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丫鬟的野望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丫鬟的野望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锦帐里香雾缭绕,沐夫人耐心等待着丫鬟们的回答,坐在一旁的徐青莲姐妹俩非常紧张,生怕晴雯口不择言的道出实话,那就糟了。[无弹窗小 .

    谁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深受徐灏熏陶的竹兰她们,不紧不慢的彼此相视一笑。

    竹兰心态最是超然,当先说道:“回夫人,奴婢没有那个奢望,只求多呆在少爷身边几年足矣,到时奴婢的亲事自有少爷做主。”

    晴雯笑嘻嘻的道:“奴婢打定主意今后不嫁人了,少爷答应今后让我和麝月一起经营一家店铺,凭着自己的努力,一样可以赚够万贯家财,有少爷照顾,不用怕亲戚们抢夺家产,悠闲享受下半辈子,大不了过继一两个亲戚家的侄儿养老送终。”

    麝月羞涩的点点头,一脸对于未来的期盼。而香玉抬起头来,眸子清澈见底直透人心,缓缓说道:“少爷鼓励奴婢将来拜名医为师,学得一身医术后,行走天下悬壶济世,为穷苦百姓治病,奴婢发誓一定不会辜负少爷,如果少爷需要奴婢,即使远隔千山万水,也定当如期赶来。”

    沐夫人听得深深动容,就连徐青莲姐妹俩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四位姿sè各擅胜场的丫鬟,谁也想不到,她们竟然对于将来都有了明确打算。

    沐夫人为之无语,暗道徐灏啊徐灏,真实越来越看不透你了,如此离经叛道的事都敢做?堪称胆大妄为了,而能够调教出这些丫头出来,可见你绝非寻常之人,将来如果你不是因此而死于非命的话,或许你的成就将不在魏国公老爷子之下。

    江浦县。

    徐灏没来由的连续打了几个喷嚏,带着护卫们不问青红皂白的一拥而上,沐昂一个人冲在最前面,眼看就是一场混战,也是巧了,对方竟然是熟人。

    骑在马上之人皱眉呵斥道:“你不是沐家老三嘛?混账,仔细看清楚喽,我是谁?”

    沐昂叫道:“我管你是谁,揍死,咦?见过驸马姑父。”

    徐灏和朱高煦见状也停下脚了步,朱高煦心里暗叫一声晦气,抬头笑道:“原来是王姑父,既然都是自家人,那今次就算了。”

    来人徐灏也认得,他混迹在皇族圈子里,诸位驸马几乎都见过几面。这位长相英俊的中年人名叫王宁,尚的是皇六女怀庆公主,据说怀庆公主生母乃是普通宫女,因难产而毙了,自小被孙贵妃抚养长大。

    王宁如今官拜后都督府府事,封了永chun侯,此人善于交际八面玲珑,和朱棣的交情不错,时常来燕王府探望朱高炽兄弟俩。朱元璋寿宴或者家宴时,沐昂随母亲姐姐进宫时见过对方几次。

    王宁身为长辈,毫不客气的道:“你不是魏国公家的徐灏嘛?你们简直胡闹,光天化ri之下就敢无缘无故的殴打行人?就不怕圣上得知之后责罚你们?”

    徐灏愣住了,暗道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姓名?貌似没被引荐过,每次都是隔着远远的。

    此时朱高煦嬉皮笑脸的道:“适才不过是开个玩笑,姑父大人来此是为了探望大姑姑?”

    王伦也知道朱高煦为人轻佻,动辄出手伤人,为圣上所不喜,皱着眉被下人搀扶着下马,语重心长的道:“你得好好约束下自己了,长此以往怎么得了?王子犯法也会被宗人府圈禁,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你?还有你们俩,小小年纪不学好,今次暂不与你们计较,若有下次必不轻饶。”

    徐灏苦笑着点头认错,没想到当了一回恶少,正好撞在了铁板上,这一顿训斥当真挨得好生冤枉。

    徐灏赶紧正sè道:“晚辈记住了,王大人也是来探望长公主殿下的吧?晚辈也是受燕王殿下的吩咐,前来探望,是以就带着他们俩一同前来。”

    “嗯,本人受内人所托,过来瞧瞧皇姐。”

    王伦说完后深深看了眼徐灏,心说这三个孩子竟然是以身份最低的徐灏为主,能令出名无法无天的朱高煦和有名顽劣不堪的沐昂乖乖听话,此子果然不简单。

    这边沐昂压根没听进去长辈的劝告,笑嘻嘻的点点头,拉着朱高煦问道:“怎么样?我可以随你去北平了吧?”

    朱高煦怪笑道:“行,这次带着你同行。”沐昂当即喜不自胜,马上又苦恼起来,“我娘肯定不会同意,这该怎么办才好?”

    朱高煦朝着正和王宁一起朝宅邸走去的徐灏努了努嘴,笑道:“让你姐夫邀请你姐同行,你不就能一起前往了?”

