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面圣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一十六章 面圣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一场大雨过后,半空中隐约现出一道如梦似幻的七色彩虹,引得百姓们纷纷抬头观赏。

    乡下官道上的泥土道路坑坑洼洼的满是积水,马车出行不便,徐灏换了一匹马,怕污水溅到行人,一行人缓步慢行。

    徐灏不以为朱元璋会召见自己,应该是朱高炽情急之下假传的圣旨。

    因此不着急的一边慢慢赶路,一边骑在马上胡思乱想。今天这事发生的偶然中带着必然,有道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身边的漂亮女孩多了,焉能不招蜂引蝶?

    就算这一次警告了徐汶和徐济,今后不敢随便跑过来调戏妹子。可是每个女人都有其独立的思想,就像表姐一样,千万别以为人人都会围着你转,总会有人不满足于自己目前的处境,甘愿冒险一搏。

    要想脑袋不变得绿油油的,就不要纵情滥性,或者四处留情后也不要奢望继续霸占其整个身心。而一个人的精力总归是有限的,无法对所有人的关心做到持之以恒。

    最重要的是不要把出身环境不同,价值观不同,行事方式不同的女人们都捏在一起,那样做的后果无疑是灾难性的。

    徐灏一直想不通的是很多穿越前辈,娶了公主、官宦千金、武将之女、青梅竹马、地主家的闺女、宫女、丫鬟、侠女、百姓之女、寡妇、叛臣、出家人、皇族遗孀、妓女、外国人等等。这么多的女人都心甘情愿的守着一个男人,即使人人都经过生死或爱情上的种种考验,可也未免太和谐了吧?太不现实。

    感觉采取古代的高压政策,把女人们严格限制在家里,天天派人日夜看守或许可行。可惜那些穿越前辈一个个那么的钟爱妻妾,对于每位美人皆呵护有加,体贴备至,任由美人们自由自在的幸福生活。对着这个海誓山盟,对着那位山盟海誓,然后每个女人就会从此死心塌地的忠贞不二,真是令人敬仰万分。

    徐灏非常沮丧的发现,自己没有成就一番伟业的本事也就罢了,于女人上头还是没什么能耐,做不到把一群女人牢牢拴在裤腰带上。

    西门大官人无论是对待女人的水磨工夫还是床第间的真功夫,都堪称男人中的战斗机。连这样的男人,绿帽子都戴了不止一顶,看来男人于床上的战斗力,非是女人衡量男人的唯一标准,有钱有权也不中用,君不见有的是贵妇出轨?至于风流潇洒武功盖世什么的就更扯淡了。

    看来总归得以忠诚换忠诚,女人在乎的永远是男人的真心,君以至诚待我,妾以忠心对君!其他相对来说都是次要的,当然物质条件又必不可少。

    擦!绕弯弯的绕来绕去,最终闹得徐灏不耐烦起来,心说回到古代谈个屁情说个屁爱?除了凝雪之外,老子就要像那蜜蜂一样,爽完了提起裤子就走,爱谁谁!

    结果胡思乱想了大半天,徐灏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事实上从古至今,男女之事上头又有谁想明白过?那就是一本糊涂账。

    进了京城慢悠悠的晃到了燕王府,徐灏准备在朱高炽这儿住上十天半月,等拖到了徐济养好了伤再回去。

    等朱高炽返回北平的时候,徐灏还打算带着大姐和小妹一起同往,不知凝雪到时会不会同行,一路上大家一起散散心旅旅游。

    不想不耐烦的朱高炽二话不说,拉着他坐上轿子就往紫禁城而去。

    徐灏吃惊的问道:“真的要进宫面圣?”

    “废话。”朱高炽没好气的道:“难道我嫌命长了敢假传圣旨,自然是真的。”

    徐灏紧张起来,说道:“圣上见我做什么?我一无名无姓的小人物。”

    朱高炽讥笑道:“您可别太自谦了!皇祖父早就知道你的名字和做的那些事,这里自是有我的功劳,你可得好好谢我。”

    “我谢你?我他娘的想揍你。”徐灏顿时气急败坏,抬手指着朱高炽,“觐见皇上很好玩吗?我要是触怒了陛下被廷杖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得得得,别高看了自己。”朱高炽好笑的道:“你以为你是三公等大臣,有资格被廷杖?放宽心,你一个地位无足轻重的勋贵小辈,即使做错了什么说错了什么,皇祖父也不会在意。但是你要记着,在圣上面前必须得说实话。”

    徐灏嗤笑道:“拉倒吧,说实话死得更快。等陛下问我,‘你小子对蓝玉案怎么看啊?’我难道还要傻乎乎的说实话?‘皇上,冤枉死的好人真的太多了,我不有病嘛?当然得昧着良心说杀的对,杀得好,杀的呱呱叫。’”

    朱高炽闹得哭笑不得:“行了,行了别贫了。这些事你知道就好,说出来也不怕犯了忌讳,被人揭发出去。”

