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犯法了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七十七章 犯法了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大唐儒将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一夜之间,百多条xing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撒手人寰。

    侍卫们都未阻止,蓝玉已然因谋逆大罪而伏法,三族之内的男男女女都得受株连要被一起当街问斩,除非是帝王亲自交代,如何死法并不重要。

    带刀官说得最明白,以常夫人的身份选择自尽乃是大家都体面的事,圣上肯定不会追究,不然把夫人和有功于国的蓝玉女儿们当众砍了脑袋,那才会引起圣上的不满。

    说白了大家都清楚,蓝玉是死的冤枉,那为何一天不到就处死?还用明说嘛!既然不是真的十恶不赦,圣上自是只问结果不问过程的。

    徐灏等侍卫都深为敬佩这些女子的刚烈,自发的默默寻找棺材或是门板,小心翼翼的把一具具吊在房梁下的僵硬尸体抬下来,按照习俗下面垫上一层冥纸,上面铺上白布。

    没有寻短见的妇人丫鬟们早已没了泪水,哀求归还一两件夫人小姐生前心爱的衣裳,体体面面的让主人穿上后再去黄泉。

    可是这衣衫在古时等同于流通的货币,尤其是此等贵族家的,任是一件都值个一二十两银子,无数双眼睛盯着,绝非徐灏等人可以做主的。

    最终徐灏硬下心肠拒绝了,在女人们的哀伤中,挥手让人把尸体全都抬出城外蓝家坟地妥善安葬。

    徐灏留意到女人堆里的婵婵娟娟,朝着她们俩微不可擦的点点头,两位心存侥幸的美人心中大喜。

    此时有教司坊的老鸨们赶来,奔着那些女人就冲了过去,拽着姿sè不错的女人就不松手,你拉我枪互不相让,有年老体衰的老婆婆被推挤摔倒,吓得年轻女孩们无助的又一次大哭。

    有几个伸手拦住去路,一个最胖的老鸨掀起一张白布,瞅了眼尸体的容貌,叫道:“我要进宫告你们,怎么就让人都死了?哎呦可惜了这小娘子的花容月貌,暴殄天物啊!”

    死者为大,有年轻侍卫忍不住拔出刀来,厉声道:“人家要寻死你管得着嘛?别以为咱们不知道你教司坊背着圣上干那生孩子没屁眼的万恶营生,再敢撒泼小心老子手中的刀。”

    胖老鸨叉腰冷笑道:“区区一个侍卫你张狂什么,你晓得有多少大臣们惦记着此等出自勋贵家的上好货sè吗?按大明律,罪臣家的女眷都归咱们教司坊管,你有什么资格教训老娘?而你们这些侍卫任由她们寻死那就是渎职,统统有罪。”

    还有老鸨不屑的道:“都为圣上当差,我教司坊可不怕你们这些小侍卫,神气什么?小心哪一天犯了事,你家的女人别落在咱们手里,到时还不是跑来哭着跪着求nǎinǎi我高抬贵手?”

    “就是。”先前的老鸨又骂道:“实话和你们说,你们家大人一早相中了蓝家的几位姑娘,请求咱们帮着调教呢。现在好了,人都死了,老娘倒要看你们如何交差。”

    侍卫们一个个气的脸sè通红,却也无可奈何,只有徐灏忍受不住大踏步上前,闪电般一刀挥出,顿时重重砍在胖老鸨的一只胳膊上,又是一刀挥出,另一个老鸨的半只耳朵随着鲜血飞出。

    当啷一声,徐灏随手把凶器扔在了地上,看都不看大声哀嚎的两个老鸨,对着同僚说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把我送到刑部大牢。”

    yin暗的刑部大牢里,徐灏和一群罪犯挤在一起,其它牢房都被空了出来,据说后头的死囚牢已经人满为患,第一批被抓进来的蓝玉义子就多达五百多人。

    蓝玉能有今ri也算是咎由自取,别的不说,单单义子就有三千多人,如此不知收敛的人换了哪个皇帝,最终结局恐怕都不会善了。

    前世今生加起来,徐灏都是第一次进牢房,不过以前喝酒时听多了关于监狱里的一切,明白初来乍到时要么敢玩命要么一早低头服软。

    监牢文化传承千载,大概的规矩都差不多,果然那些罪犯一见徐灏干干净净,做派气质都与众不同,就看出这位一准是位富家子。

    在这些人的眼中,徐灏就是那天鹅肉,最是甜美可口,在这暗无天ri的所在,细皮嫩肉不亚于绝sè天仙,又可以低头捡肥皂,又可以连恐带吓让其家里源源不断的贡献钱财。

    “兄弟,哪来的?”身为狱霸的中年大汉笑嘻嘻的问道。

    徐灏的侍卫服已经脱掉了,现在穿着一件印着大大囚字的狱服,故意挥挥衣袖,笑道:“御前带刀侍卫,忠显校尉御赐骁骑尉,魏国公家三公子。燕王代王安王都是我亲姑父,秦王家郡主是我亲嫂子,满京城的郡王都是我好兄弟。最重要的是老子不怕死,刚砍伤两个教司坊的女官,信不信我一个打你们所有人,咱们不死不罢手。”

