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和尚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七十章 和尚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徐灏不时变着花样的给朱巧巧送些有趣的小礼物,都说成是大哥特意寄回来的,也写信把这一切告诉了徐汶,并催促他早日回家。

    因并肩作战的缘故,今年十四岁的秦王世子朱尚炳一扫先前的冷淡,领着十岁的弟弟,秦王嫡二子朱尚烈不时过来见面聊天。

    随着渐渐了解秦王府,徐灏这才知道秦王正妃竟然是元朝大将王保保的亲妹妹,就是金庸小说中赵敏的亲哥哥,而这世上唯一曾令徐达吃了败仗的就是王保保,更稀奇的是王保保的父亲是个汉人,因一生忠于蒙元对抗大明,朱元璋非常敬重这位对手,王保保死后赞他是当世奇男子。

    徐灏寻思大抵是说给文武百官听的,用后世的标准,王保保就是一认贼作父的汉jiān,而明朝时因承认元朝的正统,所以王保保算不上叛逆。

    秦王妃王氏和王保保的亲生母亲是乃蛮人,乃蛮人是草原上文明最发达的部落,很早就有自己的文字和灿烂文化,被成吉思汗征服后,依然地位崇高,黄金家族和乃蛮贵族彼此通婚。

    王氏虽然徐灏人没见过,但是从朱尚炳兄弟俩那与众不同的长相中,能看出王氏有些色目人的血统,是以这兄弟俩属于混血。

    朱巧巧则是纯正的汉人血统,母亲生前乃秦王身边的宫女,很早就病死了。

    秦王朱樉多年来很珍视唯一的女儿,因此骄纵的朱巧巧在王府中的地位不比兄弟们差多少,正妃王氏很不喜欢她。

    秦王朱樉后来又娶了宁河王邓愈的女儿邓氏为次妃,可惜这位功臣之女一直没有所出,如今日渐不得宠了。

    邓氏视朱巧巧为已出,这门婚事就是她出的大力。一来是看在燕王妃的面子上;二来是因邓家和徐家之间的渊源;三来是想女儿一生平安,徐灏家虽不显贵,可不显贵有不显贵的好处。

    正妃王氏一连生下三位嫡子,地位稳固,老三朱尚煜年纪尚小留在父母身边,宠妃张氏生下庶四子朱尚炿,妃子吴氏生下了庶五子朱尚灴,一样都随着母亲待在封地。

    朱尚炳兄弟俩和大姐朱巧巧的关系还可以,随着彼此交往的加深,徐灏多少察觉出朱巧巧其实并不太满意这桩婚事,大哥徐汶并非朱巧巧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她对二哥徐济的好感甚至要更多一些,每每无意中询问徐济的近况。

    朱巧巧个性直爽为人极为强势,或许这就是她为何舍弃徐济而选择徐汶的原因,毕竟徐汶有着徐家长子长孙的优势,也或许童年时庶出的yin影使得朱巧巧毫不犹豫的点了嫡长子徐汶。

    徐灏为此有些挠头,看来以前发生过一些自己不知道的情事,不怪二哥失意之下毅然搬到了国子监,一直到了现在还流连在外,可见被朱巧巧伤的很深很深。而大哥也躲在军营不回家,应该是知道妻子本不喜欢他,好一个狗血的三角恋情,这还未成亲呢,就成了一对怨偶。

    不管怎么说,徐灏得按着自己的计划行事,既然朱巧巧态度诡异,那就把目标对准世子朱尚炳。

    朱尚炳还是一个孩子,虽然人家今年就可能结婚,很轻易的被徐灏搞定,亲口答应把成亲日期尽量提前,朱巧巧知道了后对此也无可奈何。

    一月初一这一日,秦王府如约派出了百多工匠组成的施工队伍,那管事太监赫然是当日跑到徐家的二位,走时还收了徐家的好处。此时见到徐灏一扫先前的倨傲,把徐灏看的比亲爹还亲,拍着胸口保证会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最好的品质。

    新房位于徐家一侧,影响不了园子左近徐家人的日常起居,徐灏任由两个太监自己瞎捣鼓去,出钱出力都是人家,就算把房子全拆了建成一座金銮殿,那也是你秦王府的事儿,反正与我徐家无关。

    老太君和三位太太眼见徐灏还真的说到做到了,不用花费徐家一文钱,又是满意又是赞叹。眼看老三越来越有独当一面的能力,王氏和刘氏撮合好事的心思变得更急切了。

    最得意的要属萧氏了,面对嫂子和弟妹的热切,笑吟吟的就是不表态,逼急了就说孩子大了不由娘,这婚事还得看灏儿自己的心意。

    这一日徐灏打军营cāo练了一上午返回家中,浑身酸痛一身臭汗,见红叶正在午睡,当即嘱咐竹兰她们几个守在外面,他自己光着屁股跳进了温泉里。

    任由热度很高的泉水滋润着皮肤,徐灏半躺在池子里,舒服的一动不动。

    话说自从红叶住进来后,连带着把温泉一并给霸占了,每天都拉着大姐和雨诗过来泡池子,稍后表姐也不请自到,女孩家沐浴时间长,闹得徐灏反而没太多机会泡温泉了,幸亏家里另外四位女客很是自觉,不然自己的温泉就得沦为大众浴池。

