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升官了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五十四章 升官了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春秋我为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感谢solo筒子的打赏和评价票,顺嘴说一句,谁规定生活流不能在主频发表了?奇怪的观念。[无上神通 ]请使用访问本站。)

    ··························

    徐灏很想见见朱棣身边最主要的谋士姚广孝,奈何道衍和尚自以为是个神秘存在,神神叨叨的,整天藏在大庆寿寺里。

    如果徐灏想要出手对付朱棣的话,那第一个暗杀目标,毫无疑问就是道衍了。就算不对付朱棣,杀了姚广孝的好处也不少,这会令徐灏的谋士地位直线上升,有很大几率成为朱棣不可或缺的存在。

    姚广孝是位名人,出身江南望族,十七岁出家,和很多名士都有来往,在南方和京城名气极大,而自从投靠了燕王府后,渐渐开始低调行事,逐渐被世人给遗忘,不过肯定瞒不住徐灏,答案简单,谁让朱棣身边就这一位传奇谋士呢?

    现如今整个天下,确切清楚朱棣日后有问鼎皇位之人,只有区区三个。

    一位是远在京城的魏国公徐达,一位是姚广孝,一位就是徐灏了,其他人都不过是在揣测而已。

    姚广孝就是凭借最早鼓动朱棣当皇帝而被引为心腹知己,算是朱棣唯一的朋友,这些年一直负责暗中筹谋相关事宜,连朱能张玉等心腹将领都不知晓王爷的雄心。

    徐达是通过穿越而来的那位女子和以他多年来的观人经验,得出的结论,因出于对老朱同志的愤恨,不但没有说出来,反而屡次暗中点拨于朱棣,为他日后南下扫清障碍。

    并且徐达为了防止家族覆灭,针对两个儿子的性格,分别予以教诲。如此徐辉祖对朝廷忠心耿耿,而徐增寿则和燕王府往来密切。

    徐灏没有想过暗害姚广孝,就算他认为杀了姚广孝,或许就会改变历史。可惜朱允炆实在令人无法信服,一位深宫里长大的皇三代当了皇帝,满脑子儒家那一套,只会加速明朝的堕落。

    不见就不见吧,没的被这位野心勃勃的大和尚看破了自己的无双智慧,反过头来想杀了自己。

    徐灏此刻很傻很天真,他并不知道,道衍和尚已经认为他是个潜在威胁,放任他返回京城。

    京城徐家。

    自从徐济和王玄清成亲后,夫妇俩如胶似漆恩爱无比,时时刻刻缠绵在一起。于是徐济视以前的枕边人为无物,顿时激怒了几个通房丫头,奈何二奶奶占着名分大义,只能暗自隐忍不发。

    王玄清身为侯府千金小姐,身娇肉贵,自然也不爽她们的存在,碍于初嫁而来和目前娘家岌岌可危,一样暂时选择忍耐。

    相比几个地位无足轻重的通房丫头,王玄清最忌恨之人竟然是远在北平的徐灏,得不到人,就不想徐灏比她过的幸福。

    朱巧巧对弟妹王玄清保持着大面上的友善,内心自是加以提防。谁让徐济乃是嫡出,王玄清是有资格争夺大权的。

    是以徐家最近暗流涌动,表面上则一派风平浪静,不管是老太君还是三位太太,都很有默契的选择作壁上观。

    内斗固然令人厌恶和产生内耗,可话说回来,胜出之人就意味着各方面都很出色,掌管家族大权也会令各方信服,大家族里自有大家族的生存法则。

    再说女人间就喜欢争来争去的,哪怕你衣服你比我的好看,都能引起一出大戏呢。长辈们身为过来人太明白新媳妇的心思了,不让她们彼此间较量一番的话,肯定一辈子不甘心。

    福寿居,老太君躺在软榻上闭着眼假寐,最近因记挂徐淞而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床前萧氏低声说道:“依媳妇暗中观察,玄清那丫头不像是心狠之人,行事还算得体,再说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该有什么狠毒心肠。巧巧就更不用说了,处事虽狠辣无情却心地磊落,就是未免太霸道了。”

    好半响,老太君缓缓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总之希望她们好自为之吧,咱家不能再有那种恶毒心肠的贱人,如果谁敢暗中作祟的话,照老规矩办。”

    “是。”萧氏心里一颤,立时想起早年暗地里治死的多位姨娘。

    原来徐家一干庶出子弟的死非是无因,几乎皆是死在姨娘们的手里。其中手段五花八门,有借助猫狗染上急病而死,有趁人不备推入池子里而淹死,有挑唆爬上树摔死的,有骑在马上莫名其妙掉下来的,甚至还有出门游玩失踪了的。

    事后这些女人都很快被徐庆堂秘密送交官府杖毙,以徐家在本地的势力,很轻易就以各种借口加以遮掩。

    也是早年徐家骤然间大富大贵,人事混乱,都被富贵迷花了眼,徐家三兄弟又贪恋美色一个劲的收用美人,大多是些战俘或教司坊的妓女,可想而知这些历尽苦楚的女人会是什么心态?为了争宠等等缘由,动辄心生恶念下手狠辣无情,以至于连续生出许多祸事来,老太君当时对此措手不及。

