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香玉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一十三章 香玉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竹园里,香玉安安静静坐在茶房里,膝盖上放着一本医书,神色认真的小声朗读。

    外面瓢泼大雨,屋里生着火炉很是潮湿闷热,炉子上坐着个铜壶,咕噜咕噜的冒着热气。

    自从当日徐灏一拍脑袋掀起了学医热,起初最多时有十多个丫鬟跟着徐青莲学习,渐渐就被枯燥繁杂的医学吓得纷纷打起了退堂鼓,人数变得越来越少,如今只剩下萧雨诗孜孜不倦的自学苦读,麝月断断续续的时学时不学。

    倒是小小年纪的香玉因其祖父做过几天野郎中,对于医术很感兴趣。可惜她不认识几个字,有一次开口求了徐灏,徐灏对此很支持,每天读书时就带上香玉,手把手的教她认字,没时间就让萧雨诗教她。

    而香玉非常聪慧也不怕吃苦,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记住了不下三千个字,千字文等启蒙书倒背如流,直到现在很多书都可以自读无碍了。可是其他丫鬟对此都颇有微词,骂她狐狸精会钻空子,借读书亲近少爷,香玉为此很苦恼也很伤心,因此不敢当着人前看书学习,天天躲在茶房里偷着看会儿书。

    闷热潮湿的环境下,热的香玉浑身香汗淋漓,她却依然咬着一块用冷水浸泡过的手巾,借此让自己清醒些,背诵那些生涩的词汇,想着等有空时去请教几个姑娘。

    香玉至今记得徐灏说过读书全靠死记硬背,脑袋里的知识积攒的多了,距离融会贯通的那一天也就为期不远了。

    “香玉,香玉,晴雯姐姐要热水。”

    “来了来了。”

    香玉摇摇头赶忙站起来,把医书用手绢包好放在角落里藏着,吐出手巾缠在手上,用力提起铜壶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外面大雨哗哗下,喊人的小丫头香草一直嫉妒她的容貌,故意不过来撑着伞帮她挡雨。

    顷刻间香玉里里外外都被浇透了,薄薄的衣衫紧紧贴着如玉般洁白的肌肤,香玉任由雨水浇下,紧走快走上了回廊,可是自己全身都湿透了,怎么进去送水?

    香草早跑的没了影,香玉没办法就站在廊下喊道:“晴雯姐姐,晴雯姐姐。”

    “大呼小叫什么?有事不会进来说?”

    很快晴雯皱眉走出来,就见香玉可怜巴巴的像个落汤鸡似的望着自己,几步走过来双手叉腰,骂道:“又躲在茶房里看书被捉弄了吧?和你说了几次了,看书大可光明正大的去书房,谁爱嚼舌根子尽管让她们说去,有我护着你怕什么?”

    香玉已经累的气喘吁吁,叫道:“姐你快别教训我了,我坚持不住了,水壶太沉。”

    “给我吧。”相比香玉的瘦弱,今年十五岁了的晴雯比她发育要好得多,单手毫不费力的接过来铜壶,“跟我进屋去,你看你都湿透了,可别受了风寒。”

    正好香玉打了个喷嚏,她初涉医学,知道自己可能要生病,因此也不顾会弄脏了地板,乖乖的跟在晴雯姐姐的身后。

    徐灏的竹屋经过几次扩建修缮,共有两栋一模一样的主建筑和两栋小一些的附属竹屋。相互之间皆是用带着棚顶的竹桥连接成一体。主屋采取的是一圈圈的复式结构,外面是宽敞的回廊,中间一圈是外厅,里面又是一圈过道,然后是一个个丫鬟们住的小房间,最内圈则是徐灏的卧室。

    另几栋则完全是开放式的观景台,各有书房凉亭琴室餐厅等一系列的功能,丫鬟们没事就喜欢在各处下棋嬉戏,或者去泡温泉。

    屋里没什么人,就竹兰和麝月二个人在忙着整理衣柜里的衣服,天气潮湿,怕捂出什么味来。

    竹兰见一身湿淋淋的香玉跟着进来,忙说道:“快脱下来换上件干净衣服,要不你去池子里暖暖身子?正好你秋香姐在洗澡,对了还有一锅姜汤,煮开了给你喝。”

    麝月也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来抬手摸了摸香玉的额头,话说她们三人都很喜欢懂事乖巧又勤奋刻苦的香玉。她们更清楚香玉在徐灏心里的地位与众不同,算是徐灏正了八经的半个弟子,而且模样生的太漂亮,一等秋香嫁人后,香玉肯定会补上秋香的位置,因此待她又与旁人不同。

    倒是其他小丫鬟都妒忌香玉的美貌和被少爷重视,故合起伙来排斥于她。

    香玉不好意思当着人前脱衣服,笑嘻嘻的转身跑回屋去了。正在这时,徐汶徐济两位不速之客闯了进来。

    因香玉不在茶房里,院门没有人把守,徐济叫了半天没有动静,雨越下越大,干脆使劲把门给推开。

    院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徐汶低着头跑到回廊下把脏兮兮的鞋子踢掉,光脚踩在滑溜溜的地板上。徐济有样学样,几个随着而来的小丫头冻得直哆嗦,手上的油伞早以四处漏风不堪使用了。

    徐汶还是第一次来徐灏的竹园,看了看四周的回廊把个所有建筑连接成了一体,雾气渲染下,一派古香古色的天然风趣,大有唐宋时期悠然南山下的无拘无束,不禁赞道:“老三倒是会享受,果然这里别有一番雅致。”

    徐济则对着小丫头们吩咐道:“你们先回去,油伞不中用取两套蓑衣来。”

    打发走小丫头后,徐济忽然指着竹苑的后方,挤眉弄眼的笑道:“这里一个人都没有,莫非都随着老三一起洗温泉吧?哥,要不咱俩悄悄过去观赏一番?”

