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复试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百零二章 复试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哥哥,你去过花街嘛?”

    耳听沐昂的询问,徐灏抬头看了眼他,有心想说点什么,但是他确实不曾去过青楼,又怕被沐凝雪得知,因此摇头道:“没去过。”

    “哦。”沐昂显得很失望,既然徐灏对此一无所知,当即闭上了嘴。

    这小子有问题!本来徐灏不会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起疑心,毛还没长齐呢能做什么?但是这年代不一样,乡下十三四岁成亲的孩子比比皆是,来年就有了身孕的小夫妻多了,因此沐昂问花街或许不单单只是出于好奇,加上今天沐昂失踪了半天,他担心遇到什么坏人勾引他。

    最重要的是沐昂乃凝雪的亲弟弟,徐灏一时一刻都不敢掉以轻心,当下不动声色的继续看书,把此事记在了心里。

    第二天周鹏等人都考完试被放出来,他们匆匆洗了澡一起返回乡下静候佳音。很难得的,朱元璋下旨把童生们的考场改到贡院,想要让年轻学子们提前感受下氛围。

    贡院里,徐灏和沐昂提着装着笔墨纸砚的小篮子,挑选了临近两个包间分别进去。即使包间已经洗涮干净,也有一股子难闻气味,墙壁上写满了历年举子们的留言。

    稍后发下试题,徐灏一看论语题乃“文不在嗞处”,孟子题乃“王欲行王政,则勿毁之矣”。徐灏笑了,当日周鹏和赵鹤松曾就此题目做过辩论,周鹏说过此种命题最好走走偏锋,另辟蹊径,方能显得与众不同。

    赵鹤松则说文不在嗞处不是说的孔夫子自信,而是夫子自疑,破题应该是“文值其变,圣人亦自疑也”。当下徐灏按照记忆把论语题给做了,一等巡视的考官大人过去后,探出身子把揉成一团的草纸扔到了隔壁。

    偌大考场没几个人监考,是以没人发觉。此时沐昂就那么傻坐着,他没背过这两道命题,干脆什么也不写,满脑子皆是那女孩的身影,不时一个人傻笑。忽然被飞来的纸团砸中了脑袋,拿起来一看大喜,先警觉的四下看了看,然后把草纸往桌案上一铺,低头书写起来。

    这边徐灏皱眉苦思,他觉得第二题非是叫齐王自行主政,而是叫他辅佐周天子的王政,留明堂还给天子。因此破道:“王政可辅,王迹正可存也。”写完了后又扔给了沐昂抄写。

    沐昂飞快抄完后,整个人显得坐立难安,头一牌就第一个交了卷子出去,低着头没有和家人汇合,而是打一侧溜之大吉。

    半个时辰后来到昨日溺尿的人家,就见两位轿夫在门前站着,还有人牵着马。沐昂为难起来,里面有外人,他不好意思直接进去,下意识的又绕到后门摸进了小花园里。

    那女孩正在窗下梳头,远远望见昨日的半大学子又来了,笑了笑起身走了出来。比起昨日在家时的一身旧衣稍显寒酸,今日换了一身新衣显得更加俊俏,穿着一件小生纱大襟褂子,下面一条月白夏罗裤套着白花膝裤,没穿外裙,脚上套着一双高低小小红鞋。

    女孩一身单薄衣衫显得极为动人,身子已经渐渐长开,酥胸饱满臀部挺翘,不堪一握的小蛮腰好似随风摇摆的细柳。

    沐昂对着女孩傻笑,女孩却对他做了个鬼脸,然后伸手拉着他一起进屋来到了卧房。

    “你好生坐在床上,等着我梳头。”女孩不由分说的把沐昂按在床边,她坐在梳妆台前,抬手挽住自己的长发,对着铜镜用丝带慢慢绑好。

    沐昂四处打量了下,女孩的卧房很简单,一具大大的罗汉床,一张衣柜,一个梳妆台和一具竹制屏风外再无别物,随口问道:“你要出去吗?”

    女孩手上动作不停,点头道:“有杭州来的商人要我去陪夜,就在外面等着呢。”

    “哦。”沐昂别看人小,可也知道院子家的女儿做的是迎来送往的营生,如果是徐灏心里肯定会不舒服,而他则一副理所当然的神色,丝毫不以为意。

    女孩对着铜镜问道:“你今儿个怎么来了?莫非是想我了?”

    沐昂往女孩靠近了些,嬉笑道:“想你就来了。对了,你知道我姓什么嘛?”

    女孩摇头道:“我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

    沐昂得意的道:“可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叫做花四姐,是不是?”

    女孩失笑道:“你定是瞅见了后面墙上挂着的那幅画对不对?那是一位客人赠送的,上面写有我的名字。”

    沐昂老实的点点头,说道:“你猜我心里正想着什么?”

    花四姐抿嘴一笑:“我猜你待要欺心,又没那胆,是呀不是?”沐昂不言语了,只是嘿嘿嬉笑。

    一边说着话,花四姐一边把头发梳好,起身在盆里洗了手,用手巾擦了。就听外面有人问好了没?

