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电闪雷鸣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一十四章 电闪雷鸣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天空中乌云密布,突然间电闪雷鸣,下起了滂泼大雨。唬的正在戏水的丫鬟们纷纷涌入到房里,徐青莲赶紧让人把姜汤分下去,以防生了病。

    正在哄红叶喝姜汤的徐灏隐约听见外头有人在用力敲门,对着一脸苦瓜相的红叶笑着说了声乖乖听话,不让丫鬟们冒雨去开门,而是自己披上了件蓑衣趟着水过去。

    瞧着他一举一动的沐凝雪见状微微一笑,对着同样不情愿喝姜汤的青霜,柔声道:“你看红叶妹妹都喝了,青霜乖。”

    “我又不是小孩子,真是的。”青霜嘴上埋怨,心里甜滋滋的,听话的张开了小嘴。

    喀嚓一声,不远处一株柳树被一道闪电击中,一段树枝呼啦一下落了下来,吓得楼里尖叫声四起。

    沐凝雪整个人都僵住了,紧张起来,一眨不眨的凝视走动中的某人。青霜瞅着姐姐的紧张模样嘻嘻一笑,对着红叶使了个眼sè,红叶立即哈哈大笑。

    徐青莲忙笑骂道:“笑什么笑,大家都在关心灏儿,没个眼力见。”红叶吐了吐舌头,不敢再笑了。

    外面的徐灏也被吓了一跳,感觉第一次和闪电这么亲近,念了声祖宗保佑,赶紧快走几步迅速打开门闩,就见晴雯披着蓑衣搂着娇小的香玉,身后站着一脸雨水的麝月。

    晴雯脸上贴着一绺发丝,快言快语的道:“大少爷二少爷去了竹园,竹兰姐让你回去。”

    徐灏想了想说道:“你们先进屋去避避雨,放晴了再回来。”

    说完徐灏冒着大雨朝竹园赶去,一路上半空中不时轰隆隆一声雷响,很快闪烁银蛇,他不敢靠近树木又不敢在空旷的地方行走,边跑跑停停的在建筑下躲避,还得选择最近的道路,很是辛苦。

    走着走着眼看就要到竹园了,雨势忽然渐渐小了下来,雷也不打了。徐灏笑骂自己有些心急,这要是感冒了也算是活该。

    不想打竹园里冲出来几个小丫头,疯了一样的往这边跑,有一个不慎跌倒整个人都躺在了水坑里,溅了一身脏兮兮的泥水,却依然不管不顾的爬起来又往前跑。

    徐灏笑意渐渐凝滞,抬手把头上的斗笠摘下来,皱眉道:“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跑在最前的是小丫鬟香草,气急败坏的叫道:“少爷不好了。秋香姐洗澡时被二少爷撞见了,秋香姐一时想不开触了大石头,也不知是死是活。”

    徐灏大惊随即大怒,显然是徐济意图不轨。那院子里的温泉位于竹园后方,供女士之用的池子以前用帷帐挡着,因经不住风吹ri晒,前几天刚刚用一人多高的竹子围了一圈,如果不是故意闯进去,根本不会发生无意中撞见的尴尬场面。

    而且厕所修的非常醒目显眼,就算徐济因尿急而找不到,那温泉也是个人都能看出是怎么回事,不至于忙中出错。就为了照顾害羞的丫鬟,每当有人洗澡时,外面都会挂上池子有人的木牌,徐济难道会看不见?

    徐灏二话不说朝着竹园跑去,一进院子就见有人躺在回廊里盖着锦被,竹兰流着泪跪坐在一边,院子里唯一的两位年长婆子忙着掐人中,念咒语。

    徐汶皱着眉站着,不时摇摇头叹口气。而徐济则没事人似的,说道:“她当时脚下一滑就撞上去了,与我无关,感觉力道并不重应该死不了。大不了我讨了她将来做个妾,这也算因祸得福了。如果没福气,多赏她家里几十两银子,厚葬也就是了。”

    徐灏心中暴怒,不声不响的大步走过去。徐汶马上对着他苦笑道:“皆是出自一场误会。谁知来寻你聊聊天,竟遇上了不幸。”

    徐济有些心虚,强撑着主动埋怨道:“我就是想解个手,谁知道那茅屋竟然是个池子?害得我险些摊上了人命官司,再说你这的下人连个规矩都不懂,没个人招待不说,我出来连个鬼影子都没见到,但凡有人提前说一声,我也就不会撞见洗澡的秋香了。”

    竹兰死死握着人事不省的秋香的手,闻言抬头怒道:“你胡说,我已经派了小丫头守着门,当时就在场呢。而你是打另一侧偷偷绕过来企图偷窥,踮着脚爬到了上方被秋香无意中发现了,大声喊叫,你就诬陷她故意勾引你,以此来狡辩,秋香是一时气不过这才撞的石板。”

    徐济气的叫道:“你这贱人血口喷人,若不是她故意弄出声响来勾引我?我岂能好奇之下凑过去?本来我要走开,都是秋香威胁说不和她欢好就喊人来,我才是气不过就骂了她一句不知廉耻,谁知她一不小心就摔倒了,正好碰到了石板上。”

    徐灏面无表情的道:“说完了?”

