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失踪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失踪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大唐儒将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对于朱棣来说,徐灏的功劳不算小却也不算大,燕王府是不能直接插手于地方官场,但是对于周边等地有的是办法安插自己人,至于山东就未免有些鞭长莫及了,倒是不敢胡乱伸手。

    尽管徐灏没有事先禀告朱棣,而是彼此知晓朝廷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燕王府的耳目,因此不必多此一举。而根据最近的吏部调动,燕王府事后得了很多利益,不过为官大多三年一任,确实如同道衍和尚所言,用处不大。

    而徐灏顺手除掉了管着粮仓的于涛,对粮草充足的燕王府来说,只相当于锦上添花。

    不过凭此徐灏也足以被朱棣认可了,早早就钦定他为燕王府今后不可或缺的人才之一,想徐灏当初打算尽早站队,以争取到最大资历好处的想法,完全得以实现了。

    随着朱棣越发器重徐灏,想尽早把人接到燕王府住上几日,是以毫不客气的遣走了沐府家将,并派人监视他们一路返京,一副我就是要袒护徐灏的姿态,并放出话来,要成全徐灏和沐凝雪的亲事。

    如此远在云南的沐chun得知消息后,勃然大怒,当着一干属下怒气冲冲的放言,即使是堂堂燕王也没资格越俎代庖,妄想干涉我沐家之事,沐家唯有我沐chun能够做主。

    事实上沐chun一回到内宅,脸上就挂满了笑意,告知妻子赶紧修书一封,嘱咐二弟夫妇秘密从事。

    这个世界永远不缺乏眼光长远的聪明人。

    京城,紫禁城,西六宫。

    朱元璋俯身逗弄着刚刚过百天的女儿,感受着婴儿最是娇嫩柔滑的肌肤,有所感触的道:“希望你像你娘一样,长大了也是个秀外慧中的大美人。和你侄女芸宁一样,一家有女百家求。可惜等你将来出阁时,为父怕是久不在人世了。”

    身边陪伴着的张美人年仅二十岁许,轻声道:“陛下龙马精神,必定长命百岁的。”

    朱元璋缓缓松开手,皱眉直起腰来,笑道:“生老病死谁都躲不过,即使是朕也一样。只希望老天能多给我几年时间,让朕给子孙留下一个锦绣江山。”

    张美人说道:“陛下太过cāo劳于国事了,如今皇太孙已然大了,不如多让他替陛下分忧,如此陛下也能抽出时间来好生休养,陛下身体康健,已经是天下百姓之福。”

    “嗯。”朱元璋凝视着襁褓中的小女儿,安安静静的睁着漆黑的小眼睛呆呆的看着自己,真是越看越爱,笑道:“就是为了朕的宝庆公主,朕也得多活几年,实在是不放心你们娘俩。”

    张美人当即大喜过望,忙双膝跪地,叩谢道:“妾谢过陛下为女儿赐予公主封号,恭祝圣上万福金安!”

    朱元璋轻轻额首道:“再给朕一些时间,等朕彻底了结了烦心事,定当多陪陪你们母女俩。起来吧,朕走了。”

    在张美人和一干宫女的恭送下,朱元璋返回了乾清宫,一进殿内,脸色立即yin沉了下来。

    随后左都督徐辉祖和梅殷王宁两位驸马躬身进来,拜见帝王。

    朱元璋皱眉翻开一页奏折,也不开口。梅殷见状小心翼翼的道:“起奏陛下,现已查实,徐淞失踪之案与驸马张麟无关,不过据下面人供出,张麟私自出京确实是为了寻徐灏报仇,意图半道暗杀徐灏。”

    朱元璋啪的一下把奏折扔在金砖上,大怒道:“尔等怎么办事的?三天了,还没有寻找到徐淞的下落?一群酒囊饭袋,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命锦衣卫出京给朕去找。

    朕治下决不允许有此等杀人越货的不法之徒。传旨下去,令各地官府沿水陆严加盘查,水匪强徒一经查实就地正法,务必要使得水陆畅通无阻,若再有旅客被抢劫残害之恶事发生,当地官吏一体问罪。”

    徐辉祖顿时感动的道:“多谢陛下替徐家做主,臣代家父叩谢天恩。”

    朱元璋脸色很不好看,缓缓说道:“是朕有愧于你徐家,竟招来个如此狠毒心肠的女婿,不管那徐淞最终是死是活,今日朕就给你徐家一个交代。王宁!”

    王宁心里直哆嗦,赶紧单膝跪地,颤声道:“臣接旨。”

    朱元璋冷冷的道:“你马上去八公主府,送张麟最后一程,对外就称暴毙了。毕竟张麟乃老功臣张龙之子,不好给张家太过难堪。对了,张龙的长子是不是于前年病故?张麟是他仅剩的儿子?”

