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偷窥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十八章 偷窥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随着八冷八热的精致菜肴传上来,食不言是以没人再开口说话。徐灏吃了一杯甜腻腻的桂花酒,觉得没趣就把酒杯撂下了。虽然人在沐家做客,相处了这么久都很熟悉没有陌生感,而且他早没了装假故作矜持的习惯,和正在长身体的沐昂一起闷头大吃,好似两头小牛煞风景的大嚼牡丹,全无顾忌。

    好在女人中除了沐青霜之外,都对自家之人吃饭时的习惯早已见怪不怪,沐凝雪只是好奇的瞥了饿鬼投胎似的徐灏一眼,低下头莞尔一笑。

    眼见儿子和徐灏你争我抢比赛似地,沐夫人看都看饱了,随便吃了几口素菜,放下银筷漱口净手后,喜滋滋的凝视自己儿子的豪爽吃相,喜道:“就该如此,男子汉吃饭就得有个风卷残云的气魄,我最看不惯比女人吃得还少的男人,没个男人样。不过昂儿好像比以前吃得多也快多了,莫非是你身边小厮们慢待了你,看把你给饿的?”

    沐昂忙着往嘴里扒着饭粒,口齿不清的道:“都是他每日带头抢菜吃,吃得慢了不但没饭吃,还得给大家伙泡茶喝,我不想服输。”

    沐夫人顿时为之无语,慎怪的瞪了眼不好意思的徐灏,柔声道:“在娘身边大可慢着些,来人,再给他哥子俩添两碗八珍鲜羹。”

    沐青霜瞧得有趣,忽然说道:“我想吃生肉了,你们俩敢不敢吃?”

    徐灏惊讶抬起头来,沐凝雪见状放下银筷,解释道:“此乃云南习俗,她自小就吃习惯了,你不必理会她。”

    沐昂嘴角一抽搐,犹豫着该不该应战,徐灏无所谓的点头道:“我倒是敢吃,生肉嫩滑新鲜别有一番风味。就是得提醒你一下,为何人要把肉和菜烹煮熟了来吃,就因上古时期吃了生冷的食物容易生病,长期食用还会缩短人的寿命,而自从古人学会了用火烧熟食物后,生病的几率大大减少,也活的更长久了。”

    不想沐青霜冷哼一声,自顾自的又低头吃起了菜。沐凝雪笑道:“云南百姓何尝不知这个道理?吃生肉是祭拜祖先神灵的一种方式,只有过节时方食用,她是故意吓唬你们。”

    徐灏含笑点头,他倒是想和佳人相处的时间越久越好,奈何旁边还坐着一位虎视眈眈的沐夫人,俗话说见好就收,这样才能有下一次的机会,对着沐昂说道:“吃完没?”

    沐昂动作麻利的用袖子一抹嘴唇,起身拉着徐灏就走,瞧得沐夫人眉头一皱,却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徐灏刚想回头询问大姐什么时候返家,沐夫人就说道:“我想留她们姐妹多住上几天,还得麻烦你回家对家中长辈解释一下,就说我家二丫头在京城没有朋友,我希望她们姐妹陪着住上几天再走。”

    徐灏和大姐对视一眼,见大姐轻轻点头表示同意,笑道:“遵命。”

    “快走快走。”沐昂拉着徐灏催促道,脚步加快。沐凝雪面无表情的的默默用着饭,忽然又一次把碗筷放下了,抬手拿起丫鬟端着的香茶。

    红叶眼尖,看了眼还剩下一小半米粒的玉碗,问道:“凝雪姐姐饱了吗?”

    “嗯。”谁知沐凝雪一扫先前的亲昵,反应变得淡淡的,红叶觉得奇怪不再说下去了,赌气扭过头去也放下筷子,闹得沐青霜一头雾水,问红叶,“你也吃饱了?”

    这一幕都被徐青莲看在眼里,若有所思的心中暗笑。沐夫人同样看在眼里,心里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沐凝雪反应很快,马上发觉自己竟失态了,忙对着红叶道歉:“适才在想着一件事,红叶你别生姐姐的气,我给你赔不是了。”

    红叶脾气来得快去得更快,顿时转慎回喜,甜甜一笑:“我不生姐姐的气。”

    沐凝雪有些感动,下意识的说道:“你比有些人懂事多了,唉!”

    这话说的好没来由,却被闻弦歌而知雅意的徐青莲给听明白了,暗自心急,突然就听门外传来弟弟的说话声,声音很大似乎在自言自语。

    “咦!这天怎么要下雪了,真好,我生平就喜欢雪。”

    “你有病吧?这明明是夏天怎么可能下雪,下雨还差不多,这天色又黑乎乎的,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雪在我心里。你一个小屁孩会看什么?”

    “你又比我大几岁?我最讨厌你总是一副老气横秋,有种咱们去外面打一架试试?”

    “我不屑于以大欺小,待我使出法术召唤出雪来,看你求不求饶。”

    “老子才不怕雪呢,你赶紧招出来,我非得把雪花都踩成污泥不可。”

    “哈!你完了,雪都记着你说过的话,保准不超过三天你就得受到教训。”

    “切!”

