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德性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二十章 德性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徐灏护送沐凝雪返家后,分别时沐凝雪罕见的嘱咐他回去后,要第一时间去探望朱巧巧,莫要忘记了。

    因为沐凝雪深知朱巧巧的性情,担心徐灏不亲口道歉,今后二人之间会由此产生了芥蒂。

    徐灏自然对此从善如流,一回家就去探望大哥二哥,即使昨日恨不得把徐济一拳打死,可经过了一晚上,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既然秋香最终无事,徐灏也就不吝啬表面上的示好。

    不想徐汶不在家中,徐济的院子紧锁着不让人进,很是意外的徐灏就过来找朱巧巧。

    以往徐灏在秦王府如履平地,也不知和朱巧巧见了多少次面,一起吃了多少顿饭,聊了多少次的天,陪嫁来的下人们谁不知道他和郡主间的关系非比寻常?不经通报就任由徐灏往里面走。

    反倒是徐灏觉得不妥当,寻思着今后一到晚上除非有大事,最好别过来了,白天那还好说。好家伙来到北院谁都不出来干涉,万一不慎撞见嫂子不穿衣服怎么办?估计十有仈jiu,已经有人觉得自己和亲嫂子间不明不白的了。

    还别说,朱巧巧有个习惯和沐夫人一模一样,都喜欢一身清凉的躺在院子里休闲。其实很多贵妇人都有此种于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任由清凉微风吹拂娇嫩的肌肤,享受一时的无拘无束。有时又为了讨丈夫欢心,不该给人看的地方往往暴露着,该给人看的部位却又故意遮挡的严严实实

    徐灏和朱巧巧之间还真是清白的天地可鉴,原因很单纯。徐灏发现朱巧巧的个性酷似他真正的亲姐姐,脾气火爆爱耍小聪明,小事时胡搅蛮缠,遇到正事时懂得轻重缓急,明白事理,吵架时从来都是一马当先,虽然缺点无数,那也是自己的亲姐姐。

    而朱巧巧乃是王府庶出,母亲死得早,幸亏了秦王视她为掌上明珠,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委屈。但对于嫡出的弟弟们带着敌意,没什么亲情可言,兼且她脾气不好,稍有不顺心就对着弟弟们开骂,闹得朱尚炳等兄弟们皆躲得她老远。

    等待着嫁人的这段日子里,父亲不在身边,朱巧巧的性子即使在强悍,也必不可免的感到孤单难过,对于嫁人后的生活感到患得患失,徐灏正好于此时出现在她眼前。

    面对善解人意比自己年纪小的徐灏,朱巧巧产生了依恋之情,兼且徐灏又是未来的小叔子,关系非比寻常,自然而然的就把徐灏当成了亲弟弟看待。

    要说徐灏和朱巧巧之间没有一点男女之情?也不尽然,俊男美女,异性相吸是必然的,不过人之所以是人,就在于可以抑制住自己的妄念,把亲情无限拔高。

    徐灏一进院子里,同样第一眼就瞧见了已经摇摇yu坠的秋月,当即就火了,好端端的把人给扒光了暴晒在太阳底下,这算什么?

    徐灏不由分说,几步上前脱下自己的外衣给秋月披上,脸色yin沉下来。

    而正在此时,丫鬟双喜大声告诉朱巧巧,三少爷来了。

    朱巧巧忙不迭的请徐灏进去,屋外的徐灏没有理会,对着丫鬟们怒道:“赶紧把人给扶到屋里躺着,请大夫过来瞧瞧。”

    几个丫鬟你看看我,我瞧瞧你,没有朱巧巧的命令谁敢?好在都晓得徐灏在郡主的眼里很有地位,马上有人飞奔进了屋子,说道:“夫人,三少爷叫我们把秋月扶回屋子里去休息,还让请医生来。”

    正所谓皇帝不急太监急,朱巧巧还没等开口呢,徐汉嫉妒之余,竟然挺身而出,嘲笑道:“嫂子才是管家之人,凭他一位少爷,有什么资格任性妄为?真是笑话。”

    呦!朱巧巧两片好看的柳叶弯眉立刻倒竖,不爽的扫了徐汉一眼,心说此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轮得到他来多管闲事?她生怕把外头的小祖宗给惹毛了,进来就把徐汉揍一顿。

    如此朱巧巧忙低声道:“没你的事不要乱说话,不要命了?”又高声说道:“灏儿说怎么就怎么着吧!唉,谁让我上辈子欠了他的,他说一句我就得听一句。”

    外面的徐灏笑了,怒火瞬间被朱巧巧的一番软话给说没了,无奈的摇摇头,心说你就是我姐上辈子的前世,对你我一点脾气都没有,也不知道咱俩谁欠谁的?