    后来立下家规,赶紧给三个儿子娶回来了三门媳妇,一起协助老太君整顿家风。就是这样,后来还是无故夭折了两个孙子,自此老太君立下严令,除了家生的丫鬟之外,绝不允许任何外头的女人进家。

    就因为对当年事依然心有余悸,是以老太君命萧氏暗中监视两位孙媳妇的一举一动,想要摸清楚她们的人品。

    一般来说,名门正娶的夫人心肠再狠大多也会有个底线,而家生子的丫鬟再狠也会有个顾忌,反正近十年来,徐家再没有离奇暴毙之人了。

    所谓宅斗,斗而不破也,人人都为了个面子。正常人家谁会去斗得你死我活?真当大明律是摆设不成?这和现代一样,恶性案件永远是少数。

    老太君此举除了一份担心外,主要是为了延绵后代,必须得摸清楚孙媳妇的为人行事。

    如今看来,朱巧巧是绝对不会放任丈夫娶小妾的了,对此老太君无话可说,只求长孙媳妇生下一两个重孙子就好,哪怕一个也行。

    既然徐汶夫妇是无法开枝散叶了,那么长房的重任就要落在徐济夫妇身上,看样子王玄清的性子还算温顺,应该会和小妾们和平共处,则今后儿孙满堂可以预期了。

    “好了,你快去陪着三媳妇吧。”

    老太君叹了口气,独子下落不明,刘氏就像疯了一样,整日里不是哭就是笑,变得疯疯癫癫,全家人都为此忧心忡忡。

    萧氏起身忍不住怒道:“我这就给灏儿写一封信,这么多天了,他那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如果不找到他弟弟的话,一辈子别回来了。”

    说完萧氏怒气冲冲的去了,闹得老太君为之苦笑,这关口你还不忘趁机夸耀下灏儿?全族人都在外头四处苦苦寻觅,莫非灏儿有三头六臂不成?唯有他能找到人?

    不过一想到徐灏的种种不寻常之处,死马当作活马医,老人家暗暗期盼徐灏能够带给她以惊喜。

    一想到徐汶徐济哥俩都待在家里,老太君当即也怒道:“来人去知会大老爷,命他赶紧带着俩儿子去找人,不把人给找到就别回来了。”

    紫禁城,乾清宫。

    朱元璋脸色阴沉,死死盯着手里的奏折,忽然冷笑道:“朕想念一干老臣了,今年冬宴当好生款待下。传旨下去,在京有勋爵者都要请来,一个不能少了。”

    当下自有传旨太监躬身退下,又有公公进来跪在金砖上,“禀报圣上,驸马都尉梅殷候见。”

    “宣他进来。”朱元璋随手扔掉奏折,直起腰来。

    很快梅殷恭恭敬敬的走进来,低着头站在大殿中间。

    朱元璋随口问道:“含山她们俩最近过得如何?有没有和驸马拌嘴?”

    梅殷一愣,摇头道:“臣最近忙于圣上吩咐之事,并不知情。”

    朱元璋皱眉道:“你身为驸马之首,岂能不操心下皇族家事?难道还用朕来提醒你嘛?这一点你远远不如朕的侍卫们,尤其是那徐灏,朕每次问他,就没有他不知情的,即使不知情也会回答的令朕满意。”

    “臣知错了,今后定当改过。”梅殷低着头冷汗直冒,随即疑惑的道:“为何徐灏会到处打听我皇族之事?臣认为他居心叵测。”

    朱元璋不以为然的道:“他时常代燕王去宗人府理事,加上此子又是个有心的,行了行了。他身为朕的侍卫,自然就是朕的耳目,打听事也是职责所在。”

    梅殷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耳光,暗道怎么就忘了这茬了?徐灏你不是喜欢打探他人隐私吗?行,干脆我祝你一臂之力。

    当下梅殷正色说道:“回陛下,徐灏不免和燕王府走的过于频繁,您又器重他,莫不如把他调到锦衣卫去,如此人尽其才。”

    朱元璋微笑点头,笑道:“不错,你和朕可谓是不谋合一了。既然你提议了,那就命徐灏去锦衣卫做个镇抚使吧。”

    梅殷张大了嘴,不可置信的道:“陛下使不得,万万使不得。不说徐灏区区一个不入流的带刀官,怎好越级提拔为从四品的镇抚使?何况如今锦衣卫从镇抚使以上全都空置。他,他岂不是一去就相当于作了指挥使?再说徐灏尚未成人,臣认为不妥。”

    可惜朱元璋对此早有打算,顿时笑道:“谁说未成人就不能做官了?当年朕身边有的是十几岁就当上将军的。再说近卫而已,算不上什么正经官。不过你说的也对,你来举荐一个指挥使好了。”

    梅殷大喜过望,想都不想的说道:“那臣举荐驸马欧阳伦,请陛下斟酌。”

    朱元璋心里顿时大怒,他早已知晓张麟就是经欧阳伦撺掇,跑去暗杀徐灏的幕后真凶,这笔账还没算呢,欧阳伦和徐灏今后谁都别想好过了。

    此时对于寄予厚望的梅殷当真失望透顶,不用想也知道梅殷这是打算利用欧阳伦来对付徐灏,由此可见,梅殷此人心胸狭窄,容不得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