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任务完成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任务完成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趁着夜色徐灏来到曹国公府时,身边多了两位年轻的燕王府护卫。一位叫丘义,一位名叫张辅。他二位的父辈都是追随朱棣多年的大将,备受信任,整个家族与燕王府休戚与共。

    徐灏是有感于此次责任重大,不敢怠慢,而李景隆多少又有些不着调,故派人去找朱高炽,把朱高炽身边最得力的护卫张辅,朱高煦手下最能打的护卫丘义借来。

    有这二人在,徐灏可以随时借调出燕王府最精锐的上百侍卫。即使要和蒋瓛的手下殊死一搏,徐灏也有信心战而胜之。

    国公府门前悬挂着六串白色灯笼,显得很诡异,徐灏以为李家死了人呢,赶忙问道:“府上哪位毙了?

    管事摇头不语,徐灏来过几次李家,当即皱眉带着护卫长驱而入,就见空旷的院子里,李景隆一身孝服独坐在酒桌前,自斟自饮。

    徐灏对着张辅使了个眼色,让其带领护卫们守着院门,他走上前去,缓缓坐在李景隆身边。

    “李大哥为何要戴着孝?”徐灏低声问道。

    李景隆举着一杯酒,答非所问的道:“老三你终于来了?我知道你一向瞧不起我,昔日兄弟们的尸首都是你亲手收敛,你讲义气,而我这做大哥的却躲到了老家,惭愧啊。这几次你来我家,次次家中皆是高朋满座,坐着的又是一群阿谀奉承的狐朋狗友,你看不惯,就从此疏远了我,再不来找我了。”

    徐灏顿时默然,自从李景隆回京之后,起初他还把对方当作朋友,来过几次。可是李景隆被朱元璋重用之后,身边又围了一堆陌生的勋贵子弟,徐灏嫌人多嘴杂,干脆就不来了,没想到李景隆竟都记在心里。

    李景隆一仰头把酒喝干,重重往地上一摔,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指着周围说道:“老三你瞧瞧,这家里没了客人,yin森森的连个人都没有,我心里堵得慌!”

    徐灏顿时一惊,站起来扶着已经有些醉了的李景隆,说道:“大哥你清醒些,可别忘了还有正事要办。”

    “屁的正事。不就是杀一个蒋瓛嘛?没了圣上护着他,就是一只野狗而已。”李景隆忽然双手使劲捏着徐灏的肩膀,眼睛都红了,“老三你知不知道?我爹我娘就是死在了蒋瓛的手里,我忍了这么些年,就等着这一天呢。老天总算不负我所望,得偿所愿了,哈哈哈!”

    徐灏这下真的是惊呆了,扭头朝着护卫们做了手势,命他们全都出去守着。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哥你说明白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景隆眼泪吧啦吧啦的往下掉,哽咽道:“那年我爹生了病,圣上就吩咐蒋瓛那厮带着几个御医过来诊治,谁知第二天圣上亲临探望我爹的病情之后,那蒋瓛就暗自下了毒手,然后诬陷我娘和御医联手害死我爹,圣上一怒之下就把我娘和御医流徙千里,半路上蒋瓛带着锦衣卫把他们全都给绞死了。弟弟年幼远在老家,全家只剩下我这一个孤魂野鬼,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啊!”

    徐灏听得头皮发麻,他根本就不信蒋瓛会如此胆大包天,没有朱元璋的暗中授意,谁敢下手害死堂堂国公,帝王义子?朱元璋竟然狠心至此。

    突然徐灏想起了凝雪的父亲沐英,都说沐英是因为太子病死而伤心yu绝,三月后跟着病逝。现在想想怎么可能?一位正值壮年,见惯了生死的成年人会因为伤心而暴毙?根本不可能。

    徐灏心中震惊,决定把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秘密永远埋藏在心里,永远都不能说出来,即使对方是凝雪。

    镇定了下心神,徐灏柔声道:“大哥你先去歇息,蒋瓛的事就交给我了,定会为你报仇。”

    李景隆感激的拍了拍徐灏的肩膀,狞笑道:“多谢兄弟了,你是我真正的好兄弟,这情哥哥领了。来人,把蒋瓛的人头拿过来。”

    随后徐灏瞠目结舌的看着一位家丁拎着个血淋淋的人头走过来,借着火把的光亮,可不就是锦衣卫指挥使蒋瓛嘛?

    李景隆似乎清醒了,指着人头嘲笑道:“这恶贼有预感死期将近,连续几晚和他的那些心腹聚在城外别院里商议对策,正好今晚被老子的人给一窝端了,上上下下三百多口人,都叫我的人给宰了,哈哈痛快!”

