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十三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大明文魁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一整天,愁绪难解的张月云滴米未进,让家人守着弟弟念书写字后,独自一人漫步在破败的宅子里,外面亲戚虽多却没有一个是真正的亲人,一想起全家亲人死的死散的散,立时悲从中来,又流下了泪水。

    张家本家人丁不旺,张德的亲爷爷这一辈活下来就他爷爷一人,而张德父亲这一辈一共兄弟姐妹五人,四兄弟中夭折一个,一个还未等成亲就战死在了沙场。

    到了张德这一代也没好到哪去,兄弟姐妹加起来不过八个,其中亲兄弟姐妹四个,张德家族排行第五自家排行第三,刚刚一十六岁,可怜从他往上都死了。张月云今年年仅十三岁,张羽七岁,幸运的躲过了一劫。

    因张家犯得是谋逆大罪,本族三代之内的成年男女都被处死了,最惨的是已经出嫁的几位张家小姐,连累的夫婿和成年子女一并被杀。剩下的亲人和沾亲带故的下人家大多发配到了云贵二州,没有特殊缘由一辈子别想回来了,也有未成年的小姐和丫鬟被充入了教司坊,有的没几天就失去了踪迹。

    这世上没有任何人有能力把所有活着的张家人全都解救出来,就连贵为帝王的朱元璋也不行。律法就是律法,偶尔可以网开一面,却绝不允许此类事件接二连三的发生,不然人人效仿那还了得?大明尊严又何在?

    张月云倒是晓得自己年幼的两位堂妹还活着,当日觐见帝王时也曾请求赦免,可惜当时帝王沉吟不语,最后开口说念在你家往日的功勋,就把你两位堂妹和有名有姓的奴婢由教司坊转送进宫里做宫女吧,在宫中尽心尽力劳役一段年月,洗去家族罪孽,等遇到大赦时再放出宫去。

    宫女能活着出来的几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总算帝王有了一句交代,如今唯有日日祈求上苍保佑妹妹们平安了。

    不知不觉走到了自己的闺房翡翠轩前,墙壁半塌,院子里蓬篙乱草足有半尺深,蛛网密布,看起来很阴森吓人。张月云不敢进去,痴痴的站在远处。那最心爱的牡丹台里的那些花花草草都枯干死了,葡萄架早就倒了,满地都是破瓦碎片,窗户栏杆什么的都被拆了。

    遥想昔日家族盛景,当日这里何等的干净雅致?穿的是最漂亮的衣裳,吃的是最精致的菜肴,亲人都在身边,自己竟然还嫌不足,悔不当初的张月云泪水又一次止不住的往下流

    正当她落泪伤感的时候,此时府门外徐灏带着三十个年轻力壮的家人,气势汹汹的闯进了门来。

    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尤其是在最为重视家族的古代,作为外人是没资格指责什么的,因此徐灏压根就没打算讲理。

    一进来徐灏二话不说,指挥着护卫小厮们就奔着各家院子里去了。然后逢人便打,见东西就摔,有敢瞪眼的男人往死里揍,就连妇女和半大孩子也不放过,上去就是一脚或者来一巴掌。一时间打的那些亲戚们哭爹喊娘,纷纷抱头鼠窜,女人孩子放声哭喊。

    眼看这帮人来势汹汹,出手太凶横了,摸不清虚实谁也不敢抵抗,很快就被赶着聚到了一间空院里。

    徐灏施施然走出来,面对着鼻青脸肿的人们,其中六叔公一把年纪也被几个小厮狠狠踹了几脚,一瘸一拐的很是狼狈,男人在前,女人们披头散发的躲在后面。

    徐灏大咧咧的往那一站,一副恶少架势,又开始了信口雌黄。

    “我这人一向不讲道理,看不顺眼的恶事,一言不合就让小的们上去把人打死打伤了事,反正背后有的是贵人帮我兜着。没法子,谁让咱是堂堂皇亲国戚呢?做的又是行侠仗义的好事,那刑部大牢我呆过,高墙也圈过,每次还不是好吃好喝供着,连板子都不敢打一下,没几天就放出来了,我就是要告诉你们,这满京城谁也奈何不了小爷我!”

    张家人一听都傻了,这不就是传说中背靠皇族的流氓亲戚吗?没听说过这么凶这么肆无忌惮啊!再说怎么找上咱们来了?

    徐灏没理睬众人的反应,继续说道:“但今日来此,破例和你们讲清楚了,我是特意为了给我皇帝姥爷出口恶气来的。

    听说你们这帮玩意敢合伙欺负人家可怜巴巴的姐弟俩,知道不知道?那姐弟可是我皇姥爷记挂心里的人。啊!没错你们是张家人,官府是奈何不了你们,但是有我啊!”