    徐灏舒服的往后靠了靠,说道:“我朝好在没有因言获罪的事发生过。”

    那可未必,朱高炽不动声色的扭过头去,掀起轿帘观看起外面的热闹街市。良久说道:“你本是聪明人,晓得面圣时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总之时刻谨言慎行,宁可少说也不要被皇祖父激励下一时忘乎所以的信口开河。往往很多人都是因此而失态以至于口不择言,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为皇祖父所厌恶。”

    徐灏认真起来,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朱高炽有些担心的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

    稍后轿子徐徐进了午门,从朱红色的墙壁间巷道中路过三大殿,于一座宫门外下了轿。二人步行来到壮丽的乾清宫外。

    望着蹲在田地里正在整理庄稼的老人,一身寻常百姓家的穿着,背部微微有些佝偻,脸部和无数的农民一样丘壑纵横,肤色黝黑,徐灏升起敬仰之心。

    这一站就是整整一个多时辰,朱高炽早已悄无声息的离去了。诺大个乾清宫附近,除了几十位锦衣卫像个钉子之外,只剩下忙于农活的朱元璋和傻站着的徐灏。

    朱元璋有条不絮的整理完最后一块地,费力的站起身拍了拍手中的泥土,说道:“你这孩子不懂事。老夫辛苦了半天,你都不过来帮忙?这出生于富贵恐怕从未看过农夫伺候庄稼吧?”

    徐灏恭敬的道:“此乃圣上的田园乐趣,小臣不敢擅自打扰。”

    朱元璋缓缓从田地里走出来,身上到处都是泥土,笑道:“倒也是,老夫亲手种的地,最讨厌被人随意糟蹋了。民以食为天,农为国为本,因此朕最是厌恶糟蹋农田之人,一经举报必不轻饶。”

    徐灏默默点了点头,距离朱元璋足足有三米远,亦步亦趋的跟在帝王身后。

    朱元璋停下脚步朝他招了招手,说道:“你向来是胆大之人,那天在这里还敢嘲笑老夫的儿孙们,多威风?今日怎么就胆怯起来?来来,到老夫身边,你是徐兄弟的后人,还说朕乃是你的亲姥爷嘛?既然在姥爷身边,无需顾忌。”

    徐灏顿时汗颜,快走几步来到朱元璋身边,说道:“小子顽皮惯了,多谢皇姥爷体恤包涵。”

    “哈哈!”朱元璋仰头大笑,显得很是欢愉,“要不说朕就喜欢和你们这些晚辈在一起,说起话来也轻松自在。朕实在是不耐烦应付那些老夫子,一个个说话咬文嚼字,慢慢吞吞,不痛快。”

    徐灏眼见一代雄主说话如此随和,心情放松下来,本待说些什么俏皮话,忽然记起朱高炽的警告,顿时把话语生生咽了回去。

    事实上朱元璋压根也没打算和徐灏唠家常,见此子谨守着规矩话不多,感觉有些满yi。身为帝王自然不会随随便便的找人来聊天,肯定是有大事要徐灏去办。

    朱元璋并未进宫殿,而是在外面的空地上站住脚步,沉吟良久道:“朕看重的是你的清白出身和谋逆大案前后的一系列作为,称得上有情有义,有胆有忠!加上又有朕的四儿子一力举荐,是以朕有意命你去做一件事,你怎么想的,直说无妨?”

    徐灏低着头思索了下,说道:“陛下差遣小臣,小臣义不容辞。”

    朱元璋稍显失望,因为徐灏明显没有说出实话,心里还是有顾忌的。反应回答中规中矩,不过但凡任何人都会这么回答,倒也不怪他小心谨慎。

    朱元璋缓缓问道:“当日蓝玉谋逆,党羽者众,满京城人人唯恐避之不及,唯独你敢只身到午门外收尸,你是不是曾埋怨过朕诛杀的人太多?而你的好友也因此而惨死。”

    徐灏心里咯噔一下,暗道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时间上不容许他有过多考虑。当下心一横轻轻点头,说道:“想过也埋怨过,小臣不敢隐瞒。”

    朱元璋叹道:“本该如此,此乃人之常情。其实朕何尝不知会冤枉到无辜之人?很多时候想一想也很是不安啊!可叹当时被人给蒙蔽了,怒急之下一道圣旨,当即万千人头落了地,每每思之悔不当初。唉!逝者已矣,而那活在世上的小人绝不能放过了,不然何以面对众多枉死之人?”

    徐灏不为所动,心说您就装吧?您老什么事都会后悔,唯独杀起人来从不会后悔,哪怕稍微有点仁慈之念,您也就不是朱元璋了。

    ps:感谢23222333筒子的打赏!还感谢大家的一力支持,使得今天咱们排在了历史推荐榜和会员点击榜的首页,开心开心!请筒子们一定要继续坚持住,小钗在家里给各位作揖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