    徐灏把目光从人头上移开,事已至此还能说什么?令他吃惊的是李景隆竟然简单利索的就把蒋瓛及其心腹全都杀了,看来要重新评估李景隆,此人绝没有表面上那么纨绔草包,而是深藏不露。

    蒋瓛已死,朱元璋交代的任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解决了。徐灏松了口气,他还真不想成为朱元璋杀人的那把刀。

    当下李景隆命人把早已准备好的香案抬过来,把蒋瓛的首级供上,对着父母的牌位大哭一场。

    徐灏陪着一起磕了几个头,把泣不成声的李景隆搀扶起来,好生安慰。

    二人连夜把蒋瓛的头颅带进宫献给了朱元璋,这么大的一场杀戮,竟然没惊动任何衙门,正在审阅奏折的朱元璋对此很是满意,对于整个经过和细节却问都没问。

    李景隆还真把徐灏当成昔日的老兄弟了,并未独揽功劳,夸赞了徐灏几句。而徐灏哪敢隐瞒?老老实实说出此事其实于己无关,皆是出自李景隆一人之功。

    朱元璋笑言李景隆功劳最大,而你徐灏一样有功。朕命你二人一起共事,结果事情办得很顺利,可见你徐灏乃是一员福将,你小子可别以为朕有意取笑于你,纵观朕一生戎马生涯,福将确实存在,有的人身经百战而毫发无损,有的人一上战场就死了,军中最是信奉这个,人人都想跟着福将一起打仗。

    徐灏有些牙疼,心说我算哪门子的福将?反正今后要是上了战场,我就专挑最安全的事干,谁愿意杀敌谁去,反正我是不想亲手杀人。

    朱元璋话锋一转,忽然问他们俩可愿意做贴身保护朕的锦衣卫?甚至将来有可能执掌整个锦衣卫所有卫所,竟流露出了招揽之意。

    若是以前,徐灏肯定想都不想的会说我愿意,锦衣卫多威风?今后只有他欺负人,别人谁也甭想欺负他。可是在见识到锦衣卫的黑暗之后,起码是在朱元璋活着的这几年,打死都不想干。

    徐灏委婉的表示自己如今已经是燕王府门下,希望将来能够追随燕王殿下北伐蒙古,成为一员真正的福将。

    朱元璋听了后很开心,说你不还是朕的带刀侍卫嘛?朕就把御赐的绣chun刀还给你,在京城时你就继续兼着府军前卫的差事,领取两份俸禄。

    徐灏凭直觉朱元璋是没安好心,可是又不敢拒绝,只有忐忑不安的认命吧。

    而李景隆生平最痛恨的莫过于锦衣卫了,当然摇头拒绝,给出的原因和徐灏差不多,都是一心想建功立业。

    朱元璋对于李景隆格外偏爱,李景隆现今在左都督府任职,官升一级外说什么希望你文武并重,再说你最近负责考核勋贵子弟的文章武艺,又把国子监也交给了李景隆掌管。

    出了宫后,李景隆亲亲热热和徐灏道别,笑道:“没事时多来和哥哥一聚,活着的老兄弟不多了,我们要珍惜这份情意。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现在徐灏完全对李景隆刮目相看,笑着点头表示同意,朝着对方拱手道别,目送李景隆带人策马而去后,这才和张辅等人一起去了燕王府。

    朱高炽兄弟俩早已睡了,徐灏没惊动他俩。让管家张罗了几桌酒宴,请张辅和丘义及没睡的侍卫们吃酒,即使什么事都没做,还是得感谢一番。

    丘义身材高大,孔武有力,长得五大三粗,属于那种不喜欢动脑筋,打仗时喜欢直来直去的猛将,据说性子酷似其父亲丘福。

    而张辅今年刚刚十一九岁,相貌英俊,性子老实本分一向话语不多,年纪轻轻办事沉稳,深为朱高炽所器重。

    其父张玉和当日攻占李景隆营寨的朱能并称朱棣的左膀右臂,皆是不可多得的良将。

    徐灏知道这些人将来一准都要追随朱棣南下,未来的大明功勋栋梁,因此留了心眼。

    他越看张辅越满意,寻思着他倒是和红叶乃是天生一对,嘿嘿!

    宴席上徐灏几次旁敲侧击张辅成亲了没?张辅红着脸说没有,徐灏心里偷着乐,又问他有意中人没?张辅还是红着脸摇头。

    最后徐灏当即说道:“这些天你就跟着我,可愿意?”

    张辅迷茫的看着徐灏,不由自主的点头道:“公子垂青,末将自然愿意。”

    徐灏哈哈一笑,心说你小子这辈子算是交代了。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