    徐汶闻言看了弟弟一眼,心说你小子如今怎么学的如此下流?这算哪门子的读书人?就算老三带着丫鬟们大白天的胡天胡地,你做哥哥的也不能前去偷窥,看来今后得防着他些。

    徐汶当下说道:“少说这些胡话,随我进屋去。”

    徐济撇撇嘴,心说这会子你装什么正人君子?都忘了以前带着我半夜去瞧李寡妇洗澡?让你装相,你媳妇的身子都被我看了呢,只可惜当时太黑看不清什么。

    正好香玉换了一身干净翠绿长裙,边系着腰带边走出来,冷不丁的撞见两个男人,吓得大声尖叫,扭头就往内屋跑去。

    徐汶两眼放光的望着香玉的背影,喜道:“好一个扬州瘦马,绝了。”

    徐济随着笑道:“那扬州瘦马都是自小被生生饿出来的,如此模样如此娇小身段的堪称绝品,可惜没有缠足,也不知道学没学过琴棋书画,未免有些美中不足。”

    徐汶不以为然的道:“我不是你们这些文人,缠不缠足的我不在乎,有才华固然好没有也无所谓。就是如此美人坯子老三未必会舍得忍痛割爱,唉可惜!”

    徐济笑道:“大哥乃长子长孙,又身为堂堂驸马,老三有什么胆量敢拒绝?再说还有我帮你,只要大哥偶尔把她赏给我用上几天就行。”

    徐汶皱眉道:“好歹都是正经闺女,又不是买来的舞姬,哪能任由咱们送来送去?”

    徐济不屑的道:“老三都受用过的,又不是什么处子,无非是多赏几个钱而已。”

    徐汶越发惊奇于弟弟身上的变化,哪还是昔日那位老实巴交的读书人,怎么变得比纨绔公子还要纨绔三分?他哪知道徐济在国子监时,时常与一帮自诩为风流公子的富家学子混迹一处,逛青楼游画舫什么的早就如履平地,互相间享用对方的美人如今以为成时尚。

    此刻竹兰她们急冲冲的走出来,一见是自家两位少爷顿时一怔。竹兰迅速朝着身后的晴雯麝月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俩回房去,她自己走过来道了万福。

    对于竹兰,徐汶徐济都很熟悉,徐汶仗着身份指着扭头就走的晴雯和麝月,心里痒痒的,说道:“干嘛不过来见见?躲什么,又不是外人。”

    竹兰马上说道:“总归男女有别不方便,大少爷是来找灏儿的吧?他不在家。”

    徐汶难掩失望的道:“不见就不见吧,等老三回来再说。外面下着雨,我们想走也走不了,就在你这儿坐一会儿,讨杯热茶吃。”

    竹兰没办法,指着孤悬一侧的竹屋说道:“那里宽敞,大少爷请跟奴婢来。”

    当下兄弟俩一步三回头的随着竹兰穿过竹桥去了一角没人的竹屋里坐下,风雨都被白色的帐幔挡住,屋里显得干干净净又不闷热。竹兰说了声稍等片刻,脚步匆匆的去张罗茶水点心了。

    莫名其妙的家里多了两个男人,即使是自家少爷也让竹兰心里不放心,赶紧让晴雯带着麝月和香玉冒雨去天香阁躲躲,顺便把徐灏给叫回来。

    送走三女,她亲手泡了两盏清茶准备了几碟子点心,端过来给一一摆上,她自己一个人不愿陪着伺候,起身说了一声慢用,转身缓缓去了。

    徐汶盯着竹兰的窈窕背影,咂了咂嘴,后悔道:“竹兰越来越有味道了,犹如一株含苞待放的荷花,越品越有股子独特的魅力。可叹当初我还求祖母把她赏给我来着,可惜竹兰不愿意,我也就没勉强。”

    “不愿意是她自己没福气!我就不明白了,老三有什么好的?要学问没学问,要武艺没武艺,长相也远不及咱俩,无非是仗着嘴甜会讨女孩子欢心罢了。家里几乎人人都心向着他,真是有眼无珠。”

    徐济不服气的说完,趁势站起,“我去方便一下,马上就回。”

    ps:昨天四个人打赏啊!惊喜,贪财的小钗不能不感谢一下,gengsu、junjun军、shtnshtn、死前之蓝四位客官多谢了,请受偶一拜!还请大家继续一如既往的支持本书。

    话说又想描写好人物间的冲突又怕太狗血,好难!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