    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渐渐听不清了,徐青莲在心里捧腹大笑,笑吟吟的瞅着沐凝雪的反应。但见沐凝雪先是如同一朵盛开的鲜花,笑容嫣然,随后就变得哭笑不得,最终轻轻站起身来,说了一声我有些乏了,先告退云云转身快步落荒而逃。

    沐夫人蹙眉想着心事,此情此景什么都不消说了,一时间心里百味纷杂。她对于徐灏没什么成见,除了不喜年纪轻轻没志向之外,甚至还有些小欣赏,如此心胸坦荡不拘泥俗礼而又敢说敢做,有趣爽朗的年轻人,放眼整个京城并不多见。

    问题是凝雪还有两年的守孝期,和那小子整日里暗通款曲眉来眼去的,传扬出去有误名声,谁知道两年之内会发生什么?万一对方家里给张罗了一门亲事或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岂不是生生误了女儿的终身?

    沐夫人目光很自然的转向了正和青霜窃窃私语的红叶,心说认这丫头做干闺女是势在必行了,干脆连青莲那丫头一并认了,如此那小子连带成了我的干儿子,凝雪和青霜的干哥哥,就不怕有人为此再说三道四了。

    话分两头,徐灏自然不知沐夫人为了女儿而煞费苦心,要是知道了也得赞一声姜还是老的辣。

    到了外院沐昂带着他七拐八绕的来到一间小院前,徐灏四处打量了下,认出旁边的院子是蒋嵩住着的,这蒋嵩为了省下银子又贪图沐家的伙食,一早就独自搬过来住了。

    话说蒋嵩的妻子去年初病故了,家里还有个二十多岁没成亲的独子蒋文章,自小不喜读书就爱和临近村子里不三不四的泼皮们厮混,嗜赌如命,一年倒有半年不在家,蒋文章有一桩优点,处事明白讲义气,但有时也糊涂犯浑,一旦喝醉了比起他爹还要无赖。

    自从蒋嵩当日和刘老实打了官司后,在学府里可谓是斯文扫地,被批了个劣评。就有人趁机拐了他一大笔放长落的银子跑了,差不多是蒋嵩半生的积蓄,气的蒋嵩又日日到刘老实家门前大骂,骂了半个月就把刘老实那卧病在床的母亲给气死了。

    徐灏心里不平,因此有意教训下蒋嵩,问题是他不好自己出面,自是把念头打到了沐昂的头上。

    天色黑漆漆的乌云遮住了月亮,伸手不见五指,沐昂领着徐灏径自进了门,似乎觉得这样做很有趣,沐昂走着走着猫着腰蹲在了窗户下。

    徐灏也一时童心大起,有样学样的靠着墙根,二人一起悄悄抬起头,夏天窗户都是掀开的,用一根木棍支起。

    就见炕上坐着四个小厮,两个十一二岁两个十四五岁,围着小矮桌正在说笑吃酒,徐灏认得都是沐昂身边的书童,叫什么侍笔砚墨品书铺纸。

    桌上放着一瓶酒,几个碗碟,一盘羊肚子,一盘红烧鱼,一碗清炖肘子,还有两碟子干果。此刻年纪最大的书童侍笔对着年纪最小的书童品书,戏道:“好淫妇,今日一整天哪去偷懒了,不见个鬼影。”

    品书因吃了几杯酒,俊俏白皙的脸上多了几朵红云,张口骂道:“放屁,我一直守在茶房里,谁偷懒谁就是乌龟?倒是你寻我作甚?难道要与我做半日的孙儿?”

    另两个书童哈哈大笑,侍笔年纪大脸上挂不住,骂道:“你个淫妇,竟敢回嘴!我寻你,自是要日你的屁股。”

    说完一把按住品书躺在了炕上,张嘴就亲,一连狠狠的亲了四五下。

    品书用手把他推开,叫道:“我是你想亲就亲的?赶紧滚开,念在你大的份上不好骂你。没良心的用力干嘛,把人家的牙花子都给磕破了,头发都整乱了。”

    窗外的徐灏受不得刺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瞧沐昂,正津津有味的继续偷看呢。徐灏无语的摇摇头,暗道这小子将来一准不是什么好鸟。

    里头的侍笔得势不饶人,继续戏弄品书,伸手在他身上乱摸,终于把品书惹火了,狠狠的一脚踹在了桌子上,唬的两个看热闹的书童急忙把酒瓶子扶起来,埋怨道:“酒都洒了,要闹你们俩去隔壁屋里闹去。哎呀我的衣服被酒渍污了,你赔我。”

    “谁让你们袖手旁观的?活该。”品书张口骂道,气的又是一脚,脸色通红。

    侍笔见状笑道:“我逗你呢,这就恼了?”一说完不由分说,扑过去再一次把个品书死死按在炕上,尽力往他口里吐了一口吐沫,又使劲把他的头发揉乱了。

    “死淫妇不就是攀上了先生嘛?如今和咱们一起就扭手扭脚的,真当你得了抬举有了身份?再敢不从,老子赏你一嘴的浓精。”

    两个书童都被侍笔的话给逗笑了,站在炕上拍着手起哄。

    品书挣扎着起来,气道:“耍便耍,笑便笑,干嘛恶心的口水吐了人恁一口?”

    侍笔嘲笑道:“口水你都不知吃了多少,我的就嫌恶心?好!今晚我要不叫你当场给老子品箫,我就不是人养的,只一味干粘!”

    窗外的徐灏至此听不下去了,更不想看见恶心的场景,用手使劲推了沐昂一下。

    ps:此乃小钗的恶趣味,大笑三声!若是大家不投推荐票的话,哼哼!反正我什么都敢写。

    敬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