    徐灏看着丫鬟们把秋香慢慢搀扶回房,决定今次不多管闲事了,自己伸手把珠帘掀开走进屋里,隔着老远望见花厅里坐着个陌生少年。

    双喜赶紧过来给徐灏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三喜端着一盆清水过来,双喜放下鸡毛掸子,仔细的伺候徐灏洗手,等洗干净了,那四喜抢先用雪白手巾,动作轻柔的给三少爷把手擦干,大喜含笑双手捧着一盏凉茶。

    徐汉瞧得眼都直了,两下一对比,自己和人家的差距真不是一点半点。这么多的姐姐围着一个男人转,真乃人间仙境也。

    徐汉羡慕的舔了舔嘴唇,暗道这才是大户人家里的丫鬟,乖巧柔顺会服侍人,不像自家的两个黄毛丫头,一不顺心就摔盘子砸碗,满口粗话,自己还得反过来哄着她们。

    而他哪知道,整个徐家除了徐灏有这贵宾级待遇外,就连徐汶都不行。

    双喜等着徐灏漱了口,一脸讨好的笑道:“那位是本家的少爷徐汉公子,专门过来探望夫人的。”

    “哦。”徐灏明白过来,当下大步走进花厅,见徐汉没有起身,他也不以为意,“好像咱俩见过面,我是叫你哥哥还是弟弟来着?”

    徐汉偷偷看了一眼朱巧巧,刚才他故意在美人嫂子面前拿捏身份,眼见徐灏亲口问自己,如何还坐得住?

    赶紧缓缓站起来,矜持中透着三分亲热,说道:“我虽说比你大了一岁,万万不敢叫你弟弟。如果三少爷不嫌弃,我喊你一声叔叔,那也是我的福分。”

    徐灏一怔,语气里立刻带着几分疏离,淡淡的道:“还是叫哥哥来的自在,你坐吧。”

    朱巧巧对于徐汉的巴结没什么感觉,在她看来就该这样,即使是一家人身份上也有不同,尊卑分明,何况又不是至亲。当下笑吟吟的朝着徐灏招手,说道:“过来,到我身边坐着。”

    徐灏走过去说道:“你这儿有客人,先说你们的,我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给嫂子请个安。”

    “让你坐着你就坐着。”朱巧巧朝着徐灏白了一眼,伸出芊芊玉手一下拽住徐灏的手臂,把人给强行拉到身边来。

    徐灏心里苦笑,又不好当着外人的面前说嫂子你过了啊!再这么无所顾忌下去,咱俩还不得被浸猪笼了?。

    到底是心底无私的,徐灏顺势坐在朱巧巧身边的炕梢上。原来朱巧巧生长在西北习惯了火炕,大热的天也是如此。

    此刻朱巧巧头上盘着一条金丝抹额,满头珠翠浓妆艳抹,半倚着软垫双腿平伸着,腹部以下盖着一条薄薄的湘绣锦被,在徐汉眼里显得那么的慵懒诱人而又尊贵非凡。

    自打徐灏来了后,朱巧巧眼里心里就没有旁人了,她拿徐灏当亲弟弟看待,自然说话行事透着亲亲热热,毫不见外。

    徐灏没办法只好朝着她使了个眼色,朱巧巧不耐烦的下了逐客令:“我正巧有事和灏儿商量,行了,你改日再来吧。”

    妒忌发狂的徐汉只得起身道别,遗憾的朝外走去,等出了院子走了一会儿,忍不住停下脚步扭头朝着后面望去。

    看来美人嫂子喜欢养小叔子?我和那艳福齐天的徐灏相比,什么地方不如他?既然他能亲近嫂子,我又为何不能呢?

    如此一想徐汉兴奋起来,心说只要我时常过来探望,投其所好,就不愁没有得偿所愿的那一天,那样今后可就人财两得喽。他美滋滋的想着好事,哼着小曲摇摇晃晃的走了。

    这边朱巧巧神色认真的询问昨日进宫的详情,徐灏含糊其辞的说道:“圣上命我去办一件小事,办成了就赏我官复原职。”

    朱巧巧脑袋和徐灏的脑袋彼此紧挨着,呵气如兰,嗤笑道:“你那也算官?可别笑死姐了,小孩子家家的,别净想着升官发财,安生在家做你的大少爷吧。”

    徐灏一本正经的更正道:“是嫂子!我倒想天天呆在家里呢,可惜总是身不由己。”

    朱巧巧不乐意的道:“别叫嫂子,听起来慎得慌,觉得不亲热。再说喊我嫂子的多了,没人时你喊姐,我听着舒服。官不官的就是那么回事,你往后只要按部就班,有我们这几家王府背后撑腰,早晚会官至大都督,别去学人家成天到晚苟且专营,没的迷失了本性,成了官迷。”

    徐灏点头道:“我听嫂子的,其实我又何尝喜欢当官?这条路不好走,走得不好连命都要丢了。”

    “可不是。”朱巧巧心有戚戚焉,她虽然担心徐灏的前程,又不好一味灭了他的志气,口风一转道:“今早王家又派人过来询问你二哥的亲事,我感觉太太反而不着急了,对待娘家人态度冷淡的很,你帮我想想为了什么?”

    徐灏皱眉道:“我知道原因,等我慢慢和嫂子,啊!别掐我,和姐姐说,和姐姐说。”

    “德性,不掐不舒服是不是?”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