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酸梅汤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十八章 酸梅汤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徐灏的商铺皆是临街二层小楼,里头有小院,二间正房两间西厢房的四方格局,可以长期住人,不够用还可再加盖一层,院子里东头留着地基可修库房,市价已经升到八千两到一万两银子左右。

    如果是普通民宅,这般大的院子也能卖到三五千两,当然此乃京城的房价,天下最贵。

    朱棣出手自是不会吝啬,给出了远高于市价的银子,此乃作为奖赏,也是为了先期投资,除了提升徐灏的忠诚度之外,肯定今后还会提出一些要求,拿人手短!

    而且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除了因前期几件事外,徐灏暗地里猜测朱棣的用意,最终得出朱高炽兄弟俩一等册封仪式后,或许就要返回封地了。

    亲王世子不可能长期滞留京城,学习两年已经足够久了,必须返回封地协助其父王理事,这样各亲王就能离开封地进京尽孝或是奉旨公干。朱高煦倒是可以继续呆下去,可他的性子又不喜留在京城受到拘束。

    朱棣缺什么?两个儿子都走了,无非就是缺少来自京城各方面的情报。

    徐灏如今的交往圈子非同小可,他和各家王府的交情都不错,任何一个皇孙都认识,可以随时进出太子府,就是进宫也没什么难度,宫里很多宦官都和他自来熟,一见面就笑脸相迎。

    这些太监自然都是朱棣拿银子喂出来的,何况徐灏本身姓徐,又能接触到沐家和定远侯王家,此外还有大明太子-党的领袖李景隆。

    这半年把李景隆吓得躲到了老家,近日才刚刚回京。面对昔日小弟死的死亡的亡不胜悲戚,拉着剩下的兄弟如徐景昌等人连喝了三天闷酒,最后一天徐灏去了一次,大醉的李景隆哭着拉住他的手,非要让徐灏喊他一声大哥,徐灏没办法就喊了。

    可第二天李景隆就被朱元璋唤到面前,此外还有徐辉祖沐晟等几位官二代,出来后李景隆整个人都变了。据宫里的马公公说,当时的李公子一脸的神采飞扬,走路都带着风呢,看来是要受到重用了。

    徐灏第一时间就通过自己的渠道把消息传到北方,并含糊的点出,或许某几位元勋功臣的日子不会好过了,不然圣上不会亲自召见年轻将领。

    随后就有十万两宝钞的事情发生,可见朱棣开始重视起来自徐灏的消息和分析。这人总得先主动显示出你的价值,老板才会事后不吝奖金,此乃徐灏多年的职场心得。

    这几日朱元璋果然于朝堂上放出话来,又一次提到勋贵子弟荒废武艺之事,责令年轻人要勤习武艺,专研兵书,今后都督府要定期考试记档,不合格者今后不许继承其父亲的爵位和官职。

    李景隆家里马上宾客如云,他被皇帝点了负责此事的都督,如此李景隆又收下无数小弟,天天在家里的教场上练兵。

    “又有人要倒霉了,下一个会是谁呢?”

    书房里,徐灏对着蜡烛自言自语,每晚他都会把今日听到的看到的所有信息汇总分析一次,以期能让自己多回忆起一些东西出来,有用的就送到北平燕王府。

    竹帘被掀开,晴雯打外头进来,手里端着一碗酸梅汤。

    徐灏见状问道:“怎么安生了?不去耍钱。”

    晴雯气呼呼的把汤碗放在桌案上,说道:“也不知是哪个嘴碎的传了出去,被大太太知道了,这不命妈妈们进园子挨个屋子搜查赌具呢,还说不管查出是谁,马上撵出园子去。”

    徐灏随手拿起一本书,没在意的道:“都怪你们自己玩疯了,一宿宿的直到天亮,太放肆了。早晚有这一天,怪谁。”

    晴雯轻轻跺了跺脚,快速说道:“哎呀你怎么这么糊涂,如今几位姑娘都不在家里,若是谁趁机把姑娘们拉下水,到时可怎么收场?”

    徐灏一怔,皱眉问道:“怎么说?”

    晴雯忙解释道:“这么大的园子,这么多的下人,别说有人私藏赌具,保不准连其它不正经的东西都有,这要是被翻出来那还得了?兴许就有人铤而走险,先把那些不三不四的玩意藏在姑娘们房里,然后拿言语挤兑妈妈们。姑娘不在家,妈妈们自是要立威给下面人看,姑娘不在又没了顾忌,保准先带头查姑娘的闺房,一旦被查出来,岂不是狠狠打了太太的脸,也就没法继续查下去了。”

    徐灏脸色变了,一字一句的道:“你怎么知道这些,说?”