    其实现在就和大众浴池差不多少,那么多个丫鬟呢,每到后半夜就有一两个偷溜过来下水洗澡。徐灏不是什么君子,自然想悄悄的偷窥下沐浴中的少女美态,可叹大姐坏人好事,早就嘱咐竹兰她们寸步不离的严防死守。

    说起来徐灏乃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早晨那某个部位日日雄起,虚火上升的厉害。奈何满园子的女孩并不是随意可摘的鲜花,他有时把持不住,也想过对身边最漂亮的麝月和晴雯下手,只可叹独处的机会近乎可怜的稀少,几乎还没等有所动作,屋里就已经进来了人。

    而竹兰和秋香的模样都属于中等,清秀可人身段苗条,再说年轻无丑女,按理说饥不择食的徐灏不应该放过,不过徐灏清楚一时冲动所要带来的严重后果,只为了逞一时之快而误了人家终身,未免太人渣了。

    就算享受齐人之福那也得自己喜欢的方行,不能香的臭的什么人都往自己身边划拉,那不叫多情而是滥情了。

    此外每当徐灏蠢蠢yu动的时候,就会不其然的想起沐凝雪的倩影来,不知为何比一盆冷水的效果都好,顷刻间就没了yu念。

    然后最可恶的当属晴雯那坏丫头了,她一早看出性子温柔的麝月必定不会拒绝“禽兽”的挑逗,每次都不让俩人单独在一起。

    身处女儿国而只能当个和尚,这大概就是讲究人的无奈吧!其实徐灏明白身体正处于发育的年纪,过早纵yu会妨碍的到身高骨骼的长成,再说实在是忍不住时还有最亲密的伴侣五姑娘呢,偶尔为之不但能调剂下身心,也避免了一时冲动后的责任。

    不管将来娶谁家的姑娘进门,都不太可能忍受丈夫成亲前的屋里人,徐灏当然可以态度强硬的把人留住,可是这一来就要和新婚妻子之间产生矛盾,还不如等妻子今后主动张罗纳妾来的大家心里都舒服。

    至于未来妻子善妒怎么办?如果是沐凝雪的话,徐灏觉得可以忍受,如果是别的女人那就对不住了,没有感情你管老子要干什么?

    此刻竹兰等四个丫鬟在外面笑闹成一团,这个说你进去帮少爷沐浴,那个说你进去帮着搓背,说来说去依然一个个扭扭捏捏,没有一人敢挺身而出。

    晴雯见不得竹兰和秋香明明想进去而又故作清白的模样,冷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不是存了坏念头有何你推我让的,莫非还怕他吃了谁不成?”

    竹兰笑道:“那你进去呀,谁又没拦着。”

    晴雯冷哼道:“我可没那身份,你是老太君亲自指过来的,明明进去侍浴也没人会说什么,却推三阻四的做给谁看?还有秋香你伺候了他那么多年,现在倒是羞答答的不情愿,我就不信你连他身子都没见过。”

    竹兰忙撇清道:“我是老太太开口送过来的不假,可我敢对天起誓,从来没存了不该有的念头。我又比他大了整整两岁,还等着过两年就回家嫁人呢。”

    晴雯嘲笑道:“年纪有什么妨碍?有几人能比得上他?再说过了这些年不亚于小姐的生活,你就舍得嫁到寻常百姓家?”

    竹兰一本正经的道:“那又怎么不可,谁不是这么过来的。”

    晴雯轻轻一笑,点头道:“如果竹兰姐真说到做到,那我一辈子服你。”

    “一言为定。”竹兰露出笑脸,实则笑的多少有些勉强。

    秋香知道自己一准受不住伶牙俐齿的晴雯逼问,赶忙摆手道:“别扯上我,我从来只知一心一意的服侍他,不懂你们说的那些话。”

    晴雯没留任何情面,一针见血的道:“这话说的不假,就没见他对你多亲密,头前说让你走人就走人,后来虽然把你要回来了,可是也证明你俩之间清清白白。”

    当下秋香苦涩的挤出一丝笑脸,心情低落的道:“园子里除了几位姑娘,就你和麝月最漂亮了,他待你们也特别,有我和竹兰姐守在这里,你俩谁进去伺候?”

    晴雯不屑的一指手足无措的麝月,说道:“我倒是敢进去,可是我不想被人说三道四,我也不会什么赌咒,咱们彼此间谁有心事大约都能瞧出来,别想瞒得住人,反正我一清白的女儿家,断不会私下里行那苟且之事。麝月这丫头温温柔柔最讨里面那位欢心,赶紧进去吧。”

    “我不去。”麝月红着脸低下头去,一跺脚转身逃之夭夭了。

    晴雯眼眸流转,一只手叉着腰,忽然笑道:“你们俩在这儿守着吧,我还得帮红叶姑娘绣五色鸳鸯呢,走了。”

    望着晴雯脚步轻快的背影,竹兰和秋香好半天才回过味来,自己竟然被逼着和少爷划清了界限,以后凡是有晴雯和麝月在场时,都不好表露出一丝别的意思来。

    “可恶!”她俩都心里暗骂晴雯狡猾,可同时又很是悻悻,说到底还是徐灏对自己似乎没什么情意,看来今后得给自己留意下出路了。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