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意外中奖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十六章 意外中奖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一过完年,京城传出一桩轰动消息,在南端的洪武门附近爆发了一场街头大战,几十位龙子凤孙率领百多人把个差不多同等人数,由各大豪门组成的公子哥联军打的抱头鼠窜。

    这一战打的昏天黑地,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结果是几乎人人负伤,所幸地点发生在宽敞的御道上,没有牵连到寻常百姓。

    徐灏一脸苦笑的走在人群中间,身前身后皆是吊着胳膊,满脸青紫或一瘸一拐的皇族子弟,唯独他和朱高炽因善于群殴而毫发无损,心里那个后悔,早知道就拿脑袋撞墙了,好歹得看上去伤势最重才好。

    虽然朱家这群年轻人身上都带着伤,又被数十名身穿图案精美纹路复杂极为酷似四爪蟒袍的斗牛长服,拎着清一色御赐绣chun刀的锦衣卫们押送进宫,可那高高扬起的脑袋就像是得胜归来的将军们,一个个趾高气昂,兴高采烈。

    提心吊胆的徐灏飞快瞅了眼正悠闲坐在软轿里的朱高炽,暗骂这家伙倒是聪明,整个人抽身事外,也清楚以他的胖胖身躯和笨拙身手,即使参战也是被群殴的主儿。

    貌似此乃生平第一次进入真正的皇宫,上辈子参观故宫不算,尽管心里忐忑不安,徐灏还是忍不住四处打量。

    一样有贯穿整个皇宫乃至整个城池的南北中轴线,就是此刻自己脚下白色的大理石御道。由南向北,从外城的正阳门开始笔直延伸到宫城的洪武门,再到皇城第一道宫门承天门,并排能行走大概二十多匹骏马。

    穿过高大厚实的洪武门时,走了不久有五座汉白玉的石拱桥跃然而出,京城百姓称之为外五龙桥,下面流淌着一条御河,左右都是官署林立。

    等进了承天门后,御道东边是占地广大,用来祭祀祖宗和功臣的太庙等连绵殿宇,西边是祭祀天地神灵的社稷坛和一些庙宇。

    前方就是守卫皇宫的午门,据说里面有五座内五龙桥,规模比外五龙桥要大上一倍,下面流动的是一条内御河。

    上元夜徐灏曾经陪着自家女眷走过一次,璀璨的夜晚,到处都是游人感觉很是浪漫,现在则空空旷旷没有一个闲人,盔甲明亮的卫士手持斧钺,威风凛凛,显得压迫力十足。

    那时是止步于无门,好奇的徐灏心说看来老朱同志气坏了,不然为何让他的孙子们辛辛苦苦的一路步行?

    穿过防守严密的森森午门,果然前方如同五条长龙般的汉白玉石拱桥半卧在宽敞之极的甬道上,前方又是一座宫门,大大的金漆牌匾上御笔亲书“奉天”二字。

    看来běi精故宫就是模仿的这里,觉得似曾相识的徐灏如是想着,能依次望到城墙后那三座巍峨壮丽的大殿。果然过了奉天门乃是奉天殿,后面依次是华盖殿和谨身殿。

    徐灏眯着眼注视着气魄十足的大殿,想象着早朝时在殿内文武百官觐见朱元璋时的情景,貌似里面不够大,不是大臣挤不进去吧?

    他不知早朝时朱元璋一般都是在奉天门或者坐在奉天殿外,露天和百官们商议朝政。一边遐想一边继续朝前走着,所到之处都是红墙和明晃晃的琉璃瓦,前后左右尽是雕梁画栋的亭台楼阁,反正最后都麻木了,好半天才走完三大殿。

    整个皇宫万户千门,殿宇重重,楼阁森森,很容易使人迷糊迷路,而徐灏的脑海里自动出现一幅立体的紫禁城示意图,即使不知名称,但三大殿之后的内宫中轴线上还是三座正殿,然后两侧是东宫与西宫,东北角有东六宫,西北角有西六宫,还有御花园,御膳房等乱七八糟的殿宇,别看建的像个迷宫一样,其实左右格局大致对称,大有脉络可寻。

    一股子平民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徐灏暗笑皇宫又怎么了?敢让我自己瞎走的话,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找到独自走出去。

    如果被朱元璋知道这家伙一次没来即能对皇宫的地形了如指掌的话,徐家非得被满门抄斩不可。

    内皇城第一座宫殿就是朱元璋日常起居的乾清宫了,自有宦官指引着这群龙子凤孙们站在殿前的空地上。徐灏忽然觉得不妥,自动走到一侧一个人孤零零的老实站着,远离并肩作战的战友们。

    不时有朱家子弟顽皮的朝他挤眉弄眼,嘻嘻窃笑,这一仗徐灏真真算是露了大脸,往后在皇族同辈人中,可谓是无人不识了。

    大概是朱元璋对待孙子们并不严厉,龙孙们又光荣的打了胜架,罚站是罚站,可一个个站没站相,满不在乎的说着笑话儿,四周的锦衣卫和宦官干脆目不斜视,就当做全没看见。

    朱高炽早被小宦官们搀扶着进了乾清宫,徐灏规规矩矩的站了一会儿,眼瞅着这边谈笑无忌,自己也觉得自己别扭,好歹咱算是清清白白的老百姓,有必要怕皇帝嘛?