    王宁对这些家谱如数家珍,回道:“是,张家现有嫡长孙张杰在,今年一十六岁,已经成亲。”

    朱元璋挥手道:“那你再去一趟张家,传朕口谕,封张杰为世袭千户,将来由他承继张家爵位,封他夫人为一品诰命。”

    “臣遵旨。”王宁心里暗叹,心说张麟你别怨恨我,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起身慢慢后退。

    此时徐辉祖赶忙说道:“陛下,杀张麟是不是有些过了?毕竟他没有得手,反倒是令公主失去了丈夫,臣心里过意不去,望陛下法外开恩。”

    朱元璋对徐辉祖丝毫不客气,因徐辉祖和梅殷一样都是他的心腹亲信,而王宁则只是个被器重的驸马女婿。

    朱元璋当即呵斥道:“糊涂,此獠敢因小小争执而执意置人于死地,你敢担保日后不对他人暗下毒手?为了皇储的安危,朕必须防微杜渐,不能留下此等祸患。”

    徐辉祖惭愧的道:“还是圣上深谋远虑。”

    其实朱元璋何尝不为女儿感到难过?不到二十岁就成了寡妇,但是当皇太孙朱允炆的安危和女儿的幸福放在一个天平上时,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有感于朝廷即将无将可用,朱元璋迅速把将死的张麟抛在脑后,忧心忡忡的道:“你不要守着你爹,他身子骨比朕好多了,再说你还有两个弟弟替你尽孝。你回去收拾一下,选个吉日北上大同府、北平府、广宁府,协助三位亲王考校各级将领,领兵巡视边塞。如果有良机的话,朕允许你不经请旨带兵出击,总之好生锻炼下自己。”

    徐辉祖激动的浑身颤抖,大声说道:“末将遵旨。”

    望着徐辉祖步伐有力的大步离去,朱元璋心情好过不少,对着梅殷笑道:“辉祖自小就对朕忠心耿耿,朕深知他的为人,对于朝廷从没有二心,乃是不可多得的忠臣虎将。将来你当亲自向允炆举荐于他,朕也就高枕无忧了。”

    梅殷恭敬的道:“臣知道了。”

    实则他心里不免很是嫉妒,暗道自己哪点不如徐辉祖了?如果不是仗着有个天下无敌的老爹,圣上会如此器重于他?

    朱元璋自然不知一向稳重宽厚的爱婿此时一心妒忌徐辉祖,为此种下日后朱允炆失败的苦果,不然非气的一剑斩杀了女婿不可。

    梅殷的统兵才干虽然不错,可远不如朱棣和徐辉祖等人,勉强算是将才。

    这一点朱元璋看的太清楚了,如果说有谁能抗衡燕王府,除了老一辈健在的名将之外,第二代中唯有徐辉祖和沐chun等寥寥几人,而沐chun已经被列入朱元璋的必死名单上了。

    张麟之死都是因为徐灏,这徐灏又走到哪都不安生,跑到了漷州竟然又弄死了一堆官员,在这么任由他继续无所畏惧玩下去的话,指不定还有谁会倒霉呢。

    朱元璋暗恨徐灏令他被迫赐女婿自尽,虽说可以防止张麟今后害人,徐灏对自己也算忠诚,可总归心里很不舒服。

    算算时月,朱元璋冷道:“你马上安排人去一趟北平,责令徐灏于腊月之前返回京城,不然就给朕自裁在半路上。”

    梅殷有心劝慰下帝王,壮着胆子开起了玩笑:“那岂不是令芸宁郡主痛失心爱之人?据说燕王要成全他们,而沐侯爷则执意不肯,这一南一北彼此斗着气,僵持不下,满京城都听说了,都想着看热闹呢,不知圣上的心意?”

    朱元璋果然失笑道:“有趣,咱们就由着这两位有失稳重的混账长辈闹去吧,难得让百姓们看起了热闹,那就继续热闹下去,朕选择袖手旁观好了。”

    梅殷笑道:“那可麻烦了,沐家夫人为此都愁死了,或许明日就要进宫找您诉苦来了。”

    朱元璋大笑道:“来就来吧,正好朕也想见见儿媳妇。你呀!还是太年轻思虑不周,凝雪那丫头明明还有一年多的守孝期,沐家有什么可愁的?”

    梅殷顿时一脸愕然,暗道这可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好心劝慰却被圣上来了一句不经事,唉!何苦来哉?

    徐家上下笼罩在一片乌云下,当日徐淞私自乘船去了北方,刘氏很快发觉却故意视而不见。

    一直等到了晚上,吃饭时老太君发觉徐淞人不在,随口问起,刘氏不敢隐瞒就说了出来,老太太当即大怒,命人连夜启程去追。

    谁知很快传来噩耗,徐淞所乘坐的大船于深夜被强人给洗劫了,船夫和两个小厮都惨死在了船上,据说徐淞被捅了一刀踢进了河里,不知下落。

    刘氏听到消息后晕了过去,老太君赶紧命三个儿子进京去找徐达,徐达就命长子徐辉祖进宫禀报。

    朱元璋早就知道张麟无故离京一个多月了,而正巧他刚刚回来,觉得事有蹊跷。如今锦衣卫不好使了,就命徐辉祖和梅殷王宁三人秘密查办此事。

    而此时此刻,徐灏也收到了快马传过来的消息。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