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重镇北平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五十章 重镇北平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一路颠簸,终于来到了北平城,沿着高耸厚实的城门徐徐而进,发出沉闷的马蹄声。

    徐灏骑在马上举目而望,就见人来人往,笔直的道路直到尽头。

    带有北方特色的北平城,分为新旧两城。新城乃元朝时修建的即元大都,格局模仿盛唐长安城,面积相当于长安的五分之三,和宋朝东京的面积相当。

    棋盘状的城市格局利于规划,大开大合四四方方,中心地带全是水,大抵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的习性带了过来,皇宫四周都用河渠护卫,贵族官员的宅邸几乎都靠水而居,大概放牛养羊什么的很方便。

    纵横交错的街道把全城分为了五十多个坊,坊市和唐代不同而是借鉴了宋朝风格,不修院墙完全开放式,大约为了便于蒙古骑兵的视野,也和蒙古人的性格和生活习惯有关。

    元朝以来新城最是繁华不过,堪称当时的国际大都市,住着高等民族任意奢华享受,各国商贾纷纷前来贸易,城内有各式各样的建筑物,从洁白的清真寺到罗马风格的辉煌大教堂,应有尽有。

    而旧城则成了汉民聚集的贫民窟,房屋低矮没有城墙保护,汉家百姓备受歧视cāo持着苦役,三餐不继随时随地会受到凌辱和胁迫。

    如今完全掉了个,新城变旧城,包括整个元朝皇宫和贵族区域都成了一片废墟,被愤怒的大明军队一把火都烧了。那土制的城墙大半垮塌,现今住着些蒙古人、色目人等等昔日上等人的后代,住帐篷放养牛羊,过着祖先的游民生活。

    相比之下,天性不记前仇,胸怀宽广的汉人并没有歧视他们,各族相处的很融洽。

    以往汉人居住的旧城再一次焕发出了万丈光芒,崭新屹立在北方。汉人自古就最善于建造,而且最是勤劳不过,任何艰难庞大的工程没有汉人完不成的,于是北平府很快又成为整个北方的政治军事中心。

    自从朱棣抵达封地以来,锐意进取,苦心经营,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军民一起辛勤劳动,使得北平城墙皆是用大块城砖砌成,坚固耐用,此刻的北平完全是一座雄伟要塞。

    徐灏欣喜的欣赏着城里的一切,但见百业兴盛,房屋全部采用清一色砖瓦结构,每家皆有高大坚固的院墙;不像南方以木质房屋居多,房与房之间鳞次栉比,人烟稠密,院墙较为低矮单薄很多人家干脆用栅栏,最怕不慎走了水。

    而北平显然一切都是为了战事考虑,一旦敌军攻破城门,守军可以借助民居步步为营,殊死抵抗。

    城内百姓安居乐业,交通次序井然,人人脸上带着朝气和满足。朱棣镇守北方这么多年,北平从未遭受过哪怕是一次攻击,反倒是朱棣时不时的主动出击,深入大漠千里,屡战屡胜。

    怪不得有种不一样的感受,人人骨子里都有着一份底气和信心,这就是身为天朝子民的荣耀感吧?与有荣焉的徐灏含笑想着。

    北平历史上一半时间沦为外族统治,汉家百姓的身家性命朝不保夕,类似大明朝这样能让汉人彻底扬眉吐气,不担心性命之忧的时候确实是太稀少了太珍贵了。

    初冬时节,百姓依然不惧寒冷出门,穿着打扮没有江南的花里胡哨,崇尚简朴实用;酒肆茶房生意兴隆,徐灏随之精神大振,脸上露出了灿烂笑容

    完全能感受到朱棣对北平的苦心和感情,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怪不得朱棣不想住在气候适宜,繁华无比的金陵,而是非要迁都于北平,这里无疑倾注着他全部心血。

    燕王府位于最靠近北城门的位置,墙高宽阔角楼城垛一应俱全,四周遍布箭楼,完全是一座小型城池。徐灏是打南门进来的,马上对朱棣肃然起敬,遥想后世对于明朝最令人热血沸腾的一句评语。

    “天子御国门,君王死社稷。”

    毫无疑问,燕王朱棣一生都在诠释这句话的真谛!作为一代雄主,不管永乐大帝有多少过错,单凭他敢把国都定在北平,这份气魄胆略,已然无愧于民族苍生了。

    一队队顶盔挂甲的军士持枪四处巡视,那一身铁青色的盔甲一看就知是铁制的,不像京城的军士大都穿着色彩鲜艳的纸甲。话说回来,纸质盔甲一样坚固耐用,透气性好非常轻便,适合南方潮湿闷热的气候环境。

    带着尊敬,徐灏一行人被迎进了燕王府,朱棣的喜好不同于朱元璋的节俭,喜欢大气奢华,宫殿修的很漂亮气派。

    住进了昔日徐淞居住的静心坊,屋里摆满了朱棣得来的战利品,玲琅满目的古董玉器,带有异域风格的金银器皿镶嵌着各色宝石,松软美丽的波斯地毯,蒙古人视为传家宝的挂毯和精致的手工艺品,仿佛走进了博物馆。