    如此想着,徐灏干脆整个人放松下来,先抬手伸个懒腰,然后扭了扭腰,俯下身来用手松松腿脚,此时不远处有一名锦衣卫朝他怒目而视。

    徐灏已经和豪门公子打了几次架,今天又是和一群皇族子弟混在一起,胆量大增,没好气的一瞪眼,“关你屁事,站你的岗去。”

    那锦衣卫大怒,可惜碍于职责还真无法指责什么,这不成体统的家伙一看就知不是官员,拿什么道理说他?

    此时朱高煦笑嘻嘻的竖起了大拇指,笑道:“灏哥你是这个!”

    徐灏哈哈一笑,彻底放松了,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搪,自己现在就在朱元璋的眼皮子底下,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堂堂一代雄主难道还会和自己一个小人物计较?

    后世时如果习大大在我面前吃包子,肯定对咱和颜悦色,没有任何架子。反之一个小小的科长处长倒像个土皇帝似的,脸不是脸的,没有胸襟气度。

    朱棣你就是比不上你爹,记仇的徐灏想起燕王不见自己的旧事来,人都来了应该能一见圣驾,何况里头还有自己的好兄弟暗中撺掇呢。

    一时间童心大起的徐灏笑着对那群龙孙们开起了玩笑:“都站好了,一个个没个规矩,不像话。”

    龙孙们马上纷纷还以嘘声,有人笑骂说你还不是一样被罚站?咱们老大别说老二。不想徐灏笑吟吟的背着手朝前走去,边走边笑道:“你们作为天家儿孙们,得听圣上的旨意,那旨意一定没有要我也罚站,是不是这个理?”

    一边负责看守的中年宦官刚要开口,就被这一句话给堵了回去,心说也是,这小子又不是皇孙,圣上的口谕还真和他没任何关系。

    他一闭嘴不言语了,其他人见状也不好开口了,闹得龙孙们又是叹息又是笑骂徐灏耍赖。

    徐灏嘴上说的轻松,实则也不敢随意走动,稍微绕着乾清宫走了几步就停住了脚,忽然吃惊的看着竟然有一块因冬日而土地冰冻的农田。

    在这皇宫大院突兀的农田显然是朱元璋弄出来的,除了他之外没人有这胆量,徐灏隐约记起似乎有人说过皇帝闲暇之余喜欢亲自种地,当时他当做趣闻来听,如今眼见为实了。

    转身走回来,徐灏思索着一会儿等见到朱元璋时,该怎么回答问题,最终决定一切实话实说。

    可惜最终他的愿望落了空,当朱高炽提到徐灏乃是徐达的后人时,原本有些兴趣的朱元璋立马打消了念头。

    不过念在功臣之后,家世清白没有劣迹,加上有徐达和朱高炽这层关系,又见皇孙话里话外很推崇这位年轻人,此次群架和朱高煦两个人确实是大杀四方,武力不俗,因此开金口补了个府军前卫带刀侍卫。

    因徐灏年未满二十而转为幼军,待二十岁后以例比武,合格则升为带刀官,可初授从六品的忠显校尉。

    朱元璋也有感于这些依靠父辈武勋而养尊处优的勋贵子弟,连年下来骑射武艺每况愈下,安享父兄俸禄,只知纵酒嗜音乐歌舞为游戏,上不得马开不了弓,岂能为国效力?

    就像那扬州卫指挥单涛袭父职,率兵缉寇却吓得挥兵逃跑,以至被几个毛贼杀的大败。有意树立起勋贵子弟和民间的尚武风气,故特意褒奖于徐灏做给下面人看,特旨不经战功而赏了武勋,如此徐灏竟然因与人斗殴而从天上掉下来一个从六品的武骑尉。

    当朱高炽出来贺喜的时候,晕乎乎的徐灏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好,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一位职业军人,不是帝王身边的锦衣卫,那岂不是还会被派出去打仗?

    朱高炽看着哭丧着脸的徐灏,大约也猜到了他此时的心情,笑道:“不用担心,府军前卫乃十二亲军中的上三卫,除了皇祖父御驾亲征外,没可能上阵杀敌的,何况你现下不过是个幼军,除了定时参加训练外,大多数时间都是给皇储担任侍卫。大不了我把你借调到我身边,随你愿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一言为定。”徐灏大喜,马上用力点头。

    ps:一直没感谢每天给投推荐票的大家,今晚感谢一下,然后谢谢打赏和评级的好心人。今天看了下前文发现有很多处人称上的错误,脸红!还有写的太轻佻了,可是小钗就是这个性子,恐怕今后想改也改不了,只希望随着码字的深入而提高写作水平,改掉行文时自以为有趣的写作方式,再次郑重忏悔!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