之用,还没来得及借用上司的权利,狠狠打压折磨下对方,这算什么?

    当下欧阳伦故意用轻蔑的眼神瞅着徐灏。嘲笑道:“这不是丢了官职的前镇抚使大人吗?最近在哪高就呢?”

    “关你屁事。”徐灏懒得理他,抬脚就要进去。

    欧阳伦神色一变,阴森森的道:“公然辱骂朝廷命官。尔身为草民该当何罪?”

    “好狗不挡路,滚开。”

    徐灏根本不客气。奉旨召见还怕你?惹急了老子就不进去了,看谁倒霉?

    欧阳伦眼见徐灏不吃这一套,换上笑脸,挥手让怒目而视的锦衣卫们闪开,走过来笑道:“开个玩笑而已,你别介意!实不相瞒,本官曾多次帮你求情。想让你恢复锦衣卫身份,可惜圣上一直没表态。”

    “多谢指挥使大人了。”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徐灏拱手一笑径自走进午门。

    留下欧阳伦孤零零的站在宫门前,他眼见徐灏油盐不进,心中大怒。冷笑道:“既然你不识抬举,就别怪本官无情。”

    二个时辰后,紫禁城晚晴坞。

    一身白衣的徐灏竟然单独一桌,身前摆着八道可口小菜,就着一碗老朱同志种出来的白米饭。津津有味的吃着。

    隔着一层薄纱,张美人陪着朱元璋用膳,不远处奶娘抱着安睡的宝庆公主。

    朱元璋年纪大了吃的不多,指着胃口好好的徐灏说道:“到底是年轻人,吃饭格外香甜。”

    张美人接过宫女端过来的香茗。轻轻放在桌上,说道:“可怜我刚认了侄儿,就丢了官职,如今沦为了庶民令人心疼,他到底是个孩子呀。”

    朱元璋冷笑道:“你见过这么威风的孩子嘛?进宫不单单玩似的,连锦衣卫指挥使都敢辱骂,还得朕下旨请他来才来!此种比皇族还要霸道的草民,算是令朕开了眼界。其实他眼里哪有你这姑姑,这么久了可曾主动进宫探望过你?“

    张美人好笑的道:“他虽说是孩子,可到底十七岁了,怎么敢随随便便的进宫?再说没有陛下恩准,内宫他半步不敢闯入。”

    “算他识相。”

    朱元璋神色缓和下来,朗声道:“徐灏朕??罢了,我问你,最近都在做什么事?为何不来乾清宫给我请安?”

    外面的徐灏几下咽下饭菜,口齿不清的回道:“在京城外的魏家村买了块地,准备修个别院。家里最近住着不大舒服,我寻思着以后搬出去单过。见您有什么好玩的?每次都忙着处理国事,等得我望眼欲穿,又累又饿。”

    闻听这小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满口大实话,朱元璋和张美人都为之莞尔一笑。

    朱元璋对最近徐灏的所作所为皆了如指掌。原来不用他吩咐,欧阳伦早就派人监视徐灏的一举一动,想要抓住徐灏的过错,然后汇报给帝王。

    此外欧阳伦存了小心思,大力推举徐灏官复原职,试图借此祸水东引,然后再令徐灏被贬官,反正徐灏的名声越臭,欧阳伦就会越开心。

    王家闺女是徐灏的二嫂,大娘是王家的女儿,朱元璋都清楚,能体会出徐灏被自家人怪罪,处境艰难。

    对此朱元璋颇有些幸灾乐祸,意有所指的道:“何必搬到外面独住?不如索性搬到京城里,你二爷爷一家子总不会也厌恶你吧?”

    徐灏心里一紧,说道:“寄人篱下的没意思。”

    朱元璋不以为然的道:“有朕给你撑腰,谁敢说你寄人篱下?你是朕看重的人才,将来要大用。就这么定了,好生和魏国公学学兵法韬略。此种机遇难得,你当加倍努力。”

    徐灏觉得哪里不对劲,一边思索一边点头道:“晚辈记住了。先家里京城两头跑,如果二爷爷他愿意教授,自当马上搬过去住。”

    突然就见欧阳伦哭丧着脸走进来,跪在地上叫道:“启禀圣上,臣一进宋国公府,国公他老人家就闻讯自尽了。圣上您明察秋毫,真的不怪小婿啊。”

    这下子轮到徐灏幸灾乐祸了,当然没忘了为死去的冯胜将军默哀一下。

    果然朱元璋怒气冲天的厉声道:“废物,朕吩咐你去探望宋国公,你为何不事先派人说清楚了?竟然稀里糊涂的害死了冯胜将军,你该当何罪?”

