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在劫难逃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四十九章 在劫难逃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ps:感谢no.1god的评价票和wholxguanzii的打赏。继续求推荐票和收藏!

    ··········

    听到徐淞出了事,这令正打算去北平的徐灏为之惊讶,皱眉吩咐所有人不要收拾行囊了,还得在香河县继续住上几日。

    徐灏对徐淞没有半毛钱的亲情,脑海中的儿时记忆早已模糊渐渐褪去,又将近一整年没见过面,更加陌生了。

    之所以不动身,完全是考虑到此刻已经不适合走人,兄弟下落不知,做哥哥的岂能无动于衷?依然没事人的去北平拜会朱棣夫妇?

    因此该尽到的人事得做一做,既然徐淞本打算来北方,徐灏当即命李秋带着一大半侍卫,请求本地官府派出官差陪同搜查;一边绘制徐淞的相貌张贴在各处交通要道和城门上,并悬赏五百两银子,一边派人骑着快马知会朱棣,请求燕王府派兵找人。

    如此不知不觉又过去了五天,没有任何关于徐淞的消息。徐灏又收到来自帝王的旨意,提醒他于十二月之前返京。

    徐灏猜不出朱元璋的用意,为何非要让自己按时赶回去?隐隐间有些不详的预感。

    眼看如今已是十月初了,北方进入到了冬季,天气渐渐寒冷下来,决定再等几天就去北平燕王府,最晚十一月初,无论如何都要动身返回京城。

    京城这边,徐淞的失踪尽管令老太君为之牵肠挂肚,总算是没有找到尸首还有着一线希望,没有立刻cāo办丧事。老太君信守承诺,把徐济的亲事定在了十月十日这一天,希望用喜事为孙儿带来福气。

    三太太刘氏整日里以泪洗面,老太君就让二媳妇萧氏每日去陪着她。

    老大爷徐耀祖因儿子的婚事不便出门,就令二弟徐庆堂和三弟徐增福带着徐家一干后辈子弟离京四处寻访,为此徐济有些闷闷不乐,相比大哥当日成亲时的亲人满堂,盛况空前,自己是无法与之相比了。

    ···········

    院子里,沐凝雪带着丫鬟们一脸虔诚的站在供桌前,恭送菊花仙子等一干花神退位,然后又准备迎接梅花仙子的驾临。

    徐灏站在屋子里望着她们,对此有些小小感叹,实在是她们太无聊所致,闺阁里翻来覆去就是那么点消解烦闷的节目,喜欢读书写字、绘画弹琴和作诗女红等等的大家闺秀还好些,精神世界比较充实,一年下来总是有事可忙。不喜欢这些的女孩就要太单调了,不怪乎人人都特别计较身边的琐事,动辄生气吵架斗来斗去,总之还是因为太闲的缘故。

    徐灏转过头来,继续读着红叶的来信,知道大姐小妹都搬到了竹园居住,后来因园子里正在大肆整修,陌生人进进出出的不方便,姐妹们除了绿竹之外,都带着贴身丫鬟涌进了竹园,闹得竹园一时间人满为患,不过大家同挤在一个屋檐下,倒是都觉得新鲜有趣,没有人吵着要走。

    再说因为二哥的婚事和老四的失踪,不用想都知道最近家里的气氛很不好,大家躲到竹园来也是迫不得已。

    徐灏心说可苦了自己的丫鬟们了,不知得受到多少闲气,好在再忍上一个月就差不多了,那时自己也应该回去了。

    把红叶的信放下,拿起嫂子的来信,上面是一手略有些男性化的娟秀字迹,朱巧巧在信中诉苦,说自己不在家帮她,她整个人忙的快要虚脱了。现在二太太成天陪着三太太,所有事都得她一个人亲力亲为,连个帮手都没有,等徐济的婚事办完,非得大病一场不可,现在每天都要吃药,每日睡不上两个时辰。

    徐灏轻轻一笑,下面都是在埋怨大哥徐汶,说本来想给他谋个武职,谁知听到消息后,倒是兴奋的改邪归正重新做了人,令人欣慰。

    可以听徐汉偷偷跑过来说,徐济有一次吃酒时发牢sāo,说什么总算可以离开这个恶心的家了,等去了军营可谓是逃出了牢笼,到了那时天高任鸟飞,再没人可以拘束他。

    为此朱巧巧马上熄了念头,埋怨都是自己母亲出的馊主意,不过没有告诉徐汶,任由丈夫继续做他的黄粱美梦,想离开她的掌控?别妄想了。

    徐灏摇摇头,一目十行继续看下去,都是些朱巧巧平日里遇到的难题和牢sāo,和受到来自长辈的不理解,使得她满腹委屈并询问自己什么时候回去?

    徐灏不太同情嫂子,享受权力的同时自然要面临无数麻烦,劳心费力不讨好那是必然的,谁让你自己贪恋权势呢?那就别想着事事如意了,你当身为管家的长媳妇是好受的?

