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小姨子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十六章 小姨子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傍晚,沐夫人罕见的派人邀请徐灏进内宅吃饭。当下徐灏告别一脸羡慕的赵鹤松等人,和沐昂一起动身。

    半路上沐昂突然停下脚步,抬头瞪着徐灏,说道:“我来问你,你是不是还在惦记着我姐?”

    徐灏奇怪的道:“怎么说?”

    沐昂一字一句的道:“那些混账东西都被我诅咒死了,我警告你,不想死就别打我姐的主意。”

    徐灏懒得和一个有恋姐情节的小屁孩计较,笑道:“我有自知之明,你放心吧。”

    “那我暂且放过你。”沐昂很得意的说完,又愁眉苦脸的道:“快被日屁股的先生烦死了,你要是能帮我揍他一顿,我就不计较你喜欢我姐的事了。”

    徐灏惊讶的道:“什么日屁股?我不明白。”

    沐昂一副你比我还见识少的轻蔑表情,撇嘴道:“等我晚上带你去瞧瞧,让你也见识一下。”

    徐灏点点头,边走边心说难道蒋嵩喜好男风?倒是大有可能,他认识的富家子弟中,有一多半都干过此事,非是什么同性恋,而是大多和自己一样在家里虽然丫鬟成群,人多眼杂却没什么机会得手,往往受到时下奢-淫风气影响拿身边清俊的小厮偶尔为之,泻泻火气,没有责任不怕惹出事来。

    古时不把男风当做一回事,人人皆习以为常,就连青楼楚馆都有专门的男娼。而南方士林甚至把男男爱慕之举当成了一件风雅事看待,流行时尚。

    另外就是读书人远赴京城参加科举或者出外做官,身边没有女人,书童能很好的起到调剂身心的作用。

    而类似蒋嵩此种一把年纪还押戏别人家小厮的无耻作为,就和那些有钱人家豢养小优戏子供其满足变态欲-望一样,就显得比较恶心下作了。

    “他戏耍的是你家下人,做主人的竟然无动于衷,我真替你丢脸。”徐灏故意冷冷说完,当先朝前走去。

    沐昂小小年纪最受不得激,追上来叫道:“下人而已,我又不好拿此事作筏子,就算告诉了娘亲,也无法令先生滚蛋。”

    徐灏笑道:“滚不滚蛋的无所谓,最重要的得出口恶气。你要敢做,我就帮你出主意。”

    “好,一言为定。”沐昂大喜,他就缺一个狗头军师,以往家里那些先生,他都是以非暴力不合作的冷漠态度对待,君子最好欺负,非常管用。谁知这蒋嵩比他还要无赖,一眼就能看穿他的虚实,而且仗着身份什么话都敢说,什么处罚都敢用,偏偏母亲和姐姐都对此欣然赞同。

    无形中和总是瞧不起人的沐昂亲热了几分,徐灏很开心,他有意继续加深下双方的感情,边走边笑道:“等考完试我带你进京玩几天,太子府燕王府秦王府,随便你想去谁家都行。”

    沐昂吃惊的问道:“你竟然能随意带着我进出王府?”

    徐灏故意傲然一笑:“若不是为了你姐姐,你以为我会给你做伴读?不信就在京城里打听打听,我徐灏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沐昂后知后觉的恍然道:“怪不得我哥和詹玉他们都认得你,原来你的身份和我差不多。奇怪,你身上除了有和你姐姐一模一样的感觉外,不像个富家子弟。”

    徐灏顿时苦笑,他不知道和沐凝雪一样的感觉是什么东西,不过确实他身上没有豪门公子哥那与生俱来的傲气和贵气,其中原因多了,反正那种深入骨髓的优越感和目光短浅的傲慢做派,无论如何也学不会。

    沐昂到底是一个孩子,对于不关心的事从来不打听,一心只想着玩耍。他就像是一朵温室里的花朵,这一年来所有发生的事,沐夫人和沐凝雪都瞒着他。

    一进内宅,自有丫鬟头前引路,徐灏没有多想,大姐和小妹在沐家做客,请他来吃饭也是应有的礼节。

    花厅内,已经摆放了一桌素席,沐夫人换了一套丝质宫装,长长的裾袖不时随着飘动,整个人光彩耀眼,乌鬓堆云满头金钗,脸上略施粉黛。

    徐灏一怔,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沐夫人不穿素服时的盛装打扮,好一个仪态万千的中年美妇人,整个人显得年轻了何止十岁?

    沐夫人身边还站着一位明眸皓齿的绝色少女,穿着一身大明公主制式的大锦绣五彩鸾凤图案,主体为鹅黄色的宫装,外罩着一间很奇怪的红白相间彩绣坎肩,头上戴着非常好看鲜艳,像是孔雀开屏一样的彩绣头饰,梳着一条长长的辫子用花头帕包裹着高高盘起,使得头发和那头饰像是戴了一顶造型有趣的高帽,脸部左侧垂着一束雪白飘逸的绦穗,给人以煞是美丽纯洁,活泼俏皮的异样感觉,年纪大概十二三岁左右,乌溜溜的一双凤眼直瞅着自己上下打量,满脸好奇。

    徐灏在沐家混迹有段日子了,即使没有见过其人,也能猜到这位女孩大概就是久闻其名,沐家庶出又堪比嫡出的二小姐,沐凝雪同父异母的妹妹沐青霜了。乃当年沐英在云南时娶的白族小妾所生。