    这一番故意抬高自己身份的话语,闹得所有罪犯都惊住了,他们这些人中不是没有达官子弟,但是像这位如此高贵身份的却一个没有。

    惹谁都不能惹皇族,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这道理,中年大汉惊疑不定的道:“以公子的身份,按说应该去宗人府啊!来这刑部大牢作甚?”

    “我草。”徐灏被他一说顿时醒悟过来了,可不是嘛!没闹出人命大可以去宗人府报道,他的身份勉勉强强够了。要知道宗人府在所有衙门里排名第一,地位最是尊贵,而宗人令就是秦王朱樉,左宗人乃是燕王朱棣,这事闹的。

    中年大汉仔细观察徐灏的反应,一见他一脸的懊悔,看出不是在故意装相,顿时熄了欺负新人的心思。所谓京城人氏最懂得眉高眼低,身处于权贵多如狗的地方,没点眼力见活不到今天。

    别说他了,所有罪犯都自动把徐灏列为只可远观不可亵渎的那种。当然,如果时ri久了徐灏还证明不了自己身份的话,到了那时,所要面对的苦头比今ri可要大上十倍不止。

    徐灏也不清楚家里人能什么时候来探监,反正来时路上拜托了几位同僚兄弟,而当时看他们同仇敌忾的反应,应该会及时通知王虎等几个护卫。

    这时有位气质文质彬彬,长得像个世外高人的老者走过来坐下,问道:“公子,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把咱们都关在了一起?”

    其他人皆竖起了耳朵,徐灏苦笑道:“我是侍卫自然一清二楚,可是不能说,总之这一两ri你们就清楚了,那些牢房都是预备着关人用。”

    “哦!”老者明白过来,叹道:“看来又有大案了,还记得当年三桩惊天大案,当时这牢里人多拥挤的都不敢想象,最后挤得连个站脚地儿都没有,每天都有人受不得而死去,太凄惨了。”

    擦!您老到底这是几进宫了?徐灏马上对老人肃然起敬,这位绝对是一位资格深厚的大前辈。

    整个监牢到处弥漫着难闻的腥臊味,那马桶溢满了粪便,幸亏此时没有苍蝇,湿漉漉的破草席到处都是窟窿,虱子遍地。

    徐灏被众人恭请到远离马桶的上位,最干燥的地方,从天窗吹进来的一缕清新空气正好飘过来。

    就在此时,闻讯而来的家人打点了狱卒,当面说了几句安慰话,送来一床簇新的锦被和几个食盒,算是勉强坐实了徐灏的身份。

    徐灏根本吃不下去,慷慨的道:“把酒留一壶给我,其它你们分了吧。”

    众人大喜纷纷道谢,如此在中年狱霸的分配下,按照牢里的排位由大到小分给酒菜,至于那七八个惯偷和侮辱妇人的家伙,还有几个老弱病残,根本没资格吃东西。

    这地方不能讲什么仁义,徐灏坐视牢里的规矩,一个人喝着闷酒。

    这一夜分外难熬,徐灏不是没经历过此种场面,挤过几次学生放假和chun运期间的火车,那时候曾经发誓过,再也不坐火车了。

    可是耳听扰人的鼾声和刺鼻的气味,徐灏开始万分怀念当年人挤人的火车厢了。

    抱着锦被,徐灏此刻彻底冷静下来,后悔今ri实在是太冲动,其实有很多法子可以事后教训那些可恶的老鸨。

    而且运气也不好,如果不是正值这关口,随便一位长官一句话都能庇护自己。当过兵的人都知道,没有任何上司不会去护着手下,不这么做就根本没有威信,无法带兵。

    昨夜已经自尽的常夫人说了一句长夜漫漫,徐灏有些体会出这四个字的心酸滋味,想了想伤人的整个经过,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竟然变得因小事就敢挥刀砍人了。

    权势使人沉醉不自拔,过惯了人上人的ri子,自己已经不把一些人当人看了,太可怕了。

    可是要不想被人鱼肉,权势又是必不可少的,要努力做到两者平衡,既有护着自己xing命和家族安全的凭借,又不去滥用权势草菅人命

    身陷囹圄的徐灏惊醒过来!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