    欧阳伦惊得魂都没了,顿时有苦难辨。他确实是先派了人告知,生怕宋国公误会。问题是冯胜何许人也?会分辨不清朱元璋的用意?欧阳伦人来了。就说明帝王已经等不及了,也不用苦苦煎熬着等待被帝王赐死,干脆学王弼自饮毒酒吧。

    结果欧阳伦和徐灏一样。丢了指挥使的官职,仗着驸马身份没有被贬为庶民。总之今后别做官了,老老实实的做你的驸马去吧。

    帝王痛失大将,哀伤难过,罢朝一日。三日后下旨除去冯家爵位,不许劣迹斑斑的诸子继承,全家发配云南戴罪立功。

    夜晚,徐灏躺在温泉里。怔怔看着夜空中的繁星点点。

    冯胜自尽后,朝中能征惯战的名将差不多都死光了,下一步就该轮到老弱病残了。

    可为何徐达依然对此无动于衷呢?徐灏觉得不可思议,苟且偷生十余载。竟然把一代意气风发的名帅,生生变成风烛残年的卑微老人?

    朱元璋让自己搬进魏国公府,显然是借此告诉徐达,赶紧悄无声息的寿终正寝吧。如此双方都不失体面,牵连不到徐家后人。而且也算是成全了彼此多年来的君臣之情。

    某种程度上说,朱元璋对待徐家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问题是徐达会乖乖去死吗?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眼瞅着朱元璋阳寿也差不多到头了,坚持就是胜利。

    不对!徐灏渐渐反应过来,徐达实在是太低调了。此种忍耐功夫实在是太恐怖了。

    不过在朱元璋无孔不入的监视手段下,徐达就算不甘心又能做什么?

    “如果我是他,该怎么办呢?”徐灏开始设身处地的苦苦思索,他自然是不甘心束手就擒的主。

    好半天,理清了思路的徐灏脸色凝重下来。据他所知,大伯徐辉祖最近升为了左都督府都督;三伯徐膺绪貌似从受气衙门尚宝司出来了,做了中军都督府佥事,而四叔徐增寿一直在后都督府任职。

    “难道这是要把持五军都督府的节奏?”

    徐灏脸色不好了,他一下想到李景隆可不在年前,飞速升到了右都督府做了世袭指挥使嘛?

    外面还有三位身为王妃的女儿,那都是手握重兵的藩王。而且十来年的时间里,足以令徐达不必任何动作,昔日属下自然会升官占据各种重要的武职了。

    作为能和武官相抗衡的文臣们,被朱元璋压制的一盘散沙,甚至都会期盼着帝王早日驾崩。而帝王屡次露出口风,今后大明朝不许再立丞相。

    锦衣卫不再辉煌,朱元璋算是又一次自断臂膀,上十二卫倒是人多势众,可是里面的勋贵子弟太多了。

    沐家又和自己关系匪浅,至此徐灏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徐达不起兵逼宫的话,那么最关键的人物,十有**就是自己了。

    如果自己有徐灏此种能够接近帝王的后辈,肯定会利用他去做些阴暗事。明目张胆的谋逆不会,毒杀等其他手段呢?

    如果害死了朱元璋,马上指挥五军都督府封锁整个京城,拥立燕王朱棣登基为帝?根基不深的朱允炆根本没有对抗的资格,就算满朝文臣不服,有什么作用?

    问题是可能吗?作为阴谋论者的徐灏毛骨悚然,如果成功了的话,自己无论如何都得被事后灭口。

    以自己的牺牲换来靖难之役的消失,以及无数性命得以保全,真的想想就令人十分激动呀!

    “滚你娘的。”徐灏闭上眼睛,不管他的想法对不对,总之自己不做拯救历史的无名英雄,凭什么?

    忽然徐灏睁开眼睛,惊疑不定的道:“两个老怪物之间的对弈,不可能一方毫不知情。擦!谋逆帝王可是九族被诛之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