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谁是恶少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三十章 谁是恶少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江浦县位于京城西北方,乃是连接数省的交通要道,隔着长江与京城遥遥相望,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向来有金陵西大门之称。

    江南县城历史悠久,文风浓郁,名胜古迹颇多,一年到头都有商贾游人打县城路过,很是兴盛。而且这些年来,朝廷又陆续打各地迁来数十户的富贵人家,纷纷买地建造大厦广院购置田产,使得县城越发繁华。

    今日打江那头乘船过来了三位鲜衣怒马的少年公子,带着一群配着武器的豪奴,肆无忌惮的行走在主街上,惹得人人侧目。

    惠风酒肆的店小二于小四见多识广,炼出一双火眼金睛,瞧着打门前路过的少年公子,眼珠一转,笑眯眯的对吃酒的客人说道:“看见没?那可是京城一等一的王孙公子。”

    客人是从四川来的丝绸商人,不屑的道:“龟儿子休想骗人,你是欺咱们没见过世面?明明穿着锦衣卫的御赐飞鱼服,哪里是什么王孙公子。”

    于小四胸有成竹的嬉笑道:“既然客官不信,那咱们就打个赌,赌一贯钱。”

    商人手持酒碗,笑道:“格老子的,你小子是想使诈?成!大家伙还请帮着做个见证,赌了。”

    周围几桌客人见状纷纷鼓噪,有倾向于店小二的,也有倾向于商人的。于小四得意的道:“凡是不信我的,一准没来过几次京城,对也不对?”

    那些倾向于商人的客人们不由得点点头,商人预感到自己要输,就笑骂道:“赶紧说,说清楚的话,这一贯钱马上双手奉上,就当长了见识,省的进了京不知深浅得罪了人。”

    于小四当即翘起了大拇指,赞道:“您见识不凡,此次进京肯定能赚大钱,保管您这一贯输的不冤枉。”

    于小四抬头四顾,朝着摇头无语的掌柜轻轻一笑,说道:“那小的就仔细和大家伙说一说。第一你们恐怕还不知道,现如今锦衣卫已经没有人有资格穿飞鱼服了,什么缘由小的不便多说,你们进京后最好也别去打听,总之锦衣卫再不是从前的锦衣卫了。

    第二,就算是往日,飞鱼服也非是锦衣卫的独家穿着,有的是天潢贵胄喜欢穿它,区别很简单,咱们看年纪,二十来岁以下敢穿着飞鱼服出来招摇,一准是王孙公子们,至于成年后的王孙公子较为稳重,不是一身寻常衣服就是身穿大红蟒袍出门。”

    商人不信邪的嚷道:“有很多世家公子官宦子弟被朝廷封赏了飞鱼服,不一样能穿出来?我就见过不少,小二你输了。”

    于小四嘻嘻一笑道:“等小的把话说完,这第三就是在咱这县城里,有堂堂长公主府,那三位王孙公子一看就知不是出远门的,来到江浦自然为了去公主府串门。您要不信的话?尽管派了随从跟过去瞧一瞧。”

    商人走南闯北多年,眼力一样不俗,结合小二的分析,其实心里已经信了,却故意问道:“这可奇了,哪朝的长公主府不在京城里住着,会搬到你们这儿?莫非是前朝的不成?”

    于小四压低声音道:“是我朝那位长公主,临安公主。尚的是故去的李善长李老丞相的长子,老丞相坐了事儿后,唯独驸马爷和两个儿子得以免死,被流徙到了江浦县幽居,不想驸马爷福薄,没过两年就郁郁而终了。只留下公主独自抚养两个儿子,唉可怜啊!”

    “原来如此。”商人岂能不知开国功臣李善长?也陪着叹息一声,感慨着掏出一贯宝钞赏给了于小四。

    长公主府建在县城的西侧街,大门上没有悬挂牌匾,不是本地邻居,很少有人晓得这里住着位公主殿下。整个宅邸看上去就和普通大户人家差不了多少,三进三出四四方方的白墙青瓦四合大院。

    门前两侧长满了半尺高的野草,门柱朱红色的油漆片片脱落,墙壁斑驳遍布青苔和爬山虎。

    两个年老公公无精打采的斜倚着门,浑浊的老眼微微闭着,打着瞌睡。

    来人正是徐灏和朱高煦沐昂三人,因徐灏想起了燕王朱棣的嘱托,就带着闲得发慌的他俩乘船而来。

    朱棣对于这位庶出的长姐似乎也没多少亲情,而是身为宗人令不得不挂念下,不然朱元璋偶然问起不好交差,而朱高炽腿脚不便就直接命徐灏代为探望。

    徐灏好奇之余就去了宗人府查看皇族玉碟档案,他代燕王行事,宗人府官员不敢怠慢就拿给他看。原来这位临安长公主的生母是故去的孙贵妃,就生下她这一个女儿。孙贵妃活着的时候地位仅次于马皇后,是朱元璋龙潜之时就嫁过来的妾,义父乃是元末时扬州元帅马世熊。

    至于马世雄和马皇后之间是什么关系,档案里的记载语焉不详,徐灏估计应该沾亲带故,不然实在是过于巧合了。

    这么一来孙贵妃和马皇后就算是堂姐妹了,堂姐妹同嫁一夫这在古时很正常。当时徐灏看到这里不由自主的联想到,青霜嫁给自己正不正常呢?还用问嘛,肯定不正常,哪有两位郡主又是亲姐妹同嫁一夫的?