    白族历史悠久,不比汉族的源远流长来的稍差,向来乃是云南本地大族,从唐朝开始就有白国的存在。历经唐宋,白族达到鼎盛时期,最有名的大理段氏就是白族王族,统治云南长达数百年之久,元朝时幸运的躲过了灭族之祸,鉴于白族在云南各族中的高贵地位,蒙人继续任用段氏统治云南。

    而自从明朝大军征服云南之后,采取同化政策,焚毁了白族的文化书籍,稀释白族人口比例,沐青霜的母亲就是王族段姓公主,沐英此举显然有政治上的考虑。

    沐英病死后,沐青霜的母亲据说随着丈夫殉情了,徐灏猜测是被朝廷赐死的。那时段氏王族已经绝了嗣,随着这最后一位公主的离世,导致从此白族失去了王族,日渐与汉家百姓无异了。

    后来朝廷封了两位白族段姓兄弟为雁门卫镇抚,并赐名“归仁”,可是白族人根本不拿兄弟俩当回事,后来随着兄弟俩陆续死去,朝廷就干脆不再封赏段姓后人了。

    因此沐青霜虽然年纪不大,却是硕果仅存段氏王族的最后一丝血脉,在云南有着无与伦比的威望,又因为身上有沐家血统,这也是为何沐家能够持续治理云南直到明亡的根本性原因。

    沐青霜自小就生长在云南,为了安抚云南诸少数民族尤其是白族人,八岁时就被朝廷册封为大理郡主,去年十一岁时护送父亲的灵柩进京安葬,拜见完帝王后,因思念家乡又和沐春一起返回了云南,没想到今年又进京了。

    其实远道而来的沐青霜根本就是刚刚进家,今早一直在宫里觐见朱元璋和各宫嫔妃们,这位大理郡主有着少数民族女子所特有的活泼热情,加上混血优势所赋予的美丽容颜,所到之处无人不喜欢她,就连朱元璋都特例和她相处了一个多时辰,临走时还一反常态,亲自依依不舍的送出了乾清宫外。

    随行而来的沐府官员和管事第一时间去了京城黔宁王府通报,不巧沐晟人在都督府,他夫人去了亲戚家吊唁,夫妻俩都不在家。眼看时辰不早了,管家以为郡主劳累一天,遂自作主张的安排沐青霜今晚入住府上,不想沐青霜非要来乡下别院。

    是以沐夫人没收到消息,等下人进来禀报,匆匆忙忙换上了一身宫装,脸上的水粉胭脂都没来得及擦掉,正好她头前打算宴请徐灏,这才被徐灏遇个了正着。

    沐昂皱着眉头眨眨眼,终于认出了这位很陌生的二姐,不甘不愿的说道:“姐姐好。”

    沐青霜含笑道:“弟弟也好,倒是比去年更高了些,身子也结实了。”“哦。”沐昂闷声闷气的回答。

    眼看孩子们见面后还是很尴尬,沐夫人忙指着徐灏介绍道:“这位是魏国公家的徐灏,娘请他陪着你弟弟一起读书。眼看着三天后就要乡试了,还得劳烦人家到时照顾你弟弟,因此请他过来用晚膳。”

    沐青霜笑吟吟的抢先开口:“这么说你是斯斯文文的读书人了?我也学过几天的四书五经,还会对对子,作诗呢。”

    徐灏摇头道:“不算是读书人,我家和沐家一样,皆是武将世家。”

    沐青霜哦了一声,笑道:“原来大家的学问都差不多。那你精于骑射嘛?上过战场杀过人嘛?”

    徐灏又摇头道:“我年纪尚幼,只当过几天的侍卫,会骑射却不精,没有上过战场,更没有杀过人。”

    沐青霜拍手笑道:“巧了,又是和我一样,我可不敢杀人,会骑马却马马虎虎,力气小只能连续开弓三次。”

    徐灏忍不住笑道:“这已经不简单了。我也希望京城女子都能骑马射箭,不要一味的呆在闺房里足不出户,时常做些户外运动,锻炼力气对身子很有好处。”

    沐青霜眼眸一亮,赞赏道:“难得见到通情达理的男人,可惜这里是京城,要是在云南,我一定交你这个朋友。”

    此时身边的沐夫人一头黑线,生怕这野丫头说出更多的胡话来。心说二丫头倒是和徐灏那小子乃是一丘之貉,怪不得两个人一见投缘呢,当日徐灏还问凝雪是否是朋友来着,岂有此理!又不是那民间男女,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岂能私下里以朋友相处?

    “好啦好啦,有话等会再说不迟。”沐夫人含笑拉起了沐青霜的小手,说道:“你先去见过你大姐,正巧徐灏的姐姐妹妹都在咱家做客呢,他妹妹和你年纪差不多大,天真烂漫娘一见之下很是欢喜,兴许你们俩一见面就成了手帕交,这有了朋友,往后你也就不会吵着无聊要回云南了。”

    沐青霜笑道:“那好,我先去寻姐姐和客人。对了母亲你比去年见面,要年轻了十几岁!我刚进来时还以为你是我大姐呢。”

    沐夫人顿时脸色一红,慎道:“去,小孩家家的说话没个把门。”

    徐灏暗自一笑,目送沐青霜娇笑着离去,心说老子总算也有小姨子了,感觉还不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