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节操为何物?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二十五章 节操为何物?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赤身**的蒋嵩跑到村口的小河里整整洗了半天,他脱下的脏衣服给点了一把火烧了,当时的情景被很多村民瞧见,好奇之下向点火的沐家下人打听,一时间众口相传先生撞了邪,掉进了粪坑里,光着屁股跑来跑去,成了今年最大的一桩奇闻笑话。

    而洗干净后的蒋嵩冷静下来,看着水面上倒映的猴子屁股脸,不难想明白是受了朱高煦的戏弄。虽说惹不起人家,但又忍不下这口气,气冲冲的去找沐夫人告状,沐夫人就把躲在姐姐那里的沐昂叫了过来,结果沐昂一问三不知。

    其实沐夫人乃是做个样子给蒋嵩看,心中了然着呢,她猜测一定是徐灏背地里撺掇人家朱高煦干的好事,儿子一准是帮凶。原来近些日子她时常听到有关蒋嵩以往的斑斑劣迹,加上自家下人隔三差五的前来告状,也渐渐开始不喜蒋嵩的为人了,而押戏自家的书童不过是小节,念在儿子读书有成的份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既然主事的是徐灏,恐怕打的主意是令蒋嵩颜面大失后自己辞职走人,而且好色的蒋嵩对于沐家门风确实是个隐患,沐夫人遂决定作壁上观。

    好言好语把蒋嵩送走了,沐夫人板着脸问儿子:“你实话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沐昂撇嘴道:“先生不是好人,姐夫说不能留他呆在咱家了,要把他赶走。娘,我都忍了好久,总算是今日报了一仇。”

    “什么姐夫?以后不会乱说话。”沐夫人先皱眉斥责,又奇怪的道:“你们早就想把人家先生赶走?却一直耐心等到了今日?”

    沐昂对于母亲的警告压根没放在心里,得意洋洋的道:“这阵子又是背书又是考试的,没时间。姐夫说不必急于一时,要我派人时刻盯着先生,好几次他调戏妇人,都被我的人给暗中搅合了。”

    “行了行了,找你姐去玩吧。”

    把儿子打发走,沐夫人顿时又气又笑,心说这两孩子未免太胡闹了,此等丑事竟然都敢隐瞒不说?真以为能瞒得住老娘?还想要自己把人给撵走,真是的。

    不过话说回来,徐灏那孩子确实是个有主见有担当的,办起事来也确实滴水不漏,他和儿子一起监视蒋嵩,这么久了,还真没有给沐家造成什么麻烦。

    而自从儿子和他在一起后,也慢慢变得明白事理了,不再是个只知玩耍的孩子。起初把贞清买回家时,自己曾担心儿子年纪小贪图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夜夜**伤了身子不说,又怕被贞清迷得死心塌地予取予携的。谁知儿子近朱者赤,受到徐灏的影响,如今不仅喜欢上了读书,他和贞清那丫头都牢记着徐灏的嘱咐,十天才同房一宿,平日里也不腻在一起,真真不可思议!

    相比之下最气人的,就是自己这做母亲的在苦口婆心的废了无数口舌,也没有徐灏一句话来的管用,令人又是气恼又是无奈,

    儿子能和徐灏在一起,今后总算是能放下心来了。哼!这孩子真没出息,这么快就管人家叫姐夫?都怪徐灏这混小子心眼太多,儿子哪里是他的对手?就连凝雪也渐渐的被打动了,整日里一门心思的替对方着想。

    唉!真是儿大不由娘,女儿大了心思在外呀,家门不幸呦!

    沐夫人边叹气边摇头,嘴角却微微翘起,手里轻轻摩挲着徐灏孝敬她的一颗羊脂玉球,半是欣慰半是满足的长叹道:“果然圣贤说的好,远小人而近君子,诚不欺人!”

    话分两头,徐灏和朱高煦约定明日在沐家相见后,于十字路口分手,各自带着护卫们返回了家。

    一进家门,又遇见徐汶被一群狐朋狗友围绕着吃酒听曲,这些奉承他的人中,又多了本族的四五个同辈兄弟,徐汉赫然在列。

    看来徐汉还是没有搞明白,这个家真正的话事人是谁?即使人家是两口子,在这上面也大有讲究,嫂子的权力**很重,眼里不揉半点沙子,妄想两头巴结是断断讨不了好的。

    据说王氏对儿子迟迟未能和妻子圆房非常不满意,不好明着说给朱巧巧听,就不时对徐汶面授机宜,暗中教了许多招数,就等着朱巧巧月事一完,马上要设计使得朱巧巧就范。

    想到这里,徐灏微微摇头,心说大娘也糊涂,竟看不出儿媳妇是什么性子?你越是想强迫她,她越是愤怒。本来朱巧巧都嫁人了,哪有不和丈夫同床的道理?这下子就等着吧,不把徐汶彻底降服,婆婆给闹得灰头土脸,就绝不会让丈夫沾身。

