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覆水不收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六十七章 覆水不收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不知不觉十来天过去了,徐灏每日足不出户,乐此不疲的陪小姑nǎinǎi红叶玩耍。经过同浴一事,徐灏的心态起了些微妙变化,不再清冷的拒人千里,和竹兰等四个大丫鬟间谈笑风生和早先无异了。

    所谓虎倒威风在,有他在家里镇着,一时半会儿的也没人敢来自讨没趣。

    长房和二房之间渐渐互不来往,闹得有些僵。连带着徐翠云和徐翠柳胳膊扭不过大腿,被自家太太限期搬回原来的住处,倒是徐翠桃对母亲的命令满不在乎,依然独自住在天香阁,偶尔闲着无聊时还会跑到竹园探望徐灏。

    为此王玄清记恨在心,又把和徐灏关系最好的嫂子朱巧巧恨之入骨,主动替四位通房丫头说好话,开了脸抬举了身份,暗中拉拢人心准备和朱巧巧抗衡。

    王氏四处赞扬儿媳妇的贤惠,有一次甚至扬言二媳妇有了身孕生下孙子后,就让她管家,从而给徐汶夫妇腾出时间来,为了下一代而努力耕耘。

    竹园里,朱巧巧憋了一肚子火气,说道:“我真要被气死了,他自己儿子不争气,凭什么迁怒于我?”

    一边正忙着给红叶大画家打下手的徐灏闻言头也不抬,说道:“怎么不争气了,说来听听?”

    朱巧巧看了眼聚精会神中的红叶,一笔一画的在雪白的宣纸上面勾勒描绘,换上笑脸说道:“妹妹在这儿呢,没了恶心了她。呦!好漂亮的母鸡,等会送给我吧。”

    啪!红叶小脸顿时色变,扔掉狼毫扑了过来,抓着朱巧巧的肩部摇来摇去,不满的道:“人家明明画的是凤凰,嫂子你故意取笑我。”

    朱巧巧一愣紧接着大笑,乐不可支的道:“原来画的是凤凰呀!恕我眼拙,分明是一只蔫头耷脑的小母鸡。”

    “哼!”红叶气的转身走了。

    徐灏好笑的道:“你惹她干嘛?不会出去再说?”

    “外面都是下人,上哪找清静的地方?”朱巧巧忍不住又埋怨道:“你连老祖宗那都不去了,我手上琐事一堆,想寻你商量个事儿,还得走这么远的路来竹园,再说来得多了又要招人闲话。”

    徐灏不以为然的道:“不会儿打发了人过来?不过倒也是,你们那边我不敢去,让人来回传话也说不清楚。”

    “谁说不是呢。”朱巧巧拉着他走到角落里,“我跟你说,你哥真染上了脏病了,秘密请来几个御医都不见效,急死我了。你认不认识什么名医?不管花多少钱,好歹得请回家来。”

    徐灏震惊的道:“怎么可能?教司坊明文规定,每年chun秋两季都要检查一次,没听说过谁得了病?”

    朱巧巧慎道:“你傻啊!此种羞于启齿的事,人家会当面说给你听?再说你哥就是个没廉耻的,放着如花似的红倌人不要,偏偏喜欢上人老色衰的ji女,那些最低贱的女人什么客人不接?”

    “原来大哥喜欢熟妇,佩服。”徐灏意有所指的很是羡慕,问道:“太太知道嘛?”

    朱巧巧摇头道:“丢人现眼的,我能告诉她?”

    徐灏怜悯的看着因忙于琐事而日渐憔悴的嫂子,叹道:“何苦非要管着家?依我看,谁争就给她,悠悠闲闲的享受生活多好?”

    朱巧巧反唇相讥道:“那你呢?何苦非要在外面瞎折腾?安心在家做你的少爷不好么?”

    徐灏顿时苦笑道:“也是。其实嫂子你总得分出一些权来给二嫂,反正二房和三房这边都听你的,最终家里还不是你说的算?”

    朱巧巧笑道:“你当我在乎她?笑话!王家如今无权无势,有什么资格和我争?区区小事用不着你来帮我,我需要你帮我应付外头的正事。”

    徐灏赶紧大摇其头,说道:“我最不耐烦出去应酬了,别找我。”

    朱巧巧怒道:“不找你找谁?你大哥病的一天里,得尿急无数次,下面又痛又痒,一身sāo味出不了门。你二哥被媳妇迷得五魂三道,不是搂着女人饮酒作乐就是在书房里读书,再说他素来更不耐烦应付外事。至于四弟倒是完全变了模样,勤练武艺待人亲切处处学你,看着令人又是心酸又是欣慰,反倒不忍打扰他。再说三太太如今越发把他当成命根子,不许他出门。除了你之外,家里上上下下我还能指望谁?”

    “那好吧。”其实早就在家憋坏了的徐灏就等着机会呢,一副勉为其难的模样,妥协了。

    朱巧巧高兴的道:“回头我命人把交代的事都详细写在单子上,你照着我的嘱咐去做就行了。”

    “成。”徐灏愁眉苦脸。

    送走被一大群下人前呼后拥的大nǎinǎi,徐灏正要进屋哄小姑nǎinǎi去,就见香草低着头走过来。

    “有事?”