    徐济愤怒的点点头,大声道:“老三你可别偏听偏信袒护这些贱人,她们为了勾引咱们什么手段使不出?类似的事我见多了,哼!想讹我,没门!”

    砰!徐济刚一说完就被徐灏迎面重重一拳,当场打的鼻血四溅。砰!又是一拳重重打在了徐济的左眼上。

    “啊!”徐济一声惨叫,双手赶紧捂着脸。

    暴怒的徐灏又是一拳挥出,这一次打在了徐济的肚子上,借着徐济吃痛弓起身子的时候,抬手攥着他的头发往下狠狠一用力,膝盖迎着他的脸部迅速撞了上去。

    咔擦发生一声清脆的声音,徐济惨叫着蹲在了地上,鼻梁骨一下子被撞断了。这还没完,徐灏yin沉着脸,动作敏捷的抬起脚照着徐济的太阳穴就踢了过去,得亏了徐汶及时拽了徐灏一下,没有踢中地方而是扫到了徐济的肩膀上。

    徐汶使劲抓住老三的双臂往后拉,朝着失去理智的徐灏吼道:“你疯了,那是你二哥?”

    徐灏怒视徐汶,连带着迁怒于他,双臂下沉用力一扭,眨眼间就架开了徐汶的双手,朝着徐汶的脸就是一拳,啪的一下把个徐汶打的脸部桃花朵朵开。

    见了血的徐汶大怒之下进行反击,可惜他被酒sè掏空了的身子,早已不是天天练武的徐灏对手,拳脚的力道软绵绵的,打在徐灏身上无关痛痒,而徐灏随便一拳都令他呲牙咧嘴。

    顷刻间徐汶浑身都疼的要命,而徐灏的jing力似乎无穷无尽,一拳快过一拳。噗噗噗!徐汶被连续三拳重重击打在了胸部上,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后跌倒。

    徐灏快速转过身去,再次照着神sè恐惧的徐济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狂踹,很快徐济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叫道:“别打了,别打了,我要死了。”

    两位婆子此刻终于如梦方醒,忙跑过来一左一右死死抱住不依不饶的徐灏。而竹兰吓得花容失sè,跳下来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道:“灏儿你醒醒,你醒醒,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

    徐灏使劲要挣脱两个婆子,缓缓说道:“此事有一就有二,狗改不了吃屎,将来保不准谁就糟了他的祸害。你们松手,就让我出手废了他,省的再出现第二个秋香。”

    “住手。”

    此时徐青莲等人全都赶了过来,就连沐凝雪情急之下也随之而来,上前不由分说拽着徐灏的手就要走,不想徐灏手臂稍微用劲整个人纹丝不动,皱眉道:“你来做什么?快回去。”

    沐凝雪扭头怒道:“你跟我走。”

    “我得守着秋香,对不住了。”徐灏朝着沐凝雪微微摇头,一下挣脱她的手臂,低头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徐汶和徐济,人人一脸鲜血,狼狈不堪。

    为了秋香一个丫鬟动手殴打两位哥哥,此事肯定是不能善了了。自古长幼有序,自己要受到一顿重重责罚必不可免,长辈们全都会一面倒的责备自己,至于可怜无辜的秋香,再体面的下人那也是下人,她的生命就如同草芥一样不值钱。这家里除了自己,谁又会把她放在心上?

    徐灏一点都不后悔,他也清楚徐济根本死不了。当下挤进人群中仔细看了看秋香的脸sè,见她的面sè苍白如纸,俯下身来紧贴着嘴边感觉好像断了气,马上说道:“你们都散开些,让秋香能呼吸下新鲜空气。”

    女孩们闻言都后退几步,这边徐青莲皱眉看着乱哄哄的院子里,人满为患,心里替弟弟担心。先歉意的对沐凝雪苦笑了下,说道:“劳烦妹妹把红叶青霜她们年纪小的孩子都带走,万一有个好歹也让她们离得远些。来人,把两位少爷扶回去疗伤。”

    谁也不知此刻的沐凝雪在想些什么,默默点了点头,而是说道:“青霜你懂点事,把红叶她们都拉走。姐要留下来陪着你干哥哥,有我在这里,看谁敢让他受皮肉之苦。”

    青霜使劲点头,使劲拉着流着泪的红叶和神sè悲伤的绿竹朝着外面走去。徐青莲则jing神一振,能有沐凝雪这位贵客仗义出头自然再好不过,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肯为了弟弟而出头露面,心里万分感激,大喜过望。

    正在这时,就见女孩们齐声惊呼,徐青莲和沐凝雪赶忙扭头看去,就见萧雨诗嘴对着嘴的和躺着的秋香亲在了一起。

    竹兰手足无措的双手放在秋香的胸口上,徐灏紧张的说道:“竹兰你使劲压挤秋香的心脏部位,对,是这里。”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萧雨诗不时往秋香口中灌输空气,竹兰费力的挤压秋香的心脏和肺部。很快闭过气的秋香咳嗽一声,气若游丝的急喘起来,当即所有人欢声雷动。

    沐凝雪不可置信的看着这神奇一幕,凝望着一脸欣慰的徐灏,心中犹如惊涛骇浪,暗道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而此刻大管家王福带着一群家丁闯了进来,冷冷的道:“三少爷,老太君和老大爷有请。”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