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又见丫鬟的野望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四十六章 又见丫鬟的野望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北平府,漷州香河县,燕王府皇庄。

    一座较为雅致的院子里,芷晴谢过前来送一篮子水果的妇人,转身从回廊走回来。

    因徐公子嫌井水苦涩,嫌贮存的雨水含有微不可见的活物,说不干净。是以特意从外头的山上用水车接了清泉回来;不想徐公子又觉得扰人,以一两银子一车水的悬赏,闹得附近的村民们踊跃献水,短短一日的工夫,满满存了十几大缸的泉水。

    芷晴嘴角含着笑意,她越来越觉得徐公子风趣好玩,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总是有着层出不穷的乐事和笑话。

    想到这儿,芷晴有手拘了一捧水缸里的清水品尝,清凉里伴随着一丝甘甜;当下把洗过的水果重新洗干净了,用刀子仔细切好,一瓣瓣的用心码放在盘子里,色彩分明非常好看。

    芷晴满意的进了屋,就见徐灏笑吟吟的端坐着,意态悠闲的拈起一颗黑子点在棋盘上,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芷晴忍不住扑哧一笑,心说亏了他连输了三把,还能这般洒脱?知道的是他因能和小姐对弈而心满意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么的棋艺高超呢,凭他那惨不忍睹的棋艺,连自己让他三子都稳赢不输。

    忽然就见沐凝雪蹙眉轻叹道:“我输了。”

    芷晴大惊,忙端着忙走上前低头看去,就见几十颗黑白棋子横七竖八的纠缠一起,疑惑的道:“改下五子棋了?”

    徐灏得意的道:“只要依着我的规矩,管教你们都不是对手,甘拜下风了吧?哈哈哈!”

    沐凝雪似笑不笑的白了眼得势不饶人的对手,轻声道:“没个气度涵养,不怪棋艺连七八岁的顽童都比不上;不过这五子棋下的倒好,看来你做事喜欢直来直去,心思机敏而不喜谋略对垒,与人斗智。”

    徐灏悠悠的道:“没错。我做什么事都喜欢简简单单,不耐烦去应付那些聪明人,不想把时间耗费在勾心斗角上头,也就是俗称的胸无大志。因没人能比我更明白生命的可贵,我记的有人说过,人活着要做有意义的事,升官发财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人活着要做有意义的事?”沐凝雪细细品味。

    芷晴把果盘轻轻放在桌子上,忍不住问道:“那何事有意义?请公子赐教?”

    徐灏笑了笑,答道:“因人而异,有志向之人的心愿是出将入相,做些为国为民的功业,对他们来说国家和名声是最有意义的;而对咱们这些普通人来说,孝敬父母,做些自己喜欢做的事,哪怕不喜欢却依然辛勤的做下去,只为了自己的亲人生活的更好,不管做什么都是有意义的,值得尊敬!

    反之一辈子都认为自己在做不喜欢之事,不管做什么营生,都为此怨天尤人满腹牢sāo,我觉得,应该算是虚耗一生了。”

    “哦。”芷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眸光流转,“我很喜欢服侍夫人和小姐,可是偶尔又在想,等将来年纪大了没法留在姑娘身边了,无法陪着小姐领略这精彩世间。就那么的嫁人生子一辈子呆在家宅里,忽然就觉得很委屈,有些不甘心。”

    徐灏惊讶的道:“你竟有这般想法?可喜可贺。可惜这时代限制了女人的ziyou,我倒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遗憾的是,只能帮你一时,无法帮你一世,因为这个时代非是我能改变的。你好生想想,你最想做什么事?不管周游各地还是出海领略海外风光,以我的能力应该都可以帮你完成心愿。”

    沐凝雪和芷烟都怔怔看着神清目朗的徐灏,能看出他此言出自真心实意,不由得她们不为之悸动。

    芷晴一样很是感动,低头说道:“我自然希望陪着小姐周游各地,见识下各地的精彩。不过我更想学竹兰姐姐她们,自己用心经营一个产业,能得到公子一生保护。如此未来再不用看任何人的眼色行事,再不用嫁人后面对夫家只有委曲求全,卑微的活着。”

    徐灏又是欣慰又是苦恼的拍拍脑袋,心说怎么无意中,培养出了一批坚定的独身主义者?这样下去,大明的未来人口增长很是堪忧啊!