    “快了,再等下。”

    花四姐高声应道,说完笑嘻嘻的走到沐昂身边,一下子把人给压在身下,小手径往沐昂的下半身摸去,把个昨日撒尿的小东西抓个正着。

    稍微动作那小东西顷刻间就胀大了几分,沐昂唬的动都不敢动,像只小羊般的任人鱼肉。而花四姐媚眼如丝,微微喘着气有些动情了,几下把自己的裤子给褪去,又把沐昂的裤子给扒了下来。

    谁知花四姐开门迎客还不到三个月,总共没睡过几个男人,虽不是院子里那些冲锋陷阵的名将,好歹也算是真刀真枪打过仗的。而沐昂则完完全全乃初上战场的新丁,那话被花四姐扶着刚刚进去半截,顿时一败涂地。

    打着哆嗦的沐昂吓得挣扎起身穿上裤子就要闪人,花四姐不紧不慢的用草纸擦拭大腿根处的污渍,大笑道:“哥儿,今日且饶了你,改日你壮壮胆再来。”

    说完跪在床上,捧着沐昂的脑袋亲了一个嘴,“我的小哥!你可是姐姐梳拢的,千万别忘了我。”

    沐昂重重点头,从怀里掏出十两银子来,作势就要递给花四姐。不想花四姐微笑摇头婉拒,给沐昂斟了两杯素酒,笑道:“院子规矩初次不能收你的钱,等下次再说吧。”

    等一脸春风的沐昂回到贡院时,徐灏刚刚交完卷子出来,问他去了nǎ里?沐昂撒谎说在附近随便逛了逛。

    徐灏盯着沐昂看了一会儿,说道:“天色不早了,赶紧出城回家去。”

    沐昂正食髓知味呢,哪会舍得回乡下?摇头道:“好不容易考完试,我想留在京城玩些日子,哥哥你自己回去吧。”

    徐灏略作沉吟,说道:“那好,我先送你回家。”

    等把沐昂送回府上后,徐灏暗中留下两位护卫监视前门后门,他骑马出城赶到沐家别院。

    周鹏等人都很兴奋,似乎都有把握被录取,徐灏很开心,说笑一会儿告辞而出来到内宅。

    见了沐夫人,把沐昂要留在京城的事说了一下,提出过几日家里兄长就要成亲了,得把姐妹们接回家去。

    沐夫人非常不舍,又没有法子,只得让丫鬟们帮着收拾一下,用沐家最好的几架马车把徐家姐妹送回了家。

    临走时,沐凝雪罕见的对徐灏说了一句路上珍重。徐灏反应极快,回道闲暇时去我家作客。

    回到自家,徐灏故意去瞧徐汶的热闹,一进院子隔着老远,就传出大太太王氏的声音。

    “无缘无故的怎么会挨了打?还被捆了一宿?你还满不在乎,你知不知道险些就丧了命。你和老娘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娘,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就是和朋友在城里吃酒,谁知就遇上了强人。”

    徐灏心里暗笑,转身就要走人,不想传出来徐济慢条斯理的声音。“我知道他最近迷上了妓女,肯定惹怒了某些争风吃醋的豪门公子,特意出手教训于他。”

    马上传出徐汶的咆哮:“徐济你给我闭嘴,家里轮不到你说话。”

    王氏一向最宠爱长子,眼见儿子怒了,忙说道:“济儿你先出去。徐汶你也给老娘安生点,你知不知道过几天就要大婚了?竟然还敢和下贱妓女一处吃酒,混账东西。哎呦这一身的伤口,洞房时可怎么办啊!”

    “明知几天后就要成亲,却还是跑去寻欢作乐,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娘你在一味护着他,不严厉管教的话,等着郡主嫁过来后,等着瞧。”

    冷冷说完的徐济打屋里走出来,一眼瞧见院子里的徐灏,苦笑道:“你都听见了?别给说出去,不然就麻烦了。”

    徐灏点点头,说道:“我时常和未来嫂子见面,那位可不是省油的灯,我觉得她会施展种种手段,保管会把大哥给管教的服服帖帖。”

    徐济脸上闪过一丝痛苦,随即笑道:“希望如此。对了,你考的如何?”

    徐灏很有信心的道:“考得不错,二哥你呢?”

    “彼此彼此。”徐济抬脚朝着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道:“无非是个秀才而已,接下来的举人才不好考,又得辛苦熬上三年了。”

    徐灏笑了笑,没有必要的话,他今后肯定不会继续考下去了。一个童生的身份已经证明他读书小有所成,算是大明朝的知识分子。

    随着他们兄弟俩都考完了试,徐家开始为了徐汶的婚事而紧锣密鼓的忙碌起来。因徐家的身份,徐汶不必和那些出身平民的驸马一样,成亲后要入住郡主府。

    徐灏不时被差遣到京城秦王府,就婚事的程序进行沟通,又去了几次宗人府,面见官员询问一些细节。

    偶然间听官员说朝廷要为燕王家的两位郡主挑选驸马,圣上的意思是从寻常百姓家选择。徐灏大惊,赶忙去了燕王府知会朱高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