    此事连徐灏都知道了,自然是朱巧巧偷偷告诉他的,说什么太太想用酒把她灌醉了,趁机让徐汶进屋去。现如今有的是人暗中报信,朱巧巧出手又大方,短短几日就收买了无数人心。

    对此徐灏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笑一笑就过去了。他估计徐汶坚持不了多久,就得跪地投降。至于太太王氏倒是能撑过一两个月,只有等她亲口服了软,嫂子才会甘心和丈夫圆房。

    经此一事,下人们都会看在眼里,如果是朱巧巧大获全胜,自会从此把家中大权揽入怀中。如果尽了妻子义务,就说明年纪轻轻的大奶奶还不是老谋深算的太太对手,总归是徐家的儿媳妇。

    因此同不同房已经不是小两口之间的私事,而是关系到未来徐家权势的走向。

    指不定背后就有自己老娘给嫂子撑腰,要不然朱巧巧也不敢冒大不韪,硬撑着不圆房。

    徐灏懒得理会这些狗屁倒灶的家宅事儿,去了福寿居给老太君请过安,家里人几乎都在屋里,用过晚饭后,被红叶拉着去了天香阁。

    萧雨诗陪着略坐了一小会儿,推说乏了上了楼,徐青莲见状跟了上去。

    花厅里只剩下兄妹二人,红叶趁机说道:“自从凝雪姐姐来了后,表姐就变了,成天落落寡欢的,有时一天一句话都不说,只顾着苦学医术。”

    徐灏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以往表妹不时流露出一丝情意,焉能体会不出来?他也清楚母亲打算把表妹留给自己做个小妾,对此他觉得不太好。

    一来这么久了表妹就像家里亲人一样,亲情要大过男女之间的吸引力,虽说对于男人来说美人总是多多益善的好,却未免太过自私。二来表妹对于自己的那份情愫并非真实的,她见到的只有自己这一个年轻男子,有坐井观天之嫌,焉知人家将来就遇不上真正喜欢之人?

    所以说徐灏对萧雨诗没什么想法,如果说萧雨诗意志坚定,将来一定非自己不嫁的话,又心甘情愿的做小老婆,徐灏清楚十有**躲不掉的,现在就看萧雨诗会如何抉择?

    真若是被萧雨诗看破了其中的门道,基于徐家的富贵而坚持下去,那么徐灏就会想都不想的拒绝。他不以为单方面的痴情会坚持多久,利益才是永恒的,那么娶这样一个女人还有什么意思?

    如若表妹真的是一个傻姑娘,单纯的感情至上主义,那徐灏也就无话可说,作为男人尤其是古代男人,这方面根本不必有任何顾虑,坐享齐人之福是一定的了。

    至于凝雪会不会接受?徐灏清楚自己是家中独子,即使没有人支持萧雨诗,沐凝雪作为正妻即使再不愿意,恐怕到时也得主动接纳表妹。

    “我明早过来喊你起床。”徐灏皱眉站起,拍了拍红叶的小脑袋,独自一个人走出天香阁。

    夜晚星光璀璨,徐灏对着夜空叹了口气,因为他刚刚已经下了决心,不去为难凝雪,这一辈子只要一个妻子足矣!

    而且他又悲催的发觉,他可以做到视美艳倾城的表姐于无物,却做不到把久在自己身边的表妹双手送人,自己果真是个自私又虚伪的人啊。

    徐灏就这么站了良久,苦苦思索着该怎么去解决此事,最终对着夜空中的圆月冷冷一笑。

    “我可以和凝雪平等相处,因为我承认她是我的妻子。而对于别的女人,我没有任何义务去平等对待她们,只能说现在是明朝是古代,我遵守着这时代的规则,也抗争着这时代的规则!我努力去守护这封建时代的一些人和事,捍卫我作为现代人的行为准则,也要享受这封建时代赋予我的权利,自私的去霸占一些人和事,没必要有什么内疚。说到底老子就是一凡人,不是圣人。”

    这一刻,徐灏似乎彻底想通了,不再为了女人而总是束手无策,总是不想伤害任何人。

    事实也是如此,不管他今后专情于一人也好,还是处处留情也罢,总归都得伤了人。即使他永远安于现状,以徐家眼前的富贵,有的是女孩会像飞蝶扑火一样,想要留在他身边,这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完完全全是现实。

    当下徐灏脚步轻松的大步离去,只有老天爷知晓,未来不管是谁要想留在徐灏身边,等待她们的或许会有幸福,有幸运,有依靠,有酸甜苦辣等等等等,唯独会少了名分,因为那永远是只属于某位雪做的少女。

    最可怕的是,徐灏的心态已然发生了转变。

    当一个男人开始不把女人当回事的时候,那也就意味着,他敢使出任何手段,去出手霸占任何有好感的美女,即使得不到,也不会让美女投入到别的男人怀抱里。

    呜呼哀哉!谁说世上最毒莫过妇人心?男人才是最无耻最狠毒的生物。

    ps:今天周一啦,也不知这样一位既专情又自私的猪脚,会不会得到大家的支持?并非是小钗故意取悦大家,大家伙扪心自问,你们回到古代,是不是也得如此呢?

    今后的情节,就让咱们用推荐收藏订阅等等来络小说,什么都可能说变就变,节操是神马?汪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