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心腹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五十二章 心腹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哇!感谢叽歪杰和junjun军、一期荣华,8595698筒子的打赏和评价票,小钗一定努力更新。)

    ········

    徐灏陪着朱棣走马观花一样,四处视察了下北平城的防务,因时间有限,无法去各边关卫所。

    此时的大明边军士气不错,地位也较之日后高出许多,不过短短几天内,徐灏也观察到了几个问题。

    第一就是军户世袭制,早晚必会和唐朝府兵制宋朝厢军制一样,渐渐失去活力,导致战斗力低下。没有人甘于祖祖辈辈当兵苦役,何况社会地位低贱,好男儿不当兵。

    对此徐灏暂时没什么办法,似乎明朝中后期已经开始了募兵制,非是汉人不善于打仗,腐朽的朝廷才是根源,再好的精兵落到傻啦吧唧的将领和只知政争的内阁手里,真乃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第二就是军饷,大明朝二百多万的常备军,被老朱同志一句话全省下了,人人忙着开垦农田自给自足,农闲时才进行训练,自然军事素质每况愈下,最后完全成为了一群农民。诚然一举扭转明初朝廷赋税上的沉重压力,可是当兵没有好处,家中有田有妻有儿子,谁愿意替朝廷卖命?一旦战死全家人甚至都要沦为他人的奴仆。

    对此徐灏一样暂时一筹莫展,朝廷是断然不会违背帝王行之有效的国策,朱棣也不敢改变。咱区区一个侍卫还是先歇了吧,日后再说。就算马上献上万言书,有的是能言善辩之人会把你辩驳的体无完肤。

    最需要军饷和改变制度的莫过于北方边镇和辽东半岛,要是能鼓励军人占有俘虏和缴获财物就好了,徐灏不是专业人士,反正他觉得要是去打仗,升官发财是第一位的,国家大义云云对普通军人根本没用,明初初年什么主义一样没用,人人都有土地,谁信你的?

    偶然间得知辽东半岛起初军饷就是通过海运,可见此时的海洋运输很安全,这令徐灏暗暗欢喜。不过指望靠大船运送军饷物资,无疑会给朝廷带来很重的负担。如今海运已经停了,除了朱棣之外,似乎明朝历代皇帝和大臣都一体忽视辽东乃至整个东北,视为野人出没的不毛之地。

    反正有自己重视就够了,将来早晚得在辽东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朱棣很重视女真各族,他是为了压制朝鲜在辽东的势力,扶持女真对抗朝鲜。而徐灏的想法和朱棣完全相反,朝鲜是受到大明化程度最深的附属国,就和明朝一样,早晚会失去了开疆扩土的野心,沉浸在之乎者也的八股文章里头。

    历史也多少能证明,朝鲜不是大明的心腹大患,满清才是。想到这儿徐灏就他娘的来气,你说你满清怎么就不去征服朝鲜和倭国?老子还不信了,咱们不死不休。

    第三就是身为穿越者最大的依仗,发明创造。徐灏虽然什么都不精通,可是完全可以指手画脚,只要持续进行团队研发,以古人的经验智慧,迟早必会开花结果。

    可叹目前时不与我,再说徐灏也没资格深入到作为燕王府最大机密的工匠坊里去。

    总而言之,徐灏既然不想暴露出自己不同于他人之处,那么现在几乎什么都做不了。

    不过不要紧,未来的时间还长着呢。第一次来燕王府,首要做的事,那就是亲近朱棣夫妇,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什么,建立良好关系才是日后执掌权柄的唯一基础,舍本求末皆是傻瓜之举。

    如此徐灏只带着耳朵眼睛,不该说的话一句话不说,用心听用心看,他有的是东西要学习。

    朱棣对此很满意,谁都厌恶不懂装懂夸夸其谈之辈,徐灏的虚心和沉默正是作为一名初出茅庐的晚辈,所应该做的本分,而不是仗着一点小见识,大肆妄言。

    明朝军事上的一切制度,无不是建立在连年战争的基础上摸索出来的,是针对目前时代,最为行之有效的,事实也证明了。别说徐灏这个门外汉,就是穿越来一位现代军事将领,又能做什么?