    沐昂摇头道:“我姐才不会没名没分的随姐夫出远门呢。不过等我去求求姐夫,我娘叫我多和姐夫在一起,这随着姐夫去北方见识一番,或许会答应。”

    “只要你到时赶来,我就收留你。”朱高煦不大在乎新收的小跟班,抬脚朝前走去。

    众人一起进了公主府,王宁忽然转身拉着朱高煦的手,神sè亲切的询问他近况,不厌其烦的循循教诲。

    徐灏留意着王宁的一举一动,他总觉得王宁对朱高煦格外照顾,相比之下对朱高炽的态度显得不冷不热,看来他是觉得朱高炽不讨燕王欢喜,世子地位早晚会不保。

    朱棣无论才干和战功,还是论在朱元璋眼里的地位,都要远远超出所有藩王,最受朱元璋的信任和依赖,即使朝中三公和六部尚书轻易都不敢得罪于他,可是朱棣最大的弱点,就是常年不在中枢,很容易被边缘化。

    因此朱棣除了时常进京之外,就是结交京城里任何有用之人,当然主要是以皇族和亲戚为主,这样不会令帝王生疑,这些人能够亲近朱元璋,经常顺嘴提起他的存在。

    不这样煞费苦心的话,即使感情再好的帝王父子,说翻脸也就翻脸了。朱元璋虽然最顾念亲情,可是对于屡犯过错的儿子一样法不容情,就和历代开国帝王一样,赐死圈禁什么的毫不手软。

    现如今随着朝中重臣武将被一一诛杀,也越发的凸显朱棣等几位手握重权的亲王地位,朱元璋靠儿子们去节制边镇诸将,对内依靠的是文臣和驸马,对外视朱棣等几个儿子为长城。却不知最疼爱的皇孙朱允炆,早就开始把亲叔叔们当成了眼中钉。

    朱棣虽说有继承皇位的野心,而此时肯定是不敢有任何谋反之意的,毕竟以区区北平一隅之地,焉敢和拥有整个天下的侄儿对抗?徐灏猜不透为何朱允炆会一上台就马上急着削藩,如果等坐稳了皇位之后,采取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感觉不难把朱棣长期困在北方。

    等时间久了坐稳皇位,一切准备就绪,一纸诏书即能兵不血刃的把朱棣一家请到京城,然后厚赐金银,选个封地让其颐养天年,如此不是皆大欢喜?

    纵观整个靖难之役,除了朱棣确实是雄才大略和jing通兵法之外,其余诸王几乎都是些庸才,根本没必要去担心诸王敢起兵造反,难道朱允炆就看不出来嘛?

    看来朱允炆还是太年轻太心急了,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几个文人绑一块自以为遍览史书,为了防止汉朝的八王之乱重现,就急冲冲的去削藩,没想到真的一手造成靖难之役。

    而不问是非就逼死了亲叔叔和圈禁了大批皇族,多位皇族更是直接被贬为庶民,能不使得天下官员和百姓为之心寒?值此天下初安人心思定的时候,因有朱元璋的教诲和监督,诸王的表现大多堪称可圈可点,没什么劣迹,因此谁会认为此举是为了江山社稷?在老百姓看来,不过是为了巩固皇权,排除异己而已,何况那时太祖皇帝尸骨未寒。

    徐灏就这么一边静静听着王宁和打扮如同寻常妇人的临安公主叙旧,一边想着自己的事情。

    想起死去的蓝玉,徐灏就更想不明白了,蓝玉之死最大的受益者其实并不是朱棣而是朱允炆。别看朱允炆管蓝玉叫做舅舅,前文提过,朱允炆的生母乃是太子朱标的继室,他下面的三弟才是嫡出,乃是蓝玉的嫡亲外甥,蓝玉被杀的原因之一,就是曾对朱元璋册立庶长孙而非嫡长孙表示过不满。

    徐灏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或许是因为身份上的原因,以至于朱允炆为此寝食难安,按照立长不立嫡的原则,可不是上面那些亲叔叔都比他更有继承皇位的资格吗?

    怪不得呢,如朱允炆这样的文人,最在乎的就是个名分大义,他如果不把诸王都除掉的话,他怕不是觉得自己就不能被称之为正统吧?

    此时临安公主对他柔声道:“多谢你过来探望我,都不是外人,我就称呼你一声侄儿。今后闲着无事时,就过来看看,到时我亲自下厨做些小菜。”

    徐灏闻弦歌而知雅意,赶紧站起来施礼道:“侄儿记住了,今后当时时登门探望长辈。”

    王宁对徐灏的机灵非常满意,笑道:“最好过几天就过来,给皇姐讲些趣闻故事。”

    “是。”徐灏保证道。

    如此留下了一堆礼物之后,王宁带着徐灏他们辞别临安公主,一起出了公主府,原路返回。

    途中王宁暗中嘱咐道:“皇姐有几桩难事,我身份所限不便出面,而你身为大内侍卫又兼着燕王府门下,算是半个宗人府的人,有你出头最好不过了。”

    徐灏心说不带这么坑人的,什么叫做半个宗人府的人?我又不是傻子。不过既然已经应承了此事,徐灏也不准备耍赖,冤有头债有主,直截了当的禀报朱元璋就完事了,哪用得着私底下去解决?

    哦!徐灏明白过来了,敢情还是得被当了枪使,这临安公主有难处,王宁身为驸马不便告诉岳父,通过自己这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之口,说给朱元璋听,无疑最稳妥不过。

    当下徐灏无语的应承下来,算算ri子后天就要进宫当差了,如今他在宫里没事就拎着一把绣chun刀,围着乾清宫前的那块田地打转转。

    朱元璋种田的时候就喜欢询问些京城最近发生的任何事,事无巨细都要问清楚,闹得府军前卫一干侍卫人人就和打了鸡血似的,没事就满京城里溜达,到处打听那些有的没的之隐秘八卦传闻,以期得到帝王青睐。

    盯着王宁离去的背影,徐灏骂了一声老jiān巨猾,此事绝对是怀庆公主请求丈夫帮助大姐,王宁花花肠子多,就转弯抹角的托燕王朱棣写信吩咐自己做事,然后王宁于长公主府前巧遇自己,都是看中了自己目前御前侍卫的身份。

    和这些喜欢算计人玩的家伙们打交道真是累啊!一不小心就被人给利用了。徐灏感叹着瞅着被他利用的朱高煦,心里略微平衡。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