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别样官场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十九章 别样官场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丫鬟的上位就和官场一模一样,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你升官了我也就有机会做到你的位子上,下面亦然。

    随着老太君屋里要添加四个一等大丫鬟,整个徐家不亚于经历的一场大地震,各房人马纷纷背地里费尽心机,彼此较劲,都想着争取更多的好处。

    这贴身丫鬟相当于半个主人,甚至是比主人说话都好使,明的暗的赏赐和来自下面的种种好处也不消说了,自家亲人也会连带着受益,走到哪都有人奉承。因此只要主人家一刻离不得,往往留到二十多岁了也不会嫁人,往后升为小妾的例子比比皆是,最不济嫁人时也会得到一大笔银子,这么些年下来的收益非常可观。

    徐灏也是从管事之后才逐渐了解到,敢情大丫鬟和大丫鬟间的待遇还不一样。老太太屋里的人无疑地位和月钱最高,其中月兰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就是太太们见了都得陪着笑脸,不敢得罪她,而另外七个大丫鬟的月钱看似只有一两,实则还有额外的零花钱,太太们也不时打赏,凭此足以笑傲全家了。

    即使八个二等丫头的月钱就足以和其她一等大丫鬟的月钱大抵相等。次一级就是太太屋里的两位心腹丫鬟,然后是少爷屋里的贴身大丫鬟,小姐身边的贴身丫鬟,再往下乃是姨娘身边的贴身丫鬟,庶出少爷和小姐的丫鬟,注意除了三位太太外,贴身丫鬟只有一个人。

    以前徐灏的贴身丫鬟是秋香,如今让位于竹兰了,秋香的地位因此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就是因心里委屈郁郁而导致了生病。

    以此类推,贴身丫头之外还有一等大丫头,然后二等,三等乃至粗使丫头,大抵朝廷中复杂的官阶制度延伸到了大户人家里,下人的身份上非要来个三六九等,好处是人人都晓得摆正自己的位置,家主可以凭此掌控一切,调动下人的积极性,坏处是带来了无数明争暗斗。

    还因为在主人眼里是否体面而每个人的月钱都不会相同,就拿徐灏屋里的几个丫鬟来说,徐灏动辄给她们一二两银子或者一匹半匹的崭新绸缎,而徐汶和徐淞出手更大方,有时价值一二十两银子的首饰随手就送。

    男人和女人的不同处就表现在了这里,小姐屋里的丫鬟地位无论如何都比不上少爷屋里人来的体面,不单单是因男尊女卑,这女孩家大多心眼小较为仔细,即使用了多年的首饰旧衣都不舍得给人,是以丫鬟的收入方面也自然天差地别了。

    如此苟且专营也好,力争上游也罢,总之古往今来任何人都想多赚些钱,让自己的地位往上爬的更高一些,随着从各房一二等丫鬟中选了四个机灵心细的女孩进了老太太屋里,连带着很多人家都跟着收益,而此次的大规模人事变动,使得各房之间,所有下人家间的平衡又一次被打破了。

    一个大家族里人事之复杂,就可以堪比一个小朝廷,徐灏真无法想象那些延绵数百年之久的某姓望族,比如孔圣人家,在那种超大规模的家族中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场景,大概光要记住无数亲戚们的名字,就不是一件容易事。

    徐灏并没有袖手旁观,母亲房中的丫头们拿不出手,就不动声色的把跟了大姐和小妹半年的两位亲厚丫头送了进去,一个一等一个二等,如此有地位低的丫鬟们因此受益而升了一级,房下两户人家得以让女儿进内宅做了丫鬟,如此所有二房下人家都对这个结果显得很满意。

    大太太王氏因吃了挂落而脸上无光,她提出的人选通通被挡了回来,二房三房都送进去两位人选,其他都被老太君自己人给占据了,长房一点好处没捞到反而白白送出去很多礼物,闹得下面人都暗地里埋怨太太不争气。

    王氏心情不好,原本撮合侄女和老三的想法也变得淡了,寻思着这两日就送她们姐俩返家去,不料有心腹家人前来告知,三太太娘家来了两位小姐,已经领去福寿居拜见老太君了。

    王氏皱眉道:“看来弟妹很在乎老三这孩子,又是说好话又是亲手做衣裳的,现在这连娘家侄女都招来了,左右不过一个侍卫,难道将来还能当上将军不成?”