    燕王府,徐灏回味着今天所看到的一切,似乎是学到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学到。

    能感受到各卫所的气氛有些紧张压抑,日夜不停的进行cāo练。

    朱能说秋冬季节是最容易受到侵扰的时候,这几个月来,朱棣几乎走遍了自己的防地,城内驻扎着将近一万军马和大量粮草,随时准备出击迎敌。

    正当徐灏胡思乱想的时候,有宫女前来请他进内宅,燕王妃请他过去说话。徐灏于是在纸上写上水泥二字,起身随着宫女去了。

    燕王府的内宅稍显寒酸,花园什么的比之徐家都不如,远不如外面的几间正殿来的气派,不过特点是大,同样的一座四合院,面积要大了几倍。

    一间装饰雅致的花厅内,燕王妃徐氏歉意的道:“你姑父收到急报,已经带人去了大宁府,临走时说你不日就将返京,因此就不带你去见识一番了。”

    徐灏笑道:“算算时日,过几天就要动身了。唉,我舍不得姑姑。”

    徐氏笑道:“你这孩子就是会说话,明明知道你言不由衷,姑姑也愿意听。”

    徐灏走到徐氏身边坐下,一本正经的道:“真的舍不得,我第一次离家这么久,见到姑姑犹如见到了母亲,岂能不倍感亲切?再说姑姑乃最慈祥不过的人,您虽然早早嫁给了姑父,可是家里依然流传着您的传说。祖母她老人家说姑姑自小聪慧懂事,满腹才华,可惜是女儿身,不然考中进士也非难事。”

    徐氏摇头叹息:“真真油嘴滑舌,不要再给我灌**汤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还有个不依的?”

    徐灏惊讶的道:“求您?没有,绝对没有。”

    徐氏假装生气的道:“叫你说就快说,你是我侄儿,一家人不必绕来绕去,没的显得虚情假意,没意思了。”

    徐灏忙正色说道:“真的没有。姑姑您想想,我什么都不缺,有什么可求您的?何况如今我年纪还小,已经身为御前侍卫和姑父门下,我已经很满足了。”

    “真的?”

    这下轮到徐氏惊讶了,她原以为徐灏一来就亲亲热热的套近乎,想必是有求于己,没想到竟然不是如自己所想,看来这孩子纯粹就是朝着自己撒娇呢。

    一想到这儿,亲情在心中流动,徐氏感动之余,笑道:“那姑姑就暂且信你,果然你最受老太君宠爱非是无因,一张嘴就甜死个人。”

    “哈哈!”徐灏大笑,笑着说道:“身为小辈,不管多大了,在长辈面前都是孩子,既然是孩子,那何必有顾忌?喜欢就直说出来,想亲近就做出来,一味把孝顺藏在心里最不可取,万一等到人都不在了,即使想说想做也已经迟了。”

    徐氏顿时为之动容,深有感触的道:“还是灏儿想的透彻,见解明白。这一点就连我自愧远不如你,想我十几岁就嫁给了殿下,身为正妃总想着端正身份,事事顾全大局,要做到一碗水端平。

    因此在教导你几个兄弟姐妹上头,就不免过于端庄了,以至于和几个孩子都不亲近,如今想想后悔莫及,只能把满腔疼爱都给了你高燧表弟,为此闹得高煦很不满,埋怨做娘亲的厚此薄彼,早早就搬到了自己的王府去了。”

    徐灏说道:“疼爱幼子是人之常情,不过宠溺过头就不好了。其实姑姑大可敞开心扉的和三位儿子谈一谈,身为儿子肯定能理解母亲的苦衷。”

    徐氏展颜笑道:“说的是,等他们哥俩一回来,当好生陪陪儿子们。对了,你见到过两位仪宾,人品如何,相貌如何?”

    徐灏当下沉吟片刻,说道:“圣上亲自挑选出来的,各方面自然无可挑剔,至于人品侄儿不敢说,因交往不多接触的时日尚短,看不清楚。大抵以咱家的身份地位,谅他们也不敢胡作非为。”

    徐氏仔细看着他的神态说话,暗暗点头。对比之下,徐淞各方面都远不如他,而且和他一处谈心聊天,给人非常舒服的感受,最主要的是这孩子不藏私心,敢于直言无忌的把话说明白了,这一点无疑最是难得。

    徐氏虽然身为燕王正妃,在燕王府的地位仅次于朱棣,可是偌大的王府,无处不是冷箭暗算,嫁入皇族后可谓是步步惊心,一旦踏错一步就算是贵为王妃一样无法承受,人与人之间时时刻刻保持着精惕和戒心,万万不敢轻信于人。

    何况远在北平,几乎没有来自娘家的任何助力,徐氏说到底也只是个女人,有时异常的苦闷。虽说不希望娘家依仗自己的身份任意妄为,可总归想有一两个值得信任依靠的自家人来帮衬自己。

    显然面前的徐灏是最适合的,会说话能办事,有见识有胆略,身为和自己一荣俱荣的侄儿,不怕他出卖自己。而且他如今算是半个燕王府的人,和自己的两个儿子交情极好,受到丈夫的器重,和燕王府所有人等都没有牵扯,无疑是值得信任的最佳人选。

    只可惜他马上就将返回京城,徐氏皱眉思索着。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