    徐灏出言问道,他一向不大喜欢很世故的香草,其人倒是生的很俊俏,尤其善于打扮。

    香草鼓起勇气抬起头,低声道:“昨个我娘来探望我,说三太太很喜欢奴,想把奴要过去,叫我先和少爷说一声。”

    徐灏淡淡的看着她,这已经是几天来第三个想要走人的丫鬟了。原来他有心试试人心,回来后就称身为庶民没钱了,实际上也是真的没钱了,所有积蓄都送给傅家女眷购置田产,那些礼物还没拿到红叶的铺子变卖,两手空空。

    没想到这个月的额外月钱还未发下来呢,很多人就迫不及待想要弃他而去,即使明知此乃人之常情,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愤怒。

    “收拾下东西去吧,我就不送你了。”

    徐灏说完转身就要离去,不想香草说道:“少爷,万一奴婢在三太太屋里做的不开心,我一准回来。”

    徐灏头也不回的道:“别妄想了,覆水难收,走了就别想回来。”

    香草心里一惊,立时想起在竹园的种种好处来,一时间很是留恋,赶忙叫道:“那奴婢不走了,就陪着少爷好了。”

    “我说过了覆水难收,再见!”徐灏脚步不停,进了屋里。

    香草呆呆的站了半天,恨恨的一跺脚:“有什么了不起,一个庶民少爷,跟着你一点出息都没有。哼!”

    竹楼中,坐在窗边的徐青莲对着弟弟说道:“这是第三位了吧?除了自家下人,还会有人不安分的。”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没什么。”徐灏笑着走到红叶身边,逗她道:“要不咱们再画一条龙?有爪子就不怕被说成是蛇了。”

    “不画,我要吃好吃的,你给我弄回来。”红叶气鼓鼓的道。

    “行!”

    徐灏言听计从,马上站着皱眉苦思。徐青莲走过来说道:“我手里有几百两金子,你先用着吧,把人心安稳下来。”

    “不用了。”徐灏冷冷的道:“要走就走,大家好聚好散。就是别临走之时还想来恶心我,整死个把人,我现在心里一点负担都没有。”

    红叶当即赞道:“这才是我哥,我支持你。”

    沐家别院。

    芷烟看着神色恬静读着书的小姐,无语的道:“这么多天了,他竟然一次都未过来,没良心。”

    对面的芷晴说道:“谁遇到此种事,心情都好不了,再过些日子就会来了。”

    芷烟说道:“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一朝被打落凡尘,定是自觉无脸见小姐了。他要真是这么俗气之人,姑娘依我之见,咱就别非他不嫁了,谁稀罕。”

    芷晴笑道:“那你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有时做梦都在说什么?什么公子你别,你别摸我呀!听得我都替你脸红,和那外头回廊里的猫儿一样思chun了。”

    芷烟大怒冲过来,叫道:“看我不撕了你的嘴,叫你编排我,不能轻饶了你。”

    芷晴一下子躲到小姐身后,朝气急败坏的芷烟扮鬼脸。

    “好啦好啦,你们别闹了。”

    沐凝雪放下古书,笑吟吟的道:“他是故意不来见我!芷烟你说的不假,他看似平易近人谦和淡泊,实则最是心高气傲着呢。这男人有时像个孩子,明知道不应该,却依然固执的不可思议,令人又气又无奈。”

    “回头再和你算账。”芷烟停下动作对着芷晴狠狠剜了一眼,低下头来,“小姐的意思,是他有意疏远咱们嘛?哦,是存了试探的心思呀。”

    这下子轮到芷晴被激怒了,叫道:“难道相处这么久了,竟还不知小姐对他的心意吗?岂有此理,最好永远别来了。”

    芷烟哈哈一笑,抚掌叹道:“适才取笑于我,这下子不打自招了吧?这晚上指不定是谁说什么公子别摸我,别亲我的,哈哈!”

    芷晴羞怒的道:“小姐喜欢他,我自然也喜欢他,谁像你明明喜欢的要死,却死也不承认。”

    沐凝雪无奈的道:“你们俩越来越不像话了,没羞没臊的话都敢说出来?早晚先把你们送给他去,省得心烦。

    他最近的日子一定不好过,有的是人趁机落井下石,所谓世态炎凉莫不如此,我不怪他,等他想明白了,自然会来见我。”

    说完沐凝雪又安静的捧起书来,芷烟和芷晴神色惊喜的对视一眼,芷晴努努嘴,芷烟遂小心翼翼的道:“听小姐的意思,是允许我们俩陪在你和公子身边了?”

    沐凝雪目不斜视,没好气的道:“到时看你们的造化吧,我虽然不开心,可也不会一味的阻止。唉,世事难料,或许我还会主动玉成你们的心愿,谁知道呢?”

    所谓站在什么位置说什么话,两个娇俏百媚的丫鬟自然体会不出自家小姐的无奈和考虑,欢天喜地,沉浸在自己的美梦里。

    而沐凝雪饱读诗书,洞察世事,她不敢奢望某人一辈子只深爱着她自己,如此想法的天真女人多了,但里面不包含她。

    所谓管住他的人管不住他的心,相比**上的背叛,无疑心灵上的背叛更令人无法忍受。

    如同徐灏如此身份,日后美人是断少不了的,而以他的性子,真想出轨谁会拦住他?

    只希望他能好自为之,即使背叛自己,也要拿出一个像样的理由来。

    最重要的,除了留情于多年相处,地位无足轻重的丫鬟之外,绝对不能任由任何其他身份的女人进家。与其忍受和小妾平分丈夫,不如一纸休书好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