    也就是朱巧巧了,看似委屈实则乐此不疲,换个人指不定就被闹得头疼无比,就拿大太太来说,这些年不是不想管家,实在是没那个手段和精力,不得不放权。

    放下朱巧巧的信件,徐灏瞅了眼另外两封信,一封是堂叔徐增福的,一封是驸马王宁的。

    不用看徐灏都能猜到里面都写了些什么,早在五天前已经收到燕王府的密报,张麟被秘密赐死,原因是他竟想暗杀自己。

    徐灏很是庆幸,如果没有凝雪随之而来,恐怕自己就和徐淞一样,死的不明不白。只因为当初小小的争执,等将来激怒了政敌或者仇家,真不知道还会面临多少危险?

    说不惧怕那是假的,身临其境就知道有人想要谋害你时,是多么的令人恐惧。

    张麟虽然死了,可万一仍有隐藏在暗中的敌人呢?这一趟北方之行,貌似已然双手沾满了鲜血,谁知道有多少人恨不得杀了自己为家人报仇?

    徐灏叹了口气,暗道就这么着吧,为了自身的安全,只能继续朝着权势的不归路永远走下去了。

    当下徐灏先拆开王宁的信件,上面很隐晦的写道驸马张麟无缘无故的暴毙了,原因不明,嘱咐自己人在北方要保重身体,回京时一定要好生拜见陛下,不可造次云云。

    不管如何,徐灏都很感谢王宁,尽管是马后炮也得知恩图报。同时心里一阵委屈,老朱同志是你自己要杀的女婿,干嘛迁怒于我头上?又不是我要你杀的?

    这下子自己的小命悬了,指不定一回京就莫名其妙的被人给宰了。幸好咱傻人有傻福,现如今名声在外,不是以前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了,一人能牵扯出好几个显赫人物和家族,身上带着功劳又对老朱家忠心耿耿,杀我总得给出个罪名吧?即使是老朱同志或许也得犹豫再三。

    对此徐灏虽然怕但是还算镇定,只要有朱棣护着自己,老朱同志就不会轻易痛下杀手,可是这将来的日子,未免就会不大好过了。

    不对,徐灏忽然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急忙伸手撕开徐增寿的信,就见上面赫然四个大字,“以你之手,王家危矣!”

    好半天,徐灏憋出了一个字:“草!”

    与此同时,道衍和尚笑得很开怀,直言了当的笑道:“定远侯怕是命不久矣了,连带着傅大将军恐怕也难逃一死,随着这二位名将的离世,王爷的胜算又增加了许多。”

    朱棣皱眉道:“为何明知圣上动了杀机,他两家依然非要和勋贵联姻,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道衍和尚笑道:“此一时彼一时,蓝玉案已然了结,锦衣卫鸟尽弓藏,没有天大的罪名,陛下也无法下旨杀人。两位将军对此看的都很明白,联姻不过是最后的自保手段而已,最起码能打着成亲的旗号,暗中把家产趁机转移走。

    最不济也是仅仅自己丢了性命,不会牵连整个家族,以便日后家人得以衣食无忧,圣上总不会连徐家都一并抄家灭族吧?”

    朱棣苦笑道:“魏国公乃本王的岳父,如果父皇真狠下心来赐死他老人家,我全家人也只能束手进京受死了。”

    道衍和尚笑道:“朝中名将死的越多,贫僧就越担保王爷会平安无事,因为如果没有王爷您来坐镇北方,陛下还有谁可以倚重?”

    朱棣摇头道:“我太了解圣上的脾气了,真要杀我不过一句话而已,我也绝不敢抗拒。好在本王从没有做过一件令父皇失望之事,上面还有两位兄长,周围又有几个弟弟分去了我的大半兵权,轮不到来猜忌于我。”

    道衍和尚点点头,忽然说道:“王爷必定高枕无忧的,反而此次徐家公子有难了。”

    朱棣问道:“怎么说?”

    道衍和尚说道:“驸马张麟因徐公子而惨死,公主沦为了寡妇,以陛下的性子,这笔账定是要算的。因顾虑到王爷和魏国公老人家以及沐家,徐灏又有功劳在身,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近日又派人催促徐公子回京。

    贫僧斗胆猜测,两位将军的死必定要应在徐灏身上,会借他之手铲除后患,如此徐灏不单单无法面对二嫂和王家,而且顷刻间得罪了王傅两家的无数亲朋好友,门生故旧以及麾下将士,堪称是众矢之的了,保不准哪天就被人出手杀死,总之今后的日子不会好过。”

    朱棣皱眉思索片刻,冷冷的道:“本王不能替徐灏求情,不然引起父皇的不满就糟了。大抵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如果徐灏得以侥幸不死,将来本王定当好生补偿于他。”

    道衍和尚轻笑道:“此子虽狡猾多智,没有王爷的护持,今次怕是在劫难逃,只能乖乖回到京城作为陛下手中的利刃。不过以他的聪慧和机变,性命应该无忧。倒是他越是狡猾如狐,圣上就越不会令他好过了,肯定还有更激烈的手段。”

    说到这,道衍和尚心中一颤,想到了一个可能,看了眼低头思索事情的朱棣,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赶紧端起茶来。

    道衍和尚决定不说出来,一切都是为了王爷的大业。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