    说完徐灏一瞪眼,把个眼珠子瞪的老大,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凶悍模样。

    “所以老子从今日开始,每天过来一次,每次揍你们一顿。不管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个都不放过。有本事你们就去衙门里告我,咱们看谁先把谁整的家破人亡?”

    徐灏转身就走,没走几步又回过头来,笑道:“对了,忘了提醒你们,这些天出门小心些,不然挨打了可别怨我没提醒,咱们明天见。”

    等徐灏带着一群豪奴走了,这些有些晕的亲戚一起开始商议起对策,有人说青天白日的还有没有王法了?得赶紧去报官,让官差来保护咱们,抓捕那些坏人。

    德高望重的六叔公见状没好气的道:“哪凉快哪呆着去,没见识的东西。老话说得好,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没点显贵身份依仗,谁敢跑到侯爷府来动手行凶?再说了,人家口口声声敢把皇上挂在嘴边,十有**那是正八景的皇亲国戚,就算官府追究无非是掏几个钱了事,赶明人家再来打一顿,又扔几锭银子,长此以往谁受得了?”

    “那该怎么办?总不能天天挨打吧?”有人说道。

    六叔公沉吟道:“我觉得此事和月云那丫头脱不了干系,不然谁吃饱了撑的跑来咱家管闲事。问题是咱们不在理上,真要是官差来了,月云开口要撵咱们走人怎么办?咱们不是本家没有留下去的借口。”

    这世上没什么人是傻瓜,稍微一推敲就找出了问题的根源。亲戚们都没想到张月云狠下心来竟如此的绝情和恶心人,竟寻来了个不和你讲道理的流氓皇亲。

    还真是应了恶人自有恶人磨,亲戚们觉得此事非常棘手。又合计了一下,既然官面上没法子反击,那就寻求官面下的手段吧,正好家里住着几个有头脸的泼皮,白吃白喝的那么久,总得出头帮帮吧?大不了再找来些讲义气的好汉,咱们人手不少干脆把对方打跑得了。

    不想那几位拍着胸口人人豪气干云的,一出门就没了踪影。倒是还有个有良心的,挨了一顿打哭丧着脸跑回来,说你们赶紧想法子吧,他娘的周围都是京城最有名声的大混混,带着人堵着门呢。

    亲戚们立时吓得不轻,这年月官吏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道上混的。虽然没有野史小说里讲的那么邪乎,什么帮派绿林大侠巨盗的,可怕的是那都是些狗皮膏药滚刀肉,万一被缠上了,时时刻刻都甭想好过。

    这些亲戚有不少人就是出身于市井,遇上事了也不还手也不还嘴,随手捡起一块破瓦就往脸上划,要不就是拿脑袋撞墙,然后血流满面的站在你面前嬉笑伸手要钱。不给?好,天天守在你家门前,衙役来了就暂时躲躲,人一走继续在你家门前站岗,您说这正常人家谁惹得起?

    这市井道上自古以来也有自己的规矩,有头脸的大混混拿了人家的好处就得忠人之事,泼皮无赖出去了只定挨打,挨打了也得认了,反之也一样。

    惯用的无赖伎俩失去了用武之地,因为对方更加无赖更加霸道,拳头也更大,最能惹事的亲戚顿时蔫了。苦笑说我们是不敢出门了,不然被捅了刀子都得自认倒霉。而你们出去没事,顶多有人跟着你,反之你去哪他就去哪,揍你的保准不是道上混的,总之给多少钱都没用,众人一听傻眼。

    抡起此种职业操守,后世真不是差的一点半点。

    这下子大家伙什么都明白了,人家就是一门心思的想赶你走人呢,至于什么看不顺眼替天行道为皇上出口气云云,那通通都是扯蛋。

    总不能被困在家里饿死吧?不甘心的亲戚们皱眉苦思,急得团团乱转。到底还是德高望重的六叔公,缓缓说道:“为今之计,就只有动之以情了,如果月云那丫头无情无义,那么咱们从哪来回哪去。你们自己也看到了,咱们根本惹不起人家的势力,除非有月云亲自开口。”

    其实不用六叔公说废话,谁心里不晓得?还动之以情呢?张家都被逼到这份上,张月云年纪是小性子是软弱不假,可她又不是傻子。

    这世上永远都不缺少见风使舵的聪明人,等大家商议好晚上都去找张月云说情后,各自散去。

    等一回到家,马上有几户人家携带着大包小包从后门悄悄溜了出来,自有好汉们上前拦住,亲戚打躬作揖,说了一通好话并坦诚了过错,狠狠扇了自己二十个巴掌,然后留下一份买路钱,并在保证今后不再骚扰张家的文书上画押签字后,脚步轻快的领着老婆孩子,回家去也!

    有人带头就有人跟着望风景从,很快陆陆续续走了一半人口,剩下六叔公等不死心的亲戚们望着空空如也的院子,破口大骂。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