    徐灏拿起一只类似高脚玻璃杯的酒器,立刻联想到了蒙古人掠夺来的各国工匠,也不知还有没有后人生活在这里。

    可惜这么多年了,即使有后人活着,或许都早已把祖传的手艺给遗忘了,要不然玻璃早就问世了。

    琉璃似乎是玻璃的一种,好像又不是玻璃,可惜自古以来都是皇室专用,使用者有着严格的等级要求,即使是勋贵,不过是求来一点点当做药玉使用,四品官以上和状元方有资格佩戴琉璃制成的首饰。

    在古时,琉璃比水晶还要珍贵,乃是五大名器之首,佛家七宝之一;徐灏对琉璃没有念想,不能大规模使用的东西,再珍贵也没用。

    转念一想,即使发明出玻璃来恐怕用处也不大,早晚沦为上层人物装潢用的门窗摆设,用来推广玻璃大棚近乎不可能,成本太大工艺要求太高,本身玻璃也太易碎了。

    塑料大棚就更别指望了,有那化学水平干脆直接发明黑火药得了?

    火药倒是一定得试试,可以长期不断的改良此时的火器。徐灏随手把酒器放回原位,不带半点留恋的走了出去。

    对于他来说,任何金银财宝也没有玉米土豆来的珍贵。此时暗下决定,即使排除万难,也非得派出数支探险船队,无论如何都要把种子给弄回来。

    徐灏脑海中有着无数想要马上实验发明的想法,可是一想到马上就要返京,就和徐淞一样,感叹着为何就不能长期留在北方呢?

    八位宫女垂手站在廊下,徐灏没理会她们,自顾自的走到院子里,忽然嗅到一丝很熟悉的味道,顿时眼睛一亮,顺着气味寻了过去。

    一处宽阔的空地上,仆人们正忙着积酸菜,成堆的大白菜摆放在木架子上晾晒,硕大的铁锅水烧的沸滚,一颗颗白菜被放进去,煮好了后捞出来凉透了,放入几十口大缸里,上面压上一块大青石。

    酸菜是古代乃至现代北方人主要的冬季蔬菜之一,尤其是食物匮乏的古代,整个冬天每天都要吃酸菜,一顿都离不得,对此北魏的‘齐民要术’里有着详细记载。

    在京城时徐灏吃过很多次从北方运过来的酸菜,眼见熟悉的制作过程,遂兴致盎然的站在一边观看,这令跟过来的四位宫女都一头雾水。

    徐灏望着烧火用的木材,联想起黑色的煤炭,心说一定要大力推广;而酸菜用木材烧火貌似味道比较纯正,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一位年纪略大的宫女忍不住上前提醒道:“公子,殿下还等着见您呢。”

    “哦。”徐灏回过神来,笑道:“劳你头前带路。”

    十月初十,徐汶陪着新郎官徐济把王玄清顺利迎娶回家。傅家却碰了钉子,帝王拒绝把皇六子楚王的女儿下嫁给傅让,也不许王家的女儿嫁到傅家,这令傅有德如坐针毡。

    此时傅有德和王弼对坐相视无语,偌大的屋子里唯有这二位大将军,前院人声鼎沸,王家忙着款待各方亲友。

    良久,傅有德仰头饮尽杯中酒,长叹道:“圣上拒绝你我两家联姻,可见猜忌心仍在,难道他真想把一干老臣统统诛杀干净?”

    王弼苦闷的道:“以往女儿每年冬天都要回娘家省亲,今年楚王府忽然传下话来,我女儿生了急病不能进京了,看来连楚王都怕了,不但一口回绝你家提亲,更是连京城都不敢回,显然是想与你我两家划清界限。唉!”

    傅有德积郁在心,狠狠把手中的酒杯摔出去,怒道:“想你我一生为圣上鞍前马后,多少次出生入死?为他朱家开疆扩土。万万没想到竟连性命都难保,早知今日,我还不如一辈子守在老家务农。

    王弼看都不看砸在墙上四分五裂的碎片,叹道:“听说昨日老将军汤和进京了,病的连话都说出来,一个劲的流泪给皇帝磕头。可见圣上对你我之辈是多么的猜忌?连汤和病成这样都要强迫他进京,不出意料的话,明年汤和必死,可也总算是得了个善终。

    据说张龙和郭英也病痛缠身,应该活不了多久了,他们还算幸运。而你我和冯胜将军呢?还有魏国公徐元帅?十有仈jiu都不会好死,想你我一生纵横沙场,见惯了生生死死,死不可怕,只求别连累家中妻儿子女。”

    傅有德顿时怒气勃发,拿起酒壶仰头咕嘟咕嘟的把酒喝个一干二净,猛然起身怒发须张:“他想让我死,那我就死给他看!狡兔死走狗烹,我倒要看看日后谁替他阻挡燕王兵锋所指?朱元璋,你早晚都会悔不当初,今日我敢断言,你宝贝孙子早晚不得好死,哈哈!可惜你那时已经躺在皇陵里了,无能为力!老子不过是先走一步而已。”

    王弼默然看着傅大将军跌跌撞撞的扬长而去,轻叹道:“将军难免阵上亡,可怜我王某没有死在沙场上,反而要凄惨落魄的死在家里。”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