    因她心情不佳,徐翠桃等三姐妹一早就赶过来,老老实实的坐在一边。

    徐翠桃不是住在母亲身边就是在老太君房里睡,近几个月和徐灏接触不多,闻言道:“娘你管她们的,等哥哥立下了军功,二弟考中了举人,你看谁不紧赶慢赶着的跑过来巴结?现下不过是二房暂时得意一阵子,将来的事还说不定呢。”

    “嗯!”王氏怜爱的伸手揽着亲生闺女,笑道:“娘也是这般想的,等你进了秦王府,下半辈子娘就跟着你享福了。”

    忽然徐翠柳缓缓说道:“母亲,女儿细细观老三的为人,虽无大志却处事稳重,虽稳重而又敢于放手一搏,就拿街头一战此事说来,兄弟中无人比他的胆量更大,也无人比他的手段更妙,明明看似闯了大祸反而因此得到了圣上的垂青,这份心机令人惊异。母亲要是让一位表姐嫁给他,将来只定会因此而受用不尽。”

    面对一向不待见的庶出女儿的肺腑之言,王氏当即冷了脸,嘲笑道:“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整天净寻思着这些不知廉耻的念头,我都替你觉得丢人!你两位哥哥什么地方不比老三强上百倍?这屋里又几何时轮得到你说话了?快赶紧滚出去,一见你这狐媚风sāo的模样就恶心。”

    “是。”红着眼眶的徐翠柳紧咬着嘴唇站起,向着看都不看她一眼的王氏道了万福,脚步踉跄的走了出去。

    老实巴交的徐翠芸唬的使劲低着头,动都不敢动一下。王氏见状更来气了,骂道:“都是些只知道吃饭喘气的横尸,赔钱的浪货,吃里扒外的白眼狼!等翠桃嫁了人后,这身边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了,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徐翠桃蹙眉思索着妹妹的话语,忙说道:“娘,还是继续撮合表妹和三弟的好事,不说其他,总算是您身边还有自家人陪伴,时时说话解闷也能代替女儿不能承欢膝下的遗憾。”

    王氏想想也对,心情多少好过了一些,冷笑道:“没想到二房还有风光的一天,连我也得去巴结她?真真气死老娘。也罢了,与其便宜了别人,这门亲事老娘还一定要配成了不可。”

    徐翠桃忍不住问道:“那依着娘的意思,这人选是玄清还是玄素?”

    “玄素一个庶出,从前还有可能,现在是没什么指望了。”王氏沉吟道,一扬眉显得信心满满,“玄清就不同了,不但是嫡出,他爹可是堂堂正四品的指挥佥事,就凭你二叔二婶,还不得乐开了花?要不是因为是一家人。哼!便宜他两口子了。”

    “呵呵!”徐翠桃平日眼高于顶,相比起来她倒是和小时候人缘最好的徐灏来的最亲近,心里也替徐灏暗暗欢喜。

    且说徐灏一大早就动身赶往府军前卫的衙门,衙门座落在官署林立的皇宫西侧,一边是五都督府和太常寺,通政司等,一边是锦衣卫和旗手卫,钦天监等衙门。

    拜见了统领幼军卫的指挥使大人,又挨个见过相关的指挥同知,指挥佥事,卫镇抚,同知等大人们,登记造册时把名字籍贯家世报了上去,领了两套冬夏时的侍卫服饰和青铜腰牌等证明身份的零零碎碎。

    府军前卫所有人加起来整整有五千多人,比正常的卫所编制要大上一倍,徐灏区区一个幼军并不起眼,没引起任何人的兴趣。因为有朱高炽的关照,他一个月除了在郊外的军营里参加五次cāo练之外,其余时间都可以任意支配。

    出来后徐灏欢欢喜喜的穿上青色侍卫服,除了颜色和没有能显摆的御赐图案外,大概样式和锦衣卫的造型差不太多。

    有了这一身行头,今后就不怕那些混蛋跑来寻仇了,就算敢来也得等自己换上寻常衣服的时候,徐灏得意一笑。

    家人都一脸羡慕的围着他看来看去,徐灏笑道:“你们训练时在努力些,过两年武艺最好的放出奴籍,也送来当个侍卫。”

    谁知家人们对此没什么兴趣,有人笑道:“当侍卫有什么好的?风吹日晒那点俸禄刚刚够养家糊口,不稀罕!倒是等将来少爷您成了将军,咱们都给您当亲卫去,不比侍卫来的威风?吃香的喝辣的谁敢不服?”

    徐灏无语的道:“你们也就这么点出息了,算了,咱们走。”

    说完后徐灏翻身上马,家人们不敢在皇城根下骑马,一行人说说笑笑的牵着缰绳,一起往秦王府而去。

    徐灏继续着的卖萌生涯。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