    不过这才是真正的人性,不管男女,没有人甘心沦为男人或家庭的附庸,只要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自有聪慧的女孩子飞蛾投火一样的想要牢牢抓住,从而彻底改变她们本身的命运。

    此刻芷烟不赞同的道:“人人都要成亲生子,成亲后有的是有意思的事做,再说谁又不是这么过来的?芷晴你怎么会有如此可笑想法?这么离经叛道下去的话,小心人言可畏,在这世上寸步难行,遭受亲戚们的鄙夷和嘲笑。”

    徐灏笑了笑没说话,芷烟的顾虑确实是一矢中的,这也是一个女人想要在古时duli自主后,所必然要面对的困境,这方面没人能帮得了她。自己也不行,难道还能堵住世人悠悠之口嘛?根本不可能,明朝不是没有女强人,可是几乎名声都不好,就是后世一样如此,事业成功的独身女性肯定要经历蜚短流长。

    如果没有大毅力的话,用不了多久,性格柔弱些的女人大多都会选择乖乖嫁人生子,与其带着不堪的名声半途而废,还不如一开始就打消念头的好。

    果然芷晴犹豫了,她父亲乃是沐府家将,有身份有地位,岂能任由女儿离家独自生活?

    相比之下,竹兰她们因父母皆是徐家下人,只要徐灏执意护着,来自家庭的阻力几乎没有。只要能源源不断的赚钱后供给家里钱财,女儿的幸福算什么?而且也没什么人会无聊的去大肆嘲讽,打着主人的旗号做事和给一辈子给主人暖床,说来说去意义不都是一样的?

    沐凝雪能体会出芷晴的左右为难,除非她给徐灏做个小妾,不然就无法摆脱家族的压力。这上头她也没办法,家将地位特殊,人家的家事身为沐家人也无法去干涉。

    他会怎么解开难题?沐凝雪目光带着探究,注视着徐灏。

    芷晴为难的皱眉思索,为此很是纠结,她早就羡慕竹兰晴雯等人的朝气蓬勃,人人都对未来有了明确打算,为此满怀信心。

    难道一辈子要像母亲那样忍受着寂寞孤独?眼睁睁看着丈夫要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还得强颜欢笑,一辈子委曲求全?

    突然间芷晴福至心灵,攥住了或许是此生唯一的挣脱命运枷锁的机会。

    “只要公子和小姐成全,我宁愿反出家族,把将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沐凝雪目光移到露出坚毅之色的芷晴身上,心中暗叹,苦笑道:“何苦来哉。”

    一时间屋里静的落针可闻,对面的徐灏苦思片刻,断然说道:“行,我成全你。”

    芷晴大喜,刚要道谢就见徐灏摆手道:“你先别开心。想要成全你的心愿,那你得先给我做房小妾,这样一来,你才会名正言顺的duli生活。可是如此不单单会给我增添无数烦恼,你连嫁人的最后指望都没了。这个,咱们还是算了吧,为人为己还是等等再说吧。”

    芷晴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狠狠一跺脚捂着脸跑了出去。

    芷烟放声大笑,又瞪着徐灏怒道:“公子你太坏了,怎能当着小姐的面前,拿言语试探芷晴的心思?分明是存了得陇望蜀的坏心眼。哼!”

    徐灏无语的道:“天地良心,好心没好报。”

    沐凝雪笑盈盈的道:“你若喜欢那丫头,那就干脆送与你了,反正你是我哥哥,就当芷晴是礼物。”

    徐灏气的伸手抓起一把棋子,作势就要朝着佳人砸去,唬的沐凝雪急忙用团扇护住俏脸,笑着讨饶道:“我认错,我认错。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京城某座码头。

    徐淞仰头站在木桥上,不耐烦的等着心腹小厮去包下一艘客船,然后直接北上燕京。

    他自小就胆大无比,鬼主意多多,被老太君骂了出来,一赌气就干脆瞒着任何人,直接带着两个小厮溜了出来。

    打定主意要一直留在燕王府,徐淞满脑子都是享受荣华富贵,而没有考虑什么后果和家里面的反应,沉浸在这一年来的奢华生活里。

    有其主自有其仆,不多时小厮豪爽的以五十两金子谈好了价钱,包下了一艘大船,为了省去沿途的麻烦,令船家挂上带来的燕王府旗帜。

    徐淞傲气十足的背着手上了船,站在船头望着人流涌动的码头和远处的雄伟城墙以及里面的繁华京城,没有半点留恋,命小厮催促船家赶紧启航,省的被家里人追上。

    其实还是多少有些不舍的,毕竟论起繁华,此时的北平是万万不及金陵的。

    徐淞一脸憧憬的道:“等过个十来年,我做了威风的大将军,赚够无数金银财宝,定当衣锦还乡。到了那时,再也不去寒冷的北方了。”

    当大船扬起风帆悬挂着燕王府的显眼龙旗,缓缓顺流而去时,岸边一艘快船也迅速挂起船帆,遥遥跟了上去。

    ps:感谢呵呵好了和游在水中的人打赏,感谢峡士的评价票。正在码字中,咳咳!拖着弱不禁风的躯体,在大热的房子里,可怜真可怜。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