    当然也是徐灏正常下的胡思乱想,所谓思想上的出轨,偶尔为之而已。

    临安公主贵为大明长公主,上面有生母孙贵妃和嫡母马皇后同时宠着,就和朱巧巧一样,即使身为庶出地位也一样尊贵无比。

    当年风风光光的嫁给了功勋第二人李善长长子李琪,初次公主出嫁,皇家自是极为重视,自然cāo办的场面浩大,当时轰动了整个京城。

    婚后夫妻和睦,驸马李琪深受朱元璋器重,可惜后来随着李善长一家老小都被冤杀,如果不是念在长女的面子上,李琪和两个儿子按理说都得被处死,大不了公主改嫁他人就是了。

    李琪于年前不幸病故,遗留下两个儿子。如今帝王日渐老迈,渐渐没有精力去时时刻刻关注所有儿女了,临安公主在他眼里的地位恐怕也无足轻重,何况又是嫁了人的!朱元璋身边不缺少可爱活泼的闺女,现在还有四五个年幼的公主养在宫里承欢膝下,仈jiu个嫁人的女儿就住在紫禁城隔壁,可以随时进宫相见。

    孙贵妃和马皇后又先后故去,马皇后亲生的太子朱标也病死了,嫡二子秦王因屡次犯错被朱元璋斥责,为了保住王位而低调做人,顾不上任何人。嫡三子晋王远在封地身子骨一直不好,吃药和吃饭似的。所以除了自称嫡四子的燕王之外,偌大个大明朝,已然没有几个人记挂着临安公主,为她遮风挡雨了。

    好在马皇后还有两位亲生女儿,皇二女宁国公主和皇四女安庆公主,彼此时常书信往来,四季节礼不断,这令孀居在家的临安公主安慰之余,借此聊以度日。

    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命运再悲惨也会衣食无忧,是以徐灏对这位寡妇公主没什么感觉,大抵除了一份同情之外,没什么旁的了。

    反正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徐灏当先策马来到府门外,朱高煦笑嘻嘻的跟在后面,对此没什么感觉。以朱高煦暴烈爽直的个性,在他看来大家都是兄弟,不是出现在正规场合,身份上就没什么可计较的了。

    “醒一醒。”

    翻身下马的徐灏皱眉说道,那两个看门的老公公睁开昏花老眼,一见来的是身穿飞鱼服的皇族子弟,打死他们都不会错认为是锦衣卫,这就是老人家的宝贵经验了,顿时笑容满面的小跑过来。

    徐灏本着公家的钱随便花的宗旨,指着墙根下那一丛丛的野草,又点了点房屋上面残缺不全的瓦片,说道:“让管事公公明日去一趟宗人府,派些工匠过来修缮一下,就说奉了燕王殿下的吩咐。”

    “是是,太好了。”老公公顿时笑的合不拢嘴,二人转身一起跑进了府里,喊人去了。

    这边朱高煦大咧咧的过来,撇嘴道:“我要告你私自做主。谁叫你也不和我先商量商量。”

    徐灏对他挥了挥手,说道:“去去,一边玩去,就没见过你做过正经事。”

    朱高煦顿时笑道:“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没兴趣。等你随我返回燕京,我叫你领教领教我的本事,带你去打蒙古人。”

    左右无人,徐灏忍不住又一次说道:“和你说了多少次,以夷制夷方为上策,周围臣服的蒙古部族要以抚恤为主,不要轻易去烧杀抢掠。等利用精于骑射的蒙古骑士剿灭四方的叛乱后,再秋后算账不迟,你现在跑去杀人放火,没的拉升你的凶名,今后谁还会甘心为你效死力?”

    朱高煦不服气,也忍不住道:“你老是唠叨个没完,凭我燕王府十万精锐,我用得着去招募那些野蛮愚昧的蒙古骑士?不如都宰杀了干净。”

    徐灏眼见出来人了,忙说道:“此事先放放再说。”

    沐昂早已经听得目眩神驰,拉着朱高煦的袖子走到一边,小声道:“你回北方一定要带上我,我给你当亲兵行不行?”

    朱高煦瞅了他的个头和小身板,嗤笑道:“就你?不行,呆在家里和你的丫鬟们玩去吧。”

    沐昂顿时急了,气急败坏的道:“凭什么你非拉着姐夫一起打仗?他一个书生武艺还比不上我呢。”

    朱高煦笑道:“他你可比不了,哥哥就喜欢和他并肩打仗,那叫一个痛快。你敢一言不合就动手杀人吗?”

    “怎么不敢?要不你试我一下,看我到底敢不敢?”沐昂挺起胸膛,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朱高煦下意识的随手一指,正好指着对面正骑着高头大马过来之人,似乎身边还簇拥着许多下人,说道:“去揍他一顿,我就带你去打仗。”

    沐昂也虎,不顾自己身小力弱,当即眼冒凶光的朝着人家奔去。

    徐灏这才注意到他们俩,眼看已然来不及拉住沐昂,又生怕他有个三长两短,暗道今次要做一回恶少了,当即大吼一声:“抄家伙,大家伙一起上。”

    朱高煦大喜,在他眼里百姓的性命就如同草芥一样渺小,狞笑着道:“打死他们。”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