    晴雯抵挡不住徐灏的目光,低下头去道:“是路过假山的时候,偶然听到二姑娘的奶妈吩咐小丫头四儿。”

    “走。”徐灏当即抬脚就朝门外走去,晴雯见状急忙跟了上去。

    京城郊外,沐家别院。

    沐昂初战告捷得了好名次,自是喜坏了沐夫人,今晚于内宅亲自设宴感谢先生蒋嵩。因蒋嵩乃老太君的远亲,算是长辈,因此徐家几位姑娘特意都出来相见。

    美滋滋的蒋嵩异常开心,沐夫人出手大方,赏了五十两银子,还说等考了童生还有重谢。

    一连吃了几杯酒,非常兴奋的蒋嵩怕喝多了失态,赶紧一连夹了几口鲜菜送进嘴里,没等吃完,就见徐青莲等女孩们依次出来拜见他,赶忙拿去茶盏就着茶水把食物咽到肚子里。

    几位姑娘蒋嵩一眼认出都是自家的,还有一位是萧家的,小时候逢年过节探望老太太时都见过面,这几年就渐渐少了,毕竟女孩们都大了。

    顿时蒋嵩拿捏起来,有意在沐夫人面前显示自己的长辈身份,在徐家也大有体面,如此端坐不动任由晚辈们上前见礼,他挨个含笑点头。

    眼看徐青莲等人鱼贯打身前施礼走到一侧,嗅着姑娘们身上淡淡的香味,蒋嵩心里痒痒的难受,暗道真是女大十八变,一个个越来越出落的水灵灵鲜花似的,那肌肤白嫩嫩的一掐都能掐出水儿来。

    忽然他从屏风后瞅到一闪而过的倩影,短短一瞬间,就把个蒋嵩迷得七晕八素,情不自禁的竟指着屏风,“那是谁?”

    沐夫人一愣扭头看去,笑道:“那是长女。”

    “哦。”如梦方醒的蒋嵩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心里万分失望。暗叹不愧是沐家郡主,没想到竟然比下人口中形容的还要漂亮一万倍,可惜可惜!如果是个婢女,就算厚着脸皮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夫人,不管用任何手段,也得把美人给弄到手,唉!这一生是没指望了。

    总算明白为何徐灏那小子在徐家整整呆了一年,若换做是我,一辈子也甘心。

    眼馋心馋的蒋嵩默默在心里叨咕,徐青莲等人见了一面后就回去了,随着而来的沐凝雪一并也走了。

    蒋嵩食不知味的又坐了小半个时辰,沐夫人觉得可以了,当即起身送客。

    不提沐昂陪着失魂落魄的蒋嵩返回住处,这边几位姑娘说笑着慢慢散步来到花园里,而沐夫人最近麻将打得太多,毕竟年纪大了精神不济,径自回房歇息去了。

    八月的夜晚无处不飘着甜甜的桂花香,就着淡洒下来的清朗月光,几位姑娘一起欣赏了下花圃里各色盛开的鲜花,又穿过一座怪石林立的假山,越过弯弯曲曲的小桥,驻足喂了会儿游来游去的锦鲤,走过长长的回廊来到八角亭下。

    二楼早已等待许久的沐青霜从窗户探出身子朝着她们招手,红叶忙摆手道:“今晚不玩了,我想早些睡觉。”

    徐青莲无可奈何,只好拉着徐翠云徐翠柳两位妹妹一起上楼去,沐凝雪陪着红叶在楼下坐下,自有丫鬟端过来两碗冰镇的酸梅汤。

    红叶忽然说道:“姐姐,我想问你一件事。”

    沐凝雪停下手中的团扇,闻言笑道:“说吧,我洗耳恭听。”

    红叶笑嘻嘻的小声问道:“我想问你,你真的喜欢我哥哥嘛?”

    沐凝雪瞬间脸上飞过一朵红云,几日相处彼此已经熟悉,兼且闺房内很少有什么秘密,是以故作镇定的道:“也就是你,别人我万万不会回答,而且你一定要保证不说出去,尤其是对你哥。”

    “嗯。我发誓。”红叶举起了左手,表情严肃。

    沐凝雪思索片刻,缓缓摇头道:“不算喜欢,但我不得不承认,确实对他有几分好感,怎么说呢。”

    回忆着往事的沐凝雪渐渐苦笑起来:“不瞒你说,昔日有很多亲朋故交家都来提过亲,后来甚至连许多大臣家也来求亲,唉!这就是所谓的人云亦云了。

    都是因为那些勋贵家的兄弟们,小时候我与他们都见过面,但也只是见过面,谁知从那时候起,就一个个着魔似的都嚷着长大了要娶我。或许是因为我的容貌,或许是出于男孩子间的争强好胜,或许是因为旁的原因,总之令我很反感也很苦恼,干脆跑去求了圣上和故去的马皇后恩典,许我自己能决定自己的终身,凡是上门来求亲的通通拒绝,省的没完没了的纠缠不休。”

    “那,那你和我哥又是怎么回事?”红叶觉得不可思议,睁大了眼眸,此时看着沐凝雪就像看到了一段传奇。

    “他呀!”沐凝雪忍耐不住笑意,笑盈盈的道:“他是在最对的时间用了最笨的方式,却足以让人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我不明白。”红叶小声说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